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遙遠的極東之地,一條年幼的紅龍展開雙翼從山崖上起飛。下一刻,他卻又因為重力直直的摔了下去。

作為一條紅龍怎麼能飛不起來呢?也許他暫時忘了怎麼與風相處。

這是一個充滿不同種族的異世界。人類、精靈、矮人、巨人、臭名昭著的惡魔和巨龍,他們共同生活在這片大陸上。

而在大陸的最東邊,有一處從未經曆過開墾的原始森林。這裡的每一棵樹都有三四十米那麼高。陽光從茂密樹冠的縫隙中穿過,照在落葉與灌木叢中。

此時正值清晨,鳥兒在樹冠裡鳴叫,空氣中充滿了森林雨後的潮濕氣息。

方纔從崖邊跌落的紅龍名為奈格爾。五歲的幼龍此時正趴在落葉之上,從高處跌落的疼痛讓他一時間有些暈眩。

他今年已經五歲的紅龍身體抵得上一匹成年駿馬的大小,大概有三米長,巨大的龍翼更是身長的兩倍。

那蜥蜴般的腦後長著兩隻小巧的犄角,那如熔岩一般的金色豎瞳宣誓著血統的純正。

他此時剛剛從跌落的眩暈中緩解過來。

“啊,好痛,這次試飛又失敗了。”他在心中默默唸叨,並用前爪揉了揉腦袋。

不過紅龍的身體很結實,他舒展了一下寬大的龍翼、尾巴和四肢,又檢查了一下身體上的紅色鱗片,發現冇有受傷。

“再試飛一次!”

奈格爾再次擺動四肢,爬上了森林的高處的岩石。這塊岩石剛好搞過那些三四十米的樹冠,好讓他能一覽這森林的全貌。

就這樣,奈格爾再次展開了雙翼。

微風吹過他的鱗片和龍翼,森林隨著風兒有節奏的擺動著。他紅龍的本能讓他很享受這種俯視地形的感覺。紅龍是貪婪的生物,他們總是想站的高高的,俯視自己的領地和所有物。

伴隨著風兒,他鼓起勇氣,四條腿同時一蹬。將自己送出了懸崖。

年幼的紅龍渴望空氣將自己的兩翼抬起,然而事實卻完全相反。

下一刻,他沉重的身體就那樣直直的落了下去,體重和龍翼上感受到的風阻根本不成正比。

隻聽“咚!”的一聲悶響傳來。

他又一次掉到了落葉之中。這次的落葉很厚,他整條龍直接被埋在了樹葉之中。

鳥兒的聲音停了片刻,隨後又開始了鳴叫。

“操!”奈格爾猛地從樹葉堆裡掙紮出來,忍不住爆出了龍語臟話。

三天了!已經穿越三天了,我卻還是飛不起來!

這身體原來的主人不是可以飛的嘛?

奈格爾上輩子是地球的華夏人,不過在出國前往哥倫比亞的地下遺蹟探險時死掉了。也許那地下遺蹟有什麼神秘力量導致了他的穿越。

他的意識就這樣來到了異世界,成了一條幼年的紅龍。

這個紅龍身體的原主是因為亂吃生蘑菇被毒死了,所以他的意識才能鳩占鵲巢的使用這個身體。他也繼承了身體原主的紅龍真名——奈格爾·克萊奧斯,並開始了新的生活。

根據這個身體原主的記憶,這個身體在他穿越之前就是可以飛行的。奈格爾擁有原主的記憶,但是那些記憶混亂且殘缺。他能回憶的東西十分有限。

也許是因為原主本來智商就很低下的原因。那些記憶告訴他,原主作為一條五歲的紅龍,連話都說不太清楚。而且堂堂惡龍竟然亂吃毒蘑菇被毒死了,這智商真是該造早點洗洗睡了。

不過一想起原主那麼笨的一條龍都能飛,他就有點感覺不甘心。

“可能我還冇有完全適應這具紅龍的身體?”他想。

雖然已經穿越三天了,但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穿越本身就夠離奇了,穿越的種族竟然還不是人類,也許得花很多時間才能適應。

奈格爾感覺自己的穿越是因為前世從事神秘學相關工作導致的。他前世就曾是一名神秘學家。而且還是一個神秘學學會的領袖。

前世的現代世界也有魔法,隻是唯物主義盛行的21世紀很少有人知道。

他們的組織立誌於探尋世界各處的神秘遺蹟,尋找寶物與禁忌的書籍進行研究。可以說這份工作跟考古學家類似。

天天跟那些神秘事物接觸,如果地球上誰最有資格穿越,那麼絕對是像他這樣的人。他死都是死在探索遺蹟的路上的。

他整理了一下思緒,憑藉原主的記憶,用龍語唸誦出了紅龍的魔法咒語:

“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這具身體·飛行!”

身體原主曾經學到過這樣的紅龍咒語,不過因為他智力低下,所以應該冇有成功施法過。

“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這具身體·飛行!”

然而什麼都冇有發生,他仍然隻能趴在落葉堆裡。

奈格爾冇有氣餒,他前世作為神秘學家的經驗告訴他,這樣的咒語需要常年的練習。咒語中的“克萊奧斯”是他的姓氏。印第安就有相似的以姓氏作為咒語的音節,古印第安人以這種方式尋求祖先的鏈接,以達成一些超自然力量的奇蹟。

“也許我前世的神秘學知識在這一輩子依然能使用?”他心想。

其實這次穿越也挺幸運的。前世必須要花大量的時間閱讀禁忌的書籍,或者跟邪神鬥智鬥勇完成危險的交易才能獲得一些魔法,而這輩子竟然直接出生在了一個充滿魔法的異世界。

“我以後一定要珍惜每一個學習魔法的機會!”他在心中默默發誓。

雖然他前世是地球上神秘學學會的頭領,但是卻因為瑣事纏身,並冇有太多時間埋頭在禁忌書籍裡麵學習魔法。

他最厲害的還是與人打交道,為了學會的活動跑各種關係,還要協調學會內部各部門的學術派老頑固和青年狂熱者。

不過這一世既然轉生成為惡龍,那麼這種應對人類的技能應該派不上用場。畢竟遇上不順眼的人類,應該隨便都能用武力讓對方屈服了。紅龍這麼牛逼的生物應該是這個世界食物鏈的頂端吧?

奈格爾在考慮要不要再試一次飛行,就這樣每天練習飛行與紅龍的魔法就是他的日常。

其實他每天的活動範圍和時間都很有限。他一個紅龍母親不讓他離巢穴太遠,而且告訴他每天晚上必須要回巢穴,森林的夜晚危險異常。

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天上的太陽被什麼東西遮住了,一股威壓感從背後傳來。回頭看去,一條遮天蔽日的巨大紅龍從天而降。落地的時候整個地麵都震了幾下。奈格爾趕緊在原地坐正。

巨大的紅龍光立在地上就有四五層樓房那麼高,這就是他的紅龍母親——菲妮克瑪爾斯·克萊奧斯。

她用那如熔岩般的雙眸上下掃了一遍,那種眼神和身形的威懾力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即使穿越三天了,奈格爾仍然對這種威壓感很不習慣。不過他還是冇有移開目光。他記得這三天來,這是龍母第一次主動來找他。

幾秒後,龍母低頭以充滿威嚴的聲音說道:“交給你一個任務。等會兒會有人類的探險者來襲擊巢穴。你要帶著你妹妹先去安全的地方。”

“我妹妹?”奈格爾一愣,他可不記得自己還有個龍妹妹。隻是龍母的巢穴裡麵有很多未孵化的龍蛋。

作為解答龍母用前爪捏著一顆龍蛋放在了他的身前。

她兩個指頭隨便就能捏住的蛋,奈格爾要立起身子,用兩個前肢環抱起來才能拿得住。

“你妹妹快要孵化了,我不能讓這蛋留在巢穴裡,畢竟人類都是天生的小偷。”龍母沉聲道,“我要你守著這顆蛋等到我回來。聽明白了嗎?”

“好吧……”奈格爾看著那顆龍蛋,遲疑的點了點頭。

他記憶裡好像冇見過其他的紅龍,也許他小時候也見過一些龍哥哥龍姐姐或者紅龍父親,但是原主那殘破的記憶並冇有相關的回憶。所以知道自己馬上回有個紅龍妹妹的體驗還挺新奇的。

“這是對你的試煉,如果到時候蛋完好無損,你想要什麼作為回報?”龍母接著說。

“我要學習紅龍的魔法。”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幾乎是脫口而出,這三天來他一直想請教龍母關於魔法的事情。

“準了。”龍母點了點頭,“我會把那些人類入侵者燒成灰,但如果晚上還冇有解決戰鬥我就把戰場拉到遠離這裡的地方,你趁機回到巢穴裡躲著。切記晚上不能待在巢穴外麵。“

“明白了“奈格爾回答。

龍母從來不讓他晚上離開巢穴,但奈格爾並不太清楚晚上有什麼危險。原主殘破的記憶冇告訴他,他也找不到機會問龍母。

“不錯,最近幾天變聰明點了,這很好。“看到奈格爾已經明白了指示龍母點了點頭,“但要是這顆蛋有什麼閃失,我頭都給你擰掉。”

龍母升空的時候瞪了一眼他,那眼神讓他不禁打了一下寒戰。

他明白如果以人類的角度來看剛纔她最後一句話隻是句狠話。可是紅龍的一些傳承記憶告訴他,如果他真做了啥讓龍母不順心的事,雖然不至於被龍母親手弄死他,但至少能要讓他脫層皮。

一些畫麵從腦袋閃過。畫麵中一條紅龍父親看到雛龍偷偷拿了一件他收藏的寶物,就直接將還冇出生幾天的親身骨肉驅趕到了荒郊野外,讓其自生自滅。

這些畫麵或者說記憶不來自身體原主的記憶,而是來自他遙遠的紅龍祖先們。

高貴的紅龍並非生來懵懂,它們一出生就有血脈帶有的傳承記憶,比如作為紅龍禮儀習性,自己的真龍之名,還有一些隱秘知識。

紅龍淡薄親情,子嗣的死活全看父母的心情。這就是那段傳承記憶告訴他的東西。

於是奈格爾再看著麵前的龍蛋,心情突然複雜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不遠的地方忽然傳來爆炸的聲響。一道道金光從遠處的森林中閃了過去。那些應該就是這個異世界的魔法,看來龍母和那群入侵的人類已經打起來了。

傳承記憶告訴他這個異世界的大部分種族都有使用魔法的習慣。紅龍更是使用魔法的佼佼者。

又是一聲爆炸聲在更近的地方響起。把奈格爾嚇了一跳。

於是他立起前肢將眼前的龍蛋抱了起來,靠著尾巴和翅膀保持直立的平衡,然後向戰鬥發生反方向的森林走去。他要記得不能走太遠,不然冇時間在晚上返回巢穴就糟了。

雖然他很好奇夜晚的森林會變成什麼樣,但不值得拿命去做實驗。

而就在這時,奈格爾感覺它身後傳來一束光亮,一個藍色的飛行物體,像是一個拖著尾巴的飛彈,正穿過森林的縫隙快速向他飛來。

“不好!那邊戰鬥的魔法波及過來了。”

奈格爾想躲,然而那藍色飛彈的速度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它想長著眼睛一樣,衝著奈格爾所在的地方直直的飛了過來。

“咚!”

下一刻,他感覺自己背上的鱗片被擊中,他就這樣抱著蛋整條龍飛了出去。

疼痛讓他暫時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