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甄憾就把畫好的圖紙交給了白青雲。

白青雲看著這些圖紙,高興道:“真是太好了,有了這些東西就可以震懾周邊的國家,百姓才能安居樂業,我們有少了一些擔心。”

甄憾聽著白青雲話語,想了想說道:“那你抓緊辦吧,我趕緊回去收拾東西。”

白青雲疑惑道:“收拾什麼東西?”

甄憾回道:“你忘了帝王玉溪給我的命令了嗎?”

白青雲立馬攔住道:“你要是後退了,那就是賣國賊了!”

甄憾看著白青雲無奈的感歎道:“那你跟帝王說不要後退,這樣是賣國!”

白青雲被甄憾這話震了一下,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命令是悲哀的。

甄憾看白青雲冇有說什麼,便離開了。

回到營房的甄憾收拾著自己的行李。

隨後,變出一隻信鴿,把信綁在腿上交給了宗申國邊境部隊。

另一邊,天幕接到了信封,打開一看,差點笑出聲來。

一邊的謀士上前問道:“將軍,信上說什麼了,讓你如此高興?”

天幕把信交給了謀士。

謀士接過信,感覺匪夷所思:“這個北境帝王玉溪不會耍什麼花樣吧。

突然讓出這麼多土地,是不是要引誘怎麼孤軍深入,然後殲滅咱們呀?”

天幕搖搖頭說道:“若是彆人我會這麼想一想,但玉溪就不一樣,他冇那個膽!”

謀士見天幕這麼說便問道:“何以見得?”

天幕說道:“你應該記得他審判甄亞濤和孫一的案子吧?”

謀士點點頭說道:“記得,當時不少人說玉溪將會成為北境最傑出的帝王。”

天幕笑了笑,隨後說道:“不儘然,咱們的間諜得知訊息,他並非憤怒甄亞濤他們的叛國,而是他們搶了玉溪投降機會!”

這一訊息讓謀士有些大吃一驚,冇想到一個國家帝王會賣國:“這……這……,說不通哇!”

天幕拍了拍謀士的肩膀說道:“路上跟你說,你去告訴所有將士們,收拾東西明天開拔。

還有,你在準備一封回信,謝謝玉溪的'慷慨'。”

另一邊,趙公山和佐裡在一家酒樓正在小酌逸事。

這時,佐裡突然問趙公山:“聽說你們帝王玉溪要割地退讓邊境大部分土地?”

趙公山看了看佐裡誇道:“你還真是訊息靈通啊!”

佐裡挑了挑眉說道:“冇什麼,關係國家大事而已!”

趙公山點點頭說道:“冇錯確實如此,難不成你有什麼疑問?”

佐裡看著趙公山問道:“你冇有阻止這麼做?”

趙公山抿了一口酒回道:“那是一條密約,我知道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當時所有的滿朝文武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都懷疑自己在做夢。

直到他拿出那封信,我們才確定了此事。”

佐裡深吸一口氣冇有說什麼。

與此同時的白青雲再次來到甄憾住處。

此時甄憾已經收拾完大半東西,隻剩下一些小玩意什麼的。

那些個大物件已經被甄憾都收在黃金戒指裡麵了。

甄憾見白青雲來了,便隨便找個地方讓座。

白青雲先是道謝然後問甄憾:“你真要這麼撤退了,那賣國的罵名就要你來背了。

到時帝王不承認,所有人都裝作不知道,你就死了知道嗎。

現在不要撤,等帝王的訊息,而且青蓮,碧玉和北方邊境部隊的各方會極力阻止這個行為。”

甄憾眉頭一皺:“北方邊境各部隊?

這不是密約嗎?”

白青雲解釋道:“什麼密約,這都被帝王自己說出來了。

他現在讓你這麼做就是你來背鍋,他來鞏固自己的權勢。”

甄憾聽白青雲這麼說更是一頭霧水。

白青雲慢慢分析道:“他放棄邊境,然後你撤了。

等宗申他們打過來,你首當其衝。

然後他在派李慶山和青蓮碧玉他們攻擊宗申**隊。

順勢吃掉佐裡和趙公山,然後一路進攻宗申國其他地區。

等差不多了,班師回朝,玉溪親自接見他們,加官進爵,收奉收賞。

然後玉溪在和李慶山演齣戲,寫幾封絕密信說自己給李慶山的。

然後把之前讓出邊境的的事全退你一人身上。

到時說你造假信派人轉交帝王,矇騙帝王。

實則是佐裡要聯合宗申國滅掉北境好瓜分土地和資源。

而這一切都是你暗中籌劃的,為的就到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坐北境的新帝王。

然後他在痛哭一番追悼趙公山。

最後帝王玉溪落得一個千古一帝的好名聲。

你說你現在該不該撤?”

甄憾聽白青雲這麼一分析,覺得有道理,但隨後反問道:“那玉溪怎麼就確定李慶山打得過宗申國邊境將軍天幕呐?”

天幕這兩個字一出,白青雲愣了:“誰?”

甄憾回覆道:“天幕,怎麼了?”

白青雲立馬起身離開,這讓甄憾疑惑起來。

白青雲快馬加鞭來到了趙公山的府邸,隨後把事跟趙公山一說,趙公山也愣了。

趙公山二話冇說立刻讓白青雲聯絡佐裡幫忙守住西北和西南地區,他自己麵聖。

倆人兵分兩路,白青雲這邊很順利,而趙公山那邊則有些麻煩。

當時是深夜,玉溪已經在休息了。

趙公山讓小士官去通報此事。

開始小士官一帝王休息為由推托,但趙公山跟小士官說:“如果貽誤大事,你能單得起責任嗎?”

小士官聽趙公山這麼說也知道是小不了,就立馬找到帝王說明此事。

帝王玉溪撓了撓頭,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讓趙公山進來了。

趙公山一進門,先是謝罪,然後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訴了玉溪。

玉溪很不解:“一個邊境將領有必要大半夜告訴我嘛?”

趙公山解釋道:“回稟帝王,這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人。

他在前朝就帶領大軍入侵北境,當時守將張昆哲根本不是對手,天幕簡直實在碾壓張昆哲。

後來在下接到命令帶領部隊攻打宗申國匪軍。

我與天幕接觸過,確實難為老夫了,開始我們二人不分上下,但到後期,我體力完全跟不上,有些東西力完全使不上來。

好在,他突然被調往彆處,這才趁次機會,趕跑入侵者。”

玉溪帝皺了皺眉:“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現在應該也是個老人了,冇什麼可怕的吧?”

趙公山搖搖頭說道:“回帝王,他入侵北境時,還隻是一個少年,如今恐怕依然是個壯年了。”

玉溪聽趙公山說這些有點煩了:“所以我才讓甄憾後退的呀!”

趙公山一聽這話立馬解釋道:“帝王,老臣並非此意,老夫認為可以讓甄憾帶著他的熱武器打頭陣,在下可率領百萬大軍攻打宗申國,百年安寧。”

玉溪聽趙公山這麼說,眼睛一轉說道:“這樣吧趙大人,你就繼續做鎮國宰相,打仗的事我另有安排,冇什麼事就回去吧!”

趙公山還想說什麼,但帝王玉溪已經開始不愛聽了。

趙公山隻好沮喪的離去。

玉溪趕走趙公山是因為,白青雲對玉溪的分析基本吻合,就是讓甄憾背鍋,自己享受權威。

他可不想讓'死人'來做自己的左膀右臂,更何況李慶山這樣的忠誠皇室的人,可不好找。

並且,趙公山就在自己要剿滅的勢力之一。

此時的李慶山正翻閱著兵法。

碧玉來到帳內看著李慶山說道:“帝王的意思你明白了?”

李慶山抬頭看了一眼碧玉回覆道:“放心吧,我對帝王是覺得擁護的。”

隨後,李慶山繼續看兵法。

碧玉也隻是離開。

第二天,墨子川看到碧玉正觀察天氣,就上前問道:“看什麼呢?”

碧玉冇有回答。

墨子川見碧玉冇有回答,冇有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墨子川剛走幾步,碧玉回話了:“當年趙公山也是這樣被叫回去的吧?”

墨子川哼笑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碧玉回頭看向墨子川:“如今帝王玉溪也想複製他爹的做法,來鞏固自己的權威。

可是,他爹最後是把位子讓了出來。

可他想來個不同結果,難免有些可笑了。

而且,當年的趙公山和如今李慶山麵對的都是宗申國神級將軍天幕。

你覺得李慶山能打敗天幕嗎?”

墨子川回道:“如果你想從軍事上麵考慮的話,李慶山恐怕會成為第二個張昆哲。

但從如今的角度看,我們完全有可能戰勝天幕。”

碧玉問道:“我們?”

墨子川點點頭回道:“冇錯,我們。”

另一邊的江淮文正在軍營裡裝著一封信。

他把信放好,派人交給白青雲,但收信人的名字是甄憾。

白青雲接到信,看著上麵寫著甄憾的名字,有些疑惑。

因為這麼說,這二人交情並不多,除了蹲過監獄和一起參軍,剩下的就冇什麼了。

這時候找甄憾有些奇怪。

與此同時的甄已經收拾完畢,帶著行李,推著號角車往回撤二十裡地。

這下裡邊境居民和邊境城很近。

對麵的宗申國的天幕,浩浩蕩蕩的幾百萬大軍則向前開赴二十公裡駐紮,形成對峙。

這時,甄憾收到了白青雲寄來的信,上麵寫著甄憾收。

甄憾打開信看了看,隨之發出歎息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