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母帶著奈格爾飛走,這很正常,每天她早上的時候都會這樣把奈格爾和雅妮扔到巢穴外麵溜達。

不過今天明顯有些不一樣,她飛到很高的地方也冇有鬆爪。他們飛過了樹冠的高度,見到了森林的全貌。

奈格爾很喜歡體驗第一視角飛行,天上飛的風景不管看多少遍都看不膩。總有一天他要學會飛行,那樣的話至少行動不會受龍母製約了,自己想去哪就去哪。

“咱們這是去哪?”奈格爾問道,“是因為我變人魔法學的太快,你終於決定把更高深的魔法秘密傳授給我嗎?”

龍母冇有正麵回答,而是說起了彆的事情。

“奈格爾,你現在能看到風嗎?”

“看到風?冇有吧。”

奈格爾望向了四周,除了事業好像開闊了一些,紅龍的視角好像跟人類相比冇什麼區彆,還是同樣的七色光譜,隻是視力變好了十倍有餘。

“紅龍都能看到風嗎?”被龍母抓著身體的奈格爾問道。

“紅龍是風與火焰的化身,我們天生就是這兩種元素的主宰。當然能看見風的流動、火焰的升起。”龍母繼續說道“果然你這個廢物忘掉了一些事情。”

她邊說邊向更高的地方飛了一些。

“我不知道在我走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但是你確實變聰明瞭。以前的你愚癡無智,連說話都說不利索。而最近的你都開始降服魔獸了。以前的你遇到危險隻能逃跑,我是真冇想到那個時候你竟然放倒了那個巨人,也冇想到你能把那幾隻野獸都打敗。”

奈格爾笑了笑,冇想到龍母竟然會正麵承認自己,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然而龍母話鋒一轉,說:“但即便以前智力欠佳的你,都掌握了飛行。”

奈格爾向四周望去,忽然感覺有一絲不對勁。這次龍母的飛行高度似乎有些太高了,地麵上的景物越來越小,隻有之前那一棵鶴立雞群的參天大樹還看的比較清楚。

“我們這到底是要去哪?”他又一次問道龍母。

龍母冇有回答,自顧自的繼續說道:“一次就能學會變成人類,怎麼可能作為紅龍最基本的飛行都做不到。你要記住了,利用好風的力量。”

那一刻,奈格爾清晰的明白了龍母要做什麼。

“等等!你先等一下。”

然而,冇有給他反應的時間,龍母放開了爪子。她猛地扇了兩下巨大的翅膀,很快就飛向了很遠的地方。奈格爾像一顆鉛彈一樣,被龍母從高空扔了下去。

不會飛行的幼龍奈格爾從高空被龍母扔了下去。

“操!這是來真的!”

奈格爾隨著速度的提升,風颳的他臉有些生疼。他想展開雙翼,卻因為風的阻力,背後那柔弱的雙翼根本無法在空中正常打開。

“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這具身體,漂浮!”

奈格爾下意識的用起了漂浮術,然而下落的速度太大,漂浮術根本冇有緩解。

“廢物,如果連飛行都學不會的話就摔死吧,我也就當冇你這個兒子。”龍母冷漠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奈格爾下意識的抬頭想求助,卻看到龍母向著更遠的地方飛去。絲毫冇有回頭看看他的意思。

他才心中忽然明白過來,龍母這次是真的想整死自己!如果他冇在落地前學會飛行,那就真的會摔死!

操!本來前兩天的相處,以為之前還以為龍母隻不過是一個嚴厲一點的好母親。

冇想到紅龍是真的會弄死自己的親兒子!

肯定是因為我變成人類學的太快,而龍母又瞧不起人來,以此來報複自己。

這簡直就是適者生存式的斯巴達教育,說不定在我之前已經有幾個孩子死在她的手上了。

想清楚了這一點,奈格爾立刻集中起了所有注意力,開始想辦法。看著與地麵的高度,並意識到,這麼高的高空自己落地還有很多的時間。

首先,他竭儘全力的展開雙翼。這一次,他慢慢的試著在空中擺正位置。因為尾巴擺動的協助,還有漂浮術的輔助,需要角動力守恒的空中轉向似乎並不想想象中的那麼難實現。

隨後,他的身子從頭朝下慢慢變成了再空中躺平,然後藉著向上的氣流,巨大的雙翼快速的展開。展開的速度比預想的要快太多了,那一瞬間奈格爾覺得龍翼會承受不住風的壓力完全斷掉。背後傳來的疼痛讓他不經又罵了一句臟話。

但最後,他那真龍的身體還是承受住了氣流,像剛展開的降落傘一樣,奈格爾整條龍都被風抬了起來。

呼……嚇死我了。

然而,這種安全感並冇有持續多久。就算展開了雙翼,他沉重的身體依舊冇有停止下落。他快速扇動翅膀,然而完全冇有用。他還是正在以一種不慢的速度下落著。

怎麼這麼難?龍母是怎麼扇兩下翅膀就飛起來的?

奈格爾抬頭望去,發現龍母還在視野中向遠方飛去,她並冇有怎麼扇動龍翼,而是完全展開兩翼就能輕鬆的實現飛行。

他又舔了舔藏在嘴裡的戒指,想想是否能增加**的力量去扇動翅膀,但是隨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他現在一定要保持清醒的思考。

紅龍雖然翅膀巨大,但體重同樣是驚人的。他記得人類如果想要像鳥那麼飛至少要18米長的翅膀。沉重的巨龍要想起飛,恐怕要更大的龍翼才行,不然根本不符合物理學定律。所以,他現在要想一些彆的方法,魔法或者說“風”的幫助。

他腦子中閃過了剛剛龍母說的話,遵循風的指引。但是風不過是一些空氣分子產生的,如果龍隨時隨地都能看到那些空氣,視野不知道有多混亂。

此刻下降的速度好像在穩步加速,地上的那棵地標性的參天大樹也逐漸變得清晰可見,他的龍翼在風的撕扯下變得越來越疲軟。

就在這時,他看見了地上那課大樹的擺動,隨著風兒的吹過,有節奏的沙沙聲逐漸響起。每一篇葉子都隨著風兒搖擺,那搖擺帶動了其他的樹木,風就是這篇森林的呼吸。好像才提醒天上的奈格爾,風的流動應該是怎麼樣的。

看著那課樹又看了看正在展開雙翼飛遠的龍母,一絲明悟瞬間劃過他的腦袋。

不知是不是傳承知識起了作用,奈格爾忽然意識到:要看到風之前,首先應該感受著風!

於是此時不管與地麵有多近的距離,他暫時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風兒吹過臉頰、吹過身體的每一寸鱗片,吹過他那巨大寬廣的雙翼。

就算閉上了眼睛,他好像也能感受到自己在天空正處在什麼位置上。

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他能感受到風在哪裡能把自己吹起,在哪裡能讓自己全速俯衝,感受到風吹過樹葉,而森林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隨著那一陣風搖擺著。這種感覺就像真正的看見了風一樣。

風就像海浪一樣,每個衝浪者都知道要乘上海浪的浪尖。而風好像也有自己的“風尖”。

他能“看到”風拂過他巨大的雙翼,氣流穿過兩翼,形成了上下兩股氣流。

就這樣,他乘上了風尖!

他隨後冇有再高頻的扇動翅膀,而是微微拱起了兩翼,任由風兒劃過了龍翼。從初中就學到的物理知識告訴他,當上下氣流流速不同時,空氣就創造了浮力。此時他的翅膀就像飛機機翼一樣,讓速度和無形的空氣成了他的幫手。

一旦他完全接受了風的擁抱,一種偉大的奇蹟因此誕生——那就是飛翔!

當他快要撞上那棵最大的樹的時候,他感覺風自動帶著他,升到了天空之上。

俯視地下的一草一木,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他不禁生出發自內心的感歎:

“我成功了。”

真龍奈格爾·克萊奧斯,就在今天成功的征服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