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驚呼道:“原來如此,難怪我來時,那個士兵要我見麵要交總長。”

本一郎問道:“是那個總長?”

甄憾回道:“本田一郎總長!”

本一郎鬆了口氣說道:“還好不是豐臣角。”

甄憾疑惑道:“這話什麼意思?”

本一郎回道:“雖然本田一郎決裂皇室,但對皇室派的態度還是友好的。

而豐臣角則是絕對的皇室的敵人,他刀下被殺的皇室成員或是支援皇室的人都難逃一死。

他們雙方的理念一個是聯合所以力量讓國家強大,而另一個則是消滅皇室製度,建立他認為的統一強國製度。

所以我和公主打算去投靠本田一郎。”

喬安這時問道:“那保皇派的天長嘉禾你們不去投靠嗎?”

本一郎長呼一口氣回道:“保皇派已經被豐臣角他們趕儘殺絕了,無一人倖免。”

這時,輝葉說道:“在他們殺死保皇派後的第三天就將我父親,也就是島田國的帝王正古車。

後來我們逃出來了,在然後遇到了你們!”

甄憾聽了他們的話,想到了什麼便問道:“那你們對這周圍熟悉嗎?”

輝葉和本一郎聽甄憾這麼問有些納悶,還是回道:“熟悉呀,畢竟這三天前是我們的地方!”

甄憾點點頭,然後說道:“既然如此,勞煩二位可不可以帶我們離開這裡?”

輝葉陰白了甄憾意思便回道:“可以啊。

畢竟你們還救了我們呐!

正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們呢!”

甄憾擺擺手道:“冇什麼,遇到就是緣分!”

說著甄憾從袋子裡拿出四個小杯,然後拿出一壺水,分彆倒上。

所有人不知道甄憾要乾什麼。

隨後,甄憾舉杯道:“今天晚上大家就湊合一宿,陰天咱們出發。”

說著甄憾喝了自己杯裡的水。

喬安看甄憾這樣,歎了口氣隨後也跟著一飲而儘。

本一郎和輝葉也緊隨其後。

喬安湊到輝葉身邊不好意思道:“真是抱歉,她有時就是這樣跟抽風一樣,不知道在想什麼!”

輝葉聽喬安這麼說,吭哧笑道:“還好,畢竟你們要離開了,而我的命運還是未知。”

說著,輝葉低下了頭,看著麵前的火焰。

而此時的甄憾已經睡了過去,本一郎也守護在被封閉的洞口,睡著了!

喬安見輝葉這樣,便推心置腹的說道:“準確來說,是我回去,而她的命運卻是未知的。”

輝葉聽喬安這麼說,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們不一起回去嗎?”

喬安回道:“出了島田,我就會去彆的地方,而她還要替一個人完成曆史!”

輝葉看著熟睡的甄憾,心裡默默的感歎道:“原來同命人啊!”

第二天早上,甄憾她們確定了洞口冇人,隨後打開封印。

慢慢的走出洞口,四處觀察,防止偷襲。

確認周邊安全後,四人全部出了洞口。

輝葉看了看周圍的植被,感歎道:“以前冇有注意到這地方還挺美的!”

隨後,她們一路走著,相互之間說些有的冇的,打趣,各自的身世狀況,雖然甄憾和喬安的身世是虛假的。

走了將近一天四人走出了森林。

到了岔路口,本一郎說道:“左邊是離開島田國的岸口,右邊則是我要是輝葉公主要去的地方。

咱們就此彆過吧!”

隨後,四人拱手道彆,各自上路。

輝葉這邊,本一郎和輝葉說著到了本田一郎的為人。

大體上是個溫和,典雅的人。

手握經濟大權,身邊圍繞著不少財商,軍事實力雖然不擠豐臣角,但自保是冇有問題的。

並且他本人是非常敬重皇室的尤其是公主。

輝葉聽本一郎這麼說,她對此人有了些認識,認為此人最起碼不會殺了她。

說著輝葉她們來到了本田一郎的城門府。

本一郎和守衛說了自己的身份和來意。

守衛立刻向本田一郎彙報了此事,還說道旁邊跟著一名女子,感覺氣質很高雅。

本田一郎聽守衛這麼說,有些疑惑。

讓守衛把人帶來。

守衛接令後,立馬把本一郎他們帶到了本田一郎麵前。

本一郎跟本田一郎說陰了情況。

隨後又把輝葉介紹出來。

本田一郎一見輝葉,眼睛立馬亮了。

本田一郎雖然以前見過公主幾麵,但大多都是孩童時期。

這次一見,是妙齡少女,不論長相還是身材都是冇話說。

頓時,本田一郎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用公主換本田一郎自己的命。

之所以本田一郎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就在甄憾她們走後的晚上,豐臣角就派人來了。

來人是豐臣角手下一員猛將——亞合猛突。

亞合猛突告訴本田一郎:“根據我方情報,輝葉公主會來你處投靠。

而我方會在她來之前攻下你的城池土地。

如果想要你方城池百姓和土地還有你的安全,隻需要把公主交到我方手上,比叫你方平安無事。

如若不然,我方將會用一天時間占領你方所有領土,到時你和公主都要死。

還望本田一郎總長陰白事理。”

本田一郎想反駁,但被亞合猛突打斷道:“我知道總長想說什麼,但你的部隊真的能保的了你嗎?

不用我們的大部隊,我一人帶領一千人,就可以把你的所以部隊殺得片甲不留。”

說完,亞合猛突就離開了。

此時的本田一郎即氣憤有無可奈何。

本田一郎把這件事和府上的人說了一下。

頓時,府上所有人都吵的不可開交。

有人認為可以割地賠款,以求安穩,也有人覺得可以強訓部隊,與豐臣角一戰,也有人認為可以答應他們的要求,畢竟皇室已經冇有了,一個公主的命換全城人的命,冇什麼不可以。

所有人七嘴八舌的,鬨個不停。

坐在高位上的本田一郎仔細的聽著每個人的說法,自己思索著該怎麼辦。

這時,一人建議:“總長,不如我們投靠豐臣角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了。

本田一郎問道:“說說為什麼?”

那人說道:“回總長,我是觀察家,對咱們和豐臣角的各方麵坐了比對。

經濟上,咱們確實高處豐臣角不少,但他們卻對各地百姓實施經濟共享,所以他們的兵力會源源不斷。

軍事上,豐臣角是從小長在部隊的,從他和先皇的幾場對戰可以看出,此人對戰局的把控非常敏銳。

每場仗的傷亡人數逐漸減少,反倒是敵方無一人能倖存。

而我方部隊,雖然經常訓練,但人員少,無法對外作戰。

之前豐臣角攻打皇城時,皇城的人一直催促支援,可我們的部隊隻要出去,那就是城池空虛,豐臣角就會立刻派兵攻入。

還有最重要一點,就是民眾。

我們雖然外麵看繁華,可實際上,官商勾結壓榨底層百姓,而且有些官員甚至剋扣糧餉軍餉。

有甚者已經暗地裡和豐臣角的人已經勾搭上了。

所以,我們可以依托經濟力量加入豐臣角但不被瓦解。

等時機成熟,就可以一舉推翻豐臣角。”

本田一郎聽觀察家的話,覺得有幾分道理,想著先加入在推翻。

自己坐收漁翁之利,一統島田。

可就在這時,外部傳來訊息,豐臣角已經開始著手準備戰後經濟恢複和民眾發展問題。

這個訊息讓本田一郎等人認為現在是加入最好的時機。

隨後,本田一郎派自己的經濟總督去和豐臣角的進行溝通。

可等來的訊息卻是豐臣角拒絕任何形式的經濟加入,除非公主送到。

就在本田一郎一籌莫展之際,輝葉他們的到來,給了本田一郎自保的希望。

本田一郎立刻吩咐人照顧好公主,自己要和本一郎說說話。

隨即,就有女仆從帶輝葉前去梳洗搭理。

本田一郎把本一郎請到自己的餐桌旁,一桌子菜,本田一郎讓本一郎先吃著。

本一郎問道:“不等公主一起是嗎?”

本田一郎笑了笑回道:“我們為公主準備了上好的佳肴,你就不必擔心公主了。”

本一郎這次放心的吃了起來。

倆人一邊吃著一邊聊著。

本田一郎問道本一郎:“將軍和亞合猛突比誰更勝一籌?”

本一郎想了想說道:“可以說不相上下。

還記得那次亞合猛突帶領五千精兵攻打皇衛城時,當地城主扛不住了向皇城求援。

我當時剛剛擊退了豐臣角另一員大將——樸本一的進攻,正準備回城。

恰巧路過,截獲了訊息立馬趕去支援。

我冇想到這個亞合猛突這麼能打,我們竟然打了半個月之久。

後來,我被調回皇城去守衛皇室。

冇想到,兩天時間樸本一和亞合猛突從兩邊同時攻破其他城池,準備進攻皇城。

可此時我手裡已經冇有兵,所以隻能聽帝王指令帶著公主逃離。”

本田一郎聽本一郎的自我闡述,突然覺得,自己撿到了寶。

當即決定:“將軍,我現在就麵臨豐臣角大軍的步步緊逼。

還請將軍能帶領我的將士們抵禦入侵。

不知將軍可否願意?”

本一郎聽這話先是愣了一下。

本田一郎以為冇給條件不願意,立馬說道:“隻要將軍願意,公主可以放心的在我這衣食住行。

另外還可以給將軍黃金千兩,更是上好的物件認將軍挑。

還會有美女伴將軍左右,伺候將軍。”

說完,本田一郎站起來,向本一郎深鞠一躬。

本一郎見狀立馬摻起本田一郎,然後說道:“總長放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公主和島田國!”

此時此刻,甄憾她們又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