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漸漸甦醒過來。

她看了看周圍,一片漆黑,感覺不像甄憾本人的房間。

而且最近也冇有變回原來模樣。

甄憾四處看了看,試著走動。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動著。

突然,周圍亮了起來。

甄憾這才發現,自己是站在一個走廊上,周圍都是排列整齊的一個個光亮程度不一,顏色不一樣的球體。

甄憾好奇的看著這些球體,正看的入神。

這時有人喊了她一聲。

甄憾立馬隨著聲音的發現看去。

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男子,穿著一身白色西裝正向她走來。

很快男子來到了甄憾的麵前。

甄憾問道:“你好,你是哪位?”

男子微笑著說道:“你彆擔心,我叫洛,是創世神。”

甄憾被這話給能懵了:“啊?”

男子見甄憾這種反應立馬重新說道:“我的名字叫洛,是所有宇宙的創造主。”

甄憾看了看眼前的男子,點了點頭,然後問道:“是你把我召喚到這來的?”

洛搖搖頭說道:“不,把招到這來的是宇宙多元係統。

它可以改變任何人的行進軌跡,並且跟你現在的處境有一定關係!”

甄憾不是很理解,便問道:“什麼意思?”

洛解釋道:“你現在所穿越的時代是冷兵器與熱兵器相交的時代。

而且,你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甄憾瞪大眼睛。

洛接著說道:“隻不過,有人替你擋了一命。”

甄憾問道:“誰?”

洛說道:“趙公山!”

甄憾半信半疑問道:“不可能吧!他那麼厲害!”

洛看著甄憾說道:“他是高光已經到頭了,是時候退出曆史舞台了。”

甄憾:“那他的靈魂也……?”

甄憾冇有說完。

洛點點頭說道:“冇事和你想的一樣,他的靈魂已經進入了水靈族的亡靈管理局,不會出事。”

甄憾欣慰的點點頭。

雖然甄憾和趙公山的交集不多,但自己的今天也是因為趙公山。

這時,洛對甄憾說道:“你的黃金戒指和開天劍該用起來了,不然這兩個神器就會隨風而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在出現。”

甄憾想洛說道:“這個我知道,之前甄憾本人已經和我說了。”

洛搖搖頭接著說道:“她所知道的隻是一部分。

另一部分就是,這兩個神器可以加快這個亂世的結束。

不然戰爭的結束後果很嚴重。”

說完,洛走到甄憾麵前推了一下。

甄憾立馬從地上驚醒過來。

甄憾站起身,看了看周圍,發現是一片樹林。

她自己記得是被敵人的武器埋在了土堆下。

現在怎麼在這裡呐?

甄憾一邊納悶,一邊拍拍自己身上的塵土。

她怕自己做夢,狠狠的恰疼自己。

發現不是做夢。

甄憾看著自己身上的兩個神器。

甄憾已經知道黃金戒指的用法,但開天劍冇怎麼用過。

上一次用還是穿越了未來時間。

這一次,甄憾拿著開天劍問自己應該往哪邊走。

開天劍瞬間亮起藍光,指引著甄憾往南邊走。

並且,更神奇的是,被開天劍指到的植物和動物,都紛紛讓出一條路。

甄憾本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冇想到這個開天劍如此厲害,猶如天神的兵器一樣。

然而,甄憾不知道,這個南邊指的就是西南地區,那個已經被宗申國和島田國占領的地方。

就在甄憾準備出發時,就聽身後有一陣陣風聲。

甄憾感覺像是人帶動起來的風聲,而且速度很快。

就在甄憾回頭時,一把劍劈了過來。

甄憾連忙躲開,並且拿住那人手裡的劍柄,低下一腳踹開。

將那人踹飛了出去。

甄憾把劍收入自己的戒指裡。

那人立馬站起身與甄憾麵對麵形成對峙。

此時,一個小姑娘出現在甄憾麵前。

小姑娘氣喘籲籲的跑到那人身後。

一邊喘一邊吐槽道:“你這麼突然跑這麼快,什麼事你這麼急。

下次再這樣的時候,你提前說一聲,我好跟上你步伐。”

小姑娘正說著那,一轉頭,看見了甄憾。

甄憾也看到了小姑娘,微笑的打了招呼。

小姑娘也禮貌的迴應一下。

但小姑娘在仔細瞧了眼前陣勢,完全是對峙了。

小姑娘立馬撒嬌給那人:“乾什麼了,走吧,大娘娘!”

甄憾一聽這個稱謂,連忙仔細看了看眼前的人。

甄憾一下子就高興了,不管怎麼說畢竟是熟人。

甄憾立馬問候道:“好久不見,最近怎麼樣?”

襲擊甄憾的就羅瑜,代號大娘娘,而那個小姑娘就是秋瓷良。

羅瑜一聽這話立馬火冒三丈,對著甄憾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暴揍。

甄憾這陣仗,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就先躲開了。

羅瑜一邊打,甄憾一邊躲。

到最後,甄憾實在躲不了了就給已經昏了頭的羅瑜當頭一拳。

將羅瑜打昏睡過去。

秋瓷良連忙上前檢視大娘孃的情況。

甄憾告訴她:“放心吧,冇什麼事,我摟著力氣呐!”

秋瓷良也看了看冇什麼大礙就安心。

秋瓷良站起身,向甄憾道歉。

甄憾擺擺手說道:“冇什麼,不過你們是怎麼回事?”

秋瓷良把自己遇見羅瑜的前後事一五一十的告辭了甄憾。

甄憾聽完很是憤怒,但又無奈,便隨口問道:“你們要去哪裡?”

秋瓷良搖搖頭說道:“不知道,這一路上都是跟著大娘娘走。

躲過很多追殺,隻是這一路上冇有目的地,很是迷茫。

大娘娘說要光複,雖然我讀書不多,但我還是知道光複舊朝是不得民心的行為。

所以,隻是勸她不要在做無謂事情了。

你哪?”秋瓷反問道。

甄憾看了看躺在篝火附近的羅瑜,又看了看秋瓷良。

便決定帶她們跟自己走,一路上相互也好有個照應。

甄憾就問道:“你們要不跟我走吧,我有地方要去。”

秋瓷良看著甄憾問道:“真的嗎?”

甄憾看著秋瓷良說道:“放心吧!”

就這樣仨人在第二天早上一起踏上路程。

路上甄憾問羅瑜:“你昨天為什麼突然襲擊我?”

大娘孃的回答也很乾脆:“看你們王朝要滅亡,而你們不為所動,我就就很生氣,所以看到你這個熟人就想撒氣。

況且,你問我最近怎麼樣,你覺得一個亡國的特務能好哪裡去?”

甄憾聽到羅瑜這個回答:“無奈又尷尬的笑了笑。”

不過,甄憾問道:“你剛纔說北境要亡國了什麼意思?”

大娘娘歎口氣說道:“現在整個北境國,都是在吃敗仗,除了白青雲管理的西北暫時安全。”

甄憾一聽,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這是要分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