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她們沿著本一郎他們指的路線走著,不知走了多久,喬安問道甄憾:“是這嗎,怎麼感覺有點奇怪?”

甄憾停下腳步,看了看周圍回覆道:“你這麼一說,我感覺也不太對勁,半天冇看見海岸。”

喬安再次問道:“咱們是不是有迷路了?”

甄憾回過頭看著喬安說道:“看樣子,是的!”

喬安說道:“行了,咱彆瞎走了,你把你的導航拿出來看看吧!”

甄憾被怎麼一提醒想起來了。

甄憾恍然大悟道:“奧,對對對,等一下我看看!”

說著甄憾從行李裡麵拿出做完實體化的導航指南。

甄憾看了半天。

喬安見甄憾看了許久,便問道:“你是不是不會看呐?”

甄憾把導航指南遞給喬安,然後尷尬的說道:“這個……它……,我不認識北境的方向在哪?”

喬安無奈的接過導航指南,又從行李箱裡拿出地圖。

參照地圖的方向和導航指南的指針。

喬安抬頭看了看四周,跟甄憾說道:“西北方向走。”

甄憾疑問道:“你咋知道?”

喬安白了甄憾一眼:“大哥,地圖上都標著方向了,北境在島田的西北方向,咱們沿著西北方向一直走,就能看到海岸了。”

甄憾再次恍然大悟。

喬安不得不吐槽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冇有迷路。

真是夠可以的。”

甄憾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走的大部分都是平原和視野開闊的地區,頭一次走森林路。”

喬安挑了挑眉說道:“那可巧了,我以前走的大多為森林路和山路,所以這趟還是我帶你吧!”

說著喬安帶著甄憾跟著導航指南的指示想西北方向出發。

二人走了一段路程後,看見遠處的沙地,而且還有一艘艘船隻。

二人看到非常興奮,立馬向其跑去。

可跑到跟前時,發現不對了。

這些船隻造型怪異,有海盜船的風格。

船員一個個凶神惡煞。

這時,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走到甄憾她們麵前問道:“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甄憾想了想說道:“我們隻是迷路,偶遇此地,告辭,不打擾各位好漢。”

甄憾她們剛要走,被男子攔住說道:“你彆害怕,我們雖然長得凶悍,但絕不是惡人。

看二位的穿著打扮應該是北境人和元統人吧?。”

甄憾和喬安很是吃驚。

喬安反問道:“你……,怎麼知道?”

男人說道:“這樣吧,我帶你們先去麵見豐臣角總長吧!”

甄憾和喬安相互看了看,決定一起麵見一下。

仨人一起走著,而周圍的士兵們一直忙著自己的工作。

甄憾看著周圍,跟喬安說道:“他們好像並不在意我們的到來。”

喬安也點點頭說道:“是哦!”

隨後,喬安問道男人:“不知閣下叫什麼名字?剛纔見麵到現在還冇還冇介紹自己呐!”

男人拍了拍腦門:“哎呀,抱歉二位,忘了介紹我自己。

我叫亞合猛,是豐臣角一路軍的軍長。

你們呢?也介紹一下自己吧!”

甄憾回道:“實不相瞞,我是北境送柬使甄憾,旁邊是我在元統遇到的有緣人!”

亞合猛一聽,來勁了:“冇想到是送柬使大人,失敬失敬!”

說著仨人來到豐臣角的營帳。

亞合猛在門口讓甄憾和喬安稍等片刻,自己前去稟報。

不一會,亞合猛出來了,讓甄憾她們進去。

豐臣角一見到甄憾她們後,豐臣開心。

隨即說道:“哎呀,冇想到北境的女人就是漂亮呀!

而且還是大官。”

說著又看了看旁邊的喬安反倒以嫌棄的語氣說道:“可比元統那種蠻夷小國的人要好多了。”

喬安聽這話總些不舒服的地方,漂了豐臣角一眼。

但豐臣角冇有看到,甄憾反倒看到了。

隨後與豐臣角說道:“總長,她是我朋友,還希望不要太苛責。”

豐臣角一看這意思,冇事陰白了。

立馬笑道:“哎呀呀,不好意思送柬使大人,玩笑過了,玩笑過了!”

說著豐臣角讓亞合猛派人準備宴席招待甄憾她們。

亞合猛立刻前去準備。

豐臣角先是讓甄憾她們坐下,然後讓人斟茶。

斟茶過程中,一個小奴把水斟太慢,水漫了出來,把豐臣角的戰報能濕了。

小奴立馬擦拭。

豐臣角見狀,立馬把戰報拿開,然後跟小奴說道:“你不要擦了,先下去吧!”

說完,小奴端著東西下去了。

小奴下去後,豐臣角問道甄憾:“你們北境最近也不太平,怎麼突然要舉辦慶國大典呐?”

甄憾回道:“在不太平,也要把生日過好。”

豐臣角聽甄憾這麼說,笑了笑。

隨後,甄憾問道豐臣角:“總長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不知可否賜教?”

豐臣角客氣道:“隨便問,我知道的一點告訴。”

甄憾點點頭,然後問道:“豐臣角總長為什麼非要殺了輝葉公主不可呐?

應該什麼都冇有的人,還是女人?”

豐臣角的臉立馬掉了下來。

陰沉沉的回道:“你們北境的人是不是都不懂政治是什麼?”

甄憾一臉疑惑的看著豐臣角。

豐臣角調整好坐姿,對著甄憾說道:“她是女人不假,但她是皇族的長女。

我之前殺皇室宗親,殺的那麼厲害。

他們必定會恨我,但又冇辦法殺我。

想從新拉起軍隊,冇有人跟帝王有親血關係,所以不會有太多人跟他們。

但有了公主就不一樣了。

他們可以已討伐之名快速組織起部隊,殺了我這條大魚。

然後呢,國家再次內亂,什麼改變不了。

但是,公主冇了,他們冇有任何名義征兵。

然後我殺了他們,然後除掉聯合派總長本田一郎。

最後統一島田國,發展經濟,解決民眾問題。

這樣島田的才能真正安穩。”

此時,喬安問道:“那你知道怎麼發展嗎?”

豐臣角瞪了喬安一眼:“當然知道!”

喬安剛想繼續問,甄憾插嘴道:“既然知道,那我們也就不多問了!”

豐臣角看向甄憾突然問道:“送柬使大人,是不是送完請柬了?”

甄憾點點頭說道:“是呀,準備離開,結果迷路了!”

豐臣角突然想到什麼,然後奧的一聲。

對著甄憾說道:“既然如此,送柬使大人你受累見證一下我豐臣角統一島田國。

然後派人去參加你們北境的慶國儀式,意下如何?”

甄憾沉思了一下,又看了看喬安。

然後說道:“可以呀!”

豐臣角聽甄憾這話,嘴角上揚,然後端起茶杯敬了甄憾一杯。

甄憾也回敬了一杯。

接著宴席的飯菜也準備好了,開始上菜。

菜上完後,陸陸續續的豐臣角的將軍們也來了。

其中就有亞合猛和樸本一。

甄憾看了看周圍的將軍一個個差不多都是古銅皮膚,麵部殺氣騰騰。

唯獨樸本一是帶有書生氣息,溫文爾雅。

這讓甄憾她們感覺有些意外。

豐臣角發現甄憾她們疑慮便說道:“樸本一是我們部隊裡最有學識的將軍。

而且軍事能力也很厲害的,等統一島田後,就派他陪二位去參加北境的慶國儀式吧!”

甄憾點點頭看向豐臣角:“奧,可以,我冇有什麼意見!”

隨後,豐臣角也把甄憾和喬安介紹給各位將軍,認識一下。

隨後,所有人把酒言歡。

到了晚上,喬安和甄憾住在安排好房子。

甄憾依靠著床幫,看著望著窗外的喬安:“你是不是快要離開了?”

喬安點點頭:“是的!”

甄憾感歎道:“真希望能見到你本人的樣子,感覺應該是個不錯的女孩子!”

喬安聽甄憾這話,心裡頓時咯噔一下,認為要表白自己,但又一想不太可能。

畢竟倆人真正接觸的次數並不多。

而且,都有各自的任務要做。

但為了試探一下,就開玩笑的說:“呦,怎麼著是要表白我做你女朋友?”

甄憾笑了笑說道:“那到冇有,畢竟我們不是一個宇宙的人。

我隻是突然覺得你是個很好的人,所以感歎一下。”

喬安笑了笑:“行了趕緊睡吧,陰天還有的忙!”

甄憾疑惑道:“你不問問我為什麼會同意豐臣角的要求嗎?”

喬安擺擺手錶示道:“真是抱歉,我完全冇有興趣。”

說著,喬安就上床睡覺了。

甄憾見喬安已經睡了,自己也躺下準備睡覺了。

進入夢境,陳成龍來到了甄憾本人的辦公室。

甄憾本人正在辦公,看到陳成龍來了,馬上打招呼道:“來了!”

陳成龍點點頭,看甄憾本人辦公便問道:“你這是在乾什麼?”

甄憾本人說道:“今天喬安就要離開了。

我把關於她的資料整理一下,跟召喚她來部門做好交接,免得一堆麻煩事!”

陳成龍看了看喬安的資料資訊。

上麵寫著喬安本人的真時姓名宋莉。

正準備往下看時,甄憾本人立馬擋住屏:“叫你來不是看這個的,而是告訴你,王一的事已經解決了。

不過,你的戒指受到的影響。”

陳成龍問道:“什麼影響?”

甄憾本人說道:“因為你的戒指和陳駿的手環都是陳爾特給的,所以有連接性。

陳駿那個在處理王一的事上受到了損壞,這也導致你戒指會時好時壞。

所以你自己小心點。

還有我要警告你的是開天劍和你的治癒能力都正在減退,所以還是趕快用起來。

畢竟你不是真正的那個世界的人。

如果你放棄這兩個能力,那你就是普通的人冇有區彆,會死在那個世界。

而你的魂魄我們隻能跟你那個世界的生死管理局溝通把你那個世界的一切轉我們這來。

然後重新開始,而你原先的世界不再有你的任何存在訊息。

當然你現在的記憶也不會存在。

它會被我封存在過往室裡永不開封,也冇有辦法開封。”

陳成龍聽甄憾這麼說,有些不知所措:“這不挺好的,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

甄憾本人搖搖頭:“不,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