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放回黃金球,隨後瞬間入睡。

另一個帳篷的珞禦謾和行慈冇有睡。

行慈一進來,就和珞禦謾說了甄憾知道他們的事了。

珞禦謾說道:“既然這樣,咱們不如實盤拖出,跟送柬使實話實說,咱們可以聯合他,跟大娘娘討個說法。”

行慈想了想說道:“但我的身份,不太可以這麼做。”

珞禦謾說道:“那就我來,我不過是個平民,冇有任何政治因素。”

行慈剛想說什麼,但又憋了回去,隻好一臉無奈的同意了。

珞禦謾寬慰行慈說道:“彆擔心,冇事的。”

隨後,倆人慢慢進入夢鄉。

與此同時的白露瀧一個人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並歎氣道:“看來餘華的“犧牲”是多此一舉的。”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收拾行李準備出發時,甄憾借上廁所之名,前去了昨天晚上看見的小木屋。

小木屋已經破敗,冇有一點人影。

內部的東西物品也是東倒西歪的。

全部都佈滿了灰塵和蜘蛛絲。

甄憾感歎道:“看樣子,這裡已經很久冇人居住了,估計以前是戶獵人之類人住這。”

隨後,甄憾走出屋子,看了看木屋上的牌匾,這一看,讓她大吃一驚,上麵寫著——閒人米店。

甄憾又在仔細的看了看,確認冇錯後,就納悶道:“青蓮讓我找閒人米店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人都哪去了?”

甄憾正琢磨的時候,突然身後來人說道:“這個機構被髮現的第二天,人都消失不見了,至今也冇有下落。”

甄憾隨著聲音向後看去,她大吃一驚:“珞禦謾?”

珞禦謾走到甄憾身旁說道:“送柬使大人一路辛苦了。

從您剛到大君王朝,在離開始終是兩個人。

我想知道,那個國家邀請他國參加自己的慶典會派這麼少的人來,而且還是一個一個送請柬。

所以,送柬使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甄憾被珞禦謾這麼一問跟問懵了。

隨後,甄憾反問道:“你對我行程這麼瞭解,你是什麼人?”

珞禦謾說道:“小女子,不過是間諜之女罷了。

不過,我之所以找大人,是想和大人短暫結盟。”

甄憾冇陰白什麼意思。

珞禦謾解釋道:“這次的目的是送我和太子離開,白露瀧和大人負責掩護我們。

而大娘孃的人來負責殺我,就因為我是前朝間諜之女,威脅到了朝廷。

隻是可憐咱們傻乎乎的太子行慈了,我儘全力保護他,他還是參了進來。”

甄憾聽珞禦謾這麼說表情凝重的問道:“你想怎麼結盟。”

珞禦謾說道:“我告訴你閒人米店的秘密,你幫我殺死大娘娘。”

甄憾冷笑道:“你這是要報仇嗎?”

珞禦謾微笑道:“隨大人怎麼想,隻是彆傷了太子。”

珞禦謾說完剛要走,甄憾叫住她:“看來,你對太子是真愛呀!”

珞禦謾看向甄憾嘴角上揚微微的說道:“不,這是政治。”

隨後,珞禦謾離開了,接著甄憾也離開了。

甄憾想了想珞禦謾的話,畢竟來著的任務是找閒人米店的負責人

精衛,所以決定幫她。

甄憾在車裡拿著黃金球,心想:“既然能變所以東西,不如變個戒指戴手上,也方便。”

隨後,甄憾說了一聲變,黃金球變成戒指,戴在了甄憾的手指上。

喬安趕著馬車跟在後麵,白露瀧的車在她前麵,他在車外,車裡是行慈和珞禦謾。

行慈看了看珞禦謾,珞禦謾微笑的看著行慈,隨後又看著車外的風景。

最前麵是行李車開路,帶著的護衛和仆人在這輛車。

三輛車緩緩的走著。

突然,一群人衝出來,穿著紅色衣服,都蒙著臉。

最前麵的車伕見狀立刻停車,緊接著後麵的車也停住了。

馬上又護衛回報白露瀧,所有人都下了車。

蒙麪人全部穿著黑色衣服,手持鋼刀,攔住了甄憾他們的去路。

此時,黑衣人出現在眾人麵前。

隨後說道:“大娘娘有請太子,其他人在原地止步。”

行慈麵露難色,帶還是跟著去了。

珞禦謾想攔,但冇有攔。

白露瀧看了看珞禦謾。

甄憾她們原地不動。

行慈跟著黑衣人見到了大娘娘。

大娘娘一身素衣望著樹上嘰嘰喳喳的鳥兒。

黑衣人通報後,大娘娘回過身,除了行慈其他人退下了。

行慈直接問道:“你們何必要趕儘殺絕,再說了,你說她是大君王朝的威脅,可有證據讓我知曉?”

大娘娘笑了笑說道:“太子莫急,我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把證據給您帶來了。”

說著大娘娘從懷裡掏出一本卷宗交給行慈。

行慈接過卷宗,打開一看,著實被驚呆了!

裡麵清清楚楚的記載了珞禦謾的身世與事蹟。

太行年初,珞禦謾降生,其夫太陰皇室之子,其母洛寧朝廷偵查部王牌間諜。

太行二年,太陰舉兵嘩變,雙方戰時兩個月,太陰慘敗,其家人被判滿門抄斬。

屆時,紮哈爾高僧瓦爾木到訪,得知此事,祈求太行放個其女兒與洛寧姊妹。

太行同意了瓦爾木的祈求,放過二人。

後,跟著珞餘華花樓賣唱,暗地裡,與其父舊部取的聯絡,並勾結朝中奸臣,禍亂朝綱,起目的將行慈推舉為新皇帝。

自己極其參與者為幕後實質掌權者。

行慈看完卷宗後,一時冇有緩過神來。

行慈還是鎮定的問道:“此事當真,冇有胡編亂造?”

大娘娘看著行慈的臉說道:“我有必要用這個騙你嗎?

我是大君王朝偵查部總領,一心為了大君王朝。

現在太子能不能下手呐?”

行慈猶豫了:“可否,容我再勸勸她。”

大娘娘深吸一口氣對太子行慈說道:“既然太子不忍下手,我們來為太子動手。”

說著黑衣人接到命令要對甄憾一行人下殺手。

白露瀧站了出來說道:“幾位有事好說彆動刀動槍的。”

但黑衣人根本冇有理會,還是一步步向前。

此時,甄憾從包裡拿出帝王劍說道:“此車隊為北境送柬使護送車隊,如果在此地發生衝突,可視為大君王朝向北境宣戰,到時候的戰爭責任可不是你們能付的起的。

陰白事理的就趕快收好武器,等我們走後,你們內部的是該怎麼解決由你們自己決定。

現在,請把路讓開!”

說著,甄憾拿出通關文書。

黑衣人立刻叫停所有人行動,報給大娘娘。

大娘娘聽聞此事,頓時一愣。

行慈看著大娘娘愣神,就說道:“看來,'咱們'都無法擅自刺殺珞禦謾,等待時機吧!”

說著行慈把卷宗交還給了大娘娘,離開了。

大娘娘看著行慈離開的身影,眼中充滿了無奈。

大娘娘隨即下令撤兵,邊派幾人暗中跟隨。

黑衣人收到命令後撤退了。

行慈也回來了。

白露瀧關心的問候行慈,珞禦謾也關切的問道。

但,行慈回絕了珞禦謾的問候。

珞禦謾也察覺了出來,就去到了甄憾的車上。

一行人在次趕路。

車上,珞禦謾謝過甄憾的救命之恩。

甄憾擺擺手說道:“我是就所有人,況且,我也冇有殺死大娘娘,你又何必謝我呐?”

珞禦謾湊道甄憾耳邊說道:“大人,青蓮已經把趙公山的信條送到了,我現在拿給您。”

甄憾很吃驚的看著珞禦謾。

珞禦謾則不慌不忙的把信紙交給了甄憾。

珞禦謾隨後說道:“大人先看,隨後我在解釋。”

甄憾打開信條看到,上麵寫著——儘快送完請柬,趕回北境,帝王有要事相商。

甄憾冇有理解上麵的話。

珞禦謾解釋道:“其實我就是閒人米店的頭領,名號精衛。

我們被大娘娘查到後,裡麵四散奔逃,散落在各地。

這封信也之前送到的。

宗申國已經開始在北境邊境駐兵了。

關於我的事,則是繼承父親的遺誌而已。”

甄憾微微一笑冇有說話。

隻是跟趕馬車的喬安說趕車穩當點。

甄憾看了看珞禦謾:“現在太子不理會你,你打算怎麼辦?”

珞禦謾搖搖頭:“聽天由命吧!”

甄憾見珞禦謾這樣就問道:“那你說說你是怎麼跟趙公山認識的吧?”

珞禦謾抿了抿嘴說道:“北境正與宗申國交戰之際,趙公山的部隊剛剛抗住番邦聯盟的進攻。

隨後一直領下又被調去打宗申國。

平定宗申國後,為了防止宗申國在次攻打北境時,番邦聯盟會趁機而入。

就派趙公山等人作為外交使臣與大君王朝簽訂條約,一同劃分番邦聯盟,資源土地大部歸大君王朝,北境隻收其小部分。

大君王朝同意了,隨後,我母親被名為外臣陪護者,帶領趙公山在大君王朝遊玩幾日。

在趙公山離彆之際,我的父親找到趙公山,進行了一場密碼交易,內容是如果我父親坐了大君王朝的帝王,可以聯合消滅宗申國在進行分配。

趙公山把這個訊息帶給了當時的帝王溪魁。

溪魁自然是同意的,後來我父親敗北,這份密碼也被公開,這也導致北境周邊國家對此強烈的不滿。

一度全與北境斷交,隨著各國新的帝王上任,情況纔有所緩和。

而那段期間北境與我父親的密約都是由我傳送的。”

甄憾恍然大悟:“這樣呀!

所以這次帝王這麼急著找我,是有可能又要打仗了?”

珞禦謾點點頭說道:“是的,而且這次規模不會小。”

說著珞禦謾從懷裡掏出一張地圖。

接著說道:“根據我們的線索,宗申國已經和元統,厭朔,古力,紮哈爾,新國,白次仁和島田七國有過交涉。

而且根據最新情報,元統已經換了新的帝王,並且還與厭朔和古力組成了商業聯盟。

另外紮哈爾統一戰爭已經接近尾聲,咱們要去的新國正在進行一場變革。

還有白次陰目前正對抗疫病,舉國封鎖,所以您去的時候,隻能速去速回,不可多待。

島田國還算安定,一直以漁業和農業為主,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問題。

現在最該小心的,是宗申國,他們與咱們現在處於敵對狀態。”

甄憾聽珞禦謾這麼說有些疑惑:“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叫我現在就回去,還要送完在回去?”

珞禦謾悄悄地湊近甄憾耳邊說道:“因為帝王想扣押人質,來組織戰爭爆發。”

甄憾更加不陰白了:“為什麼要扣押人質來組織戰爭爆發,還有因為什麼要打仗了?”

珞禦謾說道:“戰爭原因很簡單就是資源,雖然各個國家都開始處於安定的狀態,但是,在本州資源最充足的國家就兩個,一個是大君王朝,另一個就是北境。

大君王朝因為林醫師,無法讓敵人無法發動進攻。

隻好把矛頭指向北境,但打仗前要有個口號,我父親一北境的密約就最好的口號。

現在的北境庸人當道,能臣武將少之又少。

最可笑的是,帝王聽惡人讒言自毀大量武器來換取周邊和平。

所以趙公山之所以讓你一個人來送請柬,是為了穩固局勢,偵查敵情,做好準備。”

就當她們繼續說時,喬安停下車,然後對甄憾說道:“大人,咱們到了新國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