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戈壁,塵土飛揚。

甄憾坐在地上,望著遠方。

正對麵若隱若現的事宗申國的邊境部隊。

兩國之間隔著非常寬闊的邊界線。

就是這片戈壁灘。

甄憾吃著晚飯,身上有些飛土。

臉上稍微臟了一點,整個人顯得很迷茫。

現在的甄憾已經被髮配邊疆成為了一個小小的瞭望兵。

一個人看守邊境,偶爾會有人來和她聊聊天。

畢竟奉帝王之命,讓甄憾一人看守邊境線,以示懲罰。

甄憾麻糍完最後一口飯後,起身把回房屋,把碗筷放到洗碗池裡。

雖然住在這麼荒涼的地方,但甄憾的衛生方麵還是不錯的,洗完池裡除了她剛剛放進去的碗筷,冇有其他累計的吃飯傢夥。

屋內物品的擺放整齊,床鋪乾淨整潔。

甄憾住的是一個土磚房。

剛開始那裡就一個土磚房,四周圍幾乎什麼都冇有。

還在裡這裡不遠處有一片竹林和森林。

屋裡有一些锛鑿斧鋸什麼的。

甄憾就利用這些東西給房屋裡外坐了整改。

劈砍一些木頭,做成木板貼合在土磚房的裡裡外外。

從外表看更想一個木屋。

又用柱子模仿內蒙古的建造了一個蒙古包用於儲存日常消耗品什麼的。

還在屋子外圍建造了柵欄圍擋在屋子的周圍。

而且在屋子的後麵建造了一件茅廁,而且在茅廁坑地步見了管道通往森林。

等於給森林的樹木供應了部分化肥。

並且,裡這個屋子幾公裡的地方有邊民和城內人聯合建造的市場。

相對來說方便的甄憾。

她在那裡屯購大量的廢紙,並且改造成廁紙。

還有一些牙膏粉等一係列屋子都放在蒙古包裡。

在蒙古包旁邊還建立了一個夠一個人用一年的蓄水池。

蓄水池上麵還坐了一個大蓋子,防止風沙什麼的侵入水裡。

在屋子的旁邊有一個三米高的號角,由於提示和警示的作用。

隻要這個號角吹響,就是要打仗了,在戰場上第一個死的就是瞭望兵。

甄憾為了自己冇冇那麼早死。

她騎上自己建造的三輪木車,沿著邊界線放了很多稻草人和大木板。

今天也是如此,甄憾吃完飯,把稻草人和大木板放在三輪木車上沿著邊界線繼續放著。

甄憾這些個建造很大部分都是用了黃金戒指的功能。

可以說現在的甄憾已經熟練掌握了黃金戒指的用法了。

就在甄憾放完最後一個稻草人時,一位放羊回來的老大爺跟甄憾打了招呼:“呦,這是今天最後一個了吧?”

甄憾微笑了禮貌迴應道:“是呀,最後一個啦!”

老大爺停住腳步叮囑甄憾:“你個女兵娃娃一個人在荒山野嶺的要多加小心呐!”

甄憾聽大爺這麼說多少有些感動便回道:“放心吧,會小心的!”

大爺點了點頭,然後回過身走了。

一邊走一邊嘟囔道:“什麼朝廷竟然讓女兵娃娃來當瞭望兵,唉,可憐呐!”

甄憾看著大爺越走越遠,自己也回過頭把最後一個稻草人安放好後,騎著三輪木車回去了。

甄憾回到屋後,洗了把臉,然後就躺床上睡著了。

到了下午四時左右。

甄憾朦朦朧朧醒來,揉了揉眼睛,打開門,看見白青雲正卸下一些東西。

甄憾趕緊上前幫忙:“你咋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白青雲看到甄憾也是很高興:“哎呦,謝謝幫忙,冇事就是想你了,來看看。”

二人進了屋裡,把東西放一旁。

甄憾邀請白青雲坐下。

二人都坐下後,甄憾問道:“說吧到底什麼事?

一天到晚,還想我了來看看,真假!”

白青雲說道:“其實我是由寫疑問來找你的!”

甄憾喝了口水說道:“問吧,什麼樣疑問?”

白青雲看著甄憾問道:“為什麼朝廷會讓你來當瞭望兵,你到底出去都乾了什麼?”

甄憾憋嘴一笑:“原來是這個事!”

白青雲看著甄憾。

甄憾跟白青雲說道:“我這一趟出去,多多少少會說話,隻是一些話說多了。

先是回簇,在那裡霧哩菹因為權勢滔天被查,殺了自己的兒子來為自己保命。

也怪他兒子胡作非為,而我被他們偵查科的吉安帶在身邊成了他的保護傘。

二來我在元統闖進帝王殿救人。

三來就是厭朔和古力隻是匆匆來去,到時親眼看到爆炸案發生,而罪犯就是我曾居住過一家人家,我還給了錢兩。

並且給古力的帝王近了可以不打仗也可以發展的言。

在紮哈爾也是如此。

在大君王朝,新國和白次仁三國簡介性的幫他們建立了三國醫療友好合作,還與新國的'匪軍'見了一麵

在後來在小漁村的幫助下離開了宗申國。

最後見證了豐臣角統一島田國並且展露了罪惡的本性。

這樣一來那,回簇國正在進行整改。

元統換了帝王,與厭朔國和古力國建立了資源經濟聯合局。

紮哈爾也是換了帝王,並且也宗申國來往密切。

新國的'匪軍'也被消滅了。

而且參加了什麼剛纔也說過了。

而島田國的豐臣角不怎麼喜歡北境,所以也跟宗申國來往緊密。

而給我安的罪名是勾結外敵毀滅北境。

本來要打算處死我的,但趙公山出麵求情才讓我在這呆著,而且是一輩子。“

白青雲冷笑道:“這明顯是人家已經想好的事情,就差你這一嘴。

但朝廷把問題都放在你身上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唉,行了,要知道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你有冇有想問我的?”

甄憾想了想:“我家裡人什麼情況”

白青雲回道:“因為你父甄亞濤死後。

朝廷特彆關照,給你母親三十兩黃金。

甄文成了當地的富商。

甄武成了朝廷的命官,管理當地的案子。

趙欣更厲害現在是整個北境茶樓的總掌櫃。

趙龍現在跟著我是我的副手。”

甄憾一聽讚道:“真是,一個個厲害呀!

不過你是現在是什麼官職?”

白青雲道:“西北地區總鎮官,管理西北所有事務。”

甄憾被驚到了:“你更牛批呀!”

白青雲擺擺手,謙虛道:“還行還行!”

甄憾隨後又問道:“那其他人那?”

白青雲頓時臉色不太好。

甄憾見狀問道:“怎麼了,臉色不太對呀!”

白青雲歎了口氣說道:“你們以前的兩個丫鬟還記得嗎?”

甄憾回道:“記得,青蓮和碧玉,之前還見過一麵。”

白青雲說道:“她們現在是整個北境的特務機構的大家長。

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危險至極。

李慶山雖然現在是北境北邊邊境的總長,但部隊裡麵已經形成了三股暗勢力。

一個是青蓮碧玉她們的間諜組織,背後是帝王玉溪。

一個是墨子川的軍隊內部防間諜機構。

另一個就是跟你一起出來的薑淮文,現在是一股新興勢力,他手裡握著北境北邊邊境部隊將近一半的兵力

而且還有另外兩個間諜機構的機密。

所以三方一直在北方邊境相互觀察,防止對方叛變。

而且,現在最要命的是,鎮國宰相趙公山和已經成為有二皇帝之稱的絕對叛軍佐裡,有秘密往來。

但冇有確鑿證據,所以無法斷定是不是真的。”

甄憾聽完白青雲的介紹,感歎道:“唉呀!真是夠複雜的。

這麼一說感覺也就東南地區還算安逸。”

白青雲搖搖頭說道:“不,他們現在最不安逸。”

甄憾一愣:“為什麼這麼說?”

白青雲回道:“我剛纔說的還是內部原因。

外部環境更不容樂觀。

北邊挨著回簇,這個可以放心,他們一直支援北境。

應該擔心的是元統,厭朔,古力還有東北方向的紮哈爾。

這四個國家,他們的組織可冇你剛纔說的那麼簡單。

這四個國家時機上還建立了北國聯合軍,就是要針對北境。

他們之前要攻打大君王朝的,但冇有成功,但也給了大君王朝一個重創。

這也了他們信心,來重整旗鼓入侵北境。

另一方麵,大君王朝因為這次重創,民心渙散,官僚資本賣國,最後發生政變,現在該國名為聖光大朝。

所以,現在是聖光大朝新國還有西北方向的白次仁建立了國家多元化互助協議。

他們雖然不會與北境發生衝突,但這對北境在本州發展很不利。

在就是西南與東南方向宗申國與島田國現在是北境絕對的死敵,他們密切進行軍事合作與經濟合作。

而東南地區的人要麵臨將來在海上與島田國作戰的風險。

現在整個本州都有意無意的在孤立北境,這纔是最可怕和要命的事情。”

甄憾聽白青雲介紹北境現在的情況,握著手裡的茶杯。

白青雲歎了口氣說道:“我有些事要先回去了,什麼事以後再聊。”

就先告辭了。

甄憾將其送出,並叮囑要多加小心。

甄憾送走白青雲後,回道屋內看著白青雲送來的東西,收拾了一下。

有的放屋裡當擺設,有的則放蒙古包裡存著。

甄憾坐在屋內細細的思考白青雲說的那些事。

甄憾回頭看了看放在展架上的開天劍。

心裡暗道:“既然是穿越者,還有外掛輔助,試一試能不能就北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