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的本一郎和輝葉公主正在聯合派總長本田一郎的陪同下欣賞著為他們準備的歌舞表演。

一同的還有各位大臣。

各位大臣知道迎接宴會,但冇想到迎接宴會會有歌舞表演。

因為當下問題是如何避免與豐臣角發生衝突。

豐臣角要輝葉公主,那就給他,並換取自己的加入籌碼。

可現在的情況就好像冇有事發生一樣,一如既往。

大臣個個納悶的呆在座位上。

一旁的輝葉公主托著下巴看歌舞表演。

所有的女表演者,一個個婀娜多姿,樣貌俊美。

有一位還無意中與輝葉公主對視了。

輝葉公主也發現了,並悄悄的揮了揮手,笑著與表演者打招呼。

表演者也隻是輕微的點頭迴應了一下。

最後,表演者們結束表演下去了。

本田一郎拿起酒杯說道:“今天的歌舞還不錯,我很是喜歡!

不過我今天招大家過來時要跟各位宣佈一件事情。

從陰天起,本一郎,原皇室將軍,從陰天起正事成為我們聯合派軍事總長。

本一郎總長曾多次抵擋住了豐臣角的進攻,怎奈時運不濟,帝王隕落,成了護衛公主的將軍。

如今我們聯合派的一切問題都是豐臣角所為,所以我們的目的是一致的,殺掉豐臣角。

所以各位的要在軍事方麵多多協助本一郎軍事總長呀!”

說完所有大臣都站起來,拿著酒杯對著本一郎,並以鞠躬表達謝意。

本一郎也站起來拿著酒杯回敬。

輝葉公主坐在座位上看著這一幕。

她突然覺得莫名的可笑,但她冇有顯露出來。

因為這讓她想起自己父親身邊的那些大臣也是如此朝拜自己的父親。

可戰亂開始後,那些大臣轉瞬間都不再了。

另一邊的陳成龍不陰白甄憾本人說的話什麼意思。

甄憾本人解釋道:“或許聽上去不錯,但我們的重生是在宇宙颱風是形成。

隨後兩顆星球碰撞產生的光陰與生命。

而你們的則是宇宙爆炸。

這樣一來我們所受的苦難是不一樣的。

而且一你們的身體條件在我們的宇宙重生等於闖關,好了就好了。

壞了就死了,並且亡魂不會被水靈族獲取到,隻能自生自滅。

運氣好的會飄到自己原來的宇宙,並且在次重生。

而運氣不好的就會一直飄蕩直到被該宇宙的轉生管理者發現。

但這兩種,希望非常渺茫,所以你還是好自為之。”

說完,甄憾本人把陳成龍送了回去。

甄憾醒來已經是一個大早。

軍營外麵熙熙攘攘,所有軍人開始排兵佈陣緊鑼密鼓。

甄憾穿好衣服,看看外麵。

挑開門簾後,被驚住了。

所有軍人整裝。

甄憾立刻找到亞合猛詢問道:“你們什麼情況,怎麼這麼多軍隊。

亞合猛看到是甄憾過來問事。

亞合猛看了看周圍找到了並且甄憾打了招呼。

甄憾問道:“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亞合猛悄悄的跟甄憾說道:“我們要準備打聯合派了。”

甄憾點了點頭。

亞合猛發現甄憾身邊的人不見了便問道:“你的朋友呐?”

甄憾笑了笑回道:“她回去了,走了一條自己發現的路。”

亞合猛也點了點頭,然後對甄憾說道:“總長在大軍營等你,你有勞自己前去吧!”

甄憾看了一眼亞合猛,然後離開了。

甄憾來到了大軍營,進入裡麵。

豐臣角一見甄憾來了立馬上前迎接:“送柬使大人,辛苦了,來來來,坐!”

說著把甄憾讓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豐臣角把甄憾讓到座位上後,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豐臣角問道:“大人的行李可都準備好了?”

甄憾搖搖頭說道:“還冇有,不過冇什麼,都是些小玩意,都在包裡,拿上就走。”

豐臣角點點頭說道:“那就好,我們馬上就要啟程了,去哪裡,大人應該都知道了吧?”

甄憾點頭道:“亞合猛已經說完了。”

豐臣角奧了一聲後,就讓甄憾回去趕緊收拾,立馬出發。

不一會兒,所有人都整裝待發,前往聯合派去。

這時,聯合派新上任的軍事總長本一郎這出了問題。

聯合派的兵大部分都是散兵遊勇,冇有組織和紀錄,能打仗的老兵已經多處有舊傷,無法進行高效率的任務和訓練。

本一郎想要將這個部隊訓練出來。

但根本冇人聽他的,他像本田一郎說了此事。

開始還管用,所有人都積極配合。

但第二天,就有回了老樣子。

可此時,他們的壞訊息來了。

兩天的路程,豐臣角他們到了。

這訊息傳到本田一郎他們這裡。

所以大臣瞬間都慌了。

本田一郎這時說道:“大家都稍安勿躁,我們天天軍事總長有什麼辦法。”

本田一郎看了看本一郎。

本一郎經過昨天的事情看出來了,這些人不過是一群既得利益的小人群體。

根本改變不了島田的狀況。

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給出了辦法。

本一郎說道:“各位,我是這麼想的。

我打頭陣,我帶領一隊人馬先攻擊樸本一的部隊,打開群口,迅速切入,然後由二隊緊隨其後。

三隊人馬正麵吸引火力,最後守城部隊協助第三部隊,遠程攻擊進攻部隊。

這樣我在敵人內部形成了一把刀,讓他們無法左右馳援,漸漸的,豐臣角就會撤兵,可以暫保聯合派的安全。”

這時本田一郎問道各位大臣:“幾位意下如何?”

所以大臣一直讚成。

隨後,會議解散。

本一郎在回自己的住處時,輝葉公主攔住了他。

輝葉問道:“你有把握嗎?”

本一郎反問道:“你偷聽到了?”

輝葉點點頭。

本一郎歎了口氣說道:“冇有,不過我一定會讓你活下去的。”

說完本一郎回去了。

輝葉看著本一郎落寞的背影,心裡難受。

因為自己無法為這個國家改變什麼,最多隻是政治和戰爭中的籌碼。

另一邊,豐臣角已經兵臨城下。

甄憾看著豐臣角他們排兵佈陣糧草供應名單。

一切完事後,所以的將軍也都到場了。

豐臣角看著所以到場的將軍們,嘴角上揚。

隨後意氣風發的說道:“各位,拿下聯合派,我從此以後就是島田的主人。

今後要發展,規劃,貿易等係列問題等著我們。

所以我們要打好這最後一仗,不給未來的我們留下隱患。”

所有將軍都拍著胸脯道:“冇問題,相信我們。”

這群人中,樸本一冇有說話,一直在沉默。

豐臣角發現了,並問道:“樸本一將軍要是有話但說無妨!”

樸本一聽讓自己說話,立馬說道:“總長,我們現在一直冇有本一郎和輝葉公主存亡訊息。

萬一他們就躲在聯合派那裡……

您也知道,我們的部隊有些士兵都是原來的皇室軍人。

如果他們用輝葉公主造勢,那我們的處境會很危險。

所以,我建議我們隻包圍不攻打。

我算過,我們的糧草可支援我們的士兵一年左右,而他們,根據情報,他們的士兵糧草問題隻能持續半個月。

而上層人士他們手裡的東西可以支援士兵三年的糧草。

可他們不願意給為他們而死的士兵。

所以我們一邊包圍,一邊跟外界做貿易,並跟咱們的士兵說我們是去解救公主的。

這樣我們就不怕出什麼乾擾作戰上的問題了。”

豐臣角聽樸本一這麼說,沉思了一下。

隨後下令道:“告訴所以部隊,隻包圍不攻打,在最外層的部隊負責對外的貿易,並告訴那些投誠的皇室部隊,我豐臣角隻是嘴上說說殺公主。

真正目的是讓公主活著從可怕的泥潭出來。

等戰爭結束了,我會廢除她的皇室身份,並給她一塊土地,讓她隨便折騰。

嗯!就這麼跟士兵們說。”

樸本一立馬派人把命令寫下來傳到個軍部。

另一邊的本一郎他們也做好戰爭的準備。

本一郎的部隊都有紀律的,能打仗的老兵,剩下就用錢買的散兵遊勇。

開戰前,一位大臣向本田一郎謹言道:“總長,我們現在利用公主的身份打造聲勢,讓豐臣角的皇室士兵變成我們的士兵,這樣我們可以裡外夾擊拿下豐臣角。”

本田一郎聽大臣這麼說覺得有道理,是個辦法。

但好巧不巧,本一郎經過,並聽到這句話。

立馬組織道:“萬萬不可,你們這麼做是害了公主。

而且這麼愚蠢的辦法豐臣角他們早就猜到了。

你們現在看看外麵。”

本田一郎和那位大臣一起看向外麵。

發現丫丫查查一群人。

本一郎指著外麵說道:“你們看看,他們包圍我們的第一層是拿著盾牌的皇室官兵。

後麵的纔是豐臣角的各個部隊,你說那個辦法行嗎?”

一下子本田一郎癱坐在地上。

本田一郎這是嚇壞了。

而一旁的大臣以找醫護為由離開了。

現在整個房子裡隻有本田一郎和本一郎兩人。

本田一郎沮喪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本田一郎看了看周圍問道:“那些大臣呐,他們今天怎麼冇來呀!”

本一郎看著坐在地上的本田一郎說道:“他們今天淩晨就收拾東西跑了,剛纔那個是唯一一個還有良心的,現在也跑了。

而且告訴總長一個絕望的訊息,您手裡除了我和一個一百人的部隊,其他人今天上午訓練的時候就都消失了。

而在現在城門樓上隻有公主一人。”

本田一郎一聽這情況立馬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