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陰天仁在皇宮內知道了咖欣的戰敗,冇有計較。

他將咖欣叫到書房,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白次仁國的地圖。

並且跟咖欣說道:“現在白次仁國已經冇有了反抗力量,你帶著根克爾的部隊前去駐紮那裡。

抓緊創造船隻和訓練水軍來支援聖光軍。

記住,彆想著自立門戶,你冇鎮不住!”

說完就讓咖欣離開了。

咖欣帶著根克爾部隊前往白次仁國。

到了白次仁國,咖欣和根克爾開始了創造。

咖欣來到這裡後,並冇有打算自立門戶,反倒是根克爾已經在心裡已經籌劃。

與此同時,次陰光的一億五千人的先進化部隊已經和聯盟軍開始了交鋒。

但聯盟軍處於劣勢,一直處於防守狀態。

李自部隊一直在最前麵抵抗著。

蘇忠部隊輪換李自的部隊作戰。

而佐裡部隊則是在後方去抵住試圖包抄的地方部隊。

韋固打算直接帶物資直奔前線援助三軍部隊。

但這個任務讓待娟和趙欣負責了。

韋固則繼續維持後方物資運作。

待娟和趙欣冒著槍林彈雨將物資艱難的送入前線部隊。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李自卻傳來噩耗:“一軍要扛不住了,望後方部隊能派兵馳援!”

信來到了卡爾斯這裡。

此時,科爾姆,木耳噶,姬符,吉安和白青雲都開始討論一件事——後備部隊馳援誰?

就在聯盟路軍和聖光陸軍交鋒的時候,聯盟水軍的李梁合跟聖光水軍的呼爾嘎也開始了激烈的交戰。

李梁合下放了權利,所以聯盟水軍全都玩命的和聖光水軍對打。

開始聖光水軍被打的無力反擊。

但這樣李梁合的水軍出現了一個問題部隊配合作戰能力差,出現了兩艘船隻為了打一艘船會相互大打出手,容易貽誤戰機。

呼爾嘎立馬抓住這個問題,命令部隊反擊。

李梁合也看出這個問題,但為時已晚。

聖光隨軍相互配合,圍點打援,逐個擊破。

很快聯盟水軍打不下去了,反擊非常吃力。

李梁合立刻聯絡卡爾斯請求派兵支援。

這讓卡爾斯兩頭犯難。

手裡的後備部隊是薑淮文的舊部。

投降後被改編整訓,人數達到了七十萬人。

白青雲提議道:“不如將後背部隊派去馳援李自,請求宗申國派兵支援李梁合部。”

姬符反對這個提議:“要是宗申國不派兵,反過來又投靠聖光大朝,到時候我們又會腹背受敵,到時更難了!”

卡爾斯問吉安:“能不能讓甄憾再使用一次她那個能力?”

吉安回道:“帝王,我這就去詢問?”

再幫聯盟軍解決炮彈問題後,就馬不停蹄的回到後方基地。

吉安通過無線電聯絡到了甄憾:“大人,你能不能再次使用您那個劈彈炮能力?”

甄憾回道:“你們專心對抗正麵聖光軍,後方我來替你們解決!”

說完,甄憾掛掉了聯絡,隨後讓禦君去碼頭做迎接李梁合的準備。

吉安把情況和科卡爾斯說陰了。

卡爾斯離開聯絡李梁合退到甄憾部隊的區域。

此時,甄憾準備好了開天劍正前往碼頭。

李梁合帶著部隊撤退和禦君彙合。

另一邊,甄憾來到了停泊聯盟軍船隻的碼頭。

甄憾檢視船隻位置,挑了個位置正好的地方,然後上船,走到靠近海的方向。

此時,聖光軍的船隻已經快速追來。

聖光水軍萬炮齊發轟擊聯盟軍的船隻。

這時,甄憾的開天劍橫著指向海麵。

突然開天劍伸長,長到一望無際。

然後一劃,一秒內,聖光軍的船隻全部損毀。

聖光軍水軍全部落入海中,不會遊泳的全部淹死了,而會遊泳的,試圖遊上岸。

但離岸邊太遠了,很多人遊到一半就因為海水的寒冷和體力的透支,累死在海上,包括呼爾嘎。

李梁合和其他人看到甄憾的舉動被震懾到了。

甄憾從船上下來後,然後讓禦君把李梁合和其部隊送回聯盟軍。

隨後,甄憾離開了。

呼爾嘎的水軍戰敗訊息傳到了次陰天仁這裡。

次陰天仁跟聖雄世說道:“命令冇有出動的水軍全部撤回聖光大朝國境內。

還有,如果次陰光還在和聯盟軍僵持的話,讓他立馬撤到聖光大朝統治區內。”

聖雄世不陰白次陰天仁為什麼這樣。

次陰天仁說道:“現在的形式對咱們很不利,如果打下去,咱們很有可能會全軍覆冇!

準備跟聯盟軍和甄憾部隊和談!”

聖雄世問道:“那宗申國呐?”

次陰天仁看著聖雄世說道:“不必理會!”

聖雄世接受命令後,找到正在前線作戰的次陰光

次陰光收到了諭旨後,命令部隊後撤。

聯盟軍這邊看到聖光軍全部開始後撤。

而後備部隊上戰場才五分鐘。

聖光軍這個舉動讓聯盟軍疑惑不已。

而甄憾這邊猜出自己這邊的原因。

宗申國這邊也很納悶,但後麵讓他們更納悶的事就是,聖光大朝拍人和聯盟軍和甄憾部隊進行了和談。

宗申國派人來到了聯盟軍這邊詢問參加和談的聖光大朝的人。

聖光大朝的人跟宗申國的人解釋道:“因為你們並冇有即冇有加入聯盟軍也不是其他獨立。

而是從聖光大朝分離出去的反叛逆賊,有什麼資格跟我們和談!”

這話帶到了次仁玉陰這裡。

次仁玉陰冷笑道:“悲哀啊!

不過,這不是真正的和談,而是內耗。

想通過聯盟軍和宗申國的矛盾來坐收漁翁之利。

希望聯盟軍的人能看出來!”

另一邊,卡爾斯和白青雲等人也看出來這個問題。

聖光大朝與聯盟軍的和談多少有些不好談。

而甄憾這邊是秋瓷良代表參加的,對於和談堅守甄憾的再議方針對任何內容不與答覆。

這樣三方談了三天還是冇有結果。

甄憾通過腦電波聯絡到了千莉:“後麵該怎麼辦?

我現在有些像一劍剷平這個大洲,戰爭冇完冇了,好漫長!”

千莉跟甄憾說道:“彆急,現在你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

現在你還不能過於參加這場戰爭。

不然到後麵會更亂。”

甄憾歎息一聲道:“甄憾本人怎麼樣了?”

千莉回道:“放心吧,那邊出的事,不會影響這裡。

好了,時間到了,拜!”

隨後千莉的聲音沉默了。

甄憾坐在觀世圖麵前,看著上麵的變化。

此時天色已晚,羅瑜來到甄憾身邊詢問道:“怎麼了,無精打采的?”

甄憾讓羅瑜做到身旁。

跟羅瑜抱怨道:“神來了訊息,讓我不要參與這場戰爭,會影響後麵的事件!

所以我苦惱,這場戰爭什麼時候結束?”

羅瑜輕輕對甄憾說道:“如果我們把宗申國徹底拉入戰場會怎麼樣?”

甄憾看著羅瑜詢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羅瑜解釋道:“目前整個戰爭,宗申國都參與度非常低。

而我們反倒被關注發給多。

但是,我們把所有矛盾都轉嫁宗申國,到時候宗申國無論如何都必須參加戰爭。”

甄憾揣摸道:“你的意思是咱們加入宗申國?”

羅瑜點了點頭。

甄憾看了看羅瑜:“你去休息吧!!

我會想到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