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甄憾她們鄰座的人正是王一。

他這次穿越到了甄憾她們的時空,當聽到她們談論自己的名字時,王一一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好悄悄的跟在甄憾她們後麵。

甄憾和喬安分彆回了自己的房間。

王一也悄悄地站在呆在門外。

因為巴提受洪發財的委托,把甄憾她們安排在一個獨立的房間。

除非有夥計過來叫出來吃飯,不然不會有人來。

甄憾在屋內看著行李包裡還剩一個請柬和幾個回覆貼,歎了口氣。

想著送完最後一程,回去好好休息。

此時,門外的王一正聽著裡麵的動靜。

甄憾看著窗外的海景,喝著一壺之前沏好的茶,琢磨著:“這個王一到底誰呀,能讓無敵之一的人查這個人?”

就在甄憾琢磨著那。

王一突然衝進房內,拿著短刀就像甄憾刺去。

甄憾雖然不是練家子出身,但反應能力和速度,還是可以的。

迅速的躲開的王一的攻擊。

這個動靜吵到了正睡覺的喬安。

喬安看到甄憾正被人拿著武器追趕。

喬安其實還是武術世家,功夫了得。

見到對方拿著短刀,她順手拿起房門後的木棍。

衝到甄憾的房間,用木棍擋開了王一的刀,並把王一打幾米遠,拉開距離。

然後問道:“你是什麼人,居然行刺?”

王一也反問道:“你們不是時空軍隊的人嘛?”

甄憾疑惑道:“你說的什麼呀?”

三人陷入了僵局。

隨後,喬安先開口道:“我們不是什麼時空軍隊的人,跟那個組織也沒關係。

反倒問你,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她?”

王一一聽沒關係,先暫時收起武器說道:“我叫王一,是被迫時空穿越的,現在一直處於時空亂穿狀態。

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但,那個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和事情?”

甄憾回道:“我說是我做夢知道的,你信嗎?”

王一不耐煩看著甄憾:“你覺得我在和你開玩笑嘛?”

一旁的喬安看到王一又要動手態勢,立馬佐證道:“這事我可以證陰,開始我也不信,但自從那個夢裡的人說的話救了我時,我相信了!”

王一深吸一口氣,緩了緩說道:“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殺你的,隻是時空軍隊的人開始不間斷的一個種方式要抓我,並要分解我,來解開我身上的秘密。

所以,我不得已而為之,見諒。”

說完,王一收起刀具準備離開。

被甄憾叫住了:“你要去哪裡呀?”

王一看了一眼甄憾說道:“不知道?”

甄憾想了想說道:“那不如,你和我們一起住吧,我把我房間讓給你?”

王一和喬安都很詫異的看著甄憾。

喬安問道:“你是不是瘋了,他剛剛要殺你,你還留他?”

王一也很讚同喬安的說法。

甄憾挑了挑眉毛說道:“因為我還有個任務就是留下你。

但不是我本人留下你,而是我手上的戒指。”

說著甄憾拔下戒指給王一,並說道:“聽那個叫陳爾特的說,他的這個神器可以遏製住你亂穿的問題,你戴上試試吧!”

王一接過甄憾的戒指,並戴在手上。

甄憾看到王一戴上後問道:“有什麼感覺嗎?”

王一站在原地閉眼感受了一下,隨後輕描淡寫說道:“冇什麼感受!”

甄憾點頭道:“這樣呀,那你先戴著吧!”

然後對喬安說道:“幫我收拾一下房間,去你那屋睡!”

喬安愣了一下:“咱倆睡?”

甄憾說道:“是呀!”

喬安把木棍放一旁幫助甄憾把她的東西搬入自己的房間。

東西不多很快搬完了。

完事後,甄憾跟王一說道:“目前為止你先在那裡住著吧。

之後有什麼事再說!”

隨後,甄憾進了喬安的房間。

原地待著的王一不得不感歎一句:“收拾速度還挺快!”

說完,王一也關上門,躺在床上看著手上的黃金戒指。

心裡說道:“這玩意兒,好使嗎?”

冇過多久,中午。

甄憾程王一是自己的老鄉,變一同吃起飯了。

下午所有人都休息了。

到了傍晚,在餐桌上,甄憾問道王一:“你身上的問題到底什麼時候的事了?”

王一摸了摸下巴說道:“具體時間我也不太記得了。

但在這種情況出現時的場景。

當時第三次宇宙戰爭剛剛結束,所以星球都在逐步恢複中。

尤其是地球,我報名參加了修複星球大隊。

當時,我們正來到一個叫五聖山的地方。

在那裡我負責修複山上被炸燬的山體以及埋在山裡的文物什麼的。

就在我準備修複一個墓碑時,手不小心擦破了。

一點血跡擦到的墓碑上。

當時冇人發現,我就用隨身攜帶的紙巾準備擦拭。

當我正準備擦時,發現血跡不見了。

隨後,我看見自己的手和胳膊開始變成粉末狀。

當時我被嚇到了,準備喊時,突然我眼前一黑。

當我在醒來時,來到了一個廢墟的飛船裡。

在往後開始各種各樣的穿越,直到現在。”

甄憾聽的則一臉震驚。

反倒是喬安和王一屬於統一宇宙的,所以問道:“你說的五聖山是不是陳爾特獲得超能力的地方?”

王一點頭道:“是呀,怎麼了?”

喬安回道:“你出事的新聞我也看到過,不過當時是發出爆炸,然後你在地方就不見了?”

王一疑惑道:“是整個五聖山?”

喬安搖搖頭說道:“是你準備擦拭的墓碑不見了。

當時轟動一時,後來各方一直查詢原因,但收貨甚微。

後來,除了專門負責的人還在查外,大眾也是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王一聽完後問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家人他們是什麼情況?”

喬安搖搖頭說道:“非常抱歉,當時我是初中生,所以並不太清楚!”

王一輕聲的奧了一聲,就冇有說話了。

到了夜晚,王一站在夾板上,望著海麵。

甄憾在他旁邊問道:“你看什麼呢?”

王一回道:“看海!”

甄憾抿了抿嘴唇說道:“實不相瞞其實我和你還有那個叫喬安的不是一個宇宙的人。

來自被你們關閉的混沌宇宙裡的地球。”

王一聽甄憾這麼說有些匪夷所思:“你怎麼會出現這裡?”

甄憾看著王一說道:“這就要問我夢裡的那位大人了!”

王一聽甄憾這麼一說瞬間陰白了:“原來你是被召喚者呀!”

甄憾點點頭。

王一問道:“她有冇有說你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甄憾歎口氣道:“我的靈魂被禁錮的原因,所以要在這裡帶上五十年!”

王一拍了拍甄憾的肩膀。

這時,喬安出了夾板看到甄憾和王一,就咳嗽了一聲:“喂喂喂,你們不冷嗎,我已經把熱水能來了,都過來洗一下吧!”

說著喬安離開了。

甄憾和王一也跟著下去了。

在喬安的房間裡,仨人圍坐在一起,三個人的腳都泡在一個大木盆裡。

水盆裡的水熱熱的,水蒸氣暖暖的,非常舒服。

甄憾他們非常愜意的泡著。

甄憾閒聊的問王一:“你在你們那個宇宙戰爭來之前是乾什麼的?”

王一冷笑道:“一個保安而已!

後來送外賣和快遞。在後來,戰爭開始了。

我應征入伍,當著十年的兵參加了很多戰爭。

後來戰爭結束,退伍,參加戰後建設工作,一直到我消失。

在後來穿來穿去,遇到了你們。”

甄憾聽著王一講述,自己也感歎道:“咱倆差不多,我之前是個維修工,但一直洗車,冇前途,辭職後就來到了這裡!”

喬安看著他們說道:“你在吐露心聲呀!

那也算我一個,我們家是開武館的,我爸和我媽都是武術教練。

我還有兩個哥哥,他們對我雖然很好,但論武術天賦我差很多。

後來上學了,一邊學習一邊練武,考上大學。

再後來參加工作,在大廈裡的工作崗位敲電腦。

日複一日,冇有起色,雖然當過一個小小主管,但工作壓力有增無減。

心累呀!”

仨人相互看看,相視一笑相互吐槽對方都冇好到哪裡去。

過了許久,王一問道甄憾:“你們有任務在身嗎,一堆行李的?”

甄憾苦笑道:“當然了,送完島田的請柬就算完成任務了!”

說著甄憾看了看桌子上的行李包。

王一深吸一口氣說道:“行了,不泡了,趕緊睡覺吧!”

說完,王一擦了擦腳,就離開了。

隨後,甄憾和喬安也相繼擦了擦腳,並把水轍了。

都準備睡覺了。

淩晨時,喬安起身去方便。

等喬安方便完回來時,看見王一站在房間門口。

喬安上前問道:“你大半夜不睡覺乾嘛呢?”

王一被喬安突如其來嚇了一跳。

隨後,王一把手上的戒指摘下來,還給喬安。

喬安問道:“你這是乾什麼?”

王一解釋道:“我知道你們要去的地方。

但哪裡很危險,這個戒指還是留給你們用吧。”

剛說完,王一就消失在喬安的麵前。

喬安看著手裡的戒指,這能默默地祝王一平安了。

早晨,甄憾剛起,喬安把就把昨天夜間的事告訴了甄憾。

甄憾聽到這個事,隻是說了一句:“希望玉覃他們能留住他。”

隨後,便去洗漱了。

距離甄憾幾海裡的島上依然是戰火紛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