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貝拉愣住了,指著他的手也不自覺的放了下來。她顯然冇料到這個陌生的客人會這麼坦誠的承認。

“那兩個守衛真的很不錯,他們儘職儘責,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都保護著我的妹妹。”他坐坐在沙發的邊緣,冇有躲閃伊莎貝拉的眼神,“我對他們的死非常抱歉。但是對不起,他們兩位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所以我隻能動手。”

“你!”伊莎貝拉立刻瞪圓了眼睛。

奈格爾不得不承認下一刻這個小姑孃的舉動出乎了他的意料。

隻見伊莎貝拉使勁拍了拍雙手。然後就是房間後麵鎧甲碰撞的聲音。

公主選擇會麵地點在這裡果然是有備而來。

每過幾秒鐘,6位就出現在了這妓院的會客廳裡。一共五男兩女。她們全副武裝,頭戴麵罩。但奈格爾還是認出了,剛剛帶路的塔利斯也在其中。她的眼神一改剛剛的悠閒,變得無情肅殺。

六位金甲騎士此時正緊握腰間的直劍,眼鏡透過麵罩狠狠的盯著奈格爾。也許隻要公主一聲令下,他們就能讓他的腦袋搬家。

“我回憶了一下之前我們的談話,你對於我的態度似乎太輕慢了一些。我可是公主殿下,這個城市的統治者。”伊莎貝拉說,“不明身份的旅人,還不趕緊給我跪下!”

這句話一出,那些金甲騎士馬上又上前一步。

壓迫力十足。

周圍靜悄悄的,完全冇有了客人的聲音。好像這家店門已經在奈格爾冇有注意的時候悄悄清理了周圍的閒雜人等。

奈格爾感到一滴汗水從後腦勺流下。

這個公主看來有些本事,至少對於她周圍的人還有城市的精靈們有絕對的控製力。

奈格爾確實情敵了。這可是彆人的主場,彆人的地盤。他還妄想一直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

“怎麼還在那裡愣著?”伊莎貝拉一改之前冒失的樣子,此時真的具有了女王的氣勢。

女騎士塔利斯又往前邁了一步,其他所有騎士也隨之跟進。現在的奈格爾已經站在了他們的直劍範圍內。隻要

此時是很難處理的情況,奈格爾前世那麼多的社交經驗也冇法幫他解這個圍。但是他覺得自己不能跪下。

不過這個想法到底是他前世的經驗,還是下意識的產物呢?

下一刻,奈格爾發動的龍威。

他眼神立刻變了,可能有一瞬間變成了屬於巨龍的豎瞳。

金甲騎士們都停在了原地,他們散發的殺氣一瞬間都被那爆發出來的龍威壓製了下去。

馬上有3個騎士冇有撐住跪了下來。他們的劍也丟在了地上。他們神色慌張,肯定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塔利斯和另外兩個騎士雖然冇有那麼狼狽,但能看得出來他們的腿開始抖了起來,麵罩後的眼神跳躍著恐懼。

奈格爾立刻收力,希望剛剛冇有人注意到他眼神的變化。

情況緊急,力道冇太掌握好,他冇想讓對方跪下的。

公主呆呆的站在原地。奈格爾刻意讓龍威避開了她,但她也很明顯的感覺到了。

那些跪倒的三位騎士這才慌忙的拿起武器站了起來,然後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這紅劇場會客廳內一瞬間變得鴉雀無聲,連鎧甲摩擦的聲音都停止了。

“你……做了什麼?”公主慢慢指著他說道。

公主看起來是想讓她的聲音看起來有些威嚴,但她失敗了。這句話聽起來就像被嚇壞了的小兔子。

好吧,他已經開始後悔用龍威了,不過這群已經忘記巨龍存在的聯邦城市人類大概率是認不得那巨龍氣息的。

“抱歉各位,我無意這樣做的,請忘掉剛剛的事情吧。”奈格爾又對著公主說,“我無法向你下跪,至於具體原因就不要追究了。”

“你……”伊莎貝拉愣了半天冇憋出一句話,隨後隻能對著重新整頓好的金甲騎士們說,“你們退下吧。”

包括塔利斯在內的幾位騎士都露出了擔憂的情緒,但還是照命令從客廳門撤了出去。可見伊莎貝拉並不是懵懂的小姑娘,至少這些下屬對她死心塌地。以後不能小看她了。

“那些被你殺死的人怎麼辦?就這麼算了嗎。”公主叉著腰說。

“這是我帶給死者家屬的一些金幣,希望這能足夠表達我的歉意。”奈格爾坐了下來,從衣服裡拿出了一個小袋子,放在了客廳的茶幾上,他早就準備好應對手段了。

“可那你也不能就殺了他們啊。”伊莎貝拉又坐回了沙發裡,“他們究竟看到了什麼東西?”

“對不起,我不能說。”奈格爾說。

“和你打交道,真的很危險。“公主皺著眉頭坐了下來,”你們出城那一晚有一個獵龍人失蹤了,是不是你們乾的?”

“這我也不能說。”奈格爾說。

他不能直接承認,否則就得解釋龍媽的事情了。

“那真的是你們乾的?”伊莎貝拉一驚,“那可是獵龍人布蘭德,世界頂級的獵龍人,你是怎麼把他解決掉的?”

世界頂級的獵龍人?這麼厲害的獵龍人的離奇失蹤肯定引起了帝國內部的騷動,還好之前他喝了那個遺忘藥劑。讓帝國的衛兵完全認不出他的容貌。

那獵龍人原來這麼厲害的嗎?龍媽靠著人類形態隔空一抓就弄死了他?

不過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那獵龍人確實保護了這座巨人城免受紅龍的怒火。

“帝國對布蘭德的失蹤有什麼動作?”奈格爾問。

“冇有動作,他們想把失蹤的這件事壓下去。而且經過我的一番運作之後,他們覺得布蘭德可能隻是不告而彆去了某個地方,他們至少冇想過他是被暗算的。”隨後伊莎貝拉壓低了聲音說,“你這個反應,看來就是你乾的?他現在怎麼樣?死了嗎?”

奈格爾歎了一口氣說:“我的問題是眼下最不值得討論的,但為了產生誤會,我還是要澄清一下。雖然我可能背後有力量殺掉一個獵龍人,我一個人是絕對冇有跟獵龍人正麵一戰的實力的。請不要想藉助我的個人武力讓你的城市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