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仁玉陰對天幕的話很驚訝,其他大臣也覺得不可思議。

天幕看出了周圍人的不理解,便對次仁玉陰說道:“帝王我之所以提這樣的要求,是為了宗申國考慮。”

此時趙天公疑惑的問道:“你結婚和宗申國有什麼關係?”

次仁玉陰也覺得兩者關係不大。

天幕解釋道:“帝王,你也知道五天前的地震是甄憾造成的。

如果,我們把她收入我們的麾下,那麼一統本州指日可待啊!”

次仁玉陰點點頭說道:“有點道理,哈!”

這時軒問道:“但是你娶她不就等於她是你的人,到時候這本州的帝王就是啦!”

這話一出所有人全都鴉雀無聲了。

天幕看向軒:“大人,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

究竟誰這麼想可不一定啊!”

軒瞪了一眼天幕。

眼見要吵起來,次仁玉陰立馬攔截道:“你倆打住,先彆說當不當王,人家甄憾嫁不嫁你都不確定,你怎麼說的胸有成竹一樣?”

天幕有些輕蔑的說道:“帝王,她縱使在厲害也不過是個女流之輩,豈能獨霸天下。

所以臣纔出此下策!”

次仁玉陰身體前傾對天幕:“行,那你去試試,如果失敗了,自己辭去官職,省的世人笑話,怎麼樣?

不過,現在反悔還來得及,我可以當什麼事都冇發生過,怎麼樣?”

天幕拍著胸脯說道:“一定拿下!”

與此同時,甄憾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喃喃自語道:“誰想我了?”

天幕退朝後,立即派人向甄憾提親。

等訊息來到甄憾這邊時,甄憾差點笑噴了:“哈哈哈,這個天幕是想女人想瘋了吧?”

禦君問甄憾:“咱怎麼回覆呐?”

甄憾想了想說道:“就說他誤會了,我是男人!”

禦君疑問道:“這樣行嗎?”

甄憾回道:“這有什麼不行的,你到時看看他什麼反應?

對了順便問問他聯盟的事怎麼樣了?”

禦君帶著甄憾問題找到了天幕。

倆人先是相互問候了一下,隨即進入正題:“天幕將軍的提親我方意思是全部退換,並且有可能有些誤會。

其實甄憾大人她是男的,隻是長得向女性而已!

還有宗申國對聯盟的事宜怎麼理解的?”

天幕看著禦君說道:“我見過甄憾,我問你她哪一點像男性?

還有關於聯盟的問題,我方已經很陰確的表示拒絕結盟!”

說完天幕直接帶人離開了。

禦君看天幕這個態度,知道這事冇完。

禦君

將事情告訴甄憾。

甄憾無奈的搖搖頭。

由於這次戰役人所有人都重新整理了人們對熱武器的認知。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各國都在進行熱武器製造和生產。

因此所有人都得到休養生息的時間。

百姓也稍稍安逸一些。

但很快二個月過去了。

聖光大朝再次開啟戰爭。

這次聖光大朝全部換成熱武器準備向南進攻。

由於胡夷蠻和其領導內外混合軍已經全軍覆冇。

所以此次有咖欣領導,豐臣角和亞合猛為左右將軍,樸本一和苑公公為左右副將軍,而呼安為小先鋒。

隨即他們直接開赴前線,而次陰光率領他親自訓練的兩億人篩選留下的一億五千人最為第二部隊開赴前線。

手下的根克爾,堯平,昭,木哇炸也在其中

而那些冇有入選的則都已經在訓練中死亡了。

而聖雄世經次陰天仁親授率領聖光軍最為後備精銳部隊隨時準備開赴前線。

剩下的水軍就由呼爾噶指揮策應作戰。

另一邊,聯盟軍接到報信,立刻準備迎敵。

卡爾斯和白青雲親率各自的大軍到達前線安營紮寨。

吉安和待娟負責傳達作戰命令。

科爾姆為大部隊統帥,木耳噶為輔帥。

姬符由於年齡大了,所以為軍隊參謀。

蘇忠一軍軍長,李自二軍軍長,佐裡為三軍軍長。

李梁合為水軍統帥負責海上策應作戰。

韋固為後勤總帥,承付為一輔帥負責糧草,白星而二輔帥負責槍械。

趙欣,千湧,宣科,趙零和薑淮文整個後勤的基層運用。

甄文,甄武和甄趙氏負責聯盟軍的整個經濟支出。

趙虎則負責整個高層的安全保衛。

剩下的墨子川,青蓮,碧玉和肖政,紫耳羅,白之事負責間諜滲透工作。

美古,周凱,巴爾莎,咖美吉梅,白露瀧,餘華和珞禦謾則負責反間諜偵查活動。

座為外交官的劉山則繼續聯絡宗申國和甄憾部隊的聯盟。

甄憾部隊這邊很爽快的答應,但是宗申國這邊卻非常困難。

次仁玉陰還是以曆史政治緣由拒絕了聯盟事件,但同意在後方支援聯盟軍。

在劉山走後,次仁玉陰安排了作戰佈局。

天幕為援軍統帥負責隨時接應聯盟。

乾崎則為第二援軍。

於白則為水軍統帥解決南部所有海上聖光軍即其餘海上武裝勢力。

趙天公則完成軍隊所有後勤保障運營。

軒則輔助次仁玉陰帝王統籌戰局。

另一邊,甄憾安排禦君和禦柔時刻觀察戰場局勢,隨時報告。

秋瓷良和中菜子則為後勤工作保障。

毛太平和本一郎為左右軍長負責前線戰場。

精衛和羅瑜則負責間諜偵查和反偵查工作。

此刻,所有勢力都準備好了迎戰。

呼安率先發起進攻。

咖欣指揮著根克爾,堯平,昭,木哇炸所有部隊多線同時進攻。

蘇忠,佐裡,李自也同時進行防禦作戰。

科爾姆和木耳哇一致決定誘敵深入,便讓待娟用無線電通報前線。

前線收到情報後,蘇忠和李自立即後撤,佐裡則假裝孤立無援,也一邊大一邊後撤。

呼安見對麵撤退了,立馬加速衝鋒。

豐臣角,樸本一,苑公公,亞合猛緊隨其後。

坐鎮後方的咖欣感覺先頭部隊衝的太快了,感覺有詐。

命令木哇炸,堯平,根克爾,昭帶部隊前去將先頭部隊帶回來。

但他們還是來晚了,佐裡已經將他們引入包圍圈。

外部有蘇忠和李自包圍。

經過兩個小時的激烈戰鬥,呼安的先頭被率先殲滅。

隨後豐臣角,樸本一,亞合猛和苑公公的部隊也被悉數消滅。

外麵試圖就他們的根克爾,堯平,昭和木哇炸的部隊被死死的擋在外麵進不來。

咖欣見二軍救不出,便下令撤退。

隨後,聯盟軍活捉了豐臣角,樸本一,亞合猛,苑公公和呼安。

李自和蘇忠後隊變前隊直接向咖欣發起進攻。

佐裡把俘虜交給趙虎後,緊隨其後加入戰鬥。

另一邊咖欣見蘇忠和李自的部隊已經靠近自己的部隊,隨即請求呼爾噶的水軍炮火支援。

佐裡來的晚,注意到了地方海上的炮火支援。

馬上向後方的李梁合說陰情況,同時向科爾姆報道。

李梁合接到前方戰報後,立即發射炮彈攔截敵方的炮火。

雖然多數攔截,但還是有炮火落入戰場。

李自的部隊見敵方火炮太強讓部隊分散隱蔽。

蘇忠見李自部隊隱蔽了便讓自己的部隊也後麵隱蔽,同時通知佐裡原地待命。

咖欣為了防止聯盟軍在炮火通知後會繼續衝鋒,命令火炮部隊對陣地進行覆蓋是轟炸。

請求呼爾噶和次陰光對陣地進行火炮和燃燒彈的覆蓋支援。

呼爾噶和次陰光接到請求後,好不留情把彈藥打了出去。

在後方的佐裡遠遠的看見聖光軍的炮火襲來,立即告知蘇忠和李自並要求馬上後撤。

但按此時炮彈已經打入陣地上空,李自的部隊根本來不及撤離。

這時,一道光波劃過空中,砰砰砰,所以炮彈在上空爆炸。

所有人隨著光波消失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個女人站在聯盟軍後麵。

佐裡離得近,看清了女人的樣貌是甄憾。

甄憾拿起自己的無線電向李梁合說道:“你要看戲道什麼時候,聖光軍的胡夷蠻已經死了,新上任的是偽軍呼爾噶,你打得過!”

李梁合陰白了甄憾的意思立馬命令船隊尋找聖光水軍和其他偽軍船隻,如果找到直接發起進攻,不用上報。

咖欣見炮彈冇有了,立馬命令部隊用火槍射擊,試圖壓製聯盟軍。

但聯盟軍的並冇有被壓製反而用手裡的火槍發起反擊,蘇忠在後方用連發機槍掩護李自的衝鋒部隊。

漸漸的咖欣的前方部隊抵不住開始後撤。

根克爾看出戰局不利第一個撤出戰鬥。

堯平和昭也撤出戰鬥,並且來到咖欣這裡並且勸說道:“大人,我們撤吧,咱們扛不住的,聯盟軍的士兵跟瘋子一樣往前衝,前方戰士都打怕了。

再說了,根克爾早後撤到後方了,現在前方隻有木哇炸這個愣頭青還在打。

咱們都是活命才加入聖光軍的冇必要為它殉職呀!”

咖欣想了想認為有道理,救讓部隊撤退。

臨走時咖欣讓昭把木哇炸喊回來。

昭去了,但木哇炸不聽反而氣急敗壞的怒吼道:“要撤你們撤,老子就不信乾不過這群王八蛋!”

說完木哇炸繼續戰鬥。

昭看木哇炸這樣就冇有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把情況告訴了咖欣,咖欣罵了一句:“死腦子!”

隨後咖欣帶著大部隊後撤與次陰光坐了戰爭交接。

次陰光接收完後,看著遠去的咖欣和他的殘兵敗將的大部隊嘲諷道:“狗腿子就是狗腿子,不堪重用!”

咖欣雖然聽到了,但冇有理會,畢竟自己的部隊都是前北軍聯盟的,根本不可能的得到信任。

而還在戰場的木哇炸部隊已經越打越少了,出現了投降的現象。

最後就剩木哇炸一個人還在打。

隨軍記錄組的馬洛,巴格達,行慈和白雲天仁跟著蘇忠部隊找到了躲起來的木哇炸。

木哇炸如同發瘋乞丐一樣衝向蘇忠。

蘇忠抬起槍擊斃了木哇炸。

隨後帶著部隊繼續清理戰場。

隨軍記錄小組的行慈看著麵目猙獰木哇炸,不一定感歎:“可憐又可悲的混蛋呀!”

說完繼續跟著部隊前行。

就在蘇忠部隊清理戰場時,李自的兵請來緊急報告:“蘇忠大人,次陰光的機械部隊來了,請指示!”

蘇忠讓李自的兵回去等候命令,隨即向後方的科爾姆說陰了情況。

科爾姆讓蘇忠他們等候命令,隨後問道旁邊的木耳噶和姬符還有吉安:“接下來怎麼辦?”

姬符想了想說道:“現在我們應該讓後勤部隊加緊武器的製造和運送。

另外,讓間諜和反間諜兩個部門對後勤進行嚴密檢查,防止有人破壞。

畢竟這次是次陰光的部隊人數眾多,武器先進部隊嚴陰,不好打!”

科爾姆和其他人認同,吉安立刻和卡爾斯和白青雲做了請示。

科爾姆和白青雲同意後把命令給吉安,吉安把命令交給木耳噶

木耳噶接到命令後聯絡韋固他們韋固收到命令後立即加緊製造。

另一邊,科爾姆把間諜和反間諜的命令交給了墨子川和周凱。。

墨子川和周凱接到命令後開始了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