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穿著華貴的絲綢,特殊的麵孔和黑頭髮。無緣無故的出現在森林裡。而且最重要的是……”巴克提猶豫了一下說道,“人類的小孩冇法單挑三個木精靈。”

“你聽見了?我跟精靈的對話?”奈格爾瞪著對方的眼睛沉聲。

“是的,抱歉對你隱瞞了這個事情。”巴克提眼神躲閃,“我……聽力很好,所以隔著那麼遠都聽到了你們的談話,雖然聽不懂你的精靈語。你是什麼種族呢?高等精靈的孩子嗎?”

奈格爾皺眉,看著對方的表情,想看出他的心思。

這個神職應該是真的不懂精靈語,不然對方肯定知道他就是一條貨真價實的紅龍。隨後應該會把自己送到那個獵龍人的手上吧。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他會不會說了謊?

大叔臉上滿是歉意,但看不出他有冇有說謊,奈格爾也不會讀心術。他不喜歡這樣的談話,對方隨時隻要叫一聲就會引來那邊的獵龍人。他不喜歡主動權在彆人手上。

也許現在立刻用出紅龍的龍威,讓對方下跪聽自己的指示,但那樣同樣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那獵龍人站的距離並不遠,他就在行刑台上觀察著屍體。

而那大叔看著他的眼睛接著說道:

“但你要知道,孩子,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像其他種族一樣,我們也分勢力,分國家的。那個獵龍人是彆的國家的人,他們是天生的好戰者。但像我還有那個公主所在的國家並不是一個喜好屠殺其他種族的國家。不過跟你談過之後,我覺得你應該明白。”

奈格爾微微點了點頭。

對方如果想告發他是紅龍應該早就帶著他進城找獵龍人了。不過以防萬一,等會兒還是應該跑遠點,畢竟人心難測。

巴克提接著說道:

“我永遠欠你一個人情,而且我相信我們以後肯定能見麵的。但這一次很抱歉,我冇法把你帶進城裡。我要輔佐公主的話身邊不能有太多把柄,尤其是獵龍人他們國家感興趣的把柄。

“不過孩子,你要是一定要進城也是可以的,我不知道你是哪個種族,但你真的很像人類,用著人類的思考方式。我覺得你隻要把衣服換一下,頭髮染一下,城裡不會有人起疑心的。但是在抱歉,我不能跟你一起。”

奈格爾點了點頭,也讓自己冷靜了一會兒。他心想,巴克提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看來是真的冇有辦法了。

“好吧。”他說。

”臨走前,我還想送你一個禮物,作為你救我的答謝。反正我也用不上它了。“

接著,巴克提在衣服裡麵掏了掏,然後拿出了一塊晶瑩透亮的藍色寶石。紅龍的本能發動,奈格爾的視線立刻就被那寶石所吸引。他曾經獲得了鑒定物品價值的祝福【價值之眼】現在起了效果,此時他眼中看到的寶石,閃爍著強烈的光芒。

“看起來很貴重的樣子,我能感受到裡麵的能量。”

“小夥子很識貨嘛。”巴克提笑著點了點頭,“這是被神術祝福過的水晶。不過不太實用,藍水晶的頻率跟我有些不符合,我必須要把水晶破壞才能一瞬間發揮出力量,但是那樣又讓力量消散了。送你了吧,希望你能有辦法好好利用”

奈格爾點了點頭,他收下了這份好意。

“時間不早了,我也該走了。”巴克提看了一眼太陽說道。“孩子,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奈格爾猶豫了片刻,決定用一個化名。

“我叫悉達多。”奈格爾迴應道。

主要是冇有時間想名字,而且此時巴克提的神棍和剛剛說教的模樣很容易讓他聯想到聖人的名字。

“再見大叔。”

“再見悉達多,不過你能不能彆叫我大叔了?我其實也冇有那麼老。”

“嗯?你多大?”

“22歲。”

“噗!”

陽光此時照射到了巴克提大叔的頭頂,禿瓢的部分也在反射著金光。

奈格爾發誓,如果自己在喝水的話,絕對會被嗆死。

“反應彆那麼大嘛,我隻是天生毛髮不旺盛罷了。”巴克提撓撓頭髮,此時眼神有些躲閃。

“你……注意彆熬夜太久就好。”奈格爾儘力忍住吐槽,隻是憋出了這句話,“恕我直言,你看起來有些顯老。”

“彼此彼此,你也比看上去要大多了。”巴克提說道。

奈格爾笑了笑。他承認,這個大叔相處起來感覺還不錯。

巴克提也跟著笑了。

“我有預感,神把我們安排在這個時刻,這個地點見麵,絕對有他自身的用意。”

隨後,禿頭的22歲神職大叔與他道彆,向著巨人屍體築成的城牆走去。

接著,他的眼前出現了幾行字:

【成功護送主教巴克提到達巨人城。】

【你現在獲得了大天使的祝福。】

【大聲喊出大天使的名諱,天使的力量能短暫的照耀在你身邊。】

呼,任務完成了嗎?獎勵的還是一次性技能,留著下次跟蒂梵尼決鬥的時候使用吧。

他本來想問問那個巴克提主教關於大天使跟他們宗教的問題的。但是怕問題太多會暴露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無知。

奈格爾也趕緊離開了這個地方,向著獵龍人和那個一直在看大的公主相反的方向前去。雖然巴克提給他的感覺還不錯,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此時,他左邊是森林,右邊是巨人城。

呼……現在就是要抉擇的時刻了。到底是等會冒著被獵龍人發現的危險進城學魔法找蒂梵尼,還是回去找龍母做她優勝劣汰的犧牲品呢?

奈格爾站在原地長出了一口氣,再看了一眼這個人類世界。

公主的車隊慢慢入關,那個全身黑甲的獵龍人擦拭了大劍,然後跟上了公主。熙熙攘攘的民眾逐漸散去。

而那兩隻藍龍被斬首的畫麵迴盪在他的腦海裡。

巨人猙獰的表情則在向路過的每一個人訴說它死前的痛苦。告誡世人,如此強大的生物都已經成為了曆史。似乎隻有人類纔是這個世界的霸主。

選擇就在一念之間……

這時他忽然想到,身體的原主本來是個智障。靠那以前原主的智商,是怎麼在龍母的訓練中活下來的呢?

————

(•̆ᵕ •̆)◞♡推薦票

(•̆ᵕ •̆)◞♡月票

翻過這一頁才加追讀∠(ᐛ」∠)_求求觀眾老爺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