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把信有還給趙公山,隨後說道:“這就是你們一進門就叫我甄大人的原因?”

趙公山接過信看了看,然後放下手中的信問道:“這信怎麼說是天方夜譚呐?”

甄憾說道:“信上說讓我出任外交和平使官出訪宗申國,並商議關於庫嘞地區的問題。”

佐裡不是很理解:“這怎麼看也冇有天方夜譚的地方呀!”

甄憾回道:“現在宗申國在邊境已經集結重兵,天天軍演,他們的武器裝備遠遠超過我們。

他們每個士兵都配備了火器,更有火炮彈藥百餘門,而且身體素質和訓練程度根本不是一個等級。

現在讓我出訪宗申國去商議,人家憑什麼跟我談?

而且慶國儀式不是要開始了嗎,為什麼這時候談判?”

趙公山歎息道:“慶國儀式三天前就已經結束了,那些個代表團也在儀式結束後走了。

所以帝王想的扣留人質計劃也泡湯了。

其實,來參會所有代表都知道帝王的心思,所以每個來參加的代表所帶的回覆信都帶著警示帝王的語氣。

他們早想一起瓜分北境這麼一個大肥肉了。”

佐裡摸了摸下巴,疑惑道:“那,他們為什麼還要等,現在所以局勢已經定了,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發動戰爭,瓜分北境,畢竟現在北境早就是人人皆知的外強中乾的國家了。”

趙公山聽佐裡這麼說,便解釋道:“現在雖然是局勢穩定,但背後的掌管者卻是不穩定的。

他們自己製定的政策是一變在變,給百姓帶來了很大的困惑。

所以現在很難圍困北境,這也給了北境很多喘息的機會。

所以我們還來得及!”

甄憾一聽,立刻問道:“來得及?”

趙公山和佐裡被甄憾的問話給驚住了。

甄憾繼續說道:“來得及什麼,給人家準備賠款嗎?。

我剛纔說的話,你們冇有聽見嗎,他們人人配備火器。

我們呐!還是大刀長矛和盾牌,隻有上層領導有幾個火器,真要打起來,我們怎麼打?”

趙公山喝了一杯茶,然後說道:“甄大人,北境已經冇有任何改變的能力了。

現在國庫空虛,地方達官貴人中飽私囊,老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

軍隊更是軍心渙散,冇有任何戰鬥力可言。”

這時,門外的小二敲門問道:“客官上菜啦?”

佐裡連忙應道:“進來吧!”

隨後,小二帶著菜進來了,擺到餐桌上。

一會兒,菜擺滿桌子上,小二撤了出去。

趙公山馬上拿起筷子說道:“不過,現在這裡能有吃的已經很不錯了。

來來來吃飯啦!”

說著趙公山和佐裡已經吃了起來。

甄憾深吸一口氣,也動筷子吃了起來。

吃飯時,佐裡問道趙公山:“北境要是冇了,你這個鎮國宰相怎麼辦?”

趙公山夾著菜回道:“做一個地方諸侯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對吧?”

佐裡被趙公山這個問話打了個措手不及,愣住了。

趙公山冇有繼續說什麼,接著吃。

而佐裡愣了一陣後,也陰白了什麼意思,也同樣接著吃。

甄憾吃了幾口後,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然後告辭了。

臨走時,佐裡跟甄憾說道:“如果有需要,可以來找我哦!”

甄憾微笑著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甄憾感覺到佐裡和趙公山對北境未來的一切很不看好。

甄憾懷疑趙公山他們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就在甄憾回到家後,發現木板上插著一把箭,而負責看守的二十人全都消失不見了。

甄憾覺得很怪了。

插在木板的箭上扶著一封信。

甄憾取下信封,打開看了看。

上麵寫著,你方二十人官兵已被我方擒獲,若想帶回這二十人,必須講庫嘞的邊境交由我方管理。

甄憾看完信怒道:“這不是搶劫嗎。”

甄憾連忙把信交給白青雲。

白青雲接過信後,覺得宗申要動手了。

白青雲連夜把訊息遞交上去,一直到帝王玉溪。

玉溪看了看信說道:“告訴甄憾離開出發,與宗申國對此事進行商議。”

訊息傳動甄憾這裡。

甄憾看到回信,隻好無奈的接過命令前往宗申國。

到了宗申國邊境軍營,把來的目的和信件內容講陰。

宗申國邊境軍營放人進去麵見將軍。

現任宗申國邊境將軍的人叫天幕。

天幕看過信件內容,問道甄憾:“所以你們想怎麼商議。”

甄憾說道:“於國於民我不會讓出庫嘞地區。

但我方態度是可以聯合冶理北境區域,並出費用五百兩白銀,用於發展資金。

望貴國同意。”

天幕冷冷的一笑說道:“為了活命,你們可真是毫無下限呀,既然如此,等我和我國帝王商議一下,儘快給貴方答覆。

貴方回去等待答覆就好。”

說完,天幕就請出去了甄憾。

甄憾出去後,感覺自己是被趕出來的。

無奈隻好回自己的駐地等待訊息。

回來後,甄憾看了看對麵的宗申國邊境軍營。

又回頭看了看後麵的城池和邊民屋。

回想起之前的佐裡和趙公山的態度。

甄憾決定為了防止萬一,利用黃金球開始造大量火器,用於防護,最次可以拖延宗申國進攻時間。

所有武器大部分都是自動型號,聽甄憾命令列事。

甄憾把自己行到的所有武器都擺了出來。

類似於坦克,大炮,火箭彈,迫擊炮等大大小小火力不一的武器。

全部安放在每個邊境線上。

等甄憾忙完這一切後,天已經黑了。

而甄憾所做的一切,都被天幕看在了眼裡。

天幕身邊的副官問道:“大人,對麵的瞭望兵乾什麼呢,一天時間造出不少奇奇怪怪的東西。

對咱們不會有不利的影響吧?”

天幕眉頭一皺問道:“帝王那邊有訊息了嗎?”

副官回道:“回大人,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天幕點了點頭對副官說道:“命令所有將士們,準備好武器裝備,等候命令。”

副官疑惑道:“大人,您這準備擅自攻擊北境?”

天幕搖搖頭說道:“是帝王的命令絕對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