奈格爾前世從小就特彆怕這種蜈蚣蠍子,蜘蛛之類的蟲子。他冇有找到原因,但一遇到足以嚇得他直接後退好幾步。

當這種蟲子變成特大號的時候,恐懼相應的也翻了數倍。

而那巨大的蜈蚣隻是如此看著他,很久很久也冇有動作。然而,看著那巨大蜈蚣的嘴巴,奈格爾感覺到了一種殺氣,還有一種……仇恨……

就在奈格爾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變成這傢夥的食物之時,那熟悉的威壓感又一次出現。

抬頭看去,那遮天蔽日的巨大龍翼再一次出現在天空之中。

是龍母。

每次關鍵時刻,或者有危險的時候,龍母都會及時出現。奈格爾都已經不再驚訝了。

隻見龍母慢慢降落在奈格爾身邊,那巨大了蜈蚣也看向了龍母那裡。就算是龍母的體型,在山一樣高的蜈蚣麵前還是顯得微不足道。

“sle,tul, poi...”

龍母口中說出了之前跟巨人拿菲林說過的語言,他記得拿菲林稱這種語言叫“古語”

那些字節似乎是從龍母喉嚨深處發出的,每一個單詞都能拖很長很長。

足足過了1分鐘,龍母才說完一句話。

那巨大的蜈蚣再次微微轉動頭部,看向了奈格爾。看了很久很久。

隨後,它終於也說出了一樣的語言:

“oluuuuuuuuuuu,neeeeeeeeeeeeeeeee,faauiiiiiiiiiiii...”

用“說”這個詞有點不恰當,那些音節更像是無數節甲冑鱗片撞擊發出的摩擦聲。

巨龍和蜈蚣就這樣交流了很長時間。

終於,奈格爾感覺蜈蚣在他身上的那份殺氣和仇恨逐漸消失。

隨著巨大的震動,巨大蜈蚣那千百條手足一起挪動了起來。

它慢慢的縮回到了地麵之下。

奈格爾有些奇怪,這樣龐大生物在地下移動起來,竟然不會講整個森林的樹木掀翻。而且在土地裡麵移動時,那些腳真的有用嗎?

不過看著它慢慢離開,奈格爾還是長長地舒了口氣。

很明顯,這回是龍母救了自己。

奈格爾小心觀察龍母的表情,那最近很和善的龍母又一次回到了之前那個一臉憤怒的樣子。

“我跟它說你是我的兒子,並且發毒誓不再讓敢同樣的事情,它才答應放過你。”

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談話,但是奈格爾覺得剛纔自己應該是闖大禍了。他不由自主的將頭看向了彆處,低聲的說道:

“那……它是什麼東西呢?”

“那是‘大地之怒’是這個森林的守護者。隻有在這個森林處在最危難的時候,它纔會出現。”龍母壓著聲音居高臨下的說道,“它跟我說,你召喚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來玷汙這個森林。”

“……”奈格爾低著頭不敢看龍母的眼睛。

“那個生物無比古老幾乎與這個古老森林的歲數一樣,是來自緣故那最初的力量。它說要不是它及時出現,整個森林都將不複存在。我的兒子,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我錯了……”奈格爾聲音低的他自己都有點難聽見。

本來在上個世界施展過無數次的魔法,竟然在這個世界有這麼毀滅性的力量。他實在是太魯莽了,仗著自己是巨龍,就把前世那套謹慎的生存法則扔到了腦後。這樣的失誤不能簡單的歸功於這具身體的血氣方剛了。

“你覺得現在在的這個森林存在多久了?幾千年?幾萬年?。他早就有自己的癒合能力。就像一個身體一樣,能將不潔的東西淨化。那‘大地之怒’所做的事情,就是淨化不潔之物。”

奈格爾想到那巨大的蜈蚣吞噬那隕石。忽然莫名的想起了白血球。

“孩子,我不在意你有什麼秘密。紅龍的傳承知識在每條龍身上都有不同的表現。但你這種力量是危險的,你很明顯還駕馭不住他。”

龍母巨大的身影逼近了過來,無比嚴肅,無比認真的說道:“你要發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再用你剛剛的咒語。大地守護者已經記住了你的聲音,以後就算這個咒語進行到一半,它也會鑽出來弄死你的,明白了嗎?”

“我發誓。”奈格爾趕緊說道。

“要用你的真名發誓!”

“我以奈格爾·克萊奧斯的名義發誓,我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用這些咒語。”奈格爾也同樣無比認真的說道,即便他現在的臉已經被龍媽的爪子擠成了一坨。

當這句話說完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心靈裡的某些東西變得穩固了一些。

“好!”

龍母這才放開奈格爾的臉頰,然後繼續說道:“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先跟我回去吧。”

……

一大一小兩隻紅龍漫步在森林之中,兩相無言。

奈格爾回憶著剛纔發生的事情,有些心有餘悸。

剛纔的召喚術明明成功了,為什麼卻召喚出來了那種危險的隕石呢?

如果這還在奈格爾前世建立的密修學會裡,其他成員也許可以幫助奈格爾認出那隕石上的氣息是屬於哪位邪神。

而奈格爾是領頭的,主要是負責組織內部成員,還有負責學會與社會黑白兩道之間的協調工作。雖然因為反應力比較強經常主持儀式,但是他並不專攻神秘學與邪神信仰。

大概率是因為這個奇幻世界的緣故,其他的東西他也就不知道了。

如果蒂梵尼在這兒,她應該有辦法阻止那隕石的召喚,奈格爾心想。但他馬上又將前世那個背刺自己的傢夥趕出了腦子。

奈格爾此時又看了看前麵走著的龍母。

她巨大的背影顯得十分可靠。如果不是龍母出現,直麵那蜈蚣的怒火。自己肯定就危險了。

話說她真的變了,如果說離家出走之前,龍母不知道會怎麼收拾我呢,奈格爾在心中叨叨。

但是她為什麼變了呢?她不是那個把不是真龍的孩子弄死的惡魔母親嗎?

奈格爾猶豫許久後,終於決定向龍母正麵詢問:

“我一直有些問題。”

“你的策略是不是用殘酷的訓練隻讓最優秀的孩子活下來,去參加你對人類發動的戰爭?”

“在我之前的孩子就是被你的訓練淘汰了吧?”

奈格爾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在此時說這些。也許他隻要過幾天再離開就好,或許這些問題隻會激怒龍母。但是他還是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前麵行走的龍母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一樣奈格爾,一絲難以捕捉的憂傷快速閃過,然後她臉上又恢複了往日的嚴肅和威嚴。

“跟我來吧。”龍母說罷,展開巨大的翅膀飛向了天空。

奈格爾跟了上去。

幾分鐘後,他們降落在那個地標性的參天巨樹旁邊。差不多一週前奈格爾就是因為這棵樹擺動的啟發才學會飛行的。

在這森林之中,實在是難以忽略掉它的存在。不管從哪裡起飛,奈格爾總能以它來當指向標。這棵樹比剛纔那像山一樣巨大的蜈蚣還要高。

大樹伴隨著風,搖曳著樹枝。向路過的生命訴說著它幾千年沉澱下來的智慧。

跟著龍母,他們來到了樹根底下。那裡有一塊植被豐滿的小土包。

土包被植被覆蓋,龍母看那裡,用那巨大的爪子掃清了上麵的樹葉和爬蟲,動作緩慢溫和。

她指著那個小土包說道:“你記得這裡埋著什麼嗎?”

“不記得,我智商提高之後就忘了很多東西,之前的記憶渾渾噩噩的。”奈格爾搖了搖頭。

“她叫迪阿斯普拉·克萊奧斯,是我的第一個孩子,也是你的大姐。”龍媽看著小土包說道。

微風吹動,帶走了最後一片土包上的落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