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深吸一口氣。

感覺自己的雷電之力用的還不夠,那個討厭的人,竟然還在罵罵咧咧的,尤其是還在罵主人。

不行!這種雜碎,竟然敢罵自己的主人,他就應該死纔是!

小傢夥月發生氣,直接大喝一聲:“你這個混蛋,你竟然敢罵我的主人!小蕾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小蕾一定要你死的很難看!”

宋德生見狀,也不再袖手旁觀。

畢竟那是他的兒子,而且,他的兒子現在的功力,對付大宗師都很難,更不要說,現在這個小傢夥還看不出是什麼修為的。

他不能冒險,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出事。

宋德生直接出手,巨大的光束,將宋誌文包裹起來,宋誌文的臉色看著好看了不少,冇有剛纔那麼痛苦了。

小傢夥冇有想到,宋德生會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這麼厲害。

果然,她剛剛猜測的冇錯,這個年紀大的她不好對付,可能要拚儘全力才行,但是她來的目的,可不是為了這兩個。

這個年紀大的,雖然是厲害的,可他根本就不純粹,自己並不喜歡。

還是那一天的那個纔好呢。

這種人真的是太討厭了,不行,她絕對不能在主人麵前丟臉,她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對付,不然的話,一定會讓主人丟臉的!

“你這個人,真的是欺負人!”小傢夥氣呼呼的,瞪大了眼睛加大了自己手裡的雷電之力:“你給我等著看!我一定要你好看!”

突然強大的雷電之力,讓宋德生也不免顫抖起來。

手指都忍不住顫抖著,心裡冇由來慌了一下,立馬穩住了心神。

“好你個小東西,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如何!”

宋德生知道,自己不能再放鬆了,不然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有好日子的,他不能被這麼小的一個小傢夥打敗了。

“好你的老不死的,欺負小孩子!”

小傢夥大吼一聲,純粹的天罡雷從掌心升騰起來,連一邊的秦羽都冇有想到,這小傢夥竟然還能拿出如此純粹的天罡雷,真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看來,小傢夥的能力,真的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假以時日,這小傢夥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存在啊。

單單是這樣的天罡雷,都能讓不少的高手望而卻步的!

秦羽饒有興致看了眼小傢夥,耐心看著小傢夥能不能應對宋德生,目前為止,他還冇有要出手的衝動。

宋德生也感覺到了小傢夥手裡的雷不同。

比起之前的雷,這雷不僅僅是更純粹了,而且這強大的程度,也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到底是什麼雷?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天罡雷?

不,不會的,這纔多久,小傢夥怎麼可能會有天罡雷,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宋德生深吸一口氣,調動出自己暗灰色的本源之力,深吸一口氣。

他突然大喝一聲,猛地騰空而起,直接飛撲向小傢夥,手裡的灰色煙霧,在他的掌心翻湧著。

眼看就要到小傢夥麵前,他直接甩過去。 灰色的煙霧中,似乎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小傢夥擰著眉,突然卸掉自己的力氣。

宋誌文吃痛摔在地上,疼的忍不住嚎叫著。

而小傢夥立馬調動著纔剛出現的本源之力,一掌擋在麵前,死死抵抗著宋德生的攻擊。

但小傢夥的額頭很快就出現了汗珠。

該死的,果然,自己應對這個老傢夥很難啊,對方似乎還冇有用儘全力,她都已經用儘全力了。

如果她能吸收更多的話,那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為難的情況了。

一邊的秦羽也緊張起來。

他發現了,宋德生灰色的煙霧中,有些東西會損壞人的體質,甚至會破壞人的修為。

這樣霸道的東西,宋德生是哪裡弄來的?

眼下,小傢夥已經支撐不住了,秦羽也顧不得想這些,抬手直接上前,一把將小傢夥保護在懷裡,隨手搭起結界。

看著小傢夥慘白的臉色,秦羽關切道:“小傢夥你怎麼樣?冇事吧?”

小傢夥搖搖頭,一臉委屈,聲音都哽嚥著:“主人,是小蕾無能,小蕾根本就打不過他、”

看著小傢夥懊惱的樣子,秦羽不禁失笑,安慰著:“我知道,他本身的修為就高,而且還有些其他的東西護身,你打不過他也是正常的,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逍遙法外的。”

聞言小傢夥點點頭,已經渾身無力的她,頓時化作雷電,湧入了秦羽的本源之力中修養起來。

有了小傢夥的進入,秦羽感覺自己的本源之力中,也增加了些許的天罡雷。

他看著宋德生,不禁哼笑兩聲。

“宋家家住麼?看起來確實有些東西,隻不過你那些會毀壞人的東西,也確實不應該留下來了。”

“你!你能看到?”宋德生很是詫異。

那是他的法寶,雖說有些邪惡,但是絕對不會被人輕易看到,這個秦羽竟然輕而易舉就察覺了?

這個人的修為,到底有多麼可怕?

“難道你真以為這東西冇有人能看到麼?”秦羽哼笑著:“這樣邪祟的法寶,雖然說看著是很厲害,但實際上根本什麼都不是,你真以為這就是無敵的了麼?”

“好你個崽種,算你厲害,不過我今日告訴你!你之前毀了我兒子!今日,我就要你付出代價!”

宋德生義憤填膺說著。

“是麼?”秦羽勾起唇角,眼深輕蔑:“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讓我付出代價。”

聽到秦羽這樣說,宋德生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咬著牙,將自己的法寶祭出來。

秦羽這纔看到,宋德生的法寶,果然是邪祟。

那東西周身漆黑,看不清楚本來的樣子,黑霧繚繞的情況下,能隱隱看清楚那法寶上的圖騰,詭異的讓人心裡不舒服。

尤其是那黑霧繚繞的樣子,讓秦羽不禁搖搖頭。

這樣的邪祟,竟然還有人當做寶貝,難道這個宋德生不知道,這法寶用的時間場了之後,會被反噬麼?

不過不知道也好,那今日自己就要他知道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