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一步步在東南地區紮穩腳跟,和宗申國在南邊一同抗擊聖光大朝水軍的進攻。

水軍統領胡夷蠻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隨即命令所有船隊將炮對準宗申國的船隊進行清倉式炮擊。

此時萬炮齊發,對著宗申國的船隊狂轟濫炸。

開始宗申國的船隊還能反擊,但麵對實力的差距,宗申國明顯處於下風。

宗申國的船隊被打的損失大量的船隻和水兵,這讓其元氣大傷。

宗申國水軍統領於白見狀,立即下令全員撤退。

隨著宗申國的船隊撤退,聖光大朝的水軍一路向前,在損失了幾條船的情況下,其餘大部分船都已成功登陸。

作為宗申**隊統帥的天幕為了儲存實力,命令乾崎在接受到於白的軍隊後,立馬後撤之安全地帶。

隨後在視情況而定。

於白的軍隊和乾崎的軍隊彙合後,立刻奔赴天幕所說的安全地帶。

胡夷蠻命令部隊繼續前進與北邊的次明光形成夾擊之勢。

就在胡夷蠻等所有將領都上岸時。

甄憾的部隊纔開始行動。

各個基地的頭領都聯絡好後,所有人一同發起攻勢從後麪包抄胡夷蠻等部隊。

還冇等胡夷蠻反應過來,甄憾的部隊蜂擁而至,一舉殲滅的胡夷蠻的後勤部隊,並且發射了三顆信號彈。

表示和宗申國的部隊來個前後夾擊吃掉胡夷蠻的部隊。

但天幕這個時候選擇無視信號彈,命令部隊抓緊後撤。

根據他的兵力推算,就算和甄憾的部隊一同夾擊也根本抵擋不住有著萬萬部隊的胡夷蠻的進攻。

更何況甄憾她們還是現在纔出手。

甄憾部隊的人看宗申國的部隊冇有動靜,就立馬把所有戰利品搜刮一遍後,立馬回撤。

宗申國的部隊撤出戰場,甄憾的部隊實力弱小,這給了胡夷蠻的部隊一次大好機會,立刻命令部隊全速前進。

隻留下了少部分外軍負責後勤保障工作。

另一邊,次明光雖然受阻,但還是推進了戰場的進度。

聯盟軍則因為軍事實力實在過於懸殊,之前收複的地也被一點點搶奪回去。

經曆了五天的戰鬥,胡夷蠻和次明光終於通過無線電聯絡上,並且雙方距離隻有五十裡。

聯盟軍也被兩軍的夾擊壓的喘不過氣。

聯盟軍所有將領和士兵都準備好決一死戰。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無數炮彈從天而降,與此同時又有無數的爆彈從四麵八方襲來,直奔胡夷蠻的部隊。

就見整個混成軍被炸的人仰馬翻,開始還有慘叫聲,都後來除了火炮聲,其他聲音全都冇有了。

漸漸的聲音停息,煙霧散去。

戰場上空無一人。

聯盟軍和次明光領導的聖光軍的軍隊都看傻了。

時間如同凝固了一樣,整個戰場都安靜了。

這時,有個女人的聲音說話了:“真是謝謝聯盟軍的各位替我爭取那麼多時間研發武器,也謝謝聖光軍讓我的武器有地練手!”

所有人隨著聲音往前看,迷糊的一個人影。

等在那人走近一看,所有人都驚訝道:“甄憾!”

甄憾從地上拿起冇有被炸碎的無線電喊話道:“次明光元帥,撤退吧,在不走你們聖光大朝恐怕就會從曆史上消失呀!”

次明光看著遠處的甄憾氣不打一處來對著無線電講話:“好好好!第一次見麵就給我來這手,你小心點,以後有你好受的!”

說完,次明光帶領著剩餘的部隊回撤,進入聖光大朝統冶區內。

另一邊,聯盟軍的人都來迎接甄憾。

甄憾也招呼躲在山林裡的部隊都出來與聯盟軍見麵。

兩軍彙合之後,卡爾斯和白青雲等人好好宴請了甄憾她們。

雙方暢所欲言,不醉不歡。

吃著吃著,白青雲突然問甄憾一個問題:“甄大人,你那個武器都是哪兒來的?”

甄憾也好不掩飾的回道:“這五天裡,我一直通過戒指造大量的攻擊性武器。

多虧了宗申國拖了那麼多天,要不是政冶和曆史原因,我還打算把他們叫過來一起吃個飯!”

白青雲略帶深意的誇讚甄憾:“大人真是大胸懷呀!”

甄憾自然而然的聽出白青雲的語氣,但冇有拆穿,則是客氣道:“彆大人了,如今你是大人物,而我隻是一個小頭目,不值一提。

以後哇,咱們就以姓氏相稱吧?”

白青雲微笑著說道:“好哇,樂意至極!”

隨後倆人繼續把酒言歡。

宴會結束後,卡爾斯找到甄憾問道:“好久不見,最近如何?”

甄憾見到老友,高興道:“你怎麼這時候才找我,剛纔那麼多機會!”

卡爾斯微微一笑道:“剛纔不太方便!”

甄憾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嘛?”

卡爾斯歎口氣說道:“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們同不同意!”

甄憾急切道:“你說說,什麼想法?”

卡爾斯回道:“我打算聯合你與宗申國一起對付聖光大朝!”

甄憾了當的跟卡爾斯說道:“我這裡問題不大,那白青雲和宗申國,還有其他聯盟軍的人怎麼說?”

卡爾斯搖搖頭說道:“我曾經做個這方麵的暗示,但聯盟軍大部分人都不同意和宗申國聯合。

我也找過宗申國的人,他們給的訊息也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想問問你有冇有什麼辦法?”

甄憾深思熟慮了一下說道:“你應該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更何況聯盟大部分都原北境國的人,都是有著世仇的。

不過我先探路幫你說一聲,成不成的,就看天意了!”

卡爾斯抱拳向甄憾道謝。

接著,甄憾帶著隨行的人馬離開了。

與此同時另一邊早就成功從聯盟軍越獄的呼安和她接應的人順利的救出了苑公公。

被接應的人跟呼安還有苑公公說道:“你們已經暴露,現在你們的任務是把李慶山救出來。

隨後將被我們故意放出來的亞合猛跟豐臣角還有樸本一彙合,去投靠外軍總長咖欣。

他已經在約定的地點等候了!”

呼安和苑公公離開後,立即潛伏在重點監獄周邊。

呼安在外負責接應,苑公公悄悄的趁守備還班的時機溜進裡麵。

因為當初是他自己把李慶山關押起來的,所以冇費功夫就找到李慶山。

並且把緣由和李慶山說明後,李慶山決定投靠聖光大朝。

倆人換上偷來的官服,趁夜色逃出監獄與呼安彙合,並且一路狂奔,正好碰見亞合猛三人。

六個人見麵後,呼安又把計劃說一遍。

豐臣角質問道:“我們為什麼要投靠聖光大朝,我自己回島田一樣可以拉起一隻隊伍!”

呼安回道:“我提醒你一句,將軍!

現在的島田已經冇有了任何武裝的可能,更何況你們的戰敗不就是被宗申國給賣了嗎,現在你加入聖光大朝冇準還可以一雪前恥呀!”

豐臣角心裡有些不悅,一旁的樸本一上前說道:“豐臣角大人,她說的並不無道理。

就算她說的是假的,可我們回去再把部隊帶起來,那要到何年何月。

那時候世界格局什麼樣都不清楚,冇準咱們連話語權都冇有!

與其那樣,不如藉此機會發展自己!”

豐臣角想了想樸本一說的話,覺得有道理。

隨後又問問身後亞合猛。

亞合猛也都是這個意思,便同意了。

六個人跑了一天一夜,終於來到了咖欣約定的地點。

幾人見麵後,冇有過多的廢話,直接上車,前往聖光大朝的宮殿,直接麵見次明天仁。

次明天仁先是誇讚了六人,隨後的事宜由咖欣負責安排。

咖欣帶著六人離開後,次明光帶著怒氣回來了。

次明天仁一看問道:“大元帥這是怎麼了麵色這麼難看?”

次明光回道:“帝王,咱們的南部胡夷蠻統領的部隊全軍覆冇了!

那個該死的甄憾儘然藏了那麼多武器,還挑釁咱們聖光大朝。

老臣實在是憤恨不已,所以向帝王請求辦法!”

次明天仁點了點頭:“全軍覆冇的事兒,聖雄世已經告訴我了,就是現在我這邊冇有太多兵力援助你,辦法的話容我想一想!”

次明光立馬下跪道:“帝王,彆這麼說,老臣剛纔隻是氣話,望帝王恕罪。

老臣會想好辦法的!”

次明天仁擺擺手說道:“你我關係不一般,我現在能幫你的,就是從白次仁國抓來的兩億壯丁。

他們我都給你,你好好訓練他們,將來就仰仗你了!”

說完次明天仁寫了份手諭交給次明光,讓他憑手諭去看管所取人。

次明光立馬磕頭謝恩,然後離開。

此時,聖雄世來了向次明天仁報道:“近日有信情況,甄憾派人和聯盟軍跟宗申**談論聯盟的事。

帝王您看咱們怎麼應對此事?”

次明天仁想了想對聖雄世下令道:“全國百姓進入戰時狀態,加緊製造各類武器。

薪資待遇什麼的都往高調,誰要是貪贓枉法,剋扣糧餉,滿門抄斬,殺無赦!”

聖雄世接到命令後,離開了。

次明天仁坐在桌前,揉了揉眼睛,暗自感歎道:“看來我們以後的敵人是甄憾她們。”

另一邊,宗申國帝王次仁玉明收到甄憾關於三方聯盟的信件。

次仁玉明將軒叫到身旁問此事怎麼辦。

軒想了想回道:“帝王可以先問問天幕將軍他們怎麼看?”

次仁玉明又問天幕。。

天幕說道:“我要娶甄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