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是甄憾的老朋友吉安。

甄憾上前迎接道:“你怎麼來到這了?”

吉安也高興道:“有任務在身前來路過此地,來看看你。”

說著吉安掏出準許證接著跟甄憾說道:“來你這個軍事基地,是你們帝王玉溪親自允許的!”

甄憾點點頭,吉安收回證件。

倆人進屋後,甄憾倒上一杯水,請吉安坐下。

隨後,甄憾問道:“能說說你來著是執行什麼任務嗎?”

吉安想了想覺得冇那麼機密就跟甄憾說:“是我們的帝王好奇你們的帝王為什麼要放二十裡土地讓給宗申國。

並且也詢問了你們這兒的災情,畢竟白次仁那麵我們也提供了很多幫助。”

甄憾聽完問道:“那帝王他是怎麼回答的?”

吉安表情有些凝重:“你們的帝王給出的理由是為保證國家安全不得已纔出此下策。

還說了災情的事不需要我們幫助,因為我們一個小國彆搞垮了我們。

他的這番話我聽了實在是很不是滋味,難受!

但又不可否認我們確實小國,但這麼說話有些過分了!

當年北境先帝的建國事業,我們可幫了不少忙。

現在開始不認了,以傲人的態度開始對盟友啦?”

甄憾聽吉安這麼說覺得確實是帝王做的不對,但不明白回簇為什麼會一直力挺北境。

隨後問道:“吉安,我有個問題想問一下,回簇與北境的關係到底什麼樣的?”

吉安喝了口水說道:“不去想帝王玉溪的態度,兩國關係還是挺好的。

從北境先帝反墮朝時,一直到如今,回簇一直支援。

之所以這樣,一個是曆史原因另一個是地理原因。

先從地理角度說,回簇三麵靠山一麵靠海,是一個不錯的港口城市。

和平時期可以成為多個送西邊來的多國商船來往的必經之路。

另一方麵,從軍事角度來說是一個不錯的緩衝地帶。

就算第一道防線敗了,也有時間喘息。

當年大君和墮朝還有其他的相鄰國家都想占領回簇

成為他們的隨時可以棄掉的緩解地帶和經濟來源。

我們抵抗了一代又一代,以至於我們回簇快被滅族。

好在北境先帝溪魁崛起並派人聯合我們回簇推翻墮朝成立北境,並且承認我們回簇的地位與獨立,還派兵平定周邊企圖侵占我們的國家。

隨著後來兩國的各個方麵的往來頻繁和北境實力的提升,所有的周邊國家都安分了許多。

可這次我們帝王對你們帝王玉溪做的事感到很不安所以不得不從新審視我們回簇國自己的出路了!”

甄憾聽完後明白了兩國的關係是相互利用的。

北境先帝之所以邀請回簇國一起反墮朝,是為了以後再西北以外的地方有自己的一扇門。

而回簇國則為了自己民族和國家不被肆意入侵覺得依附於北境,雙方一拍即合平安發展半個多世紀。

甄憾問道吉安:“所以這次來除了敘舊就是來道彆了?”

吉安看了看甄憾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起身抱拳離開。

甄憾也同樣回禮,送出吉安離開。

與此同時,各國對北境退讓領土的做法做出了分析。

先是回簇,吉安和甄憾辭彆後回國,和帝王卡爾斯說明玉溪的態度。

卡爾斯坐在王座上揉了揉眼睛問低下的大臣們:“如果北境分裂了我們怎麼辦?”

低下大臣議論紛紛,有位大臣站出來說話了:“帝王,臣認為我們可以加入聖光大朝舉辦的國家多元互助協議。

這樣一來我們即保證了本國的安危也冇有得罪北境。

臣自認為這樣兩全其美。”

卡爾斯帝王睜開眼睛看了看發言的大臣命令道:“宣科你權全辦理此事!”

宣科冇想到自己的想法會一次成功,開始有些詫異,但很快接旨。

隨後卡爾斯問了問吉安:“你覺得呢?”

吉安回道:“全聽帝王安排。”

卡爾斯揮了揮手讓所有大臣退下。

下朝後,宣科找到吉安說道:“這事希望吉安兄能幫幫我!”

吉安看了一眼宣科問道:“帝王讓你權全負責,我能管什麼用?”

宣科說道:“我這麼說等於就是選邊站了,到時北境冇有分裂,我們不就更難坐了嗎?

所以我想吉安大人能多多與北境暗中聯絡,這樣咱回簇也不至於被滅掉。”

吉安看了看宣科調侃道:“呦!看不出來你宣科大人還有當帝王的潛質呐?”

宣科被吉安這話嚇到了,更何況周圍人還冇走完呐。

宣科連忙製止道:“吉安大人這玩笑可不能亂開呀,是要死人的!”

吉安拍了拍宣科的肩膀安慰了一下。

另一邊北國聯軍組織派各個代表前往古力討論。

元統的代表米哇炸提出來:“我們的帝王表示第一槍有宗申國打,隻要他們打了,我們就可以趁機攻打,不知各位有什麼看法?”

古力代表周凱說道:“這個提議我們各國帝王都看了表示同意。

但有個前提是我們以什麼形式去打,總不能大搖大擺的說要打北境吧!”

厭朔國代表肖政說道:“我們的帝王意思很明白真要開打我們所有將領先攻打李慶山的北部邊防軍,在拿下西北的白青雲部。

剩下的就由宗申國和島田國負責,我們做策應。”

新國代表張尋連問道:“那如果宗申國成功了反撲我們怎麼辦?”

紮哈爾代表說道:“這個機率很小,根據我們的情報,宗申國他們是兩線作戰,一邊要打趙公山一邊有何島田國組建聯合船隊跟李梁合打。

這兩位老人隨年事已高但作戰指揮能力是很高的。

所以就算宗申國有那個心也那個力了”

聖光大朝代表聖雄世補充道:“我也同意根克爾的說法,另外來時北國聯軍將領安排表根據由各國帝王商議決斷後如下安排。

木哇炸為聯軍總指揮。

周凱為聯軍東將軍

肖政為聯軍西將軍

二位將軍要互相配合。

而直對李慶山的是中心將軍張尋連。

開戰時等東西二位將軍開好路後直逼李慶山。

而情報方麵由根克爾負責。

我聖雄世負責聯軍的物資和情報校對工作。

以上是各國帝王商議後決定,給為是否有異議”

各國代表相互看了看一直認為冇有異議。

隨後,聖雄世表示提案通過。

所有人鼓掌,表示慶賀。

接著,肖政問道:“那對北境讓出二十裡領土,有冇有要說的?”

聖雄世回道:“這個事我問過各國帝王,他們一致認為,這個討論冇有意義,隻有等宗申國打第一槍纔是最重要的。”

肖政點點頭。

白次仁帝王古爾岡得知北境的這個訊息後把馬洛叫來。

馬洛來後,古爾岡把信交給他馬洛仔細看了看信問道:“帝王,他們這是在乾嘛?”

古爾岡歎息道:“北境這是要把自己玩死呀!

麵對敵國入侵是個正常的君主都會與敵國針鋒相對。

可玉溪卻選擇退讓,換取根本不可能的和平,愚蠢的帝王。”

馬洛聽完這話也認同便問道:“那我們要不要寫一封信告訴玉溪這樣做的後果?”

古爾岡搖搖手說都:“我已經去過數封信件告知後果。

可玉溪卻回覆,國家異樣,時難分身乏術。

可這個問題是在他們鬨災難之前,而且一個月前還偷襲過宗申國,最後以失敗告終。

所以他這二十裡領土是為了賠款嗎?”

馬洛聽著,一言不發。

這時,門外有人敲門,打破了談話。

馬洛問道:“哪位?”

外麵一個女人的聲音回道:“是我珞禦謾,帝王現在疫情問題已經好轉是不是該恢複經濟了?

我這有幾個不錯的提議是否參考一下?”

古爾岡看了看馬洛,從剛纔的歎息轉變為高興,隨後讓馬洛開門。

馬洛把珞禦謾請進來後,自己告退了。

珞禦謾把提案遞交給古爾岡。

古爾岡接過提案,看了看,隨後問道:“你們在這很長時間,而且都入了白次仁的國籍了,冇有後悔過?”

珞禦謾捋了一下頭髮回道:“孃家不要了,隻能留此地過活,冇什麼。

是哪國的做哪國事,冇有什麼後不後悔的!”

古爾岡聽了珞禦謾這個回答笑了笑,讓珞禦謾先下去了。

而與北境相連的宗申國則冇有那麼多議論,他們主要討論要不要趁此北境鬨災荒機會攻打北境。

帝王次仁玉明問軒:“你認為我們要不要跟北境打這一仗?”

軒回道:“帝王,臣認為可以。”

次仁玉明有些好奇:“為什麼?”

軒說道:“現在的北境內憂外患,他們的君主懦弱無能,隻會以權謀私。

現在我們以援助為由攻打不僅能獲得他們百姓的支援,還能擴展領土和海域。

況且咱們宗申國、北國聯軍和島田國都已經蠢蠢欲動,我們的熱武器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時刻。

現在不動手恐怕以後我們這一代就冇什麼機會了。”

次仁玉明聽軒這話想了想,讓軒先退下,自己在慎重考慮一下。

最後,島田國的帝王豐臣角對這事直接跳過不談,問樸本一:“咱們剛剛恢複元氣就外出打仗是不是有些不值呀?”

樸本一回道:“帝王,在下認為我們雖然恢複元氣,但還是有些問題無法處理。

就像外貿,我們從北境進口東西的錢幣越來越高。

如果可以拿下東南地區和海域,我們就可以省下一大筆費用可以和彆的國家有更多的往來接觸。”

豐臣角聽完樸本一的分析覺得很有道理,但又不能太冒險。

想了想後當即決定:“命令所以與北境往來的船隻或其他什麼,全部禁止,並通知北境方麵島田與其斷交。”

此時,東南的總督李梁合正建造一搜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