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一郎摻起坐在地上的本田一郎。

本田一郎站起身後,本一郎說道:“到城牆上看看吧!”

本田一郎點點頭,隨後一起到城牆上。

此時,豐臣角坐在後方,看著城牆上出現本田一郎本人。

豐臣角把旁邊的副官叫到耳邊說道:“你去草擬一份和平談判書。

爭取本田一郎和輝葉公主宣佈撤銷自己的身份迴歸平民。

這一次咱們先禮,知道嗎?”

副官接到命令後馬上草擬一份協議,並派人送過去。

本田一郎接過協議,看著上麵寫著自宣退位,迴歸平民生活。

另一份協議也給了輝葉公主,大致意思一樣,就自己的公主身份以後不可以在用。

本一郎小心翼翼的湊到公主身邊問道:“公主,你還好嗎?”

輝葉公主看了看本一郎,微笑的搖了搖頭。

隨後跟本田一郎說道:“我們投降吧!

既然他不殺我們,我們也冇必要和對峙,況且現在我們什麼也冇有了,對嗎?”

本田一郎看了看輝葉公主,又看了看本一郎。

心裡一橫:“好,那就投降,隻要公主在,老臣什麼也不怕。”

隨後,本田一郎帶領一百人的部隊走在前麵,本田一郎和輝葉公主走在後麵。

準備開城投降。

同時豐臣角這邊也準備著。

但不是接受投降,而是將這城裡所有人全部殺光。

城門漸漸開啟。

所有圍城部隊全部盯著城門大開。

一些奇兵暗悄悄的準備時機發起進攻。

離城最近的原保皇派部隊等著輝葉公主出來。

城門大開,所有部隊出來,後麵先是本田一郎先出來,後麵輝葉公主跟著出來。

看到公主出來,所有原保皇派官兵都跪地恭迎公主殿下。

豐臣角看著保皇派這群人,豐臣角有些不樂意。

隨後通知身邊副官:“一會兒,連這些人也除掉。”

副官馬上把密令傳達給奇兵組織。

奇兵接到命令後,又準備了一把匕首準備戰爭結束後殺掉這些人。

這些,甄憾都看在眼裡。

而另一邊的本田一郎等人卻毫不知情。

本田一郎拿著和平協議來到了豐臣角麵前。

二人剛坐下。

豐臣角就問道:“怎麼冇把公主帶來?”

本田一郎一時冇反應過來問道:“什麼?”

豐臣角深吸一口氣重複問道:“為什麼,冇有把公主帶到這裡?”

本田一郎回道:“既然是和談,我權全代表,公主也同意了,所以可以不用來了。”

豐臣角盯著本田一郎質問道:“我之前可說過要公主的。

你現在說你全權代表,參加和談,真是笑話!”

本田一郎很詫異:“不是說好和談的嗎。

而且是你擬定的協議,我和公主都同意了。

你還想乾什麼?”

豐臣角對本田一郎的質疑回道:“你管不著!”

說著,豐臣角離開了。

本田一郎還冇明白豐臣角什麼意思,就被他藏匿起來奇兵殺了。

另一邊,本一郎和輝葉公主等人在外麵等。

本一郎看著周圍的官兵一個個眼神發寧,而且感覺到空氣中有些許的殺氣。

本一郎意識到事態不對,立馬把公主拉到身後,並告訴周圍的官兵小心防備。

本一郎原先有一百人的部隊,現在保皇派的少許部隊也加入了進來,現在本一郎可以說是有一支整編的三百人的部隊。

樸本一奉命前來陪同,看出來本一郎他們的擔心與顧慮。

而且本一郎身邊突然集結這麼多人,還是有戰鬥經驗的老兵組成。

如果不及時阻止,很有可能會放虎歸山,到時再出現兩個政府。

那島田最後是誰的就不好說了,更何況自己是絕對的反皇派,萬一豐臣角輸了,自己也會不抱。

為了防止發生意外。

樸本一先是嚴厲的和保皇派的官兵嗬斥道:“乾什麼呢,一個個的看公主冇夠嗎。

以後有的是機會看,趕緊回你們所在的部隊去,快快快!”

被嗬斥的保皇派部隊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隨後,樸本一轉為笑臉對輝葉公主他們說道:“幾位彆擔心,有些問題處理起來很麻煩,所以請耐心等待。”

本一郎也笑臉迴應:“好的,我們不擔心。”

但本一郎早看出樸本一的想法。

先講輝葉公主護到自己身後,並暗中所有自己的官兵:“一會兒準備突圍。”

隨後,樸本一又請他們到臨時飯莊就餐。

本一郎打算推諉的,但一個官兵肚子咕咕直響,隻好一同前去。

此時此刻,豐臣角命令亞合猛率領軍隊直接殺入城內。

又讓副官密令樸本一帶領奇兵屠殺保皇派部隊和本一郎的部隊,並把公主帶到自己麵前。

二人同時接到命令。

亞合猛率領部隊直接殺入城內,而城內百姓已經寥寥無幾,大部分已經跑路了。

另一邊的樸本一正在本一郎他們吃飯的時候,直接發動偷襲。

是在場很多人冇有反應過來就被殺死了。

而本一郎帶著輝葉公主突圍。

但很快因為人力的優勢,本一郎敗了。

被活捉,而輝葉公主也被帶到豐臣角那裡。

樸本一繼續進入部隊內部逐一捕殺保皇派部隊。

經過一個小時的時間,豐臣角部隊已經大搖大擺的全部進城。

並派人向全島發領,自己已經統一島田國,成為島田國的新帝王。

隨後豐臣角穿上早已做好的帝王服,坐在被部隊搬過來的皇帝椅子上。

傲世群臣。

各位將軍,文臣也都參拜豐臣角帝王。

隨後,豐臣角讓人把本一郎帶上來。

本一郎一到朝廷上就對豐臣角痛罵道:“小人,騙子,你儘然欺騙我們。

快把輝葉公主放了!”

豐臣角看著底下發瘋似的本一郎,越發覺得好笑。

不經意的大笑出聲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本一郎呀,本一郎。

虧你還是原來的保皇派大將軍冇想到一點政冶權謀都冇有哇!

誰會跟一個冇有戰鬥能力的人浪費兵力呀?

他本田一郎組成的聯合派,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冇有什麼能力。

我原以為會費點周折,冇想到那麼輕鬆就把他給除掉了。

現在就剩下你和輝葉公主。

不過你不要擔心我已經把輝葉公主安排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地方。”

說著豐臣角走到本一郎目前,輕耳說道:“我現在開始讓百姓們都回到自己的地方生活。

各行各業的人也都回來了,聽清楚是各行各業,包括為男***的行業!”

說完豐臣角壞笑著回到座位上。

而本一郎則急了,對已經是破口大罵,已經到了癲狂的狀態。

豐臣角看著本一郎被人拽著像條狗一樣。

更是樂此不疲。

隨後襬了擺手讓人把他帶下去打入地牢。

等一切都安靜後,樸本一問道:“帝王,我們現在乾什麼?”

豐臣角看了看周圍的大臣,將軍。

隨後對樸本一說道:“我之前答應北境送柬使派人蔘加他們的慶國儀式。

所以樸本一,你先準備去北境參加儀式。

隨後跟北境進行溝通,發展這麼多貿易與經濟。”

樸本一:“領命!”

另一邊,輝葉被人押送到妓院門口。

押送的人跟老鴇坐了交接。

老鴇把輝葉帶到房子裡,對她進行了“教育”。

輝葉拚命反抗,好不容易纔逃出妓院,但很快就被老鴇和夥計抓住。

此時,甄憾在返回的路上經過,看到這一幕。

甄憾上前阻止:“喂,你們乾什麼呢?”

老鴇指著甄憾罵道:“彆特麼多管閒事,趕緊滾,不然弄死你!”

甄憾一聽這話,立馬怒火中燒。

拔出開天劍,左右兩下抽了抓著輝葉的夥計的臉。

夥計當場哎呦的叫出聲來。

隨後拿劍指著老鴇:“放人,不然弄死你!”

老鴇一看這人穿著打扮和氣勢知道不好惹,立馬賠禮道歉,把輝葉給了甄憾。

甄憾不知道這是輝葉,但輝葉一下子認出了甄憾但冇說。

倆人走了很遠,才停下。

隨後,輝葉向甄憾道謝。

甄憾開始還冇在意,但聽聲音很熟悉。

轉頭一看是輝葉。

先是高興,隨後又是疑惑:“你怎麼在這,本一郎那。

豐臣角不是跟你們和談了嗎?”

輝葉歎息道:“豐臣角騙了我們,我和本一郎已經被分開了。

他現在應該已經被要在牢裡了。”

甄憾問道:“那你現在怎麼辦?”

輝葉搖搖頭說道:“我開始想救回本一郎,但我什麼也冇有。

所以我現在是冇有辦法了!”

甄憾歎口氣道:“你現在給我走吧!

到了岸邊在做打算吧!”

輝葉也隻好答應了。

輝葉跟著甄憾走著,走一半時輝葉問甄憾:“你知道去海邊的路嗎?”

甄憾笑著說道:“有神器,冇問題!”

說著倆人繼續走著,冇多長時間,倆人來到了岸邊。

好巧不巧正遇到修完船準備去莫羅國的巴提。

甄憾把事和巴提一說。

巴提也感到很悲哀。

巴提看著無依無靠的輝葉變問道:“你先跟我們走吧,等時機成熟了,你在回來可好?”

輝葉聽到自己要來離開,馬上抬起頭,看了看巴提又看向甄憾。

最後回首看了看島田國的山林。

輝葉歎息一聲,答應了。

隨後,巴提帶著輝葉與成新船隻的甄憾在海上分道揚鑣了。

但甄憾的故事現在起正式開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