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看著觀世圖一點點的變幻。

地圖上,聖光大朝正收縮兵力,而聯盟軍開始擴張兵力。

這時,精衛從前線偵查回來了。

他找到甄憾說道:“現在聯盟軍正和聖光大朝和談。

不過,雙方的兵力卻一直在調動。”

甄憾:“那應該是冇談攏!”

接著精衛繼續說道:“宗申國一直蠢蠢欲動,他們的陸軍已經到達了聯軍邊境,水軍也開始在聖光大朝周邊海域集結,不知道它們要乾什麼?”

甄憾琢磨了一下問道:“你繼續觀察聯盟軍和聖光軍的動向,讓羅瑜探查宗申國內部情況,他們到底有什麼動作?”

精衛接令後立即返回前線,把新任務告知羅瑜。

羅瑜馬上照辦,帶著幾個人秘密潛伏到宗申國境內。

甄憾通過觀世圖竊聽到聯盟軍和聖光軍的首腦代表交談。

次明光跟卡爾斯說道:“貴軍的膽魄和能力讓我朝很欽佩。

但是,你們現在打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呐?

就算你們贏了,到時這片土地歸屬有誰來管理,宗申國到時再攻打你們怎麼辦?

我這不是危言聳聽,我們輸了,大不了回到原本的境內即可。

可你們內部人員錯綜複雜,各國的人都有,彆到時候剛解決外患,內憂就接踵而至。

咱們可以實行自製製度。

簡單說,你們就掛一麵聖光大朝的氣質就可以了。

希望貴軍好好想想,要不要歸順聖光大朝!”

卡爾斯斷然拒絕了:“你們真是狼子野心。

我們自己家旗很漂亮,不需要再掛一個抹布來撐門麵,況且也撐不起來!”

一旁的白青雲冷笑的向次明光嘲諷道:“你們跟我們和談就是這個態度?

恐怕你們是怕了甄憾的開天劍才願意跟我們和談。

不然,冇必要在這浪費口舌!”

次明光見卡爾斯和白青雲也冇有要和談的意思便起身離去。

臨走時次明光警告道:“你們的聯盟長不了!”

白青雲輕蔑的回道:“不勞煩大人擔心了,快快請回吧!”

次明光著才憤然離去。

甄憾聽著三人的對話,感覺各自背後都有隱情。

隨後,甄憾看了看圖上的時間,距離和談結束的時間不遠了。

為了以防萬一,她決定讓所有基地都準備兵士工廠的建設。

甄憾找到負責管理經濟的禦君說了這個計劃。

禦君看了看賬簿說道:“雖然幾次的戰爭導致各國經濟貨幣波動很大。

不過咱們後方基地的經濟因為生產和生產力的上升,保證了咱們自己釋出的貨幣相對比較穩定。

所以可以完成您上述所說的基本條件。

不過細節方麵我在計算一下,畢竟咱們的基地已經發展了一萬多個了!”

甄憾正好在喝水,聽到一萬個基地差點噴出來:“一……一……一萬個!”

禦君點點頭:“是呀,因為你之前說了多發展,嚴把控,親戴人,所以基地人數越來越多。

基地的分支也越來越廣。

現在所以基地的人數加起來粗略估計都有五十萬人!”

甄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忙問道:“這些人的紀律什麼樣,有冇有出什麼幺蛾子?”

禦君回道:“這方麵你放心,在我姐姐禦柔的教育下都是嚴於律己的。

而且,反是犯了法律上,還是道德的,活著兩者都犯的,輕則勞改教育,重則死刑!

這方麵毛太平執行的很到位!”

甄憾微笑道:“那就好!”

說完,甄憾把自己珍藏的擀麪杖拿出來交給禦君,然後說道:“這個東西我改裝過,可以探測各種資源。

如果到時候經費不夠用,用這個去搜尋有冇有龍骨油,地海礦等相關的資源!”

甄憾把使用方法教給禦君後就離開了。

很快到談判結束的日子。

秋瓷良回來,甄憾等人先是接風洗塵犒勞一下。

一切結束後,秋瓷良向甄憾報告了和談期間事:“這次聖光大朝撤軍,他們冇有給出官方理由。

而聯盟軍這邊,上層領導之間的關係很微妙。

分為西北王派,北境恢複派和回簇派。

在麵對聖光大朝時是團結一致的可,聖光大朝的人一撤走,他們之間便暗鬥起來。

我還去了底層方麵,聯盟軍的人來自五湖四海。

所以軍隊的素質參差不齊,對他們冶理下的百姓則是苦不堪言。

而且還出現了抓壯丁的情況。

另一方麵,冇有參加和談宗申國代表有加入聯盟軍意向。

雙方私下協商過此事,還想讓我們加入。

不過這方麵的事,我直接以再議的方式回絕了!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聖光大朝已經開始集結二線的次明光部隊和三線的聖雄世部隊直奔聯盟軍這邊來,咱們該怎麼應對?”

甄憾沉思了一下跟秋瓷良說道:“等羅瑜的訊息,到時候再做決定!”

隨後,甄憾開始一邊等訊息一邊開展兵士廣場的建設及其他方麵的建設和準備。

幾天後,羅瑜送來了訊息:“宗申國加入聯盟軍!”

甄憾一看就知道決戰的時候到了,命令所以基地人員準備支援聯盟軍前線作戰。

聖光大朝這邊也得到了宗申國加入聯盟軍的訊息,頓時發愁了。可領他它們更愁的事發生了。

根克爾發動了政變,統冶了白次仁國,將聖光大朝的官兵全部絞殺。

這下聖光大朝就必須準備兩頭作戰了,一方麵是聯盟軍的實力大增。

另一方麵,他自己手裡還有一億五千萬組成的白次仁國的軍隊,和其他受降的小國會不會造自己的反。

此時的次明天仁頭疼了起來,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這時,一位大臣提議道:“帝王,不如咱們集中兵力南進,更何況島田還在咱們手裡。

以至於甄憾她們,我看咱們繞著打。

隻要不激怒她們,一切可談。

等甄憾死了在統一也不遲呀!”

次明天仁突然驚醒一班,稱讚了這個計劃。

隨後問提出這個計劃的大臣名字,大臣謙卑道:“臣叫昭!”

次明天仁點點頭又問昭:“那根克爾的事怎麼辦?”

昭回道:“這簡單帝王,您隻要許諾原白次仁國的人幫咱們打贏這場仗,就讓他們回到自己的故土即可。

以至於,回去後那些原住民和根克爾發生什麼都是他們自己的事跟咱們沒關係!”

次明天仁看著昭疑問道:“你為什麼幫聖光大朝?”

昭回道:“因為,在下是您的仰慕者,我早已經很透古力這個虛偽的國家。

是您的到來給了我希望的曙光,見到您的那刻我便決定效忠您!”

次明天仁被昭的慷慨陳詞嚇了一跳。

不過次明天仁還是決定相信。

他便讓手底下的官兵按昭的意思辦。

聖光大朝本朝的一些大臣都質疑能不能成。

次明天仁告知那些有疑慮的大臣:“現在不論是誰用什麼方法,隻要能讓聖光大朝統一本州成功,一切身份一概不論。”

那些大臣一看帝王這麼說了,也開始各顯其能來促進聖光大朝的統一。

另一邊,聯盟軍有了宗申國的加入也是實力大增。

聯盟軍將李自的殘兵和蘇總的軍隊合在一起總成第一部隊。

佐裡為第二部隊,木耳噶為第三部隊。

李梁合與於白總成水軍大艦隊。

天幕和江淮文組成第四部隊。

巴格達,馬洛組成第五部隊。

科爾姆繼續為全軍大統帥。

待娟,韋固,劉山,白星,承付,趙欣,千湧,宣科為後勤一大隊。

白露瀧,餘華,珞禦謾,趙天公為後勤二大隊。

行慈,白雲天仁為戰爭隨記者。

姬符,趙零為突襲軍。

卡爾斯,白青雲和次仁玉明為全軍總指揮。

吉安,軒為訊息傳達者。

此時被關在聯盟軍監獄的苑公公,呼安,樸本一,豐臣角,亞合猛被聖光大朝的潛伏者解救並送出聯盟軍。

潛伏者們將他們送入島田國,並且告訴豐臣角:“我們把你們送到這裡從新組織軍隊和聖光大朝一起瓜分天下。”

說完便離開了。

豐臣角看著苑公公和呼安:“你們倆相信他說的話嗎?”

苑公公說道:“你相信嗎?”

豐臣角冷笑道:“那咱們合作吧!

不過,要繞開甄憾,同意嗎?”

苑公公等人都表示同意。

很快豐臣角他們組建了自己帝王部隊,準備加入戰場。

另一邊,昭把帝王許諾打贏戰爭就讓白次仁國原居民回去的事。

開始白次仁國原住民還不太相信,次明光直接一句:“不想回去就在這等一輩子奴隸!”

這才讓白次仁國的原住民樂意去打仗。

第二天一早雙方展開了戰爭。

聯盟軍和聖光軍一波接著一波的往前衝,拚殺。

彈藥打光了就那刀砍,刀捲刃了就拿石頭砸,用身體打。

場麵混亂至極。

海上的大艦隊也與聖光軍和島田軍相遇,聯盟軍一對二,並冇有落入下風。

聯盟軍的船橫衝直撞,火炮四處飛,海麵上到處都是船隻的殘害和人的屍體。

兩邊的戰場把天空變得昏天黑地。

而一邊的甄憾將部隊送入前線,想加入戰鬥。

但都被聯盟軍以各種理由擋了回去。

甄憾他們送的支援物資也被原封不動的退了回來。

甄憾對聯盟軍這個做法很疑惑。。

他要去聯盟軍總部問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