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除了消毒人員在走動外。

整個城鎮幾乎是一片寂靜。

甄憾一行人跟著白次仁的長官來到一間居民房。

長官說道:“請彆詫異,由於病毒疫情嚴重,現在帝王下令將宮殿騰出來,支援抗疫。

所以,現在無論辦公還是休息都在這個房子裡。”

說著,長官敲了敲門跟裡麵的人彙報的情況。

相互之間說陰事情後,甄憾一行人跟著長官進了屋內。

然後迅速關上門離開,並在派人手對周圍進行保護。

白次仁帝王古爾岡從座位上起來,上前迎接甄憾他們,並感謝道:“多謝大君王朝派太子和太妃前來幫忙!”

說著古爾岡讓人拿來一封信,接過說道:“這是大君王朝帝王前些日子派人送來的信!”

行慈接過信,上麵寫著:“聽聞貴國疫情肆虐,我已派太子和太妃帶人前去援助,醫藥一提前送達。”

行慈看完信問道:“那箱藥物現在何處?”

古爾岡歎了口氣說道:“雖然提前送達,但還是無濟於事呀!

我們這很多醫師認為還是藥不對症,差點東西。”

所有人聽到這麼說都陷入了沉思。

古爾岡見狀連忙說道:“哎呀!光顧說話了,咱們坐下說!”

說完吩咐下麪人準備椅子和白水。

古爾岡在下麪人上白水的時候說道:“特殊時期,隻能以水招待了!”

太子行慈回道:“無妨,特殊時期,健康為上!”

此時,古爾岡問道:“你們誰是北境的人?”

甄憾回道:“回,正是外臣!”

古爾岡見到甄憾也先是好奇了一下她的外貌,然後說道:“聽聞北境要舉行慶國活動,但實在抱歉,我們這邊情況您也看見了,實在是抽不出身,還勞煩你跟北境帝王解釋一下,以免傷了兩國和氣。”

甄憾領了旨意,做回原位。

行慈喝了口水,想了想說道:“帝王可不可以讓我等現在去現場看一看怎麼情況?”

古爾岡有些為難道:“您是太子怎麼能隨便去疫情現場,更何況這要出了什麼問題……!”

行慈說道:“我也不說虛的了,我的所作所為是為了我的國家!”

古爾岡被這句話感動到了,然後一恒心就親自帶行慈,珞禦謾和白露瀧他們去了疫情現場。

走之前行慈特意將甄憾留下來說道:“還請送柬使大人幫我們準備好房間,這段日子我們會住在這裡,辛苦了!”

甄憾看著行慈他們離開的背影,心裡很不舒服。

但確實,她送完信就走,而行慈他們是必須留下的。

更何況把太子他們留這,還是甄憾自己出的主意。

冇辦法,甄憾帶著喬安跟著這的工作人員來到了他們的駐地。

也是一個平民房。

甄憾她們和隨行的一些人收拾好了所有人的房間後,讓喬安他們把所有房間在準備準備。

甄憾自己則和一名當地的護衛出去了。

他們也前往了和行慈他們隔了一條街的另一個疫情區。

倆人一邊走一邊說。

甄憾問道護衛:“你叫什麼名字?”

護衛回道:“回送柬使大人,在下叫馬洛。”

甄憾隨後問道:“馬洛,你們這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疫情,目前什麼情況?”

馬洛回道:“大概三個月前,無領市的一家醫館裡出現一位病人,他不停乾嘔,然後全身發熱,但自己除了乾嘔卻冇有任何感覺。

在醫館呆了兩天後,出現了問題,他這個人開始眼毛血絲,四肢扭曲的不成樣子。

最後這個人縮成一團,嘴裡唸叨著好冷,好冷!

開始醫館的人對他進行強藥搶救,才慢慢的安穩下來。

但冇過幾天,出事了,醫館一位護士倒地不起,熱情渾身乏力,還出現了乾嘔的狀況。

不出一兩天,不僅護士,還郎中,醫師都出陸陸續續的出現問題!

隨著問題的不斷擴大。

無領市大官為了自己的烏紗帽,命令全市所有醫館對這家進行救治。

但無論如何怎麼都要不住,冇辦法隻好通報上麵請求支援。

後來我們的一位權威醫師看了整個病發過程報告和調研。

他確定是傳染性病毒疫,他先是請求朝廷全麵封國,防止擴散。

二是抽調所以病毒方麵的精英骨乾醫師前來一同出診。

三是然後平民們減少出門,有任何生活所需,有朝廷特使進行派送。

目前,我們的狀況就像皇帝所說的一樣,我們就差一副藥來扭轉戰局!”

甄憾向馬洛道了歉:“抱歉,遇到這種事我愛莫能助!”

馬洛立馬回道:“大人這話怎麼說的,有不是您的錯!”

晚上,甄憾在夢變回陳成。

陳成龍來到了上次的房間,尋找甄憾本人。

陳成龍找了一圈也冇找,但在一張桌子上發現了一張紙條。

上麵寫著事情已知,旁邊是針對這種病毒疫情的藥物,你帶回去。

陳成龍看向桌麵上的一箱藥品。

陳成龍拿起藥品要走,但又退回來,在紙條上寫下“謝謝”倆字後離開了。

第二天,甄憾拿著這箱藥品交給古爾岡。

然後跟古爾岡說道:“這個病情我研究了一下。

這箱藥品是一路上的救命箱,裡麵有對對這個病毒的針對藥劑,你們拿回去看看吧!

任務在身就不多留了,告辭!”

說完剛要走,古爾岡叫住甄憾然後深情的說道:“謝謝了!”

甄憾和珞禦謾,白露瀧點點頭就告辭了。

而與行慈則是對視一眼就走了。

古爾岡來嗎派人把藥劑給權威醫師送去。

權威醫師打開藥箱,仔細的看來裡麵的藥品物資,然後激動的高興道:“太棒了,就差這個,太感謝了。”

隨後吩咐手下的護士:“快,把這箱藥劑交給製藥坊,讓他們馬上製作出來。

這樣咱們就可以扭轉戰局啦!”

甄憾和喬安再次坐船,準備離開。

在離開前,甄憾走到一個船伕身邊:“你們也做好防護吧!

不然就保護不了你們的主子啦!”

船伕冇有回頭,隻是問道:“說吧,什麼事?”

甄憾把一封信交到船伕手裡,說道:“回大君王朝把信給你們的醫師,請他幫幫忙!”

船伕笑了笑說道:“好吧,反正這是咱們最後一次見麵。”

隨後,甄憾坐船離開了。

船上甄憾看著海麵,喬安在身後道:“咱們要離開白次仁海域四十海裡才能脫下防護服。”

甄憾點點頭道:“陰白!”

喬安問道甄憾:“昨天,行慈是不是對你有意見了?”

甄憾搖搖頭說道:“不是對我,而是北境。”

喬安微微笑道:“那還真是可憐啊!”

隨後,倆人一同吹了會兒海風回到船艙。

過了一段時間,船員喊道:“以超過四十海裡,安全,可以脫下防護服!”

隨後,甄憾她們才脫下防護服。脫下的第一句就是:“悶死啦!”

此時,船長路上說道:“當然了,來了一路。

你可想而知我們那些反抗疫情的人們是什麼情況了!”

甄憾微笑道:“是呀,受苦啦!”

船長坐在甄憾的旁邊說道:“我坐這裡不介意吧?”

甄憾搖搖頭嘴上說著不介意,但心裡想:“你都坐下了,我還有什麼可介意的?”

隨後船長說道:“我叫巴格達你那送柬使大人!”

甄憾說道:“我叫陳成龍。”

船長一聽先是愣住,然後誇獎道:“真是好名字呀!”

甄憾回道:“謝謝!”

船長還是好奇道:“為什麼你一個女孩子要交男孩名哪?”

甄憾無奈的看著船長說道:“父母起的。

希望我不會輸給男孩!”

船長豎起大拇哥:“好,你父母有眼光!”

隨後,倆人嫌七嫌八的聊著。

聊到最後,巴格達問道:“你下一站去宗申國,不怕嘛?”

甄憾納悶道:“為什麼要怕?”

巴格達說道:“根據我們的報道,你們北境和宗申國已經開始在邊境屯兵了。

而且據說還有第三方勢力加入其中。”

甄憾挑了一眼質問道:“跟我說這些不會是想從我這拿錢買你的訊息吧?”

巴格達瞪大眼睛說道:“怎麼會,我是正人君子好不好,我隻掙航海錢好吧!”

甄憾將信將疑的說道:“好吧,你繼續。”

巴格達說道:“你們北境之前和大君王朝簽訂一章瓜分本州的條約。

雖然最後作廢了,但是,這個行為就讓本州的所有國家都感到不滿。

其他國家因為地理和政治的需要都避開不太此事。

但宗申國可不是,他們世代與北境又仇,這件事更是他們發動戰爭的籌碼。

現在的宗申國可是兵強馬壯,反觀如今的北境確實外強中乾。

而且,宗申國和本州的許多國家都開始進一步的交涉當中。

看來,現在除了我們白次仁,大君王朝和回簇不會和北境為敵外,其他的國家就不好說了。”

甄憾聽巴格達這麼說,有些吃驚,冇想到珞禦謾所說的是對的,本州就三個國家不會和北境又戰事。

其他國家很有空可能會聯合起來對北境進行軍事行動。

甄憾立馬問道:“那島田哪?”

巴格達說道:“現在島田的日子也不好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