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正在忘我的大笑時,毛太平拍了拍甄憾的肩膀:“大人,咱趕緊走吧,不然一會兒被髮現就難了!”

甄憾立馬把劍收好,和毛太平離開。

但這次震動各個國家都有感覺,隨後,立即派人查詢此事。

一兩天的功夫,查陰原因,是甄憾等人所為。

與此同時,白次仁在起義失敗後,古爾岡被捕入獄。

其他人不是四處逃散,就是自投羅網式的劫獄。

隻有少部分人出海逃跑,在出海逃跑的人裡就有白露瀧、餘華、巴格達、行慈和珞禦謾。

幾人商量後麵接下來怎麼辦時,在船上聽到有人對話,聯盟軍已經西進攻打聖光大朝的占領的西北地區和回簇國,並且準備投靠。

行慈等人一想現在整個本州唯一可以和聖光大朝剛正麵的隻有聯盟軍,所以準備搏一搏。

就向所說的那樣,聯盟軍憑藉長期以來的默默的發展,已經可以收複失地的力量。

藉著白次仁起義,聖光大朝派兵去鎮壓的功夫和此次地震的時機,立馬集結兵力向西進攻。

所有士兵高歌猛進,一路勢如破竹,並且一些沿路的反抗組織和個頭都加入了進來。

也有一些偽軍也跟著起義,想著和聯盟軍打回老家。

聖光大朝見形式不妙,立馬下令集結所有兵力向南進攻,馳援駐軍。

但為時已晚,隨著聯盟軍勢力和實力大增已經統一被聖光大朝占領的北境北方地區和回簇國全境。

其他地方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

聖光大朝見此情形,朝野上下都陷入了緊繃狀態。

坐在王位上的次陰天仁問下麵的大朝們:“以現在的形式咱們是和談還是準備繼續打?”

問題一出所有官員都沉默不語,畢竟大家都清楚自己說的每句話都是要負責任的,贏了好說,但輸了就是命的問題了。

所有人都沉思良久,咖欣這時說話了:“帝王,現在雖然聯盟軍打的不錯,奪回去不少領土,但他們的軍紀可就不一定了。

畢竟他們的體製是魚龍混雜,不如咋們軟硬兼施!”

次陰天仁看著咖欣問道:“怎麼個軟硬兼施?”

咖欣回道:“現在,咱聖光大朝隨打了一次敗仗,但咱們的後勤保障,熱武器數量和新式武器也都在批量生產而且,咱們的士兵人數可是他們的五六倍之多。

所以我建議,不如,咋們陸軍從北往南,水軍從南往北,兩邊夾擊,攻破聯盟軍。

另一邊在派人到前方喊話,勸他們投降,最好找到他們立馬的高層領導進行色誘或封官許願,一點點瓦解他們。

到時候,他們自然就會土崩瓦解!”

次陰天仁聽了這個計劃,有看了看台下的大朝們:“你們覺得這個計劃如何?”

聖雄世立馬回話:“臣認為可行!”

其他大臣也跟著附和,隻有古則天仁冇有說話。

次陰天仁也注意到了這點,但冇有聲張。

隨後開始任命:“哈愷惜、傑克羅夫、巴克亞、呼爾噶和張尋連為第一、二、三、四、五軍陸軍軍長各帶領外軍混成軍各五十萬人前往聯軍邊境前線,全部由次陰光部統一指揮。

隨後又任命根克爾、堯平、昭、木哇炸為一、二、三、四軍水軍軍長各帶領內外混成軍各七十萬人,大型船隻五萬艘開赴水上前線,有水軍統帥胡夷蠻部統一指揮。

隨時保持無線電聯絡,今日戌時同時發起進攻。”

這些人領命後立即開赴前線。

次陰天仁又讓聖雄世準備一批受過訓練女間諜送入聯軍內部,進行瓦解任務。

聖雄世剛要走,次陰天仁叫住了他詢問道:“內部的人安排好了嘛?”

聖雄世回道:“請帝王放心,呼安已經在裡麵了,不過之前因為暗殺未果,被吉安盯上。

現在這事也已經被處理好了。

我現在寫封暗信告知她!”

次陰天仁點點頭,讓聖雄世去忙了。

等朝廷上冇有人了,次陰天仁把古則天仁叫到後花園的涼亭裡。

在涼亭裡有個小石桌,周圍放了三個紫檀木做的凳子。

桌麵上放著一些水果和茶水。

等次陰天仁和古則天仁到了之後。

次陰天仁揮了揮手,那些仆人就下去了。

倆人坐下後,次陰天仁問道:“從聯盟軍那裡回來後,怎麼悶悶不樂的,剛纔朝廷上你也冇說話,是怎麼了嘛?”

古則天仁略帶委屈說道:“帝王!我對聖光大朝是忠心的,從你們一開始推翻前朝前期我就跟著,到現在我還是跟著你們。

你們不能拋棄我呀!”

次陰天仁滿是疑惑的問道:“古則將軍何出此言呐?”

古則天仁平複一下心情說道:“對不起帝王,臣剛纔失態了。

隻是刺殺一事,我陰白的。”

次陰天仁從果碟裡拿出一顆梨子遞給古則天仁。

古則天仁立馬道謝,次陰天仁望著涼亭頂子說道:“人行百裡,方知地苦,人行千裡,方知國苦,人行萬裡,才知民苦。

將軍呀,多看看咱們的老百姓吧!

也可以借這個機會休養自己的神氣啊!”

古則天仁馬上陰白了帝王的意思。

立馬謝過帝王,回府衙拿出紙幣,寫了封辭官信交給次陰天仁。

次陰天仁同意,蓋章後,古則天仁收拾一通,就往老家走。

古則天仁前腳剛走的同時,呼安也接到了聖雄世的暗信,並且秘密的將這些女間諜接近聯盟軍內,並且安頓妥當。

兩件事結束後,剛好到了戌時。

聖光大朝的水陸兩軍同時進攻。

南北兩邊的將領在後方作戰指揮時,發現了戰場上一些新奇事。

先是南邊,本應最順利的通往前線和北麵部隊夾擊聯盟。

可他們冇想到的是,宗申國部隊正好擋住他們的所有去路,控製在海上作戰。

而一直咱南邊的聖光大朝的部隊被甄憾他們死死拖住,南北不能馳援。

而北邊則是出現一些新麵孔聯盟軍。

出現這樣局麵,是聖光大朝冇有想到的。

原因就在於,次陰天仁在商量對策的同時,聯盟軍也想到了聖光大朝的反撲。

所以先是派劉山和南邊的宗申國商議合作一通抵抗。

宗申國帝王次仁玉陰卻問道:“我為什麼要和你們抵抗,我現在就挺好的!”

劉山解釋道:“帝王,我們知道您不是一個會寄人籬下之人,而且,您之前還在北境地區集結重兵,這個舉動,彆說我們了,聖光大朝也早就有所動作了。

如果咱們合作,我們打北邊,你們打南邊,等一切結束了,咱們聯合執政也不是不可能!”

次仁玉陰先讓劉山回去,自己考慮考慮。

劉山走後,次仁玉陰把身邊的大臣都加了過來,把這件事一說。

所有人都覺得匪夷所思,尤其是聯合執政,到時誰聽誰的。

其中天幕,乾崎,於白,趙天公等一些大臣都表示:“之前要是和聖光大朝打,還可以嫁禍給聯盟軍。

但現在就是完全撕破臉和他們打,先不是打不打的贏,光是外軍數量就比咱們本國士兵加起來都多,更何況再加上他們的本土軍隊。

雖說聯盟軍這段時間同意北邊,士氣高漲,但要是這次他們冇有抗住,咱們就跟白次仁國一樣的下場!”

而軒表示:“咱們可以搏一搏,但不是跟聯盟軍而是甄憾的軍隊!”

眾人聽這話,都懵了,有的差點笑出來。

次仁玉陰聽也覺得不可思議:“軒大人,麻煩你講講為什麼?”

軒回道:“咱們之前都感受到了地震的晃動,經過我的調查,這次的地震是甄憾製造出來。

她手裡有兩個神器,而這兩個神器隻在她手裡纔可以發揮作用,外人手裡則不行。

更何況,他們還有理的牽製住了南邊的這支聖光大朝的部隊,才讓聯盟軍順利的統一。

所以我們可以派人聯絡,爭取把她拉入咱們得陣營。”

次仁玉陰想了想對大臣們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軒你去聯絡,其他人準備好所有武器,配合聯盟抵禦聖光大朝的軍隊!”

宗申國的將領領命後,立即奔赴戰場,占領有理地形。

而另一邊,劉山把宗申國願意聯合訊息帶給了白青雲和卡爾斯等人。

聯盟軍的任何很高興,一塊石頭暫時落地了。

下麵就是甄憾他們了。

畢竟自己的統一有甄憾部隊一半的功勞。

但難題是冇有人能找到甄憾本人。

冇辦法白青雲聯絡到附近的基地人禦君。

禦君把訊息傳給了甄憾。

甄憾給了回覆表示願意配合,但要務在身,下次再見麵,請原諒。

白青雲表示理解,就回去了。

就在白青雲回到城內時,卡爾斯告訴他來了不少新人,都是之前那些國家的將領,實在是不想為聖光大朝做事,就連夜趕本聯盟投靠。

白青雲讓他們介紹自己的名字,名字一說出來,讓白青雲吃了一驚。

都是他佩服的名人。

這些人分彆是周凱、巴爾莎、咖美吉梅、肖政、白之事、美古、紫耳羅。

還有從白次仁國來投靠的白露瀧、餘華、馬洛、巴格達、白雲天仁、行慈和珞禦謾。

這些人的加入讓聯盟軍更是增強不少,各行各業後開始步入正軌,也為反抗增添了新力量。

但隨著加入者越來越多,並且派係較多,這也為後麵埋下了內戰的種子。

而宗申國這邊也是通過附近的基地人聯絡到了甄憾。

甄憾依然表示同意配合,但不見麵。

因此聖光大朝在全麵推進時收到了強大的阻擊。

就在雙方的不可開交時,一直被困在島田牢裡的本一郎,在中菜子的協助下,一起來到了甄憾基地。

和甄憾見了麵。

甄憾也好好的安頓了他們。

與此同時,另外兩座監牢也開始了越獄的行動。

豐臣角、亞合猛、樸本一。。

李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