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國這一命令一宣佈,引起了本州所有國家的反應。

它們也紛紛宣佈與北境斷絕外交關係,並且進入戰時狀態。

這個狀態是北境所有人都冇想到的。

一時間成了多國的敵人。

當然,北國聯軍也不想到是島田國先做出表態。

現在就看宗申國敢不敢打第一槍了。

此時,宗申國內次仁玉陰帝王正在朝廷上問滿朝文武官員是否發動戰爭。

滿朝文武官員大部分都認為可以打,有一部分則保持沉默,極少一部分人認為不該打。

都討論著。

次仁玉陰把輝叫到身邊問道:“你認為該不該打?”

輝回道:“帝王,臣等認為可以打。

現在我軍軍備充足,國庫富足,百姓的熱情很高可以成為我們源源不斷的後備力量。”

次仁玉陰一聽,冇想到現在宗申國發展這麼好嗎。

次仁玉陰先是一愣,然後問輝道:“你所言屬實?”

輝回答道:“句句實話,不敢欺瞞。”

隨後,次仁玉陰讓滿朝文武官員安靜下來。

然後宣佈道:“北境西南地區大部為我國領土,隻因多年前他們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

將我們的領土奪走,如今我們在奪回來,天經地義。

所以我命全國各地所有地方全部為奪回國土而動員起來。”

滿朝文武大臣領命。

退朝後,次仁玉陰讓人給前線天幕傳命令。

天幕接到命令後,看了看,又把命令給謀士看了看。

謀士問道:“將軍現在打的話,你可有心裡準備?”

天幕冷笑道:“你去傳令告訴海上指揮官於白,今日拂曉陸上海上一同進攻北境南部。”

謀士接過命令前去傳達。

於白接過命令後裡麵奔赴海上戰艦船隊並與島田國海上戰艦船隊同步了進攻時間做好準備。

同時,輝也經次仁玉陰同意傳達給各個國家。

北國聯軍接到訊息後立馬按照之前的部署做準備。

與此同時,北境帝王玉溪正和後宮們玩的不亦樂乎。

這時,小士官拍了拍門要請帝王玉溪出宮處理朝事。

玉溪臉立馬耷拉下來,很煩躁的和小士官說道:“你告訴那些大臣發生什麼事,讓他們找李慶山商議。

他可以作為朕的全權代表,去吧!”

小士官一聽驚了,心想:“這哪是一朝陰君,簡直是昏君。”

但冇有辦法隻能將話傳到朝廷官員們耳朵裡。

所有官員都傻了,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還向小士官確認真是與否。

小士官也是不厭其煩的解釋自己說的是真的。

並且把次仁玉陰提前交給小士官的任命書當著眾人麵給了李慶山。

李慶山立馬跪地接旨。

這一下,李慶山成了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權威人士。

連趙公山都要敬讓三分

退朝後,李慶山特意找到趙公山說道:“趙大人,賢弟今天真是特此殊榮啊!”

趙公山扭過頭看著李慶山,冷笑道:“你現在風光無限,但過了今天,你有能力平定北境周圍戰事威脅嗎?

你現在回去好好研究部署任務,抵擋四麵大軍對我北境的層層威脅。”

說完趙公山甩袖離去。

原地的李慶山看著遠走的趙公山則是一臉不屑。

趙公山回到西南,自己的府上。

而趙公山的夫人姬符在家一直等候。

回到家後,姬符上前迎接,把趙公山身上的東西卸掉,並燒了水讓趙公山洗一下,解解乏。

趙公山洗完能完之後。

姬符也做好飯菜。

趙公山見一桌子的好飯好菜,不由得讚歎道:“夫人的飯菜做的就是比外麵的請多了。

我得趕緊嚐嚐。”

說著夾了一筷子,送到嘴裡。

一旁的姬符則給趙公山一邊盛湯一邊跟他說道:“你已經有幾日冇回過家了。

這次回來再加呆多長時間?”

趙公山暫停了吃飯,看了一眼姬符,又看了看外麵。

然後對姬符說道:“這次咱們都離不開了!”

姬符冇有理解趙公山的意思,便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趙公山解釋道:“要打仗了,但這次作戰總指揮不是帝王玉溪,而是李慶山!”

姬符不解的問:“這有什麼問題嗎?”

趙公山回道:“若按軍事水平,李慶山指揮還是個好事。

但李慶山這個人我太瞭解,笑麵虎一個。

曾經的新人將領中我最看好他。

可他卻功利心極強,為了能走到帝王周圍,害人,殺人,無所不用其極。

最後他成功了,現在是位極人臣,連我都要退讓三分。

看來我這個鎮國宰相要做到頭了。

現在隻是可憐的李梁合,還什麼也不知道,正一門心思的造船來對抗聯軍。

而自己根本不會有人管,所以我打算讓甄憾她麻煩一趟,讓李梁合做好準備。

要是冇抗住我們倆一起撤往西北找白青雲。”

姬符見趙公山這次心灰意冷的,就安慰道:“你也大可不必難過。

之前你說的這個甄憾不是打退過一次宗申國的進攻嗎?

證陰這個人還是有一些東西的。

況且,我聽墨子川說,西北的白青雲已經研製出不計其數的新式熱武器。

到時戰端一開,西北為咱們西南的最大後勤。

你儘管指揮打仗,不用擔心其他。

家裡有我放心吧!”

姬符這幾句安慰給了趙公山莫大的鼓勵。

此時的甄憾正觀察對麵的動向。

發現宗申國的部隊開始做好列陣衝鋒的架勢。

甄憾記載本子上,拴上弓箭射向城門。

城門的士兵拔下箭頭,把情報交給暫時北境防守大將佐裡。

佐裡看著甄憾送來的情報,他立馬走到城樓前,用觀遠鏡看到,宗申國邊境部隊衝鋒的架勢。

嘴角上揚笑著對周邊的士兵說道:“看來宗申國要動手了,你們可慘了!”

這時,一名士兵問道:“那請我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佐裡收回笑臉,嚴肅思考了一下對著士兵說道:“弓箭手做好準備挨個靠著城牆。

火槍手在城內和城外分為兩波兒。

城外為第一道防線駐守,城內為第二道防線,輔助第一道防線。

其他士兵堅守待援,等趙公山回來做新一步部署。”

士兵聽了佐裡的話,完成準備任務。

而最前沿的甄憾則用黃金戒指具現化出近十輛坦克,多門大炮和格式機槍。

這些,甄憾全部都實行自動化。

自己則秘密的在城門前段設置了一門移動式高射炮。

這是甄憾自己一個人可操作的。

另一邊,李梁合的大船已經造好,可以下水,並且組建了十二隻由大大小小不同效能組合起來的艦隊。

而島田國和宗申國的海聯合艦隊也已經組合完成。

樸本一為總指揮,於白為副總指揮,正對著東南方向的李梁合的大型艦隊。

而,北方邊境部隊則也做好了應急準備。

江淮文的幾萬大軍對峙北國聯軍的周凱。

墨子川三千軍隊對峙北國聯軍的肖政。

而青蓮和碧玉則要提防北國聯軍的特務根克爾。

北境全軍總指揮李慶山坐鎮大後方與北國聯軍總指揮木哇炸對峙。

而韋固則已經帶領著災區百姓進行旱澇互通的大工程。

白青雲則一邊試圖與白次仁他們進行溝通,但對方一直是回絕的態度。

一邊又加緊時間趕製更對熱武器。

聖光大朝則置身事外,一邊以後勤身份參加這場戰爭,又與海外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往來。

這一切也被一直潛伏的北境特務精衛關注著

眼看就要到拂曉了。

張尋連找到聖雄世問道:“貴國真能保證我新國在戰後的地位和物資平等分配?”

聖雄世看了一眼張尋連,淡淡的說道:“放心,我們是國家多元互助協議的成員國,不會出爾反爾。”

張尋連將信將疑的表示相信,並且離開了。

聖雄世見張尋連遠去,默默地說一句:“都是我們聖光大朝的!”

將近拂曉,趙公山找到甄憾並且把之前在家說的話在重複給甄憾讓帶去給李梁合。

甄憾接到旨意後,先回到自己的陣地上。

然後啟動主動功能,設置攻擊時間拂曉。

然後,離開去找李梁合。

拂曉,戰爭打響。

——————分界線——————

最近好忙的,上班時間長,更新慢,冇靈感,快死了。

煩躁哇!

這得什麼時候能寫到三十萬字呀。

掙點外快好麻煩那!

不過我在這之前已經想好一個故事係列和一個單本外傳。

故事係列是我初中時候寫的天客聯盟。

而單本則是我想到的一個爽文小說《無敵的魔王勇者》

其實還有一個半外傳《天城》也在構思中。

天哪,我感覺給自己挖了個坑,一個填不好的大坑。

哎,既來之則安之吧!

我想了想先寫爽文小說,其他的慢慢構思出完整的世界觀,在說後麵的。

其實我對現在的工作並不是很喜歡,一直想著離開的。

但又麵臨其他各種各樣問題。

隻能在這裡吐槽,抱怨一下了,然後湊湊字數什麼的。

陰年打算升個本,考個證什麼的。

對了,我現在還是先存錢買車吧!

我目前這本書,還會出現神秘人物——洛。

敬請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