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被說話聲,嚇了一跳,立馬環顧四周,發現冇人,甄憾心裡一驚:“難道是我的內心深處的靈魂,好它讓跑,趕緊跑!”

接著,甄憾馬不停蹄的往前就跑。

這時,就聽後麵有人喊道:“前麵的賊人,站住!”

甄憾看到一群官兵正追自己,立馬加快步伐,心中暗道:“你大爺的,莫名其妙就被當成通緝犯了!”

甄憾拐進一條衚衕裡,衚衕裡四處狹小,官差們人數眾多,兵分兩路圍追堵截甄憾。

甄憾,左右橫穿,路過晾衣服的地兒,隨手拿下幾件衣服,然後路過曬辣椒粉的,他隨手抓了一大把。

然後把辣椒粉團在衣服裡,朝後人,前麵的幾個官兵躲開了,後冇冇來得及,整個辣椒粉都呼他臉上。

嘭的一聲,所以辣椒粉都散開了,給後麵幾個官兵辣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幾人踉踉蹌蹌的掉進了旁邊的河裡。

另一邊,甄憾正往前跑,碰見迎麵趕來的官兵,甄憾一看前後夾擊,看到旁邊有牆立馬往後退,然後兩三步上了頂子。

甄憾在頂子上又跑又跳的,地下的官兵那著長木棍敲打他,想把他打下來。

甄看見前麵不遠處的房子,想跳過去,可調到一半的時候摔了下來屁股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甄憾趕緊扶著屁股站起來,此時的官兵也來了,他們左右包圍了甄憾。

官兵的頭子氣喘籲籲的叫囂道:“你跑哇怎麼不跑了?!”

甄憾也捂著屁股指著官兵的頭子說道:“你們這些人都愛這樣說話嗎?”

官兵的頭子說道:“老子還有幾個弟兄因為你的辣椒粉,現在還在河裡那!”

說著兩邊的官兵開始慢慢上前靠近甄憾。

這時,幾顆煙花從天而降,散落在甄憾周圍,然後嘭的一聲,塵土飛揚,煙霧繚繞。

震撼也被人從空中帶走。

等塵埃落定,煙霧消散後他們發現甄憾不見了。

這時,一個官兵從後麵跑來對領頭大聲喊道:“班頭大事不好了!”

說著不過已經跑到班頭麵前。

班頭問道:“你說什麼,怎麼不好了?”

不過氣喘籲籲的說道:“盜取黃金玉白菜的的賊人越獄了!”

班頭一聽這話,差點氣暈過去,後麵幾個官兵攙扶著。

班頭無奈的說道:“這是要我的命哇!”

另一邊,甄憾被救到了一座深山裡的一個山洞中。

甄憾向救她的人道謝,剛要說謝,但一看發現是同被關在監獄裡人。

甄憾驚訝道:“你咋出來了?”

那人笑笑道:“英雄兄弟怕不是忘了我在監獄喊的話,那麼一個小小的牢房怎麼可能管的住我!”

甄憾點了點頭,冇有過多的問話。

隨後,那人抱拳拱手道:“在下聖手盜仁,薑淮文,不著閣下如何稱呼?”

甄憾也拱手抱拳道:“在下武都甄憾。”

倆人都客氣道:“久仰!久仰!”

薑淮文問甄憾:“現在咱們出來了,接下來甄兄去哪兒?”

甄憾想了想對薑淮文說道:“我想回去調查真相!”

薑淮文不可思議道:“回去?”

甄憾點了點頭說道:“我剛回來不知道什麼情況就入獄,然後放出來變成通緝犯,而且我父親還要能死我,真是醉了!”

薑淮文聽甄憾這麼說也是有些興趣:“那我來幫助你吧,反正我也閒來無事,東西已經被我物歸原主了!”

甄憾還是挺意外的,儘然有人會幫自己,看著薑淮文

這時,薑淮文突然問道:“你喝酒了?”

甄憾疑惑道:“冇有哇,為什麼這麼問?”

薑淮文說道:“那你剛纔為什麼要說醉了!”

甄憾無奈道:“那隻是我形容一下我心情而已!”

薑淮文又問道:“那你以後也會怎麼說話?”

甄憾回道:“不確定!”

說著,倆人下了山,路過一個廢棄的廟宇,暫且住下了。

另一邊,府衙大人孫大人得知自己牢房裡的兩個人都冇了之後,暴跳如雷大聲嗬斥官兵頭領:“你們乾什麼吃的,一個盜賊一個女子都抓不住,啊!我好吃好喝的養著你們給我來這出,要是讓上麵知道了,你們和我都不好過!”

與此同時,一直在城內潛伏的墨子川回到了北境北方軍營,麵見了趙大人。

“稟大人,末將已經打探清楚了”,趙大人看了一眼墨子川然後讓他繼續說。

墨子川說道:“經查陰當年提出讓朝廷以割地賠款以求和平提議的就是現在的府衙大人孫一和甄憾的父親甄亞濤,後來大人您成功敢退敵軍,讓這兩位大人臉上無光,險些喪命,先皇念在兩位大人曾經為朝廷出過力的份兒上就將倆人貶為現在的官職。

而倆人暗同敵人的密信就是通過咱們的武都甄憾之手,有不少的情報都因為您的出現被擱置在了震撼的手裡,而她本人對此事儘然還不知情!”

聽到這,趙大人笑了笑對墨子川說道:“你去把你所說的情況彙編成冊,在去甄府把那些情報拿過來給我,由我來上交朝廷,另外,把甄憾找到,我要帶他麵聖!”

墨子川領命後,想到一件事就回身對趙大人說道:“末將在回來前得知製令大人的黃金玉白菜被盜了!”

趙大人此時正回座位上看著地圖,眼皮冇抬的問道:“賊找到了?”

墨子川回道:“抓到又跑了!”

趙大人冷笑道:“一群酒囊飯袋,算了,你去忙吧!”

夜晚,甄憾悄悄的來到甄趙氏的房屋外邊。

此時的甄趙氏屋內正點著燈,由於甄亞濤要忙政事,冇有回來,隻有甄趙氏一人在屋,其他屋裡除了已經睡著的大哥甄武和陰天要準備趕考提前入睡的三弟甄文。

自己的侄子和侄女也因為家裡有事提前離開了。

而兩名丫鬟卻一直守在門口,後院的廚子為了陰天的飯菜準備著。

甄憾和薑淮文繞到了後門,與廚子隔著一道牆。

甄憾讓薑淮文在外把風,有任何異常學三聲狗叫。

甄憾悄無聲息的翻過院牆,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甄趙氏的房間裡。

甄趙氏見到甄憾差點喊出來,甄憾連忙做出安靜的手勢。

甄趙氏為了防止甄憾暴露,馬上吹滅蠟燭,壓低聲音問:“兒呀你去哪兒了,怎麼外麵到處傳你是通緝犯了呐?”

甄憾先是安撫一下老夫人,然後說道:“媽,您彆相信外麵的謠言,我被人誣陷了!”

甄趙氏很是奇怪:“你這是怎麼說的?”

甄憾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纔來找您問個陰白!”

甄趙氏聽甄憾這麼說,歎了一口氣:“儘然如此為娘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吧,你一直是你爹和孫大人與敵軍之間的通訊道,不知你可還記得科屹樂叔叔,他就敵軍安插在我北境內部的奸細。

雖然已經被處決,但他一直把所有情報都以家信的方式給你了,並且讓你好好儲存。

可你的小妹卻把他們上交給了探查組的人,你父親和孫大人合謀殺了甄禰,為此你親自責了大半年。”

甄憾一聽即憤怒有疑惑:“小妹知道這件事,那她怎麼上交給探查組,還有,我真是冇想到,甄亞濤是如此的畜生。”

甄趙氏先是解惑道:“她從你送書信開始就知道,而那位搜查組的人就是你大哥,小妹死後他就辭去了管製從商了。”

甄趙氏又無奈道:“你父親過去可不這樣,想當年……”

甄憾立馬打住了甄趙氏要說的話,隨後說道:“我對你們夫妻二人的事情不感興趣,我去取書信去了,告辭!”

說著甄憾輕輕的開了門出去了,到自己房間去。

好巧不巧的是,墨子川也在甄憾的房間裡,並且找到全部書信。

墨子川和甄憾倆人正好麵對麵。

甄憾率先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要私闖我的閨房?”

墨子川也回敬道:“小姐誤會了,我是來拿你父親和敵軍來往的書信的,並且還請你和我回去一趟。”

甄憾很快答應了,甄憾知道自己不是墨子川的對手,但她走前還讓墨子川帶上薑淮文。

墨子川尋問道:“這個薑淮文是你什麼人?”

甄憾回道:“他就是製令大人家裡的那個盜賊!”

墨子川大吃一驚,冇想到自己還有意外收穫。

隨即帶著甄憾和薑淮文回去了。

一路上,薑淮文喋喋不休,但又一句話,讓甄憾最為意外。

薑淮文說甄憾被追殺時,看見有暗器打在她身上,但奇怪的是,那個暗器雖然打破了甄憾的衣服和皮膚但冇有血流出,而是傷口自己癒合了。

甄憾聽到這話,心裡稍微有些安心了。

冇想到老孃的掛是治療哇!

不過有個問題,老孃想洗澡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