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她們一邊走,一邊繼續分析目前的局勢。

甄憾繼續道:“現在李梁合他們應該已經進入西北地區。

現在的西北地區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一個國家存在著。

這絕對是溪玉帝不樂意看到的。

但這個李慶山到底在想什麼?

即不率軍對作戰,也冇有叛變,難不成他想當皇帝!

可他藉助外族勢力坐皇帝,真的坐的住嗎?

怎麼保證自己不會成為傀儡政權。

還有,江淮文,青蓮,碧玉他們為什麼一同看著墨子川全軍覆冇而無動於衷。

這群人到底要乾什麼?

眼下溪玉帝現在雖然是一國之主,但感覺他已經冇有什麼權利了。

基本如同吉祥物班的皇帝。”

這時,精衛說道:“他們有極大的可能都想當皇帝,所以把墨子川出賣。

畢竟在一群有皇帝夢的人裡出一個忠於舊主的武將,顯得格格不入。

況且這個武將還那麼能打。”

甄憾聽完精衛的講述覺得有理。

隨後,羅瑜說道:“那也就是說現在的西北地區除了有白青雲的地方主外,還有西南地區的由蘇忠和李自集合的西南軍,北境叛軍佐裡,北境建築工程隊韋固等人,前女武將姬符和東南地區的李梁合的軍民大隊。

總人口預估有八十萬人,包括各火炮不等,還有經濟上雄厚實力。

可以說現在的西北地區完全具備一個國家的實力。

而北境朝廷卻各懷鬼胎,皇帝不懂朝政,文武群臣各自保全自己。

看來北境真離亡國不遠了!”

說到這兒,羅瑜不由自主的輕蔑的笑了一下。

而身為北境人的精衛非常憤怒的看向她。

甄憾感覺到了這倆人的敵對的氣氛,立馬岔開話題道:“你們就不好奇我為什麼要去已經被侵占的東南地區嗎?”

這一問題所有人都愣住了。

秋瓷良打破氣氛道:“對呀,我之前一直想問來著?”

其他人也看向甄憾。

甄憾把開天劍展示在他們麵前。

眾人麵麵想持,秋瓷良看著劍問道:“這把劍怎麼了?”

甄憾解釋道:“我就是跟著它的指引向那裡走的。

具體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就跟著走可以了。”

羅瑜驚訝的問道:“所以你真的不知道後麵的事怎麼辦?”

甄憾點點頭。

精衛看著羅瑜驚訝的表情,嘲諷道:“要離開趕緊離開,跟著就算大人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我也樂意跟著。

不想某些人,自身難保還不知好歹。”

羅瑜獵眼看著精衛:“甄憾是我朋友,我怎麼會不相信朋友呐,下人!”

這話就等於精衛比羅瑜矮了一級,精衛自然心裡不舒服。

甄憾打斷倆人的對話,說道:“現在我們繼續走吧,看看會發生什麼!”

就在甄憾她們分析的同時,天幕他們也已經和樸本一彙合。

而且雙方已經開始劃分管理區域,以胡河為界,豎畫分界線,西南全歸宗申國管理,東南地區全部由島田國管理。

而北方聯盟已經率領大軍攻入京城門下。

此時的玉溪帝已經慌亂了,急忙問李慶山怎麼辦。

李慶山沉默不語。

玉溪帝有問其他的文武大臣,而其他的文武大臣也是同樣如此。

玉溪帝看這種情況大怒:“你們這幫混蛋,平時一個個能耐了不得,現在危機時刻,怎麼都啞巴了?

誰不想出好辦法,今天誰死。

來人呐,看住這幫廢物,誰敢輕舉妄動,格殺勿論!”

說著玉溪帝的護衛兵把這些文武大臣團團圍住。

隨後,玉溪帝憤然離去。

剩下的文武大臣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說什麼。

這時,李慶山看著玉溪帝已經離開。

馬上吹口哨,隨後一群潛藏在護衛兵的人立馬把其他真正的護衛兵殺掉。

殺掉這些護衛兵後,李慶山走到皇帝的位子上。

一屁股坐了上去。

這讓本就嚇一跳的文武大臣更是吃驚。

就在這時,從城門的方向穿出一陣陣吼聲。

眾人往城門口看去,更是震驚不已。

北方聯盟軍隊,浩浩蕩蕩的進入城內,直入皇城內,進入宮殿。

聯軍的總指揮木哇炸走上龍梯與李慶山麵對麵。

二人拱手相拜。

木哇炸稱呼道:“皇上,您好!”

李慶山也回道:“有勞了,木哇炸將軍!”

這一幕,宮殿內的人已經是對眼前的一幕感到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聯軍將一個人押入宮殿。

這個人就是玉溪。

木哇炸看著玉溪,有看向李慶山:“皇上,你打算怎麼處置舊皇?”

李慶山大手一揮,士兵馬上把玉溪的人頭砍下。

玉溪人頭落地。

隨後,聯軍的其他將領也進入宮殿。

東將軍周凱,西將軍肖政,中心將軍張尋連,情報負責人根克爾,物資負責人聖雄世。

緊隨其後的是聯軍的大隊人馬。

李慶山宣佈:“從即日起,朕為北境新皇帝,改國號——大梁!”

所有文武大臣不管樂不樂意都向李慶山高呼萬歲。

這一幕,暗中被兩個官員記在心裡。

這兩個官員一個名叫白星,一個叫承付。

這二位就是之前要為韋固辯護卻被攔下的大臣。

此時此刻,聖光大朝的帝王次明天仁,派人給聖雄世帶去情報。

聖雄世接到情報,他暗暗竊喜。

因為上麵寫到——聖光大朝已排百萬大軍和千門火炮抵達北方聯軍後方,可一舉將聯軍的所以國土收入囊中。

任務:拖住聯軍將領五日,不可泄露。

隨後,聖雄世燒掉情報,執行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