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吧,也是條幼龍,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好像在你那個時候纔剛剛出生。”

我跟那條幼龍生活過一段時間,他想,但是完全冇有記憶。原主的記憶實在是太混亂了。

“那麼那條龍現在在哪?”他問、

拿菲林看奈格爾好像對這件很感興趣,於是話就多了起來:“我想想……那時候剛到這個森林,和克萊奧斯女士也不是很熟,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也就在天上見過那麼一次。跟你一樣也冇飛起來。你問這個乾嗎?”

“你隻見過那幼龍一次?龍母把他仍下來之後你就再也冇見過了?”拿菲林看奈格爾好像對這件很感興趣,於是話就多了起來。

“對,可能是後來死了吧。我記得跟你講過這個事情,你可能忘了。”拿菲林上下看了奈格爾一邊後繼續說道,“你確實變了,以前的你絕對問不出這多問題,是吃了什麼蘑菇變聰明瞭嗎?”

奈格爾冇有聽到拿菲林的最後那些話,他隻覺得腦子裡翻江倒海。

很明顯,自己在這個世界有極大的可能還有至少一個龍哥哥或者龍姐姐。

一個想法怎麼都甩不掉——龍母的訓練害死了他那隻未曾謀麵的雛龍。

也許,那隻雛龍從天空摔下來之後就死了。或者是之後恐怖的訓練。雖然冇有確切的證據,但是奈格爾聯絡紅龍的性格,和龍母這幾天的所作所為。覺得他已經猜到了至少7成的真相。

如果再繼續呆在龍巢這裡,他很有可能向之前的幼龍一樣,死在龍母殘酷的訓練之中。

他結合昨天的談話,一下子明白了一切,龍母訓練自己就是為了訓練殺戮機器而已,為了之後與人類戰鬥增加戰鬥力。

龍母這簡直就是在用物競天擇的斯巴達教育篩選戰士,隻有強者才能活下來戰鬥,弱小的就會被淘汰!

而他必須要逃走!

就在這時,奈格爾忽然感覺到一種熟悉的壓力感。還冇等他反應過來,龍母那巨大身軀和足以遮天蔽日的龍翼就出現在了拿菲林的身後。

拿菲林一個哆嗦,表情僵住,慢慢的回頭看去。巨人的身軀在龍母的麵前顯得那麼渺小。

奈格爾移開了目光,冇有看龍母。

他就納悶了,龍母那麼大的身材,怎麼隨時都能像鬼一樣隱藏住自己的氣息然後在關鍵時刻冷不丁的冒出來?上次見到人類也是突然出現在他和雅妮身後,她不是成天都在山洞裡睡大覺呢嗎?

此時的龍母居高臨下的看著拿菲林了一會兒,那眼神配上威壓,讓拿菲林瑟瑟發抖,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卻又不知道為什麼。

“克萊奧斯女士……上……上午好啊。”拿菲林用結結巴巴的人類語說道。

而龍母又凝視了他一會兒,然後說出了一些晦澀難懂的音節。

“tle,neph,ilim....”

那些音節大多是喉嚨深處震動才能發出的音節。應該不是龍語,奈格爾隻聽懂了她那句話有“拿菲林”幾個字。

“女士,我的古代語說的不太好……你說什麼戒指是嗎?”拿菲林唯唯諾諾地問道。

然後他四處看了幾眼,發現他自己腳邊確實有一枚戒指。

“您問著地上的是不是我的?”拿菲林試探性地問道

而龍母微微點頭。

巨人臉上瞬間綻放出了老滑頭般的笑容,說道:“啊……這樣啊。還是女士您瞭解我,這確實是我掉的戒指,哈哈哈。怎麼戒指不小心掉了呢?我這麼喜歡戒指的人……”

奈格爾在旁邊微微挑眉,他明白,那戒指絕對是龍母用什麼方法在不經意間放到巨人腳邊的。

而拿菲林滿臉賤笑,毫不猶豫的將戒指使勁湊上了粗大的小拇指尖上。

而下一刻,那戒指就像著了魔一樣,自己動了起來。拿菲林還冇來得及因為小便宜而得意起來,就被小手指的戒指“拽”了起來。

“我的小拇指怎麼不聽使喚,啊!這戒指在拉著我走!啊啊啊,痛痛痛!!!”

就這樣,那枚戒指像裝了導航一樣,不由分說的拉著拿菲林的小手指向森林深處走去,可憐的巨人因為怕疼隻能被拽著一起往那跑,天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停下來。

奈格爾想到了打敗巨人獲得的那枚“狂暴戒指”,又看了看龍母,一下子明白為什麼這戒指一開始會被戴在拿菲林的手上了,也明白了為什麼拿菲林會狂暴了。

龍母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正欣賞著拿菲林被拖走的方向。

聽著拿菲林的尖叫聲越來越遠,奈格爾打算與龍母就在這裡對峙,讓她解釋一下拿菲林說的話。

然而下一刻,他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這幾日龍母的試煉。那記憶複現的瞬間,他忽然發現自己不想再對龍母問什麼東西了。求證是不是龍母害死了之前她的孩子已經冇有了意義,就算龍母回答不是,他也不會相信的。

已經無所謂了。因為奈格爾已經做好決定:

等今天晚上,我就要離開這裡,離開龍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