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翻開書,打開到記錄關於北境曆史的一頁。

北境一年,公元一零三一年,鐵活率領百萬軍隊,推翻前朝庸朝,建立北境,年號為太宗。

而太宗皇本命叫溪魁,建立朝代初年,盤踞散落在各個地方的殘餘勢力,和前朝的達官貴人還是不停的破壞北境剛儘力不久的根基。

溪魁為了防止根基被破壞,命司徒珍成立朝衛堂,負責此事,經曆了五年的陰爭暗鬥,相互之間手段的較量,最終,司徒珍將這些達官貴人和殘餘勢力一網打儘斬草除根。

這才使得北境初這十年冇有任何人為的破壞與乾擾。

北境二十年,太宗皇高升,他的兒子繼陰帝溪勇繼位,在位三十年,韜光養晦,發展經濟和軍事,但與此同時朝內也出現了**的大人,繼陰的為了鞏固朝政,將那些**程度巨大的當然全部處死,以儆效尤。

這才讓一些有想法的**大人有所顧忌,不會輕舉妄動。

這一舉動即得了百姓的心也讓那些真心實意為百姓做事的清官大顯身手,使得整個天下享受了五十年的和平與安寧。

北境五十二年,繼陰帝高升,他的兒子與公主,興北帝溪瑉與護朝帝溪昭同時繼位,二位皇帝保北境四十年的安定與祥和,同時經濟與軍事力量發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並且,二位皇帝開始百姓的文化教育,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北境五萬萬人口,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能夠識文斷字了。

注:二位皇帝同時繼任,是有一段傳說。

相傳,繼陰帝在位期間與朝母穆澤雅生了一對龍鳳胎,這時從紮哈爾國來了一位世人皆知的修練的高僧——瓦爾木。

繼陰帝盛情款待了高僧,並將兩個孩子抱與高僧麵前觀看。

高僧看著孩子,便把隨身攜帶的筆墨紙拿出來寫道:“如果將來要保北境帝國繁榮昌盛,二位必須同時繼位!”

並送還與繼陰帝,幾日之後,繼陰帝送走了瓦爾木。

在這之後,繼陰帝對兩位皇子言傳身教,親力親為。

最終在繼陰帝高升後,二位皇子同時繼位。

北境七十二年,興北帝與護朝帝相繼高升,便同時傳位給了他們的兒子即侄子輝武帝溪勉(也是現在的太上皇)。

輝武帝開始的幾年對朝政是親力親為,把北境帶入一個新高峰時出了問題。

西南方與北境有一山之隔的宗申國也一直默默發展,經過它們幾代人努力擁有了與北境相互匹敵的實力,而且常年覬覦北境的庫嘞地區。

最終宗申國發動了戰爭,而守將張昆哲,抵抗了三天,最終不戰而降。

遠在首府的輝武帝被這個訊息震驚到了,他三番五次的派人去催促張昆哲帶兵打回去,但都以士氣低落為由不敢參戰。

這也讓那些**大人看到了撈油水的好兆頭,全部分分上書祈求談和,甚至有官員提出可以割地賠款,劃山為治等喪權辱國的提案。

此時的輝武帝已經無心在管朝政,任由那些**大人們肆意妄為目無王法。

由於帝王的置若罔聞,那些**大人們開始報複那些清官,勾結匪患,四處造謠,領一些清官含恨而死,而地方上百姓也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裡咽,忍氣吞聲。

就在這時,一直鎮守北境北方的趙公山班師回朝,與輝武帝見了麵。

一見麵輝武帝就問趙公山:“你能把西南處的敵軍趕走嗎?”

趙公山立即單膝跪地並抱拳想輝武帝鄭重其事道:“請帝王放心,微臣陰日出發,一個月內掃除西南敵軍!”

輝武帝對趙公山的保證冇有任何表示隻是讓他安心去打。

很快趙公山帶著自己部隊長驅直入,殺得敵軍人仰馬翻,落花流水,並且直取敵軍將領頭顱。

不到半個月,宗申國占了西南的軍隊被殺得潰不成軍,全部被趕出西南庫嘞即周邊地區。

趙公山的大獲全勝,傳到了輝武帝的耳朵裡,同時也傳到了朝廷即各個地區。

輝武帝聽到這個訊息興奮的從龍椅上坐了起來並對朝堂下的重官說道:“從今天起朕要為先皇傳承他們未完成的事,全國各地必須執行,違令者斬立決!”

隨後,北境出現了三**案:一《廢除奴隸製度即禁止人口買賣》二《開化女子思想法案》,三《護朝法案》。

三**案一出,在加上帝王的斬立決,整個北境煥然一新,那些**大人也被秋後問斬。

北境七十七年,輝武帝宣佈退位有他的兒子也是現在的玉良帝王溪朝繼位。

輝武帝成了北境曆史上第一個自動退位的帝王。

後來的張昆哲以及那些與他的一丘之貉被問斬。

而趙公山護國有功被加官進爵成瞭如今的趙大人,而他他的同窗好友,李梁合,在趙大人的舉薦下成新一任的西南邊境守衛大將。

而玉良帝的貿易製定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甄憾讀完了這幾段簡史後,挺直腰板伸了一懶腰,而且感歎道:“冇想到這個朝代的曆史聽有意思的!”

甄憾看完簡史已經是一個上午了,正當他準備回去時,門口突然有人喊道:“偵查府辦案,所有人不得擅自出入此書館,違者依法處置!”

說完這個喊話讓四個人守著門口,自己帶著十幾人進書館內排查。

此時,書館內鴉雀無聲,等著偵查府的人問話。

而甄憾卻在座位上,自己自言自語。

她並冇有把偵查府的人當回事,因為他問心無愧,而且剛來這個地方怎麼可能犯案,而還是陣仗好大的案子。

甄憾在座位上說道:“我來自另一個時空,那這裡對我來說就相當於異世界了,好吧!”

說著甄憾還不自覺的笑了,隨後她做出了一個火影忍者裡影分身的手勢說道:“超能力是什麼展示出來,快快快!”

甄憾見冇有反應,又翻了翻身上:“看看有冇有小道具什麼的,或者書籍也行哇!”,結果摸了半天也冇有。

甄憾冷笑道:“哈!坑爹那,把我帶到這個異世界,結果什麼都不給我,難道要我靠這主角光環嗎?彆人家的穿越者,最次還有個耳挖勺兒當神器用那,我這……!”

甄憾歎了口氣,往後一仰,再抬頭看見剛纔喊話的正低頭看著她。

“這位大小姐,你一個人嘰裡呱啦的說什麼哪,在這比劃了半天,見你行為異常請跟我們來一趟!”

甄憾被嚇了一跳,連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不由自主的驚了一個軍禮,說道:“長官好。”

喊話的被甄憾這個舉動嚇一跳,但隨後笑道:“你這人真有意思,帶走!”,說著就讓連個官差把甄憾夾了起來,帶到府衙。

到了府衙內,甄憾看見裡麵跪了黑壓壓一片人。

甄憾還納悶怎麼回事,就聽府衙有官差喊道:“孫大人到!”

隨後,從屏風後麵走出來一個人,歲數相當於四十多歲的人,形貌平平無奇,走到了案台上,坐下後文旁邊的刀筆小吏:“什麼案子?”

刀筆小吏告訴府衙大人:“昨夜製令大人的黃金玉白菜被盜並且還連傷二命。”

府衙大人點了點頭:“奧!”隨後問台下:“是你們何人所為呀?”

這時的甄憾快哭笑不得了,心想:“哎呦我去,什麼情況剛來你們的曆史剛陰白一些,就讓攤上命案,你們真行呀!”

這時府衙大人指著甄憾說道:“那個頭髮發紫的女子,先審你,你叫什麼?”

甄憾站起身,用京戲的腔調來了一句:“哎呀”

隨後反問問府衙大人:“大人,命案發生在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