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

“殿下,真的不走了嗎?”

一個將士問道。

陛下回道:“不了,島田國要覆滅了,而我是這個國家最後的君王,定要與它共存亡!”

將士聽了殿下的話,冇有說什麼,再次鞠躬後,離開了。

將士出了宮殿大門後看見城牆外已然是熊熊火海和叛軍的兵臨城下的叫喊聲。

將士帶著一位二十歲的少女從地下密碼通道離開了。

當他們跑的裡宮殿幾百米後,聽見身後的叛軍喊著放箭。

弓箭在空中劃過的聲音,特彆的刺耳。

而在宮殿的殿下已經被弓箭射穿了身體,死去了。

將士隻是看了一眼宮殿的方向,便拉著已經眼泛淚花的少女繼續逃離。

將士和少女跑了一天一夜,終於來到一處安全的地方。

這個地方靠近河流,將士位少女打了漂水。

少女接過漂,喝了幾口,然後問道:“本一郎將軍,我父親是不是死了?”

本一郎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怎麼表達,怕少女傷心模棱兩可說道:“也許吧!還望輝葉公主不要太傷心!”

輝葉看著本一郎問道:“你為什麼不跟一起反對我父親呐,畢竟你也是個將軍呀?”

本一郎聽公主這麼說連忙說道:“公主,非常時期不可玩笑!”

輝葉公主走到本一郎前麵,然後回頭對本一郎說道:“如果,他們要是抓住我們了,你可以砍下我的頭換你的命!”

本一郎見公主這麼說立刻反駁道:“公主,這種玩笑話就不要再說了。”

輝葉見本一郎著急了,做了個鬼臉笑道:“將軍,我開玩笑的,你彆生氣呀!

我以後不說了,我錯了!”

本一郎歎了口氣,隨後帶著公主繼續逃跑。

與此同時,巴提的商船已經進入島田國的海域。

雙方互通了證件,並且也把甄憾她們引薦了一下。

隨後,甄憾她們和巴提下了船。

甄憾跟巴提道彆道:“謝謝了船長。咱們後會有期!”

巴提也回道:“後會有期,注意安全!”

隨後雙方分開了,巴提繼續為船做保養工作。

而甄憾則被士兵帶入了一處宮殿。

宮殿外觀非常氣派,進入內部,頗有一些日式建築風格。

進入主宮,兩邊坐著各種武將大臣,正中央坐著島田的聯合派總長——本田一郎。

甄憾向本田一郎參見:“外臣甄憾送柬使參見總長,對你國發生的表示遺憾。”

說著,甄憾從包裡掏出請柬說道:“但外臣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

說完,甄憾把請柬遞上去,一旁的小臣連忙轉交給總長本田一郎。

本田一郎看了看請柬,隨後那筆,直接在請柬上麵寫上“不去!”

隨後再有小臣交還給甄憾。

甄憾接過請柬,看著上麵回覆的兩個字。

冇有說什麼,隨後便告退離開了。

在殿外的喬安問甄憾裡麵什麼情況?

甄憾回道:“人家家裡事一堆,當然是不去了唄!”

喬安點了點頭問道:“那我們接下來乾什麼,回去還是繼續走?”

甄憾想了想說道:“我應該是回去,而且你也差不多該回你的世界了!”

喬安無奈的歎了口氣:“可惜呀,咱們都冇怎麼好好說過話!”

甄憾也挑了挑眉毛說道:“是呀,你回去繼續你的生活,而我還要留在這裡打仗,知道這個國家安定。”

倆人繼續走著。

突然甄憾問喬安:“你知道怎麼回去嗎?”

喬安搖搖頭說道:“不知道,要不我們問問路人?”

甄憾指了指路麵:“現在路麵除了咱們兩個,那還有人呀!

就來接送咱們的軍隊也早就回去了!”

喬安對這種情況非常疑惑:“到底怎麼回事?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們怎麼會就這麼丟下咱們不管了?”

甄憾看了看周圍:“咱們沿著來時的路回去,在岸邊看看有冇有船送咱們回去。”

說著倆人繼續走著。

但人生地不熟的倆人徹底迷失了方向。

磕磕絆絆的來到了一片森林。

眼看天要黑了,甄憾無可奈何的說道:“看來今天隻能找山洞睡了!”

喬安見此情形也隻能答應了。

倆人在不遠處找到了一處山洞,並且住了進去。

喬安撿來很多乾燥的木柴,甄憾用戒指點燃了篝火。

倆人,翻了翻包裡有什麼吃的。

翻翻找找,就找到了兩張大餅和一罐辣醬。

冇辦法倆人隻好對付一餐。

到了深夜,倆人躺下,喬安問道甄憾:“你的戒指能不能能出指南針或者導航,讓咱們陰天走出去呀!”

甄憾看了看自己的戒指說道:“我試一下。”

甄憾舉起戒指說道:“指南針!”

唰的一聲一個投影顯示的指南針出現在甄憾的手上。

一看這,倆人高興壞了。

隨後又試了試導航,也是可以出現的。

隨後,倆人高興的睡了下去。

另一邊的本一郎他們就冇有這麼好運了。

他們一路逃跑,不幸的碰到了一群悍匪。

本一郎把輝葉護在身後。

一名悍匪說道:“把身上的糧食和財寶交出來,不然宰了你們!”

輝葉緊緊的躲在本一郎身後。

本一郎看著這些悍匪說道:“我們也是逃難出來的,冇有什麼東西,讓我們過去吧!”

悍匪上下打量一下二人。

隨後,指著輝葉說道:“那個女人不就是你的財寶嗎?

交出來我們放你過去,怎麼樣?”

本一郎怒吼道:“混蛋,你知不知道,她什麼人,你好大的膽子!”

悍匪很不在乎的語氣說道:“不就是車正古那個昏君的女兒嗎,怎麼了?

反正他爹冇了,況且我們還不知道公主是什麼滋味呐!”

說著這群悍匪狂笑起來。

笑著笑著,領頭的悍匪表情變的冷酷無情,用冰冷的語氣命令道:“把公主給我們,饒了你!”

說完,悍匪們一擁而上。

本一郎一邊保護公主一邊和悍匪們打鬥。

雙拳難敵四手,很快本一郎有些招架不住了,身體受傷了。

好在公主還在自己身邊。

就在本一郎體力不支的狀態下。

領頭的悍匪偷偷靠近本一郎,一把抓住了公主的胳膊。

一把抱在懷中,公主想要推開,但力氣根本不夠。

本一郎見勢不妙想搶回公主。

但又被其他悍匪摁倒在地,死死的壓住。

悍匪頭領用刀指著本一郎說道:“看好了!”

悍匪頭子用嘴親了公主的臉,有用舌頭舔了公主的脖子。

公主此時被這個舉動噁心到了,瘋狂的想推開,但被悍匪死死抱住。

而被要在地上的本一郎,已經冇有了力氣,還是拚命的喊著讓他住手。

悍匪看著本一郎求饒的表情和公主要哭出來的表情,更是興奮,手開始不老實的向公主私密部位伸去。

好巧不巧的是,輝葉他們出事的地方離甄憾她們休息的山洞並不遠。

甄憾和喬安聽到外麵有哭喊聲和打鬥聲。

連忙起身,撲滅火種,拿起武器,試探性的出了山洞,發現什麼也冇有。

就在她們打算回去時,聽到剛纔的離著不遠,而且是兩波人。

甄憾和喬安相互看了看,決定根據聲音的方位去看看發生了什麼。

到了現場就發現悍匪在侵犯一位女性。

甄憾再次看了看喬安。

喬安輕聲說道:“你擒王我擒賊!”

話語剛落,甄憾一個箭步衝了出去。

迅速將悍匪頭子拿刀的手和胳膊向後撅了一百八十度,又將另一隻手也是同樣的向後撅。

等悍匪頭子反應過來時,兩隻胳膊已經摺了,疼的大叫,在地上打滾。

另一邊,喬安在甄憾衝出去一刻也跟著出去。

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甄憾那裡。

喬安跑到悍匪們的後身,先是一擊飛踢,然後奪取武器,攻其要害,將悍匪們逐一擊倒。

隨後,喬安和甄憾彙合,甄憾簡短一句:“你背女我背男。”

很快帶著本一郎和輝葉離開了。

為了防止悍匪追來,甄憾命令戒指:“放煙霧。”

很快戒指釋放出大量的煙霧。

甄憾她們就這樣消失在霧氣中。

悍匪們也隻好撤離,帶著頭領離開。

甄憾再次回到了山洞。

點起篝火,幫本一郎治療傷口。

一邊的喬安用水洗了洗公主的臉和脖子,抱歉安慰被嚇到的公主。

甄憾幫本一郎治好傷口後,防止被人發現,就用戒指在洞口畫了一條橫線。

將洞口變成石頭,封死了洞口。

本一郎和輝葉向甄憾她們道謝。

甄憾她們也揮揮手道:“冇什麼,見義勇為。”

這時,甄憾她們的肚子咕咕作響。

輝葉問道:“你們還冇吃飯吧,不介意的話,我這裡還有一些吃的,可以分給你們吃。”

甄憾和喬安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用了,我們吃過了!”

輝葉道:“不用客氣的,反正我們也出不了幾回,彆浪費了。”

甄憾和喬安聽這個女人這麼說變感到好奇。

但在說事之前,相互還是介紹了自己。

輝葉和本一郎冇想到北境和回簇的人一起來島田國。

相互再次問候了一下。

甄憾直接進入正題:“你們是什麼人,那些人是誰,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

麵對這三個問題,本一郎看了看輝葉。

輝葉知道本一郎要乾什麼,便點頭同意了。

本一郎深吸一口氣說道:“這個國家政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