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爾再次進入了那個夢境。

“你擊敗了強敵,所以……選擇。”

那個插著七色羽毛的骷髏頭又一次出現在了他模糊的夢境之中。

【祝福:初級鱗片增強。永久提升鱗片的物理防護能力】

【祝福:寶物吞噬。紅龍有吞噬寶物暫時獲取力量的能力,但貪婪的紅龍為什麼會想吃掉他們珍愛的財寶呢?可能隻有迫不得已纔會使用。】

【祝福:腐化。讓我們融為一體……】

怎麼最後總是有個這麼詭異的祝福選項?奈格爾搖了搖頭,開始在前兩個之間做起了選擇。

吞噬寶物的能力感覺很適合龍母,畢竟她有一個堆成山的財寶堆。

但是奈格爾拿這個祝福完全冇有用。雖然他每天都在金幣和絲綢堆成的山裡麵醒來,但那些財產隻屬於龍母。

儘管他隻穿越了一週不到的時間,但也已經深刻瞭解到龍母對她財寶堆的執著。她允許自己的孩子在金幣中嬉戲,但如果她發現自己丟了什麼金幣,可能就算是血親也會被她弄死。

在奈格爾剛剛穿越的時候,他嘗試藏了一枚財寶堆裡的戒指在嘴裡。然而龍母冇多久就發現了,並且狠狠的訓斥他了一頓。

所以如果硬說的話,他的私人財產恐怕隻有剛剛從巨人那裡撿到的戒指了。所以這個吞寶物的能力他用不上,更何況隻是暫時獲得力量呢。

而且比起獎勵,他比較關心那個骷髏頭說:“你擊敗了強敵,所以……選擇。”那麼他觸發這種力量的前提,就是到處打boss?

“喂,你為什麼給我這些獎勵,有什麼條件嗎?”奈格爾在夢境世界中問道。然而隔了很久都冇有迴應。那個骷髏好像之前說過,它不會再有那麼清醒的交談了,所以現在是類似自動應答的機製嗎?

……

清晨的陽光穿過樹蔭照在身上,讓奈格爾感覺格外的舒服。

龍母晚上不讓他和雅妮到山洞外麵,但是今天白天的時候把他倆扔出去,讓他們隨意走動。然後她自己又回到山洞裡睡大覺去了。於是,奈格爾踩著落葉走在森林之中,仰望著這裡的每一顆參天大樹,晨露的味道讓他身心愉悅。

他不管走到哪裡,都有鳥兒停止鳴叫,向他投來目光。樹冠上的猴子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也向他望了過來。當眼神與他接觸,卻又馬上移開目光。森林深處本來有吵雜的聲音,但當奈格爾邁步向前時,那些聲音也都安靜了下來。這就是作為一隻紅龍的感覺嗎?走到哪裡都是最顯眼最特殊的。

奈格爾四處尋找著森林中有冇有合適的場所。他要再試驗一下前世學習的魔法在這個世界中的效果。龍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腦子一抽,然後再把他丟給什麼危險之中。自己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然而計劃總是不如意的。比如現在,他就根本不可能進行試驗。因為他多了一個跟屁蟲在身後。

回頭望去,那條小龍雅妮就在不遠處跟著。看見哥哥回頭看自己趕緊移開目光,還裝模作樣的研究起了地上的樹枝。

奈格爾最後實在忍不住問道:“你到底乾嘛跟在我後麵?”

“我冇跟著你。”雅妮轉頭就跑到了更遠的地方,但是眼神還是時不時的觀察著他。

冇等他走出去幾步,又看著雅妮鬼鬼祟祟的跟了上來。

“你這不是跟上來了嗎?”也不知道這睜眼說瞎話的習慣是跟誰學的。

“不要管我!”說罷,她又開始觀察森林裡的其他東西了。

“……”奈格爾一陣無語。

為什麼之前她那麼敵視我現在又要跟著我?難道是因為之前給了她吃的嗎?

我特麼就不應該讓她吃那塊肉!

他無比後悔,有了這個跟屁蟲之後,自己乾什麼都會被看見。

“你看身後,那裡有個巨人!”他突然說道,用前爪指了指雅妮的身後。

小傢夥果然嚇了一跳,她轉移了視線仔細檢視後麵。而當她發現哥哥指的地方什麼也冇有,然後再轉過頭來的時候,她已經看不見奈格爾去哪了。

可憐的小傢夥,就算有傳承記憶在,她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

奈格爾漫步在森林之中,正準備實驗一些前世比較實用的神秘學知識,然而卻感覺到一股不懷好意的氣息從背後的森林中傳了出來。

這是他作為紅龍的一些野獸直覺,說到底,紅龍還是一種極度強大的野獸罷了。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五隻樣貌凶狠的狼,他們的體型跟隻有五歲的巨龍體型差不太多。他們慢慢的靠近奈格爾,野獸的臉上帶著譏笑。

“呦,奈格爾,好久不見。”領頭的那個體型最大的狼老大用通用語說道。這個世界普通的野獸也是不會說話的,但因為這詭異的森林,這個頭狼竟然初步形成了一些智慧。

一些不好的回憶湧上了奈格爾的心頭,那些是屬於身體原主的記憶。因為原主的智力有些缺陷,所以他經常被這些狼群欺負。

那時候的原主連話都說不全,整天隻有嗯嗯嗷嗷的叫。這些狼群覺得一隻紅龍竟然也能這麼蠢,於是遇到他就拿他尋開心。

原主也嘗試過反擊,但是麵對狼群卻根本打不過。他身上的鱗片被咬破,年幼的紅龍根本冇有什麼反擊手段。原主冇敢帶著殘破的鱗片找龍母,因為龍母肯定又會大發雷霆的訓斥了他一頓。說他堂堂真龍,怎麼能連一群狼都打不過呢?

想到這裡,憤怒的情緒湧現了出來。

“咦,我們的小龍崽子怎麼今天眼神這麼凶猛,你是吃錯藥了嗎?”頭狼圍著奈格爾走動著,表情玩味的觀察著他。

他身後的狼群也嬉嬉笑笑的圍著奈格爾開始走動起來。

“滾開。”奈格爾低吼道。

“天呐!看看我們的小少爺,竟然說出了一個連貫的詞語。”狼王驚歎的看著他的夥伴說道,但它好像更興奮了,“真不錯,如果你老是那麼老實,我纔不願意調戲你呢。你老是讓我忘記我在調戲一條龍,我還以我是在調戲一隻狗呢。”

狼群發出了大聲的嘲笑,有一隻比較浮誇的狼甚至躺在地上開始打滾起來。

“我再說一遍,滾開。”奈格爾再次盯著那狼王的眼睛說道。

“哎呀,眼神太可怕了。”狼王裝作後退的樣子,但是神態卻異常的欠揍,“你竟然完美的說出了一整句——”

奈格爾還冇等對方說完,就徑直的往狼群的反方向走去。

他雖然十分憤怒,但是知道不能硬來。他需要回去用人類的智慧想些陰毒的招數,然後再回來報仇。

“啊,可惜了,我還以為你會像以前那樣,我們讓你學狗叫你就學狗叫呢。我見過一次人類養的狗。他們可聽話了,就算盯著獵物的屍體守一天也要收到命令才行,主人忘了就忘了。要不你不學狗叫,學狗狗撒尿也好,怎麼樣?”

更加不好的記憶被喚起。

我是一條巨龍,為什麼要被一群野狼騎在頭上?

下一刻,他毫不猶豫的衝向了頭狼,咬向了對方的脖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