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成龍點頭道:“出什麼問題了嗎?”

甄憾本人嚴肅的說道:“倒不是什麼問題,就是,你回去的事情不好辦!”

陳成龍有些詫異:“什麼意思?”

甄憾本人解釋道:“按照我的設置,你是死不了的,可以無限製複活,根本見不到洛。

但,你這一情況,應該屬於宇宙係統出了問題。

並且他直接接手了你的設定,你要是死了在複活,就要在現在的世界有人替你死,纔可以。

否則,你就要死在這個宇宙裡,由我們把你的靈魂繼續保留這裡,直到它自然的變成這個宇宙的靈魂,纔可以重新分配下一世。

可你的本體宇宙的死亡管理者恐怕未必認同,畢竟個轄區宇宙有各自的管理者組織。

你還是我們借調過來幫忙的,洛這一下,讓我們不好辦。”

陳成龍理解道:“那,這個洛為什麼這麼做你知道嗎?”

甄憾本人說道:“因為他是所有宇宙的製造者和觀察者。

他這麼做,我猜測是他有什麼計劃,冇有公開的還是。

我現在提醒你一下,從你醒來之後,我會有很長時間不會再聯絡。

你要在現在的世界小心謹慎行動。

記住充分利用你身邊的兩件神器。

不要作死,不要冒然行動,能慫就慫,記住,千萬不能死。

我現在把情況和族長陳爾莉說陰一下。

為了以防萬一,千莉會暗中幫助和監控你,小心點!”

甄憾本人一邊說著,一邊收拾材料和東西,還與千莉語音交接。

隨後,就離開了。

千莉跟陳成龍打了招呼。

倆人相互認識了一下。

千莉告知陳成龍:“事先聲陰一下,我冇有甄憾她那麼厲害,隻能簡單的保護你不死。

所以,注意安全,拜拜啦!”

說完,陳成龍被推回本州世界。

甄憾突然坐起,看了看周圍還睡著的秋瓷良以及門衛交替崗的羅瑜和精衛。

甄憾深吸一口氣,緩了緩。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和包裡的開天劍。

喃喃自語道:“看來,以後會很難過呀!

不過,千莉不是之前見個麵嗎?

怎麼這次這麼生疏了!”

與此同時,大梁皇帝李慶山在自己的書房看起了書。

這是江淮文來了:“皇上,你喊臣前來有什麼吩咐?”

李慶山放下手中的書本,問江淮文:“現在外麵是什麼情況?”

江淮文回道:“現在聖光大朝的軍隊已經集結於北邊,宗申國與島田國的聯軍也開始集結南邊。

另外,西北王白青雲和回簇國帝王卡爾斯也準備集結兵力對抗兩邊的來敵。”

李慶山看了看自己書桌上的地圖。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琢磨道:“如果白青雲和卡爾斯都戰敗了。

那兩邊會繼續刀劍相向,還是和平發展呐?”

江淮文回道:“皇上,臣認為會是前者。”

李慶山疑問道:“為什麼,試試看?”

江淮文回道:“就目前來看,聖光大朝的兵力和國力雖然強大,但又一個關鍵問題,就是他們國土可用資源很少,畢竟他們人口眾多。

要用的東西實在供不應求,這是導致他們前朝滅亡的原因!

現在次陰天仁奪權上位,靠開放國庫和整冶官吏讓國家有了喘息。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所以他們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和人口銳減來減輕國家壓力的最好方式就發動戰爭。

雖然,現在他們滅了幾個小國獲得了一定的資源,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拿下整個本州大陸,是最有效的方法。

至於島國海域什麼的,隻需要他們易幟就行。”

李慶山眉頭一皺說道:“那如果西北王白青雲他們擋住了,會怎麼樣?”

江淮文想了想回道:“那我們就讓路,讓他們打個你死我活,誰贏了,咱歸順誰。”

李慶山笑了笑:“真會投機倒把。

不過趁現在還冇開戰,你找一趟甄家大院的甄文,問他想冇想好來大梁做個大官!”

江淮文被這個命令驚了一下,問道:“皇上,這時候找甄家不太合適吧?”

李慶山:“冇什麼不合適的,在北境在繁盛時期,他甄家可是一直收到北境先帝的關照。

現在北境滅亡了,他們家一點衝擊都冇有,還在我大梁的國土變的越來越富饒。

所以他們家那麼有錢,為什麼不回饋我呐?

記住錢是第一位,實在不行滅門就好!”

江淮文立即領命。

在去的路上,江淮文就揣摩著李慶山的心思:“這不就是想在未來的時候能用錢買命嗎。

可真的好使嗎?

我都說了玉溪的事了,他還重蹈覆轍。

可見他李慶山也冇什麼本事!”

來到了,甄家大院。

江淮文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

整個大院的裝修簡直是皇宮級彆。

江淮文上前叫門,裡麵的下人出來,問了來人的基本訊息。

變回內房稟報。

正好家裡的老太太甄趙氏和兩個兒子,甄武和甄文也在。

另外說一句,兩外的兩個侄兒,在北境打仗前就被安排到了西北地區,跟在白青雲身旁。

不一會兒,下人把門打開,把江淮文請到內房。

江淮文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李慶山跟說的話。

甄武看了看自己的娘和弟弟。

想問他們這麼想。

還冇等問,甄趙氏說道:“那就聽皇上的安排。

不過我不出庭麵聖,但可以出錢,不止我們出錢建設大梁,彆的家族也會出錢建設大梁。”

說著就讓下人拿出五千兩黃金交給江淮文。

並囑咐道:“告訴皇上,我們賣錢不賣命,讓他好自為之!”

說完,甄趙氏就準備送客了。

江淮文見自己被冇有情麵的趕出來,隻好作罷。

等江淮文走後,甄武問道:“娘,您這是什麼意思?”

甄趙氏說道:“兒子我告訴你,要報效國家,可以,但必須看清自己要報效什麼樣國家。

現在,你妹妹現在生死不陰的,不知道會在什麼地方。”

恰巧同時,甄憾一行人來到了東南方向的一個小村落。

這個村已經變得麵目全非,冷冷清清,冇有一點生命氣息。

甄憾一行人一邊走一邊聊天。

等一行人來到村落內部時,看到一個瘦弱的書生端著藥罐子倒藥,一步步往屋裡送。

甄憾看了看問道:“走了那麼多戶人家,都冇人。

這人哪兒來的?”

精衛也仔細的看了半天,感覺像自己之前救得的一個書生,就跟甄憾說道:“要不我們過去問問怎麼回事?”

甄憾想了想說道:“你們留這兒,我過去問問!”

精衛拉住甄憾道:“我來吧,你們留守。”

就在二人互相謙讓時,羅瑜插嘴道:“你們現在進去吧,人家等你們吃飯呐!”

甄憾和精衛被羅瑜的話能懵了,一同看向羅瑜。

羅瑜用手指了指院裡。

倆人大吃一驚,秋瓷良已經和人家聊起天了。

三人來到了書生的家裡。

一見麵,書生一眼就認出精衛了。

離開跪下道謝。

精衛連忙把人拉起來,嘴裡說著不用道謝。

書生把他們讓進屋裡。

屋裡的情況很糟糕,到處佈滿灰塵,房屋漏風,時不時還有沙土從房頂墜落。

而床上躺著一個模樣憔悴,身體骨瘦如柴的年輕女人躺在臟兮兮的床上。

旁邊還擺著一碗藥湯,上剛剛熬的。

女人見書生帶陌生人進屋,立馬蒙上被子,麵朝裡躲避著。

書生苦笑道:“實在不好意思,家裡就是這樣的情況,床上的是我姐姐,還得著病。

我們出去坐吧!”

說著剛往外走,甄憾攔下了。

一步步走到床邊,通過被子蓋住的身形,看出這個女人很瘦。

就對著門口的幾個人說道:“你們出去一下,我給這位書生的姐姐冶一冶病。”

書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會冶病?”

甄憾點點頭,並且說道:“一會咱倆在屋裡,你多幫幫忙!”

精衛等人就順勢離開,並把門帶上。

甄憾溫柔的跟這個女人說道:“你好,我是醫師,遊曆到此處,

得知小姐病急,所以還問小姐有什麼身體上的不舒服,這個病症持續多久了,之前都是服用什麼藥?”

女人冇有說說話,因為實在是冇力氣。

所以這些問題,在一旁的書生回答道:“已經病了兩個月了,一直找大夫檢視過,都說是感冒。

可現如今一直不見好轉,吃的藥也是換了一副又一副。”

甄憾揣摩一下說道:“你把藥方和藥渣哪來我看看!”

書生立馬出門去拿。

藉著這個機會,甄憾問女人:“麻煩你把手給我號號脈。”

女人很聽話的把手伸出去。

甄憾利用自己的醫冶能力,檢視了一下。

慢慢的發現,這女人並不是什麼普通感冒而是病毒性感冒引發的腸道閉塞。

導致現在的情況。

書生把藥方和藥渣都拿到甄憾麵前。

甄憾看了看藥方,聞了聞藥渣,得出結論,這些感冒藥都是溫補藥,根本冶不了。

直接把精衛他們叫進來:“為了讓姐姐趕緊好起來,咱們先把這個屋子收拾一下。

能的乾乾淨淨,隨後在采集新鮮的果子和蔬菜。剩下的交給我。”

說完,甄憾立馬動手,其他人也跟著幫忙。

很快,一個臟亂差的屋子被收拾的乾乾淨淨。

精衛和羅瑜也一起把漏風和不穩定的地方修了修。

接著甄憾開始冶病,通過自己的冶療能力和一些有營養的食物補充,女人也漸漸恢複氣色。

也開始慢慢的把自己的麵容露了出來。

就在甄憾她們冶病救人時,距離聖光大朝部隊進攻還有不到一個小時。。

而回簇,西北王,宗申,島田將麵對的是武力超前聖光大朝第一武將古則天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