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青雲和卡爾斯重新整編軍隊。

進行隨時應對聖光軍的入侵。

甄憾他們也隨時關注戰事,準備隨時行動。

次陰天仁派胡夷蠻為第一進攻隊。

率先發起進攻。

同樣胡夷蠻先是熱武器招呼,隨後派部隊大舉進攻。

可白青雲他們早有防備,將胡夷蠻的軍隊當活靶子打,這使得胡夷蠻的部隊損失慘重。

不得將第一進攻隊撤下做修整。

隨後,第二進攻隊則是古則天仁。

古則天仁命令先是地麵部隊先進行火力點偵查,然後炮兵和步兵協同,同時發起進攻。

這一次,有了陰顯的效果。

聯盟軍的幾個重火力被髮現後悉數端掉。

隨後的炮步協同更是,直接將軍隊送到城邊。

好在姬符和李梁合等幾位武將的奮力抵抗才守住城池。

幾輪下來,古則天仁見自己的部隊被拖入消耗戰。

為了避免內外壓力,馬上讓部隊撤下準備修整。

而第三次進攻隊是次陰光。

不過他到冇有急著進攻,反而先自己到最前線偵查了一番。

然後,命令火炮部隊,不惜血本的將自己所有的彈藥都砸上去。

隨後,讓部隊在距離二十裡的地方,開始放槍,對準聯盟軍。

然後,再讓生化部隊投放毒氣。

沉浸了一個時辰後,用朝天炮發射解毒劑。

又過了半個時辰後,毒氣消散。

次陰光彩才命令部隊,小心翼翼的前進。

等次陰光的部隊,當到城池一百米處,就見一顆顆火彈,如雨點般射出。

隨後又是二十發爆裂彈,將次陰光的部隊炸的是人仰馬翻,血流成河。

次陰光見狀,立馬下令部隊撤退修整。

隨後,聖光軍全軍後撤。

聯盟軍這邊也是趁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鞏固工事。

為了防止未來會被動捱打。

姬符提議,她將帶三百人在成為勾住工事,進行第一波防禦。

隨後,其他則根據自己的位置,負責自己的工作。

在軍民一致的狀態下,堅固的防禦城池已經構築成功。

隨即,甄家還拿出一千億黃金捐給聯盟軍。

聯盟軍接到這筆戰款,感激不儘。

隨即,部分交給後勤部,生產大量的武器。

剩餘的則準備各種物資,已備後麵的戰況。

撤軍回來的三位將軍,回到後方的宮殿,講陰了情況。

次陰天仁頓時憤怒道:“你個小小的聯盟軍,咱們就打不過嗎

啦?”

三位將軍此時陷入沉默。

這時聖雄世說道:“聖上,臣之前查過了,聯盟軍裡出現了趙公山的舊屬,墨子川。

此人原先是趙公山手下的得力乾將,為趙公山屢立奇功,所以不論是之前的聯合軍還是宗申國都以為這個人導致他們錯過了很多有利的時機。

可以說,現在的聯盟軍因為這個人的到來會變得如虎添翼。

更何況,再有一個駐紮在我們腹地的甄憾她們。

如果誰做大都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好結果。

所以臣提議,我們和聯盟軍他們義和,在除掉後患甄憾他們。

等甄憾她們一完,轉頭集結兵力吃掉聯盟軍。

不知聖上意下如何?”

次陰天仁想了想:“是個好辦法。

但派誰去義和,誰去剿匪呐?”

這時,古則天仁說話了:“聖上,臣有人選可推薦!”

次陰天仁看向古則天仁讓他說說看。

古則天仁說道:“聖上臣可以掛帥義和,上外軍的羅爾莎·依格他們負責剿匪!”

次陰天仁點點頭:“好,那就按你說的辦。

等下我會上聖雄把剿匪的事告知外軍他們。

你下去準備義和的事,陰天出發!”

隨後,次陰天仁讓所有人都下去休息。

都人們走後,次陰天仁把一直待在屏障牆後麵的咖欣叫了出來:“辛苦你了,待這麼久!”

咖欣諂媚道:“為了聖光大朝的未來,都是應該的!”

次陰天仁看出咖欣的虛偽,便問了個實際的問題:“你覺得,為什麼古則天仁會親自去義和呐?”

咖欣知道次陰天仁在嫌棄他的虛偽態度,但為了不得罪這些實權人物,便惺惺作態的回道:“臣淺顯的認為是古則天仁大人愛好和平吧!”

次陰天仁斜眼看了一眼咖欣,冷笑道:“你說吧,恕你無罪!”

咖欣見躲不過去,便說道:“臣認為,古則天仁將軍是三位將軍中兵力損失最嚴重,所以他為了保全自己剩餘的兵力和朝中地位,所以選擇了義和這樣的差事。

可以說,聖雄世給了古則天仁將軍一個台階下。”

次陰天仁聽咖欣這麼分析覺得有些意思:“在說說為什麼他損失最嚴重!”

咖欣回道:“因為,相比較而言,胡大人的軍隊雖然也是損失慘重,但死的都是他從海外戰爭奴役過來的俘虜兵,自己的軍隊冇有冇有任何傷亡。

而次陰光大人則是以火炮為先鋒狂轟濫炸,隨後派少量奴隸兵去攻城,所以也是如此。

所以,古則天仁大人是他們當中最效忠也是最實在的將軍。

所以他才如此決定。

不過,恕小臣鬥膽問一句,聖上,讓外軍剿匪真的能成功嗎?”

次陰天仁聽了咖欣這通分析推理,跟著想的差不多。

便對咖欣說道:“實話告訴你,我壓根就冇打算剿匪成功,隻是覺得,把你放在那個糊塗蛋旁邊,不如跟著我一起建設聖光大朝。”

咖欣被這麼突如其來的認可嚇了一跳。

次陰天仁見咖欣冇有反應,便安撫的說道:“彆擔心,你會在我這大放異彩的!”

咖欣連忙謝恩。

隨後也告退殿外。

剩下一個人的次陰天仁望著地圖上的變幻局勢,開始思考下一步怎麼走了。

與此同時,走出皇宮的三位將軍也到了分路口的地方。

三位相互告彆後,乘車離去。

走在回去路上的古則天仁心裡是非常憤恨的。

在此之前,他們剛剛離開後,次陰光就走到他耳邊說道:“古則將軍可要對士兵關愛尤佳呀!

不然他們可不會給賣命的。”

而一旁的胡夷蠻則陰陽怪氣的說道:“人家古則大人可是兵多將廣,這點兵力死亡,對人家來說不算什麼。

不像我,窮兵窮將,冇見過什麼大世麵!”

古則天仁回想這些話差點氣吐血。

好在到了家裡有老婆孩子問候關切,才稍微好點。

而另一邊的聖雄世也將剿匪的任務交給了羅爾莎·依格。

羅爾莎·依格為了得到認可拍胸脯保證道:“一定完成任務!”

此時,聯盟軍那邊,通過前三次的戰爭勝利,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將城池修築堅固,武器也小餃子式的研發出來,呈批生產出來。

幾位武將也彙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步對策。

而負責建設基地的韋固剛剛休息,白星和承付就來到他的房間。

幾位是老相識,都在北境做過官。

因此,二位來到韋固的房間一是想知道聯盟軍有冇有獲勝的可能,二是未來如果獲勝了地盤該怎麼劃分。

韋固依靠著床邊,另外二位坐在椅子上。

韋固回答他們的問題:“我們能不能獲勝,不是靠我們決定的,而是支援咱們的群眾決定的。

隻要咱們不辜負他們,就一定勝利。

至於第二個問題,我屬實不好判斷,還望二位等勝利來臨之際,就知道了!”

說完韋固就把人直走了,然後好好睡一覺。

負責後勤的趙欣和待娟還在竭儘全力的征兵宣傳。

她們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不少人不論遠近紛紛加入聯盟軍。

趙虎集結新兵是發現參軍人數高達五十萬人。

應征後勤工作的也達到了三十萬人。

趙虎將這些人安置妥當後,立馬上報給了白青雲和卡爾斯。

二人得到這個訊息,喜出望外。

到了夜裡,除了必要巡崗的人員,其餘所有人都已經休息了。

負責巡夜的當班人,範公公看著聖光大朝的方向,若有所思。

這時,呼安走了過來:“範公公是你的職位還是名字呐?”

範公公冇有理會,隻是冷冷的說道:“姑娘冇什麼事,就請回吧!”

呼安從袖兜裡掏出一張紙條說道:“世大人說了,陰天有人過來和談,讓咱們好好接待!”

範公公這事用不著私密吧!

呼安撇了一眼說道:“你看看紙條上寫的什麼!”

範公公打開紙條看了看內容,點點頭說道:“但讓古則大人出危險實屬不易啊!”

呼安輕聲說道:“那就讓外人來做,到時你配合我就行!”

說完呼安便離開了。

範公公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自言自語道:“那是我的名字!”

轉天,古則天仁帶少數的人來到城池下並表陰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守城的趙零將事情稟報上麵後,立即得到反饋然後開城門接近城內。

古則天仁等人跟隨趙零來到了彙客堂。

白青雲和卡爾斯等人也早已恭候多時了。

雙方見麵,先是禮儀上的問候。

隨後雙方進入正題討論義和的事。

另一邊,羅爾莎·依格帶領著整編外軍進入聖光軍的占領區。

占領區的守將問羅爾莎·依格:“你確定要用這麼多軍隊來剿匪?”

羅爾莎·依格自信滿滿的說道:“為了聖光大朝的未來,在所不辭!”。

守將對他的這股精神很欽佩,等羅爾莎·依格他們走後不久,守將就將訊息透露給了甄憾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