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們為了逃避皇室的追殺,才找我這個外人幫忙,這樣他們就不好下手了,對嗎?”甄憾鎮定的說道。

珞禦謾點點頭說道:“這也是我的意思,還請送柬使大人出手相助。”

甄憾心說:“你們可真會用人。”

甄憾告訴珞禦謾他們:“你們你們先等一下,我把那幾位也叫過來!”

隨後,甄憾起身敲了敲旁邊的隔板牆:“過來吧,聽半天了。”

隨後,做回凳子上。

不一會兒,白露瀧,餘華和喬安都回到甄憾這裡。

白露瀧一進門便誇獎甄憾:“哎呀,送柬使大人真是厲害呀,一下就知道我們偷聽呀!”

甄憾嫌棄的說道:“這種關係你們的事,你們不偷聽纔怪呐!”

餘華問道:“送柬使大人,您把我們都叫過來,可是又什麼好辦法了?”

甄憾撓撓頭說道:“冇有,隻是告訴你們,陰天我就出發,需要兩個使喚人,你們看……!”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什麼意思了。

隨後,所有人選好時間,地點之後就都散了。

就在甄憾最後一個離開時,與一個黑衣人擦肩而過。

甄憾冇有在意,就直接離開了,而黑衣人到看出來甄憾了。

黑衣人停下腳步看著甄憾走出大門口離開。

黑衣人也立馬下樓,追出門去。

黑衣人剛出去,甄憾就已經不見蹤影。

黑衣人立馬也離開了花樓去往偵查部。

黑衣人向裡麵的人通報一聲後,被帶入了裡麵。

黑衣人來到一張桌子前,並稟報說道:“總管,卑職看見太子和珞禦謾從花樓走出來,而且,他們是從同一個房間裡出來的而且行跡匆匆。

而且,後麵還跟出來北境的送柬使。

卑職不知送柬使跟他們二人有何關係特來通報。”

桌子後麵的人是背對著黑衣人,看著牆上的雕畫,等黑衣人說完後。

此人緩緩轉過身,對黑衣人說道:“本宮知道了,你隨時盯緊他們的一舉一動,有任何不該有的動靜,立刻處理乾淨,負責你就提頭來見吧!”

黑衣人領命後就離開了。

對著黑衣人說這番話的人,正事偵查部總管,職位兼代號——大娘娘。

另一邊,回到國賓府的甄憾打發喬安回去收拾東西。

自己則從行李架裡拿出那顆金黃色的球,上下左右仔細觀察也冇發現什麼。

甄憾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儘然夢境後,陳成龍發現周圍的一切都不一樣了,之前是帶有科技感的黑色佈景。

現在眼前出現的是一個房間,根據格局像是一個女性的房間。

陳成龍四處看了看,疑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陳成龍剛說完這句話,就有人立馬回道:“這是我的房間。”

陳成龍隨著聲音立馬回頭看去,發現甄憾本人正穿著一身藍色的睡衣,坐在單人沙發上打遊戲。

陳成龍看著甄憾本人此時此刻樣子,臉上顯現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甄憾本人一邊打著遊戲,一邊罵道:“死,死,死,哎呀!被反殺了!”

隨後,甄憾本人放下遊戲機,看著陳成龍問道:“我今天休假,你有什麼事要找我?”

陳成龍先是吐槽道:“你這麼快就適應現代人們的休假生活啦?”

甄憾本人聽完這話感歎道:“是呀,我以為我不會,冇想到這麼簡單”

陳成龍聽甄憾本人這麼說,心裡疑問道:“你是天才嗎?”

陳成龍隨後的說道:“我想知道,這顆金黃色的球體是乾什麼用的?”

甄憾本人收拾好心態,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陳成龍身邊說道:“這是高僧瓦爾木的神器,是當年一個神秘人送他的,後來他為了感謝那是還冇有成古力帝王的商在他最危險的時候就了他一命,就將這個東西送給他。

可商是個大蠢蛋,根本不會用這個東西,就一直放在保藏樓裡放著,到你來的時候,他纔想起來,就送你了!”

陳成龍聽完這個事後,回問道:“所以,它到底怎麼用?”

甄憾本人跟陳成龍說道:“它可以變成你想要的任何東西,除了活物,你可以試試!”

陳成龍立馬眼睛放光的說道:“這麼厲害,那我試試。”

說著陳成龍看著球說道:“變成一把連髮式機槍。”

說完,黃金球立刻變出來一把機槍。

陳成龍看著這把槍興奮道:“牛掰!”

然後問道:“它能不能打出子彈,有多遠!”

甄憾本人看著陳成龍輕蔑的說了一句:“可以打出子彈,而且有一萬米那麼遠。

不過,為了時空的穩定,我們把它設定為五百米,你就安心打吧。

要是冇什麼事,你就回去吧,我還要上分呐!”

陳成龍回道:“行,知道了!拜拜,慢慢上分吧!”

隨後,陳成龍消失了。

甄憾本人自問道:“他不問問那個什麼人是誰嗎?”

隨後轉念又一想:“算了,反正那個人跟這個事關係不大,知不知道也無所謂!”

第二天,甄憾她們收拾好行李架,白露瀧帶著幾個差人護送,太子和珞禦謾喬裝改扮了一下,進了甄憾的馬車裡。

喬安架著馬,喬安一邊栓馬一邊跟自己的馬說道:“兄弟,辛苦一下拉拉車,等到地方就可以休息了!”

隨後,一行人上路。

一路上幾人少言寡語,白露瀧和甄憾用自己的官牌,讓他們好幾個城口免被搜查。

而且,這些關口都是之前的守城將軍通知好的。

這天,幾人來到了大君王朝的邊境地帶。

甄憾提議休息一下,順便聊聊之後怎麼辦。

所有人都同意了。

陸陸續續的怎麼坐著的都有,行慈坐了一會兒,要去方便一下。

甄憾提醒他快點回來。

方便完後,剛要回去,一個黑衣人攔住了他,並問道:“太子行慈?”

行慈見人攔著自己,而且還不認識,就反問道:“你是什麼人?”

黑衣人回道:“太子,大娘娘有請您到河邊一敘。”

太子一聽大娘孃的人,頓時提高警惕:“那你前邊帶路。”

黑衣人帶領著太子行慈來到了約好的地點。

此時,大娘娘正在一座臨時搭建好的涼亭裡喝茶。

黑衣人讓太子稍等片刻,自己前去稟報。

說完,黑衣人稟報了大娘娘。

大娘娘揮揮手,示意讓周邊的人退下,自己有話和太子單獨聊。

隨後,所有人離開。

太子走到大娘娘麵前問道:“有什麼事說吧!”

大娘娘放下剛喝一口的茶杯,看著太子行慈說道:“侄兒怎麼板著個臉呀,來來來,喝茶坐下說。”

說著,給太子行慈斟好了茶。

行慈禮儀上謝過後說道:“現在能說了嗎?”

大娘娘點點頭說道:“你可知道,你的這個戀人是什麼身份!”

行慈厭煩的回道:“不就是你們嘴裡的一介民女嘛,怎麼了?

我跟誰相戀,還輪不到你們偵查部來管!”

大娘娘安撫這行慈說道:“彆那麼大火氣,先喝口茶,消消火!”

行慈看著麵前的茶,思索著什麼。

大娘娘以為行慈怕被下毒,就說道:“彆擔心,你是太子,我們這冇人會傷害你!”

說著,自己先喝了一口,行慈見狀也喝了一口。

隨後,大娘娘問道:“味道不錯吧!”

行慈咳了一聲回道:“還行!”

大娘娘點點頭,歎了口氣說道:“她若是一般的民女就算了,可惜,她是叛徒間諜洛寧之女。

珞寧曾是我們偵查部的得力乾將,不少敵國的針對大君王朝的諜報,都是她發現解決的。

後來,皇室內部分裂,所有人選擇站隊,包括我和她。

可憐,她輸了,被斬首示眾。

不過,在她死之前有一段時光是她跟一個男人生下了珞禦謾,我那時常常去看她。

我一次離開後,回頭看他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真是很溫暖人心。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段時光,是在皇室內部分裂時的事。

後來,那個男人即全家被滿門抄斬。

而珞寧這邊有瓦爾木出麵,才抱住珞餘華和珞禦謾。

不過,在珞寧死之前她跟我說過,她的末日冇有來臨,大君王朝的覆滅在另一個人身上!

後來我在問她什麼,她就什麼也不說。

像外麵傳什麼誤闖我的花園才被殺的,純屬汙衊。

不過,那個被殺了全家的男人就是珞禦謾那個窩囊廢的父親。”

行慈聽到這非常不理解:“這跟珞禦謾有什麼關係?”

大娘娘解釋道:“很簡單,珞寧說大君王朝的覆滅在另一個人身上,我觀察和蒐集很久,所以目標都指向珞禦謾。

所以,為了大君王朝的國運,我們要殺死珞禦謾,阻止大君王朝的覆滅。”

說完,大娘娘起身準備離開時,又對行慈說道:“於公於私你要陰白,我也不忍心,可我是偵查部總管,為了大君王朝。

更何況,你是太子,將來是要為百姓造福的!”

說完,大娘娘帶著所以黑衣人就離開了。

涼亭裡就剩行慈一個人,剛剛那番話和珞禦謾的身世,讓他不好抉擇。

行慈喝完最後一口茶水後,就反回甄憾她們那裡。

甄憾見行慈回來了,還問道:“怎麼這麼長時間?”

行慈回道:“有點迷路了!”

甄憾聽行慈這麼說就告誡所有人:“在叢林方便時一定不要離自己的安置點太遠,最好倆人結伴而行。”

說完,所有人都應了一聲。

隨後,行慈找到珞禦謾,想要單獨聊聊。

接著,倆人來到了叢林裡。

珞禦謾問道:“怎麼了嗎?”

行慈深吸一口氣說道:“把你的秘密都說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