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在營帳內觀察著作戰地圖。

這時,有士兵來報:“報將軍,帝王手諭。”

天幕接過手諭,打開看了看,喜笑顏開跟身旁的副官說道:“下令所以部隊,集結開拔庫嘞地區。”

副官立刻領命前去安排。

天幕身邊的謀士問他:“將軍您真的接到帝王讓你攻打庫嘞的命令了?”

天幕回頭看了一眼謀士說道:“自己看吧!”

說著天幕指了指桌上的手諭。

謀士拿起手諭看著上麵寫到:“限你部馬上開赴庫嘞,奪回宗申國領土。”

謀士看完後,琢磨了一下。

然後對天幕說道:“將軍,咱們現在直接打過去,會不會陷入對峙狀態?”

天幕擺擺手說道:“這點謀士可以放心,我先派小股部隊去試試戰力。

在做後麵的打算。”

謀士點點頭:“這樣呀!”

此時,甄憾正在調試火炮的精準度和打擊效果。

剛剛調試完成後發現,對麵宗申國開始派大批部隊前來。

甄憾正納悶是不是要打仗了?

突然多個弓箭射過來,隨後是連綿不絕的火器槍聲。

甄憾一看,心裡大罵:“娘希匹,真打仗了!”

隨後,宗申國的部隊越打越近。

甄憾隻能縮在木板後麵,抱著頭。

為了自己能活命的大聲喊道:“所以武器開火。”

命令一下答,所有改良調試後的武器,開始攻擊。

“咚咚咚,嘭,蘇蘇蘇的發射炮彈。”

一顆顆炮彈落下後,那些個被派到前線的士兵被炸的體無完膚。

天幕接到前方的戰報,得知這一情況後,立馬命令撤兵。

這才前線的部隊扯下,甄憾看到部隊扯退後,才送了一口氣,讓所有火炮停止進攻。

但這驚天動地的響動驚到了西北地區的總負責人白青雲,趙公山和佐裡,最後傳到帝王玉溪的耳朵裡,就連宗申國的人也知道了。

朝廷上有大臣指出:“帝王這一小仗讓宗申國吃到了苦頭。

不如我們把人接回來趁著機會改變軍隊和武器,用於對抗外部勢力。”

又有大臣則反駁道:“萬萬不可帝王,我認為,應該先將此人關押起來。

如果到時候,我們抗住了宗申國,卻冇有扛住她的武力,很可能會威脅到我們,並且有可能謀權篡位,望帝王三思。”

這時所以大臣都炸開鍋了,有說除以死刑的,有說可以升官的,五花八門的,說什麼的都有。

這時帝王玉溪揉了揉鼻梁,然後怒吼道:“全都閉嘴。”

這才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帝王玉溪歎氣道:“現在,我們是被堵的死死的,等宗申國那邊做出的迴應,再說後麵。”

另一邊的宗申的帝王次仁玉陰得知訊息後立馬吩咐所有大臣捐錢馳援前線士兵。

並承諾,捐獻多者可為庫嘞總督。

這些大臣也是慷慨解囊馳援前線。

宗申國仗著這些年的工業發展製造出一些新型武器,用於對抗那些個火炮。

此時的北邊對這事冇有什麼態度。

到是青蓮抽空來一趟邊境,找到了甄憾。

甄憾看到青蓮來了感歎道:“呦嗬,漂亮姐姐許久不見,有什麼吩咐?”

青蓮冇有理會甄憾的玩笑話,直奔主題的說道:“你小心點吧,現在趙公山和佐裡已經暗中另立門戶了。

就駐紮在你們這邊,彆到時被前後夾擊。

還有,你這一出火炮戲碼,應該很快就被反推回去,你找機會假死,我可以幫你進入白青雲的部隊重新活著。”

甄憾聽青蓮這麼說,多多少少會認為這是關心。

甄憾冇有突出為表情,隻是迴應青蓮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你可以放心,我目前還死不了。

到是你們北方的部隊要小心了,我這一打,你們對峙的北境討伐聯盟也會打來。

彆到時,你們扛不住,把壓力全推給南方部隊。”

青蓮看著甄憾說道:“這個,你放心,就算北境會滅亡也不是我這一輩人。”

說完,青蓮向甄憾告辭就離開了。

甄憾看著青蓮快馬加鞭遠去的背影。

心聲感歎:“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也會抗住的。”

另一邊北境帝王玉溪正在讀書坊裡看書。

這時,碧玉前來報道:“稟帝王,有密保送到。”

玉溪迴應道:“進來說吧!”

碧玉進入屋內,把密保遞交給玉溪,隨後在門外守候。

玉溪打開密保,上麵寫著宗申國帝王次仁玉陰已命令所有工業坊製造更加強大的熱武器體係裝備。

玉溪頓時嚇傻了,隨後生氣道:“這個甄憾簡直太可惡,她乾什麼要發陰奇奇怪怪的火炮,招惹宗申國。”

隨後,玉溪調整心態把門外的碧玉叫進來問道:“為什麼宗申國會突然發陰那麼多熱武器來攻打我們?”

碧玉回道:“回帝王,因為他們之前打算入侵我們,被我方瞭望兵甄憾打了回去,所以才發陰更多熱武器來對抗我們。

所以帝王,您是要和他們來一場熱武器發陰競賽來予以對抗?”

玉溪聽碧玉這麼回答哼哧笑道:“競賽對抗?”

碧玉聽帝王語氣不對,連忙會問到:“那帝王有何高見?”

玉溪長歎一聲道:“你差人給甄憾送去一封信,並告訴甄憾如果宗申國在入侵時她本人不能反抗,要吹號等援兵到來,不然就是投敵叛國。”

碧玉接過信和口諭,便離開了。

出了大門後,碧玉看著手裡的信無奈的搖搖頭。

這時白青雲把甄憾邀請道自己府上,對甄憾的大加讚賞。

這時碧玉本人帶著信和口諭登門拜訪。

白青雲讓其進來。

一進來碧玉直接找到甄憾說道:“甄大人,雖然你的做法很對,但帝王不喜歡,所以他命我傳達口諭。

以後遇到此事直接吹號等援兵救援,不然屬於投敵叛國。

還有這是給你的信。”

說著,碧玉把信交給了甄憾,隨後向白青雲和甄憾告辭了。

白青雲對帝王的有些不滿:“這是什麼話,人家保衛的國土不對還要被按上投敵叛國的名字?”

甄憾打開信看了看,有事一次歎息:“唉,這個玉溪帝王多少有些賣國賊的意思。”

白青雲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甄憾把信交給白青雲,然後說道:“他讓我自毀所以熱武器,然後向後退三十裡地,已三十裡地為邊界線,將之前的邊境區域劃歸給宗申國,以平事態。”

白青雲看了看信差點被氣出血來:“這個帝王要乾什麼,割地賠款嗎打算。”

就在白青雲生氣的時候,甄憾問道:“那既然這樣,你們為什麼冇有人反他哪?”

白青雲也是悲歎道:“他有個軍事實力和政治實力非常請的狗奴才。”

甄憾問道:“誰呀?”

白青雲看著甄憾說道:“就是接替趙公山的北方部隊總頭領胡河人李慶山。”

這是讓甄憾萬萬冇有想到的:“什麼?”

白青雲點點頭說道:“你不用那麼震驚,我知道你剛見他時感覺這個人很忠厚,有點子老兵的風範。

雖然我之前說表麵上他是北部的統領。

但那是他假裝的,他想要的是獨攬皇權成為帝王的最忠實的仆人。

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甄憾聽白青雲這麼說便疑惑道:“難不成他想坐收漁翁之利,除掉青蓮碧玉,拔掉墨子川,掃除薑淮文?”

白青雲點點頭繼續補充道:“然後拿下西南地區的所有路權和海權。

在吃吊西南的趙公山和佐裡,最後在殺掉西北地區的白青雲。

從此統一北境的實質大權,聽命於帝王。”

甄憾搖搖頭感覺這個人很搞笑,陰陰有實力卻甘心當帝王的仆人。

這時白青雲反問甄憾一個問題:“你跑我這,那瞭望那頭怎麼辦?

甄憾解釋道:“奧!那個事你不用擔心,我在稻草人和木板前麵都埋了數顆地雷,要是有入侵,你們也會聽到。

白青雲聽甄憾這麼說,心中的好奇心被勾了起立,湊到甄憾身邊問道:“你那些個熱武器是怎麼造出來的,你一個人?”

甄憾也冇有隱瞞,直接指著手上的戒指說道:“通過它,這可是一位有人送我的,不過你這有工業坊,所以我打算把所有熱武器的製作圖紙給你,你來製造,怎麼樣?

白青雲一聽,想了想。

甄憾見白青雲在想,立馬給寬心道:“我這個隻能產一個,雖然內次我火力猛,但產出少,隻能起到震懾作用。

但一到實戰就會捉襟見肘,所以給你圖紙趁這個機會立馬準備起來,爭取多造幾台出來。”

白青雲聽甄憾這麼一說心裡算是踏實了,就接受了她的意見。

在離開時,甄憾還特意叮囑白青雲:“千萬不要拖欠工人勞務費!”

白青雲拍著胸脯保證:“放心吧,不會的。”

甄憾這才安心的離開回道自己的西北瞭望台。

在瞭望屋,甄憾花了半宿的時間把所有自己知道的熱武器都想出來。

並由戒指自己繪製成圖紙。

看著厚厚的圖紙,不由得感歎:“這就是科學家的力量,了不起,真是幫了我大忙。”

此時,薑淮文的一封書信即將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