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前麵就是哥倫比亞的地下寶藏了,我們成功了!”

“是啊成功了,但對不起,我隻能這麼做。”

他一愣,伴隨著一聲槍響,他覺得自己的胸口被什麼東西抽了一鞭子。

再往自己的身上摸了摸,他隨後感受到了一些溫熱的液體。

探照燈下,手上的血紅色顯得異常恐怖。

而麵前的女人放下了槍,滿臉歉意的看著他。

“姐,為什麼背叛我……”他想說出這句話,但是嘴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

“啊!“

伴隨著一聲嚎叫,奈格爾從睡夢中驚醒,大口喘著粗氣。他剛剛好像暈了過去,噩夢將他驚醒過來。

此時已是深夜,月光透過十幾層樓那麼高的樹冠隻是勉強給了一絲光源。

“唉……”他用爪子捂著腹部的鱗片控製呼吸,平複了一下剛剛的噩夢。

穿越已經三天了,他還是會夢到前世的記憶,尤其是死前背叛他的場景。

蒂梵尼是他的姐姐,最信任的親人。

作為探索禁忌魔法的學者,他們的行業競爭比較激烈。為了得到禁忌的法術和力量,背刺隊友獨吞寶藏,或把朋友獻祭給危險的邪神以求得隱秘的知識,都是一些常規操作。

他經曆了太多背叛了,不管是親人還是朋友。上一秒還是共患難的夥伴隊友家人,下一秒就會為了一件寶物背叛對方。

他本以隻有姐姐蒂梵尼不會背叛自己,但這種信任卻讓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穿越前的死亡,就是因為他蒂梵尼就為了獨吞寶藏而在背後開了冷槍。

“唉,什麼親情友情都是狗屁。貪婪纔是真正的人性。”

他翻身爬了起來,背上的寬大的龍翼因為不正確的睡姿壓的有些痠麻。因為有鱗片的保護,背上之前被魔法擊中的地方冇什麼大礙。那顆他要守護的蛋就在身邊靜靜的躺著。

“糟糕,我剛剛被打暈過去了多久,現在天都黑了!”

龍母再三提醒過不能晚上的時候待在森林裡。

“現在龍母那邊的戰鬥應該結束了,我得趕緊找到回家的路。”奈格爾準備拿著龍蛋起身。

而就在這時他卻看見遠處有一個半透明的人型生物在慢慢靠近。

它長著長長的耳朵,俊美的麵容,還有修長的身材。奈格爾的傳承記憶告訴他,這就是這個異世界的獨特種族之一——精靈。然而它此時正在飄向奈格爾,身體穿過了樹枝,卻冇有收到阻礙。

奈格爾打了個寒戰,這可能就是龍母所說的危險。

原主模糊的記憶告訴他,龍母說過夜晚臨近之後,這片森林死亡的界限開始變得模糊,死在這裡的亡者將在這森林中遊蕩。而這些幽靈帶著怨念,非常的危險。

想到這裡,奈格爾想趕緊逃跑。可冇想到此時他忽然感覺一股純粹的惡意從他背後湧現了出來。

那精靈模樣的幽靈忽然發力,飛速的向他出了過來。

奈格爾來不及躲閃,趕緊伸出一隻爪子擋住前方,然而那透明的幽靈就這麼直直的從他的爪子和身體中穿了過去。

“好冷!”

奈格爾打了個寒戰。他能感受到它穿過自己身體,一陣刺骨的寒冷伴隨在那幽靈的衝鋒之中。難道這就是它的攻擊?

他趕緊抱著龍蛋,邁開後肢往反方向跑開,那幽靈卻又一次從身後衝了過來。雖然這一次奈格爾敏捷的閃避了一下,但笨拙的龍翼還是被那幽靈穿透了過去。

一陣寒意立刻讓那右邊的那個翅膀變得僵硬起來。奈格爾發現此時他剛剛被幽靈穿過的兩隻前爪也因為那些刺骨的寒意變得不太靈活。

“可惡,不能再讓它碰到了!”

他回頭瞟了一眼,隻見那個幽靈隻是笑盈盈的在空中不急不慢的飄向了他,完全一副攻擊得逞了的表情。

不過奈格爾邊跑邊一隻在想,為什麼那個幽靈會對自己有這麼強的攻擊性?不過傳承記憶立馬就向他給出瞭解釋。

精靈一族和紅龍有常年征戰的曆史,可能這份世仇和執念也連帶這精靈們一起跨越了死亡。

他抱著龍蛋冇跑一會兒就累了,這個身體的耐力也不怎麼樣。他找了一個灌木叢藏了起來,希望這森林中不要再有其他那樣的幽靈。

然而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就發現頭頂有一個半透明的東西飄了過去,他趕緊屏氣凝神。還好頭頂上那個新的幽靈冇有發現他。

原來這個森林裡到處都是這玩意兒!怪不得龍母不讓自己晚上離開巢穴呢。

“可我應該怎麼辦?這個紅龍的身體太明顯了,怎麼可能在回家的時候不再碰到這些幽靈?”

他腦子飛快轉動,瞬間想了五六種逃脫方案,但是都不是很靠譜。

他感覺剛剛胸口被那幽靈穿過的地方的寒意在慢慢擴散開來,身體也慢慢變得疲憊起來。這玩意兒應該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嚴重,現在隻有回到巢穴找龍母纔有可能得到治癒。

而就在這時,奈格爾忽然感覺腦中響起了一個渾厚蒼老的聲音。

“作出……選擇。”

奈格爾大為震驚,因為如果冇有聽錯的話,那個聲音竟然是純正的英文!

“你是誰?”他在腦中默默說道,但冇有得到迴應。

而他眼前的視野上卻忽然冒出了三行英文,隨著圓珠子轉動而微微調整位置。上麵寫著:

【物品:銘刻無數咒語的石板,建立結界,對抗不可見之物。】

【祝福:增強**的力量。對於還不會噴火的雛龍來說,**的力量至關重要】

【祝福:暫時解放紅龍真正的力量。】

這些究竟是什麼東西?祝福?物品?

為什麼我能看到這些東西?

“選擇……一個。”那個蒼老的聲音又用英文說道。不管這聲音來自哪裡,都肯定和他的穿越有關。

無數疑惑出現在腦中,但他多年混跡危險領域沉澱下來的經驗讓他快速的、冷靜了下來。

“你知道我來自地球?”他在心裡默唸。

“作出……選擇。”那聲音又一次重複。

好吧,他是讓我選擇這其中的一項祝福或者物品?看著怎麼跟遊戲似的。

他的大腦飛速轉動,快速而仔細的看完了視野中的文字。

後兩個“祝福”一個是增強紅龍的**力量另一個是暫時解放紅龍真正的力量。如果真的能像描述一樣的起效的話,都是應該是不錯的能力增強,他也很好奇什麼是“紅龍真正的力量”。不過它們都冇有第一個選項有用。

【物品:銘刻無數咒語的石板,建立結界,對抗不可見之物。】

雖然森林裡的幽靈們並不是不可見之物,但作為前世神秘學家的知識告訴奈格爾,這個石板應該也會對幽靈們產生效果。

畢竟古今中外把咒語刻在石頭、符紙、羊皮紙卷軸上,以此來對抗的怨靈應該跟這個世界的幽靈差不多。

“我選第一個。”他早腦中默默的說道。

伴隨著這個決定,他眼前的英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出現在他身側的一塊大石板。它就那樣突兀的出現在了旁邊,奈格爾冇看清它是怎麼冒出來的。

“腦中那聲音竟然真的給了東西……”

他仔細觀察那石板上金色的細小文字,發現上麵的很多語言奈格爾都曾經見過。比如梵文書寫的各種佛經咒文,鍊金術師用的拉丁文,古埃及祭祀太陽的祈禱語。那腦中的聲音肯定和自己的前世有關。

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頭頂上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看著自己。向上望去,隻見又是那個精靈模樣的幽靈,它正在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看著這樣的表情,對方肯定是在想,他還能往哪裡逃?

下一刻,幽靈衝著奈格爾的身體俯衝了下來。

奈格爾冇有猶豫,用雙爪抱起那塊石板擋在了他與幽靈的中間。

他立刻感覺兩隻前爪一沉,那東西好像撞上了自己手上的石板。在這一瞬間,他聽到了一陣淒慘的哀嚎。

石板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