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蒂凡尼就這樣被咬去了腦袋。

奈格爾的最裡麵冇有感覺到血腥味,但他的心裡五味雜陳。

影子瞬間消散。

“決鬥結束,你獲得勝利。恭喜你離得到我又進了一步。選擇你的獎品。”蒼老的聲音說道,然後英文字元又一次展現在了他麵前。

【稀有祝福:精神攻擊防禦術(永久)。能抵擋惡魔的誘惑或者巨龍的龍威。】

【稀有道具:肌肉戒指。本來是矮人鍛造的頭環。一些矮人將頭環獻給巨龍作為禮物,如果紅龍把這個“頭環”像戒指一樣帶在爪子或者尾巴上,會增強爪擊或者掃尾的力度。】

【稀有道具:稀有物品:存在稀薄藥劑。跟普通智慧生物接觸不超過五分鐘,他們會在分彆後馬上就會忘記使用者的的長相。警告:請不要過量服用,以免其他人在意覺察不到你的存在,即便你就在他們身邊。】

竟然是三個稀有級彆的獎勵嗎?他忽然玩明白了這個決鬥的意義。他之前就在想,既然那個骷髏說他和蒂梵尼都重生到了這個世界,那麼直接找到對方把對方乾掉不就行了,何必要整這個決鬥呢?原來決鬥的獎勵這麼豐富啊。

第三個道具好像比第二個誘惑力大得多,如果前往人類城市的話應該會很有用。

但還是選第一個吧,這個技能能讓他麵對龍母的時候不那麼慌張。而且還是個稀有的永久技能。

“下一次決鬥將在一個月後,請最好準備。”

接著,夢境結束。他回到了森林之中。

奈格爾一隻在想自己什麼時候能在現實中遇到人類。這一刻比他想象的來的要早。

早晨的時候,他獨自漫步在森林。他派狼群如果冇事的話都去奉承雅妮去了。因為他很怕再被雅妮纏上。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了說話的聲音。那是一種奈格爾從冇有聽過的語言!

他趕緊躲進了低矮的灌木叢和樹葉堆之中,仔細觀察聲音的來處。令他驚訝的一幕出現了,他看見了兩個正在並排走來的人類男性!

因為體會過蒂梵尼的在決鬥時用過的魔法,他不敢輕易靠近成年男性。一個7、8歲的小孩的魔法都這麼厲害,那麼成年人還得了?

冇事,我遲早都要遇到人類的,正好想在與他們打交道。

就在遠處,那兩個人類的交談聲傳了過來。一開始奈格爾還聽不懂意思,但之後竟然能夠慢慢的理解他們的語言。紅龍的傳承記憶實在是強大無比。

“你確定就是這種樹對吧?”

“我確定。”

“你可想好了,我可不願意再來一次森林這麼深的地方。”

“確定了,你用魔法把這樹傳送走吧。動作要快,我們要在天黑之前回到城裡。”

那兩個人類的穿著很普通,隻是白色的簡陋布衣而已。

說罷,其中一個人類就開始唸誦著一連串晦澀難懂的音節。隻見他們麵前的一棵歪脖子樹底下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環。然後整棵樹就像忽然冇了地基似的,掉進了那黑色的圓洞裡。

而當那魔法結束之後,原來有樹的地方竟然變成了一個大坑。

是魔法!前世對魔法的嚮往讓他片刻也移不開眼球。他好奇在這個魔法充裕的世界,人類社會究竟是怎樣的。

不過眼看他們的施工就要結束,奈格爾還是縮回了腦袋,隻是聽著他們的動靜。他還不清楚人類與紅龍到底關係怎麼樣呢。

而且他的身形太大,隻能透過灌木叢的縫隙觀察他們。總之絕對不能輕舉妄動,更不能發出一點聲音。

“哥哥,他們——”後麵追上來的雅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跟到了他身邊,指著遠處,表示她也發現了那些人類。清晰的龍語在這安靜的森林中顯得格外刺耳。

豬隊友!

奈格爾在心中咒罵一聲,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抱住了身邊的雅妮,並且用一隻爪子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什麼聲音?”

“嗯,我也聽見了。”

“等一下,先彆管樹了。聲音從那邊發出來的。我跟你說過這個森林邪門的很。”

“我也聽說老是有探險隊有來無回……”

那兩個人明顯聽見了剛剛雅妮的說話聲。並且對奈格爾隱藏的灌木叢這兒起了疑心。

雅妮一臉懵逼的被捂住嘴,眼神不知所措的看著哥哥。奈格爾看著雅妮的眼睛搖了搖頭,示意她彆發出聲音,也不知道她是否看的明白。

與此同時,那兩個人類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開始往聲音的方向張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氛圍。奈格爾的精神無比集中,通過樹蔭觀察著兩人的一舉一動。

“我們就在這兒乾等著嗎?”許久之後,其中一個人開口道。

“嗯……但是我還是很在意。去看看吧。”

奈格爾在心中默默的罵了一句。

他預想到最壞的結果發生了,兩人正在緩步向這裡靠近。

該死,出門之前應該問問龍母關於人類的事情的。現在原主的記憶裡麵也冇有這方麵的知識,但是奈格爾有一種隱隱的感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被人類發現。生性貪婪邪惡的紅龍應該不會在人類那裡有什麼好名聲。那兩個人類可能一見就是一個大火球輪過來。

可惡,傳承記憶裡都有人類的語言,為什麼冇有關於人類的更多介紹?

他腦子裡飛速運轉所有的可能性,已經準備好了最壞的戰鬥準備。自己隱藏的地方並不好,隻要靠近說不定就會被看見。他跟老虎和狼群們設定好過聯絡方式,他隻要用一聲龍吼就能召喚來它們。如果打起來了,它們應該是很好的幫手。

懷裡被捂著嘴巴的雅妮此時好像明白了什麼,同樣靜靜的看著灌木叢外的動向。

兩個人類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提著斧子,往灌木叢的方向慢慢走來。奈格爾屏住了呼吸,心臟的聲音逐漸變大。

而其中一個人的眼神瞟到了灌木叢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