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家的,不記得怎麼在龍母旁邊安穩睡著的。他甚至不記得怎麼從那種被龍威震懾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的。

奈格爾在睡夢中又來到了那夢境世界。那金眼眶、插著彩色羽毛的骷髏頭靜靜的看著他。

“選擇……”蒼老的聲音在他腦子裡如期而至。

【祝福:飛行強化(一次性):弱小的雛龍顯然已經初步領略了飛行的樂趣,此祝福可暫時讓這條雛龍真正的翱翔於天空。】

【祝福:龍威——智慧生物(永久):紅龍的力量不光能吸引頭腦簡單的野獸,也能吸引渴望力量的智慧生物靠近,比如人類、精靈和矮人。即便是最殘暴的紅龍,也有眷屬無數。祝福你可以魅惑渴望力量的生命。】

【祝福:腐化,讓我們融為一體……】

奈格爾搖了搖頭,強迫自己不去想白天的遭遇,轉而將精神擊中在選項上麵。

他照常的無視了第三個選項。而第一個飛行增強的選項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所以我會飛了纔會有這樣的選項是嗎?”他說道。然而冇有迴應他的聲音。

而且,他這個措辭。“真正的翱翔於天空”。意思是我之前並不算真的飛起來嗎?

第二個選項的措辭同樣令人玩味兒。紅龍一定要有眷屬無數嗎?龍母好像就冇有眷屬,那她是不是算龍裡很弱的了……好吧,她應該不算弱的吧。

“我選第二個吧。”猶豫了很久之後他以英文回答。

第一個選項石有些誘人,應該能很好的應對龍母的試煉。然而他最近在考慮一件事情,也許之後自己很少會用到飛行的能力了。也許做了決定之後,他就能永遠擺脫龍母那殘酷的試煉。而且之後跟蒂梵尼決鬥,他想試一試能不能直接用龍威將對方控製住。

夢境隨即破碎開來。

奈格爾從夢中清醒過來,然而在他麵前的不是山洞和財寶堆,而是一節節針管和一麵黃色的肮臟牆壁。這裡根本就不是異世界原始的森林,而是都市背景下一個肮臟的小房間。

不對啊!我明明就穿越到了異世界,怎麼現在又回到了現代社會的場景呢?

好像剛剛隻是不切實際的夢。我夢到什麼來著?好像有個骷髏頭。還有龍和巨人。

他望向自己的爪子,卻並冇有看到鱗片。那隻是一個屬於人類孩子的纖細小手而已。

不對,自己不是奈格爾。而是名叫穆伊戈的八歲孩子。

我不是可以自由翱翔的紅龍……而是一個瘦弱的八歲的孩子而已。

我叫穆伊戈,明天好像還要上學呢。

“最近老是夢到自己變成了巨龍……夢原來還能這麼真實。”

在他麵前的是一間殘破的小屋。雨水從房簷上滲了下來,他睡之前已經儘力拿盆接水了,但是雨水還是侵蝕了地麵。

那些雨水與地麵上的果皮、菸灰和瓜子殼混在了一起,像是一灘一灘的爛泥。

一些針管被隨意扔在了地上,針頭上麵的血跡和爛泥融在了一起。

穆伊戈踮起小腳設法不踩到地上的汙漬,走向了客廳。

隻見在客廳發黴的沙發上躺著一個骨瘦如柴的女人。她雙目無神的癱在那裡,正望著麵前一片虛無。

不像是死了,但也冇活著。

“媽,我已經儘力拿報紙把牆糊住了,但是我個子太矮光靠椅子摸不到房頂漏水的地方。”八歲的穆伊戈試探著說道,“我必須要去找那個樓下小賣部大叔借個梯子。”

攤在沙發上的女人脾氣不是很好,尤其是在她這樣的狀態。

“我去找小賣部大叔借梯子的時候,媽媽你要我再向他借點錢嗎?”隻見她冇有迴應,穆伊戈又試著把聲音提高了一點點。

隨後那女人才把目光從空中收回,慢慢把眼神移到了穆伊戈身上。

“你不用去借錢了。”那女人聲音嘶啞的說道,“你再也不用借錢了,媽媽已經把你賣給人販子了。像你這麼聰明的孩子,他們願意給個好價錢。”

穆伊戈愣在了原地,他是不很明白那個女人的意思。但是恐懼已然從脊柱爬起。

“媽媽……”

他想求求那個女人,讓她迴心轉意。

然而那女人隻是拿起了身旁的針管,朝自己的手臂紮了下去。

此時撞門的聲音響起,恐懼淹冇了穆伊戈幼小的心靈。

下一刻,門像紙一樣被撕成碎末。

黑影們拿著麻袋闖進了物理,在孩童的尖叫聲中,一切歸於虛幻。

“啊!!”穆伊戈尖叫的從夢中醒了過來。

在他眼前的不是一節節針管和一麵黃色的肮臟牆壁,而是山洞和財寶堆。

對了,他不是穆伊戈,而是穿越過後的紅龍奈格爾·克萊奧斯。

他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幸好他還是一條強壯的紅龍。

“這麼晚了,吵什麼吵!”金幣堆上的龍母發出了高聲的抱怨,然後又閉上了眼睡下了。

這不是奈格爾第一次夢到前世了,而且這些夢也太真實了點。

此時,月光從高處灑進了洞穴裡。奈格爾卻無心睡眠.

他想起了白天時的龍威。來自龍母真正的龍威。

看著旁邊那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害死自己的巨大紅龍,他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了。

“我的傳承記憶告訴我,紅龍母親一般會將三到五年的幼龍趕出巢穴。為什麼你還要逼著訓練我呢?”趁著龍母還冇有入睡,奈格爾壯著膽子說出了他一直以來的疑惑。

“怎麼?你想自立門戶嗎?”龍母看起來有些不耐煩。“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都五歲了還不會噴火,前幾天還把飛行忘了,就算你這幾天變得比以前聰明瞭一點,出去也隻是送死。”

“所以,你把我一直放在身邊,要等我可以獨立生存了才放我走?”奈格爾冇有鬆口。

“哼。”她冇再作答。

奈格爾以為龍母並不想再鳥他了,然而他正準備睡去時卻聽見龍母的聲音。

“你要待在我身邊,直到四十歲成年。”

“四十歲?”

“對,那個時候我會向全人類宣戰,去奪回紅龍的一些東西。你那個時候必須要在場。”

“啊?”奈格爾一愣。

向全人類宣戰聽起來,就像做夢一樣。他不瞭解這個世界的武力體係,但是要宣戰一個種族聽起來還是有點過了。尤其是前幾天看起來龍母好像還有些忌憚人類。

“是所有紅龍那時都要向人類宣戰?”他試探著問道。

而龍母搖了搖頭,說道:

“那時候會有我,你,雅妮,還有你馬上要出生的弟弟妹妹們。我會保證你們活到那個時候。你們則要跟我一起出戰,滅掉幾個人類王國。現在你應該做的則是閉嘴睡覺,都多晚了。”

說罷,龍母翻了個身,沉沉睡去。

而奈格爾被剛纔龍母的打算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啥?隻有她和幾個她的孩子就想挑戰全人類?瘋了吧她。這是奈格爾此時的唯一感想。他不可能陪龍母去玩命,而且他還要去找那個轉生成人類的蒂梵尼呢。

此時他感覺一股注視的目光,隻見不遠處財寶堆裡的雅妮並冇有睡,她伸著小腦袋,應該是將他們剛剛的對話全部聽了進去。

不知道她對龍母的計劃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