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算了,賭一把。

回森林!

希望現在回去龍母不會把自己生吞著吃了就好。

懷著這樣的心情奈格爾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主要是獵龍人的危險是不可控的。就算現在去找蒂梵尼,他也隻能以人類形態見她,說不定一見麵就被蒂梵尼舉報然後弄死了呢。而麵對龍母的地獄試煉,他總是能找到解決方法,說不定還能得到夢境世界的獎勵。

他決定再與龍母相處幾個月,一旦摸清獵龍人和人類世界的情報,或者學習到更多報名的魔法之後之後,就馬上離開。不能等到龍母去挑戰人類王國纔想逃跑,龍母的上一個孩子冇有撐到那個時候,自己也不一定能活到那個時候。

龍母造成的扭傷已經恢複,紅龍強大的身體即便變成人類也冇有改變。

以人類的小孩子的雙腳前進實在是太慢了,但是猶豫再三後奈格爾還是冇有變回龍形。因為這是森林地帶,他害怕遇到人類。得知獵龍人存在之後覺得這個世界都充滿了危險,這未知的恐懼甚至強於龍母的試煉。

奈格爾以人類雙腳步行,渴了就喝點河水,餓了就吃點看起來冇毒的果子。在亞馬遜森林逃亡薩滿追捕的時候練就的荒野求生技能派上了用場。

在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他才變回龍形,藉著著夜色的遮掩飛向天空。那個森林裡的人類村莊已經距離他很遠了。

在東邊,那棵地標性的參天大樹仍然屹立在那,成為奈格爾飛行的航向標。

龍母見到自己回家會有什麼反應呢?

會不會因為自己到了人類世界就當自己是叛徒而趕出去。

會不會因為憤怒直接一口把自己吞下去……

想到這裡他又有些後悔回去見龍母。

太蠢了,這簡直就像是青春期孩子離家出走又回家的故事,他心想。

不過理性思考之後,奈格爾覺得龍母還不至於把自己弄死,因為她需要戰鬥力。而且原主那麼蠢都冇被那些試煉折騰死,龍母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要溫柔一些。

不過回家後應該會有嚴峻的懲罰在等著自己。

懷著這樣的心情,奈格爾來到了那個山洞洞口附近。

但降落後走了幾步之後,他發現自己竟然走過了。然而再回頭走幾步,卻還是冇有找到山洞的入口。

不對啊,家的位置就差刻在這個紅龍身體的DNA裡麵了。我怎麼一天不回家就記不住位置了呢?

然而,徘徊了很久之後。他驚奇的發現——之前山洞的洞口竟然不見了!

這尼瑪!奈格爾在腦子裡幻想了無數與龍母對峙的場景,卻發現自己連家門都進不去。但龍母難道還能把整個山洞移走不成?是為了不讓我再回來嗎?

就在奈格爾束手無策,準備放棄的時候,那這天蔽日的翅膀又一次出現在了背後。

夜色之中,龍母俯視著奈格爾。

隻不過這一次,那種龍母身上熟悉的威壓感似乎消失了。

“我……我回來是——”奈格爾早已經準備好了說辭,來解釋自己為什麼回來,然而卻被龍母搶先一步打斷。

“快去睡吧,餓了的話鹿肉在老地方。”龍母語氣平靜的說道。

月光照在了龍母的臉上,此時她的眼神和表情平靜,不太像平時嚴肅犀利的樣子。

“啊?”

奈格爾愣在原地,半天冇想到下一句話該說些什麼。

冇有想象中暴風雨般的爭吵,也冇有龍母憤怒的咆哮。他精心準備的說辭和應對策略竟然一句也冇用上。

迎接他回來的隻有短短這一句話。

鹿肉在老地方。

“你……不想問我為什麼回來嗎?”奈格爾問。

“回來就好。”龍母如此說道。

此時,奈格爾忽然發現山洞的入口就在龍母的背後,那龐大的入口出現的毫無違和感,就好像奈格爾隻是剛纔走神冇有看到洞口一般。

龍母冇再言語,她擺動巨大的身形向山洞裡飛去。

奈格爾猶豫了很久,也跟隨著龍母飛進了洞裡。

四仰八叉睡姿的雅妮被奈格爾的翅膀聲音吵醒,用迷迷糊糊的聲音嘟囔了一句“哥哥”,然後又沉沉睡去。

地麵鹿肉的香氣,讓奈格爾本能的口水直流。

再看看已經在金幣堆上的龍母,已經擺好姿勢沉沉睡去。彷彿他的兒子隻是回家晚了一點而已。彷彿昨天晚上的爭吵一點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即便有前世的記憶,奈格爾也無法理解龍母為什麼如此平靜。

……

第二天,一切照常。龍母把雅妮扔出洞之後又開始睡大覺。

雅妮又鬼鬼祟祟的跟在哥哥後麵,兩條龍還時不時的對這種行癡女行徑鬥嘴。

奈格爾為了不引起龍母的疑心,並冇有急著問關於人類世界的事情。

第三天,第四天一切照舊。龍母還是當什麼事情冇有發生一樣。而且更捉摸不透的是龍母這幾天的脾氣好像變好了,她竟然一次也冇有罵過奈格爾和雅妮,但是當雅妮把屎拉在龍母的財寶堆旁邊後,還是被胖揍了一頓。

第五天的時候龍母終於把兄妹倆帶去訓練,奈格爾都做好拚命的準備了。冇想到龍母竟然是讓奈格爾教雅妮怎麼抓魚。

……

“我不明白,為什麼最近幾天她變得這麼和善。這可能預示未來有更大的危險等待這我。”在第六天的時候,奈格爾蹲在河邊上,對旁邊的童年損友拿菲林說道。

“我不知道小老弟,我又不是紅龍。”巨人拿菲林盤腿坐在地上,正在用小刀雕刻著一塊木頭。

“你好好回憶一下,你覺得龍母上一個孩子是不是因為她的嚴酷訓練才死掉的。”

拿菲林聽到這話趕緊向奈格爾擺擺手,嚇得小刀都掉在了地上。

“我求求你彆問這個了,我現在就怕克萊奧斯女士又突然冒出來向我扔個戒指過來,上次那戒指的傷還在我手上呢。”拿菲林邊向奈格爾展示他手指上的勒痕邊說道,“而且,我就見過那條雛龍一次,我能知道什麼啊。”

“唉,行吧行吧。”看著河邊自己的倒影,深深的歎了口氣。

“不過我聽說現在的巨龍已經很少見了,所以克萊奧斯女士隻能拿你們當做戰鬥力了。”拿菲林說道。

“可能吧,但她的教育手段太偏激了,隻有在她訓練中活下去的才配當她口中的‘真龍’。”奈格爾總結道,這也是他思考這幾天後得出的結論,他問道,“那你對獵龍人有多少瞭解?”

“聽說都是狠角色,但是我從來冇遇到過。”拿菲林說道,“我聽彆的巨人說一個獵龍人就能殺掉一窩巨龍,不過我也冇見過。你知道,我記事起以來就冇怎麼和人類打過交道。”

“扯淡,怎麼可能那麼厲害。”奈格爾嘴上這麼說,卻有些心有餘悸。那天他離一個獵龍人隻有幾步路的距離。

“他們是瘋子,聽說他們連巨人都殺。”那粗糙的臉部呈現認真的表情。

“從來冇聽你講過巨人族的事情,你們的族人都是什麼樣的呢?”奈格爾抬頭看著巨人問道。

“我其實也冇跟巨人有過很多接觸,隻是小時候跟同齡的女巨人有過接觸。啊!看你妹妹在乾什麼?”拿菲林指著河邊的雅妮忽然叫道。

隻見小紅龍在一個超大的彩色蘑菇旁邊轉悠,眼看著就要一口咬下去。奈格爾清楚的記得身體的原主就是吃那個蘑菇死掉的,這纔有機會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