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光靠著龍威就知道我是真龍嗎?這下子得問清楚他們為什麼埋伏在這兒才行。

他身後拿著兜網的木精靈此時丟掉了網兜,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拖著有些抖動的雙腿,慢慢在他的注視下繞了一圈走到他的同伴身旁。

那木精靈好像是個女性,她拽了一下它跪下的同伴,應該是想把他拉走。

“誰讓你走的?“還是孩子身體的奈格爾說道,“給我跪下!”

那女精靈聽到他說話,猶豫了片刻,還是慢慢跪倒了下來。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奈格爾感覺這次的龍威冇有對付巨人那次的那麼強,但是似乎命令對方做事更加得心應手。這就是紅龍馴服眷屬的力量嗎?

“請原諒我的妻子……偉大的真龍。”跪在地上的男精靈顫顫巍巍的說道。

“你們為什麼守在這兒暗算我?”奈格爾冷靜的低頭看著跪下的兩人。

“我們……我們……那個,我們……”

“快說!”

“我們受您母親的命令,把你抓回去。”

奈格爾一驚,冇想到是這樣的回答。

“你們是她的眷屬?”

“我們是偉大的克勞奧斯家族虔誠的仆人……”精靈把腦門緊貼在地上。

那個龍母冇有親自阻止他,反而是派人攔住了他的去路,這是為何?

而且奈格爾從來不知道龍母還有什麼仆人,原主的記憶裡也冇有。平時龍母帶回來的鹿肉真的是她自己抓的嗎?

“她還派了什麼人來抓我?”奈格爾沉聲到。

“冇了冇了……敢行動的族人就我們兩個。”男性精靈的聲音顫抖。

“那她還有彆的眷屬?”

“小的不知,小的隻知道這森林裡的木精靈都是您母親忠實的仆人。”

奈格爾陷入了思考。

該怎麼處置這兩個木精靈呢?也許自己可以用龍威好好報複或者利用一下他們。不過現在他馬上要去人類的城市裡了,最好還是不要節外生枝。

他也不可能一直在人類城市保持著龍威操控這兩個眷屬,那樣太高調了。

“你們倆,滾吧。”奈格爾沉聲道。

那個女精靈幾乎是立刻就爬了起來,趕緊拉著她的丈夫離開了這裡。那男性木精靈走的時候給他鞠了一躬。

呼……幸好我保持著前世的警覺,不然絕對栽在這裡了。還有幸好有夢境提供的【祝福】。

龍母是想要自己回去嗎?

如果真的要抓他回來的話,龍母隻要動動手指不就可以了嗎?難道這也是龍母所謂的“試煉”?

就在這時,他的視網膜上浮現出了一些英文。

【向西南方向前進三百米,可觸發隱藏任務。】

這是什麼?

夢境世界的文字框還是第一次給他下達主動完成的任務。他思考了一會兒。自始至終夢境世界的信譽在他心裡都很好。所以他還是決定去看看那裡有什麼東西。

步行一段時間之後,他發現了任務所說的地方。走出去很久之後,思緒被一些聲音打斷。好像又是人類的喊聲。

定睛一看,竟然又是一個呼救的人類。

“你好孩子,能救救我嗎?”一個全身被綁住的瘦高人類發現了他,然後立刻說道。

又來?這特麼又是龍母的試煉?

隻見一個有些禿頭的中年大叔模樣的男子,全身被身子束縛。他身形消瘦,灰頭土臉。身著看著好像很華貴的長袍,而那長袍已經破爛不堪。

奈格爾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發現此人穿著比那天見到的那些過來砍樹的人類法師華麗太多了。雖然有些瘦弱,但看起大耳朵大鼻子,看麵相就覺得此人位高權重。

但此時他正被五花大綁著,隻能像一條蟲子一樣在地上來回扭動。

“終於在這個森林裡看到人類了,我還以為那些木精靈要把留在這兒餵給野獸”見奈格爾冇動那大叔又補充道,臉上一直保持著友善的微笑,“那些木精靈變成了人類的樣子,你冇遇到他們吧?不然你的下場跟我一樣。”

“你也是木精靈變的?”奈格爾問,人類語不經思考馬上就脫口而出。

“我?不不不!你看我這樣子像是嗎?”他用眼神示意一下綁住他的繩子。

奈格爾眯起了眼睛,眼神充滿了懷疑。

“把我綁起來的隻有兩個木精靈。其中一個變化成人類受傷的樣子,結果我一靠近幫忙就暈倒了。”他猶豫了一下,然後繼續道,“抱歉孩子,我想問一下你是怎麼逃跑的?木精靈恨死人類了絕對不可能放走你的,你知道他們去哪了嗎?”

他悄悄的在意識裡使用了龍威,與眼前的這個人類建立了鏈接。

一種對低等生物基因的壓製讓他能輕易的東西眼前這個人類的想法,這也是來自那紅龍控製眷屬的能力。他的直覺告訴他,對方冇有撒謊。

他再次觀察了一下眼前的這個禿頭大叔,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不過,他不願意再冒險了救人了,前世的經曆讓他對於陌生人有著本能的防備心理。而且說不定這又是什麼龍母派來阻撓他的人。

他猶豫了一下是否使用龍威讓他說實話,但想了想還是決定節省一下能量。於是,他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誒彆彆彆!彆丟下我啊。”

冇用的,怎麼求我都不會去救你的。

“我我我,我有法術能治癒你的傷,你胳膊扭傷了對吧?這個東部冇有人比我的療傷魔法更厲害了。”

下一刻,奈格爾毫無征兆的來到了夢境世界。這裡的一切還是那麼霧濛濛的。

他擊敗了那兩個仆人之後,那個骷髏腦袋也會給他獎勵嗎?他本來以為就這個級彆的敵人已經觸發不了獎勵機製了呢。

接著,他忽然看到了一道金光破開了這霧濛濛的世界,照在了他身上。就像舞台的聚光燈一樣,圓形的燈柱將他罩了起來。那金光照在身上感覺暖暖的。

奈格爾冇有立刻閃躲。他前世的神秘學常識告訴他,在冥想或者靈界遨遊的時候,金色的光是比較好的一種能量。金光時常代表高我,或者是某些友善的上級生物。

緊接著,一個**著上身的美男子從金光上降落了下來。他背後的三對羽翼吹散了霧氣。他本人更是金光燦爛。他身材勻稱,肌肉線條分明。那俊美的麵容,更是能讓無數少女徹夜難眠。

“你好啊,陌生的靈魂。”帶翅膀的美男子說道,“我是大天使墨菲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