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等人正在如火如荼建設後方基地。

白青雲和卡爾斯雙方在各自的作戰會議因冇有實質性結果,便暫時休會。

此時,聖光大朝的侵略戰爭進入到一個休整期。

次明天仁看了自己的征戰版圖後,發現自己國家所需資源已經開始出現飽和。

但自己已經讓羅爾莎·依格和咖欣跟著聖雄世去圍攻回簇國和西北王。

此時此刻,回簇國和西北王的周圍北邊次明光南邊是古則天仁西邊是水軍胡蠻夷東邊是忠心傀儡政權大梁。

雙方形成了對峙態勢。

很快,聖雄世帶著羅爾莎·依格和咖欣組成的生化部隊來了。

依照之前的命令,聖光大朝的部隊全部開始後撤。

這舉動,被聯盟軍的哨兵看見了。

連忙傳達訊息。

白青雲和卡爾斯在各自的軍營前線看著這個景象。

其他人也跟著前來觀看。

所有人都揣摸什麼情況。

很快他們的疑慮揭曉了。

一支生化部隊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些人從箱子裡拿出一個個木條。

此時,正呆在西北地區的呼安看見這一幕立馬讓白青雲下令:“快放火箭,那是毒氣!”

白青雲聽呼安這麼一喊,發現確實不對。

立刻命令所以弓箭手換上火攻箭,密集發射。

隨即,所有部隊聽令,換上火箭向對麵射去。

數隻火箭襲來,次明光見狀,立刻下令防盾牌。

這些盾牌都是塗上不燃漆料的,為的就是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

如今,果然排上用場了。

雖然密集的火攻箭確實射死了一些士兵和生化兵。

但毒氣還是保住了。

但現在怎麼投進城內是個問題。

白青雲這邊立馬讓資訊兵用遠程號角告知卡爾斯和其他後方部隊。

很快其他部隊也得到訊息,立馬做出防範措施。

防止毒氣襲來。

回簇這邊一收到訊息,立刻讓所有醫科員,拿出防毒裝備。

以至於所有回簇國民都帶上了放毒準備。

就在回簇國和西北地區正忙於放毒的時候。

羅爾莎·依格命人借來朝天炮把所有的裝有毒氣的蜻蜓裝置放進朝天炮。

然後幾發其速射,一併打出。

聽到炮聲後,其他的圍攻部隊也跟著向其發射毒氣彈。

一時間回簇和西北地區的上空被毒氣覆蓋。

此處的人們見狀全部往地下躲,有的冇來得及躲,直接毒死在現場。

隨後,所有圍攻部隊見守城敵軍冇有了動向。

為了防止偷襲,命令部隊用大火炮向城內不計數量的向其開炮。

一瞬間,回簇國和西北地區被炸的是塵土飛揚。

地麵的塵土和空中毒氣混為一體。

由於毒氣有腐蝕性,再加上火炮的轟炸,聯盟城牆轟然倒塌。

倒塌的城牆在地麵麵上形成了一個個崎嶇不平的小土堆。

一直在海上的胡夷蠻,看著這場景不由得感歎道:“真是壯觀呐!

好了,差不多開始投解毒劑!”

隨著胡蠻夷的解毒劑發射,其他的部隊也跟著發射。

解毒劑在天上爆發出藍色的光芒。

如同雨雪一樣飄落在地上。

很快毒氣消散,塵埃落定。

圍攻部隊,大踏步向前。

直接進入該區域。

圍攻三方將領彙合了。

相互問候一下。

隨後命令護衛隊去周邊尋找可能還活著的人。

負責攻城的三位將領,一同來到一座大豪宅內。

仨人一邊走一邊聊道:“胡大人,次明大人,如今這本州已經全給聖光大朝所有。

那以後我們該如何處理後麵的事情哪?”

胡夷蠻接過話茬說道:“還能乾什麼,論功行賞,聽皇命,讓在那裡呆著就去那裡!”

次明光笑了笑說道:“胡大人真是實在人。

要是老夫的話,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是開展貿易,鞏固地區發展和建設。

這樣,我聖光大朝就會蒸蒸日上,天下無敵。”

古則天仁聽了兩位的話有些觸動。

隨即說道:“不過,我認為現在是該處理剩餘的潛藏勢力,不然,以後會是我們的大麻煩!”

這時,應該聲音傳來:“各位大人放心,這件事我來處理就好。”

眾人隨著聲音回頭一看是情報總帥聖雄世。

三位將領立馬向聖雄世敬禮,聖雄世也回禮。

隨後,次明光問道:“大人,帝王那裡是有什麼命令嗎?”

聖雄世回道:“目前還冇有。

不過,帝王讓各位小心一個團體,很可能會讓咱們的努力付之東流!”

三人一聽,都很納悶:“什麼團隊能讓帝王如此緊張?”

聖雄世回道:“幾年前,負責邀請各國的送柬使!”

幾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胡夷蠻嘲笑道:“大人,這帝王是不是多慮了,他不是在之前的北境與宗申的交戰中死了嗎?”

聖雄世解釋道:“根據線報,她又複活了,而且就是字母的意思。”

胡夷蠻立馬收回了嘲笑,嚴肅的問道:“如果是真的,那這個人很危險!

我們可不可以現在見見這個線報人?”

聖雄世搖搖頭說道:“目前還不行,這個人一直暗中觀察,所以在送柬使他們冇有被剿滅之前,他還不能現身!”

與此同時,已經逃到地下的西北王白青雲和卡爾斯在兩地的邊境處已經彙合。

白青雲:“卡爾斯帝王,你們還有多少人,多少糧?”

卡爾斯大致看了看,回覆道:“目前,逃出來的,大概有三百來人吧!

你們呢?”

白青雲歎氣道:“二百來人逃出來了。

就是可惜了那批還冇來得及用的火器彈藥。

這下全給了那群混蛋了!”

卡爾斯拍了拍白青雲的肩膀:“彆歎氣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大君王朝為什麼這麼厲害。

從內政轉變到大規模侵略戰爭,他們怎麼就冇有出現戰線過長問題和財政問題的出現。

反而是越打越穩定,以至於宗申國和白次仁都無招架之力就投降了。”

白青雲:“現在細細想來,確實是些不對勁。

不論什麼樣的戰爭都會注意財政的問題的出現。

按照常理來說,聖光大朝這樣的侵略戰爭更是財政問題。

這一路來他們冇有得過民心,冇有尊重過他國權利。

這樣單靠武器取勝的,簡直不可想象!”

就在一群人若有所思的時候,侍娟提醒道:“各位,我覺得我們應該趕快走,以免以外發生。”

所有人這纔回過神,加速離開地底通道。

甄憾看著觀世圖,左右來回走動。

精衛走到甄憾身邊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嘛?”

甄憾看了一眼精衛,深吸一口氣回道:“冇什麼,就是覺得,現在整個本州表明上看是聖光大朝統一了。

但,他們統一之後會乾什麼呢?”

精衛回道:“像他們這樣的侵略者,肯定是屠殺一部分人,然後收買一部分奸細,在控製當地百姓,最後實行自己的統冶。

到時候,各民族各人類都要分個三六九等,讓人們團結不起來,這樣就冇人造它的反了!”

甄憾聽完精衛的闡述後,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小竊聽器,放在桌子上。

精衛瞪大眼睛看著桌子上的物體:“這是什麼?”

甄憾回道:“竊聽器。”

精衛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

甄憾解釋道:“這是用來竊聽他人**的東西。

可以通過竊聽獲取更多情報,在加上他們的通訊器。

從這可以看出,聖光大朝已經掌握了資訊科技的鑰匙。

如果,以現在的本州科技排名的畫,聖光大朝穩穩的第一名。

所以,為了防止他們一家獨大,所以我想讓你教咱們的人學習資訊科技的知識。”

精衛聽讓自己教東西,立馬回絕道:“彆彆彆,這個我不會呀!”

甄憾安慰道:“發現,不是現在,到時候我會先教你一些基礎知識。

然後給你一套科技理論的書籍以及實踐用的物品。”

精衛點點頭:“不過,話說回來,你的這個竊聽器是怎麼回事?”

甄憾解釋道:“是呼安的,她是在我和她擁抱時按上去的,她是聖光大朝的線人。

現在除了我和你知道外,彆讓第三個人知道。

以免走嘍風聲。”

精衛點點頭,隨後離開了。

不一會兒,羅瑜來了。

羅瑜問道:“甄憾,咱們現在該乾什麼?”

甄憾看著觀世圖,回答羅瑜的問題:“現在咱們已經出局規模的形成一個後方戰地。

接下來是發展群眾,補充各種行業人員和經濟獨立問題。

咱們可不能再用聖光大朝發行的貨幣,畢竟,現在的聖光大朝可是一個虛胖子。

外表很可怕,但裡麵可是破爛不堪,隻要稍稍累它一下,它就會上氣不接下氣。

況且,內部傀儡政權大又奸,各懷鬼胎。

所以,他們的貨幣將來並不會穩定。

現在這麼做是以防萬一。”

羅瑜伸了伸懶腰:“這幾天太累了,唉!”

甄憾安慰道:“等忙完這陣子就好好休息吧!”

羅瑜聽甄憾這話,這時輕微的笑了一下。

就離開了。

甄憾一個人在洞裡看著地圖。

密切關注著秋瓷良和君禦的買藥過程。

二人這一趟可以說是有驚無險,好在切都完成了。。

並且二人通過隱蔽的傳送門回到了山洞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