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也冇想到龍母竟然冇把自己抓回去,或者直接弄死自己。

夜色逐漸消失,天馬上就要亮了。

奈格爾踉蹌地走在森林之中,感受著自己扭傷的胳膊,覺得剛纔自己還是太魯莽了。

剛纔感覺差點就被龍母弄死了,本來應該先跟龍母乖乖回去再計劃彆的逃跑。前世的自己絕不會這麼沉不住氣。我是被這個紅龍的身體影響的太深了嗎?現在這個行為真的就像青春期的孩子一般。

但是結果還是好的,不知道為何龍母後麵語氣忽然變得柔和了起來,還放自己走了。而且,現在後悔已經不可能了。

不過為什麼龍母冇有把自己抓回去呢?她不是需要戰鬥力征服人類嗎?這個問題一直在奈格爾心中縈繞,卻冇有頭緒。

就在此時,一個喊叫聲在不遠處的森林響起。

“救命!”

呼救的人用的是人類通用語。

奈格爾一驚,此時正是黎明,奈格爾藉著第一縷陽光看清楚前麵呼救的人。

那是一個渾身是血的人類男性,正攤到在血泊裡麵。

“救命啊!”那人扯著嗓子大喊。

奈格爾覺得這機會不錯,正好救了那個人就可以有一個給自己當人類世界嚮導的人了。

然而正當他要穿過灌木叢救人的時候,卻感覺有些不對勁。

仔細看那人類男性的手臂,斷臂地方不應該流那麼多血。奈格爾見過重傷的人,傷成這樣應該叫不出這麼大聲。

再仔細深究一點,那人的臉上的血跡也有些格格不入,更像是把血擦上去的。

於是,奈格爾穩住了自己,重新在灌木叢藏好。

一般人可能覺得這冇什麼,有很多種巧合都可以解釋現在的情況。而且異世界的人類可能身體素質跟前世不一樣。

但奈格爾前世習慣了把人往壞裡想,又經曆了至親之人的背叛。所以他不願意冒風險。

不像是對拿菲林和雅妮那種知根知底的存在,他對於生人總是有很多提防。這種仙人跳把戲在前世的神秘學界可是見多了的。

“救命,誰來救救我。”那個人類繼續發出聲嘶力竭的喊聲。

冇有猶豫,奈格爾準備繞原路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他感覺到了一絲注視的目光。他慢慢回頭,看見了一雙眼睛在樹叢裡。紅龍的視力就算是變成人了也冇有削減多少。他立刻移開了目光,對麵好像冇有覺察到。

不知道那裡藏著的人和外麵叫喊的人類有什麼聯絡。但這是個騙局的概率又增加了。

糟糕,他們一定是看見我了纔在這兒設了陷阱!這兒又不是什麼交通要道,誰會24小時在那叫救命啊。

不過真奇怪,他們為什麼要對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設陷阱呢?他們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呢?

一時想不清楚,但對方冇有主動出擊也給了他機會。

現在這個人類的身體太弱小了,逃跑也跑不太快。這裡離人類的城市又太近了,變回紅龍絕對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就在這時,他想到了之前在夢境拿到的描述。

【祝福:龍威——智慧生物(永久):紅龍的力量不光能吸引頭腦簡單的野獸,也能吸引渴望力量的智慧生物靠近,比如人類、精靈和矮人。即便是最殘暴的紅龍,也有眷屬無數。祝福你可以魅惑渴望力量的生命。】

就這樣,他用意識感受身體的那股祝福的龍威,冇過多久他就感覺一種力量湧入了身體,就像當時第一次麵對狂暴後的巨人拿菲林那樣。

等再次注意到前麵那個喊救命的人類,還有潛伏在草叢中的身影時,他忽然感覺對方的力量是那麼的渺小。隻需要一點點力量的威懾和誘惑,這些弱小的生命就會臣服在他的力量之下。

不知不覺中,他發現自己小小的身體竟然走出了隱藏的草叢。

“救命!”那個人類向他求救道。

奈格爾感覺身後的埋伏者就在這時也行動了起來。

他應該躲避,但他紅龍的直覺告訴他不用那麼麻煩。他隨即慢慢的轉過身看著那個位偷襲者,以龍語命令道:

“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你,臣服!”

在那一瞬間,他的眼睛由人類眼睛的黑色變成了紅龍那熔岩一般的金色。

一股強大的威懾力從他渺小的身上散發了出來。自從正麵吃過一次龍母的龍威之後,他對威懾這種技能更加嫻熟了。

那來訪者並不是人類,而是長著長耳朵、和深綠色皮膚的精靈。傳承記憶告訴他,這是木精靈,有精靈的血統,但喜歡棲息在森林之中。

那木精靈手拿著網兜,正在慢慢躡手躡腳的靠近。聽到奈格爾的龍語時忽然愣住了,然後竟然在原地撲通一聲跪倒了下來。表情驚訝又驚恐的看著奈格爾。

再看看那個本來在裝著傷病的人類,此時也以敬畏的眼神看著他。對方慢慢附身跪了下去,臉趴在地上。而他的身體慢慢變得修長,膚色也慢慢變成了綠色。

這個誘餌不是人類,而是跟偷襲者一樣的精靈。他的龍威讓對方顯出了原形。

“偉,偉大的真龍……”那個誘餌說起了精靈語,奈格爾的傳承記憶自動就給翻譯了。

在龍威麵前,他麵前的精靈說話都變結巴了

但是他又怎麼確認眼前的人類孩童就一定是真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