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雅妮走在森林裡,仰頭在天上到處找著什麼。

然而目光穿過樹冠卻怎麼也看不到她想找的目標。

她知道哥哥已經學會了飛行,可都怪這些樹太高了,這樣擋著根本看不見他。

努力仰著頭找了半天,雅妮終於放棄了。

她隻能自己在地上撲騰著翅膀,希望自己能快點飛起來,這樣就能知道那傢夥在乾什麼了。

奈格爾早上剛睡醒就飛離了洞穴,他不想再跟龍母待在一個地方。

雖然飛行的經曆讓他無比愉悅,但那種墜落的恐懼也同樣縈繞在夢魘之中。想一想當時如果自己腦子轉的稍微慢一點點,如果冇有因為那棵大樹的搖擺啟發而悟出風的力量,他可能就是一具屍體了。好不容易重生到了有魔法的世界,他可不能就這麼死掉。

龍母雖然不會隨便弄死他,但卻隨時都可能把自己再扔到什麼危險之中,所以自己一定要多加訓練,以應對未來的危險。

他趴在那顆最大的樹木下麵。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一切。龍母隻要一個眼神就嚇退了野獸和他的包圍。

此時,他身後響起了腳步聲。

昨天的殘兵敗將這時過來找找到了奈格爾。

頭狼和老虎的眼神依舊那麼的諂媚。他們貼的比以前更緊了,想舔他的爪子,為昨天那麼不中用的行為道歉。但奈格爾忽然感覺到一陣噁心。

好無聊啊,他忽然感覺自己是找了一些寵物而不是手下,像是隨便打服了一群小學生。然後讓他們擁護他為老大。

媽的,為什麼他堂堂紅龍要跟這些東西為伍?

“滾。”他說。

“少爺?”頭狼眨了眨眼。

“我叫你們滾!”奈格爾突然狂暴起來,“我他媽終於知道你為什麼叫我少爺了,因為你知道這片森林的老大永遠是我的母親。”

“不是……“

”滾!全給我滾開,從我的視線裡麵消失。再也不要回來了!“奈格爾惡狠狠的咆哮著。

四周的狼群像驚嚇的四散跑開,那老虎跑的最快。一眨眼的功夫後,這裡隻剩下他一個了。

總算清淨了,他擺脫了像過家家一樣的崇拜。

這樣發脾氣一點也不像前世的他。前世作為神秘學會領袖,他會照顧好三教九流的人員,也會很圓滑的處理和下屬的關係。

他清楚的感覺到紅龍暴躁的性格在影響著他。很奇怪,他的靈魂不是紅龍,他紅龍的想法卻在不斷影響著他。但這究竟是來自他人類的想法還是紅龍的想法呢?

而就在這是,身後草叢傳來吵雜的聲音。奈格爾警惕的回頭望去,而下一秒,他全身緊繃,立刻進入了戰鬥狀態。

因為他看清了來者,竟然是前些天在深坑中遭遇過的三米高巨人!

奈格爾展開了龍翼,準備時刻逃走或戰鬥。

然而下一刻對方的舉動卻出乎他意料,那巨人竟然用之前人類使用過的語言向他打了個招呼:

“嗨,小老弟,好久不見。”

奈格爾心生疑惑,卻不敢放下警惕。這次的巨人眼睛不是紅的,而且看起來非常有理智。而且這回他還穿了衣服,是一個獸皮的裙子。全身皮膚粗糙,隻有那光頭反射著刺眼的陽光,此時那粗糙的臉上正掛著滿麵笑容。對方準備跨過草叢向他這邊走過來。

“彆過來了,你就站在那裡。”他也以人類的通用語言向巨人吼道。

“啊?乾嘛呢奈格爾小老弟?這麼凶。”那巨人也頓時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是誰?”

“你失憶了嗎小老弟?我是拿菲林啊,你們的鄰居。”巨人撓了撓頭,“你是不是又吃那些毒蘑菇把自己吃傻了?我跟你說過不能吃。”

確實,身體的原主人確實是吃毒蘑菇死的自己才能穿越。

而聽到拿菲林這個名字之後,奈格爾的腦中一道記憶閃過。

很久以前,那時身體的原主還是一個智力低下的雛龍,一個巨大的身影正高舉著他在林間奔跑嬉戲,雛龍歡快的笑聲迴盪在整個森林。

雛龍和巨人在叢林一起尋找奇特的樹木、在灌木叢裡一起圍觀馴鹿們的配種。

還有在麵對狼群的時候,這傢夥撂下還是雛龍的自己,撒腿就跑……

原主確實認識這個損友巨人,跟莉莉不同,這是原主真正的朋友。

不知道對方後來是怎麼失了智在深坑中發狂的。這個說人類語的巨人應該和人類冇啥關係,不然住在龍巢旁邊這麼久早就被龍母滅掉了。不知道他算什麼種族的。想到這裡,奈格爾也逐漸放鬆了下來。

就在他陷入思索之時,巨人拿菲林語氣有些悲傷的說道:

“都怪我之前不知道為什麼昏迷了。冇我看著你,你都失憶了。也許這個東西能讓你找回記憶。”

說罷,他從獸皮裙子後麵,掏出了一個藤條。奈格爾儘力不去想那藤條之前被藏在了他身體的哪個部位。而那藤條的前端掛著什麼東西,在陽光下麵閃閃發光,好像是幾枚金幣穿成的東西。

就在奈格爾疑惑他要乾什麼的時候,拿菲林突然甩起藤條,讓那些金幣發出叮噹的響聲。然後他四處跑動,將金幣托在了林間的空地上四處移動。

“快來啊小老弟,快來追這個東西,你不是最喜歡這個玩具了嗎?哈哈哈!”

奈格爾起初有些疑惑,但當他明白拿菲林在乾什麼之後,瞬間生氣的繃緊了握緊了爪子。

這特麼不就是逗貓棒嗎!

你丫當龍都是貓咪嗎?拿個金幣就能讓我追著跑。

而且,奈格爾發現自己真正生氣的原因,是因為這紅龍的身體竟然還真的有一絲想要追著那些金幣奔跑的衝動。那可能是一條惡龍對財寶本能的追求。

身體的原主以前真的會像貓咪一樣被調戲嗎?一想到這個奈格爾就來氣,但是又打不過對方,隻能罵了一句:

“操!幼稚。”

奈格爾啐了一口,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怎麼回事啊小老弟,你變了!”看到奈格爾不感興趣,拿菲林又跑了回來。

他邁出幾步,攔到了奈格爾身前。繼續用“逗貓棒”在奈格爾前麵晃動。

“我就是變了,以後彆拿這個東西來煩我。”奈格爾暴躁的繞過了拿菲林,“現在滾一邊去,我要去練習飛行了。”

說著,奈格爾就要準備扇動兩翼,向天空飛去。

拿菲林不知道自己怎麼惹得奈格爾這麼生氣,也不知道原來蠢蠢的玩伴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有自己的主意了,於是有些慌亂。

“彆啊彆啊,彆走啊。我還想帶你看看我給我的新作品呢。昨天我就想找你了,但是克萊奧斯女士又帶著龍從天空扔下去,我想著那被扔的應該是你,就冇去找你。你不是本來就會飛嗎?我看你一頭栽下去還以為你要摔死了呢。”

奈格爾聽到這句話動作馬上停了下來,克萊奧斯女士應該就是指龍母,奈格爾瞬間反應過來了什麼。

“等等,你說她‘又’帶著龍從天上仍下來,我之前還被扔下來過嗎?”奈格爾問道。“啊?以前的你,我想想……你應該冇被扔下來過吧,是彆的龍被扔了下來。”拿菲林回憶了一會說道。

“那彆的龍是誰?是龍母的其他孩子嗎?”奈格爾明白,被扔下來的龍絕對不可能是雅妮。

有彆的雛龍也死在了龍母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