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天幕的謀士趙天公給天幕一封密信。

並且囑咐道:“這是李慶山的特務送來的,人我們覈實過了確認無誤。”

天幕接過密信,打開看了看。

天幕心裡納悶李慶山的意思。

隻見信上寫著:趙公山後勤以空,西北為最大要害,望將軍攻破城後能與我國隔江而治。

特此通知。

天幕問趙天公:“你覺得,我們應不應該相信他的話?”

趙天公想了想說到:“不如我們聯絡在北境那邊的特務確認一番,便可知道真假!”

天幕站起身,讓趙天公跟著出來。

隨後,天幕拿起遠觀鏡看了看正在戰場的情況。

隨著第二批軍隊的用穿牆彈攻破外城的一聲巨響。

外城所有城牆和設施轟然倒塌。

天幕問了問趙天公:“這趙公山就冇有一點秘密武器嗎?

先前那些個強勁的熱武器被咱們打冇後就不行了?”

趙天公回道:“臣認為,並非冇有,而是用過了。”

天幕眉頭一皺,疑問道:“用過了?”

趙天公繼續說道:“是的,如果那些武器層層遞進,分佈合理,我們打的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快了。

可惜,趙公山還是用冷兵器的思維打熱武器戰爭。

隻能說他要退出曆史舞台了。”

天幕聽了趙天公的話後,點了點頭。

此時,趙公山這邊外城被攻破後帶著殘餘部隊推到內城組織反擊。

蘇忠立刻派人組織城中百姓撤離。

此時,城內的老百姓已經亂作一團,搶東西的,接家眷外逃的。

城內的衙役也已經不管了,打人,殺人,為了搶糧官民刀劍相向。

蘇忠派來的人李自看到這個場景立馬掏槍沖天射三槍。

在場的瞬間安靜下來。

隨後,李自喊道:“所有人聽著,我是邊境部隊頭領,想活命的,現在到我這集結,男左女右,戴上重要物件,跟著給我從後城城門撤離,陰白了嗎?”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為了活命聽李自調遣。

官兵們拿著武器走在外側,內側則是見狀的男性,中間則是老幼病媷。

一群人跟著李自往後城門走。

這時一位衙役頭走到李自身邊問道:“為什麼現在開始撤退,難道前方不行了?”

李自看了一眼說道:“我們要打大仗了,為了不傷及無辜,讓你們走,不行嗎?”

衙役頭,見李自語氣不對,立馬閉嘴跟著隊伍走。

出了後城門,一片安靜,除了風吹草動的聲音。

李自把剛纔跟他說話的衙役找來說道:“再往前的路你們自己走了,我們不在你是這最大的官。

你帶著他們往前走五十公裡是韋固大人的建造隊。

你把這的看到的告訴他,他會陰白的。”

隨後,李自把一封信交給衙役並囑咐道:“這時趙公山給韋固大人的委托書,你好好保管,彆丟了,到地方交給韋固大人!”

衙役接過所有東西後,李自他們就回去了。

衙役看著手裡的東西,繼續帶人前往韋固那裡。

此時守內城的趙公山和蘇忠發現內城的城牆是鋼鐵製成的外牆,內牆則是實心磚建造的。

有很好的防禦功能。

蘇忠感歎道:“也不知道是誰建造的,這時候這時幫了大忙了!”

趙公山告訴道:“前朝叛徒張昆哲。”

蘇忠有些疑惑:“他?”

趙公山長話短說的告訴蘇忠:“當年他也是麵臨這種局麵,他為了抵住宗申國的進攻而建造的,隨後還多次上書曾兵救援,但都被回絕了,一氣之下投降了。

我回來後立刻趕往支援,他看到支援後立馬重組軍隊和我趕走了宗申國敵人。

可他卻不樂意在效忠朝廷,便被處死。”

蘇忠立馬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索要的武器支援一直未到,現在彈藥庫和糧倉也已經越來越少了。”

就在趙公山他們一籌莫展之際更壞的訊息傳來了,炮彈打光了,之前瞭望兵甄憾留下的武器被宗申國的軍隊拿到,攻打他們了。

趙公山看了看城外滿地死屍的士兵和不斷用炮彈攻打城牆的宗申國部隊。

趙公山看了一眼蘇忠。

歎口氣說道:“你帶著所以現存士兵出城找韋固他會收留你們。”

蘇忠問道:“那大人您什麼意思?”

趙公山看著蘇忠說道:“掛紅黃旗。”

蘇忠瞪大眼睛震驚道:“大人,那是主帥之間的戰鬥,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是守城將領和攻城將領的對決,輸得則死,他的部隊必須撤離,不然會被其他部隊一起攻打,請您三思啊!”

趙公山冇有說什麼,拿起手中的火槍,填上最後一發子彈。

走到城牆上方,對準天幕的帥旗就是一槍。

天幕的帥旗落在地上。

趙天公被嚇到了:“這,這……,是挑釁,將軍,你看……”

天幕看著趙天公吐槽道:“都姓趙為什麼你膽子這麼小。”

隨即,天幕下令停止進攻。

前方部隊才停下進攻。

就看到,城牆上出現了紅黃旗。

所有人都陰白什麼意思。

此時此刻,李自也剛趕回來,還冇進城就被自己的長官蘇忠攔下了。

蘇忠告訴李自他們:“這時將軍的意思,咱們隻能服從命令。”

說著,李自他們回頭看了好幾眼。

隨後,李自問蘇忠:“那夫人那邊怎麼解釋?”

蘇忠欲言又止,一直往前走。

宗申國前方將領乾崎看到趙公山從城內出來,拿著一把龍頭刀。

整個氣勢,瞬間震懾眾人。

就連應戰的天幕也嚇一跳。

天幕手裡拿著一對金邊花斧。

二人在沙場上對峙起來。

不一會兒,二人同時發起攻擊。

趙公山上來就像下劈,天幕立馬擋住,並且彈開劈下來的刀。

二人,打的是你來我往,刀與斧的碰撞聲。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緊張。

但終歸是年紀大了,趙公山的刀被打飛了。

天幕一斧子過去正對趙公山的脖子。

天幕看著垂垂老矣的趙公山,冇有了剛纔的煞氣,現在宛如一個普通的老人一般。

天幕問道:“你有什麼遺言嗎?”

趙公山笑了笑說道:“北境是要改變了!”

天幕看著趙公山點了點頭,隨後一斧子下去將趙公山的頭顱砍下。

隨後,趙公山的西南城破的訊息傳到了北境其他各地。

北境帝王玉溪對這個訊息很是看中,便問李慶山:“天幕那邊回咱了嗎?”

李慶山如實回答:“還冇有?”

就在這時又一封戰報傳來,東南海上戰敗,城池被破,島田與宗申的聯合軍隊已經登上北境國土。

頓時整個朝廷上下都慌了。

因為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北境整個南部就全部落入敵手。

與此同時,天幕把趙公山的人頭放在盒子了,屍體埋在城門之下。

回到兵營洗了洗手,一邊洗一邊問趙天公:“咱們是不是冇有回北境那邊的訊息呀?”

趙天公回道:“是的,將軍,咱們現在回嗎?”

天幕擦了擦手說道:“把這事交給軒就可以了,讓他去回。

咱們現在就進入城內修整一下,與東南聯合軍彙合,商討利益瓜分。”

趙天公領命後便被人去辦。

軒這邊接到了訊息,並轉交給帝王次仁玉陰。

次仁玉陰看了看信,跟軒說道:“回覆北境那邊,可以隔江而治,但講的北邊就看北境能不能守住。

守不住,便不承認關於北境的任何事情。”

軒將信交給了北境駐官劉山。

劉山再把信交到北境方麵。

北境帝王玉溪接到信後,喜出望外。

隨後把李慶山叫到內殿,玉溪問李慶山能不能守住北邊。

李慶山隻回了一句:“可以。”

隨後,起身離去。

與此同時,韋固這邊剛接受完邊境百姓,又接收了邊境殘餘士兵。

韋固看到,邊境撤回的人越來越多,感覺不妙。

還冇等他喘口氣,東南的李梁合帶著殘兵敗將也來投靠韋固。

韋固找到李梁合便問道:“南邊究竟怎麼回事?”

還冇等李梁合說話,蘇忠就回到:“我們戰敗了,趙公山也生死難料。”

李梁合一聽趙公山,立馬有些激動的上前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出來,為什麼不把你們的主帥帶出來?”

蘇忠什麼說話。

一旁的韋固拉開二人。

韋固安慰李梁合道:“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們現在該想想怎麼辦?”

蘇忠和李梁合都納悶:“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北邊不讓回去?”

韋固掏出了兩份信,一封是北境朝廷的,上麵寫到:“為防止有敵國間諜混入北境國內,現所有南邊不過百姓還是將領都不得進入北境北部境內。

如有違反者格殺勿論。”

另一封則是趙公山的,上麵寫到:“如朝廷不讓回北麵,可以喬裝一下為農民,向西北投靠白青雲,我已經打點好關係,由甄憾外侄趙虎接待各位。”

韋固給各位讀完兩封信後問:“咱們是就地安置成為不確定因素,還是聽趙公山的,前往西北。”

李梁合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對著韋固說道:“現在這堆人裡除了你就我官職大,我和趙公山是摯友,我相信他。”

韋固看了看其他人問有什麼意見。

其他人也表示同意。

韋固和李梁合還有蘇忠一同聯合眾人前往西北找白青雲。

走時,韋固回頭看了看自己和百姓們好不容易建起來的水渠河道,現在卻給了敵人,心裡不是滋味。

一直處於觀戰狀態的佐裡,看著趙公山從開打一直到死亡,用了不到四個小時。

即歎息有冷笑道:“為了一個要倒塌的王國去死,真是愚忠哇!”

這時,一個小兵來到佐裡身邊問道:“將軍,咋們從白青雲哪裡扣下來的武器物資怎麼處置?”

佐裡回頭看向小兵說道:“等一等,還有人要來,到時咱們一起帶著武器進城!”

小兵有些疑惑:“將軍的意思是?”

佐裡微笑的跟小兵說道:“因為我看到一些百姓和打了敗仗的官兵恬不知恥的從叢林中往這邊趕來。

所以我決定帶著武器跟著他們投靠白青雲。”

此時的白青雲已經成了不受北境管理的西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