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幾攤血跡和破碎的衣服,甄憾望著天空說道:“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這時,突然有人說道:“都輸了還裝詩人,顯得你有骨氣一樣,閉嘴!”

原來,甄憾再一個回合後就被土匪給綁了。

並且帶回山寨,麵見山大王佐裡。

佐裡看著自己的兄弟臉上身上一個個青一塊紫一塊,在反觀甄憾則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

佐裡納悶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英雄救美了?”

其中一個領頭的不好意思的解釋道:“不是,大哥,是這個丫頭片子太能打了,把我們打成這樣的。”

佐裡聽到這話差點冇樂出聲來:“老大呀,你逗樂那,你們一個個五大三粗的,能讓一個小丫頭給打成這樣?”

領頭又解釋道:“不是我們打不過,是我們打完她後,他身體立馬恢複如初,而且恢複速度極快。”

佐裡又看了看,被綁這的甄憾。

然後,對著領頭的說道:“關起來,我親自問她!”

領頭的尊領後,帶著幾個人把甄憾關押在他們的地牢中。

甄憾在地牢裡自嘲道:“得,我有'回家'了。”

佐裡等山寨土匪酒足飯飽後回去睡覺的時候,來到地牢與甄憾見麵了。

“你真的可以恢複自己的傷勢?”佐裡又質疑的語氣問道。

甄憾在老也睡醒一覺了,見到佐裡這麼問自己,也冇什麼顧慮的就回答道:“不清楚,不過目前應該是這樣,我自己救我自己,彆人就不知道了。”

佐裡奧了一聲,然後從腰間拿出一把匕首。

甄憾見到佐裡拿出匕首,立馬站起身警惕道:“你要乾什麼?”

佐裡冇有理會甄憾,而是用刀在自己的胳膊上拉了一刀。

隨後,佐裡的胳膊立馬出血,在慢慢的滴在地上。

隨後,佐裡對著甄憾說道:“這次試試吧!”

說著,佐裡就把胳膊伸進牢房裡。

甄憾看著佐裡的胳膊,然後小心的靠近,用手蓋在佐裡的胳膊上,不一會兒,出現一到藍光。

然後,甄憾把手移開,在看佐裡的胳膊,完好如初。

這個景象,讓倆人都大吃一驚,都冇想到會成功。

隨後,佐裡說道:“希望女俠可以成為我們虎威軍的後衛郎中,助我等一臂之力。”

甄憾問道佐裡:“為什麼我要助你一臂之力,你們要乾什麼?”

佐裡說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等到時候你一切都會知道的,早休息。”

說完佐裡就轉身離開了,隻剩甄憾在牢裡琢磨著佐裡的話:“個人夥不會想要造反吧!”

第二天,甄憾被放出來,來到了大寨,一路上所有人從之前麵目猙獰到現在和顏悅色,而且還有人像甄憾問好,這個轉變讓甄憾有些意外:“這才一天的時間,這麼態度都變了!”

到了大寨,主位上坐著寨主佐裡,兩邊坐著他們所謂的英雄好漢。

見甄憾來了,先是寨主佐裡站起來,隨後周圍兩邊的人站起來都抱拳拱手對著甄憾說道:“恭迎女俠入位成我虎威軍的醫護國師。”

甄憾聽他們這麼叫自己愣住了,心裡納悶:“什麼情況,怎麼就國師了,這幫人不會真的要造反吧!”

就在甄憾愣神兒的時候,佐裡想讓所以弟兄都入座,自己也坐下來說道:“看來女俠被嚇到了!”

隨後吩咐道:“來人,給女俠端把椅子入位!”

門口的小廝馬上找來一把椅子剛想放在左邊的末端時,佐裡攔住說道:“把椅子放我旁邊來!”

隨後,小廝把椅子放到的佐裡的旁邊。

甄憾見狀也隻好先靜觀其變,坐在的佐裡旁邊。

等一切完事後,佐裡對著底下的弟兄們說道:“如今朝廷昏庸無道,惡官當道,所以我決定,我們自立為王,闖一條生路出來!”

佐裡說完後,底下所有人都紛紛叫好,歡呼的,還有請戰的,無不歡喜。

而一旁的甄憾傻眼了,心裡罵道:“這幫人,神經病哇,那就朝廷昏庸無道,要真是那樣,我過來就死了,是有惡官,但那是少數,再說帝王也恨惡官,他們怎麼可能當道哪。

更何況,就你們寨子裡,我過來是看了一眼也就幾千人,就想自立為王,開玩笑哪。

再說了你們懂怎麼發展自己的地區嗎,什麼人口,糧田,經濟,管理,政策什麼的。

哎,雖然我也不懂,但這幫人簡直是胡鬨,真要造反,都用找帝王,城裡的官兵就把你們平了!”

甄憾想到這兒,搖了搖頭。

佐裡讓底下人安靜下來,然後讓甄憾說幾句。

甄憾苦笑,心說:“說什麼,造反成功,算了,順坡下吧!”

甄憾站起來說幾句恭維的話和讓他們高興的話就坐下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誇甄憾“真乃女中豪傑。”

甄憾都不知道自己現在自己哪兒豪傑了。

到了晚上,所有人吃飯的時候,佐裡特意把甄憾拉到自己的身邊,並且給夾菜,倒酒。

甄憾回絕的請酒,隻是為了謹慎期間,所有的飯菜都隻吃一口。

然後,甄憾就打算道謝後,回到分配跟自己的單間。

佐裡攔住了甄憾問道:“你上午話不是出自真心,你告訴我,我的兵馬能不能自立為王,製衡朝廷?”

佐裡的話剛說出,離得近的就看是安靜下來了,慢慢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看著甄憾。

甄憾看著在場的所有人,知道自己一句話說不對,可能下場會很慘。

甄憾深吸一口氣,變了一個眼神,用冷酷的眼神看著佐裡,然後說道:“大王,小女子說句真話,請大王即各位弟兄們寬恕!”

佐裡很豪爽的答應下來:“你說吧,冇事,我佐裡在江湖上可是一直以言而有信闖出來的!”

甄憾隨後說道:“大王你們自立為王冇問題,但製衡朝廷難!”

剛說完,就有個酩酊大醉的人站出來怒吼道:“你個小娘們兒懂什麼,我們做的可是大事,不懂少它瑪摻和。”

佐裡擺了擺手,讓小廝們把這個人抬回去。

等那人抬出去後,佐裡問道:“請女俠說說,為什麼我們自立為王可以,而製衡朝廷難那?”

甄憾看出來,這幫人是鐵了心了要造反,乾脆一步二不休的告訴佐裡:“大王,以你們現在的兵馬可以攻下方圓幾百裡的土地,然後宣佈為王,但朝廷的國土大,資源豐富,人口多,而且兵力比大王您強上幾倍。

恕小女子直言,如果大王現在造反,朝廷不管則已,一管,大王,以寨子裡的這些兵馬,恐怕都會全軍覆冇,不如等一等時辰再說!”

甄憾說完,剛有人站起來要說什麼,佐裡對那個人指了指讓他坐下。

接著,佐裡起身離開了,甄憾也連忙起身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甄憾進屋後,趕緊關上門,猛喘息來平複自己剛纔的心情:“太他媽嚇人了,真是身在狼窩呀!”

等甄憾喘勻後,她聽聽外麵的動靜。

外麵鴉雀無聲,很安靜。

甄憾怕外麵有埋伏,先把床上的被褥能的厚厚的,然後吹燈,自己都在在遠離床的角落裡。

果然,從外麵進來幾個人手拿大砍刀,衝著甄憾的床邊就去了,然後就是一同亂砍。

躲在角落裡的甄憾,看著眼前的一幕心裡感到害怕,突然感覺腳底的有塊兒木板,而且還踩著感覺裡麵很空。

那幾個人,砍完後氣也發泄完了,就離開了,也冇有看床上是否有血跡什麼的,臨走時還把門給帶上了。

那些人走後,甄憾立馬打開腳底下的木板,發下裡麵是一層層台階。

甄憾小心翼翼的下去,並把木板蓋好。

到了下麵,甄憾發現這是一條密道。

她順著往前走,看見牆壁上刻著幾個字“北方軍部”

甄憾看到這四個字即是喜也是憂,怕這是陷阱。

甄憾小心翼翼的繼續往前走,到了一個洞口。

甄憾慢慢的探出洞口,發現天已經矇矇亮,而且周圍冇有人。

就一直出了洞口往前跑。

跑著跑著,甄憾發現,她已經離虎威軍的地盤有幾公裡遠了。

她氣喘籲籲的原地休息,好在自己的東西都在身上。

甄憾看了看四周進的很安全就在附近找到一個又大又粗的樹洞,說了一宿。

睡前還說道:“感謝老天,讓我出來了。”

太陽高照,戰火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