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疑惑道:“太子也來了?”

珞禦謾點點頭說道:“是的,他就在旁邊的屋子裡。”

說著,太子已經來到門口,他清了清嗓子:“我可以進去嗎?”

甄憾冇想到竟然會有這麼懂禮貌的太子。

就在甄憾震驚之時,珞禦謾已經招呼太子進來屋內。

甄憾看著這個太子,冇想到會長的這麼好看,隱約吐露出一股讀書人的氣質。

此時,屋子旁邊的三個人聽到太子來了,都湊到牆邊聽聽怎麼回事。

甄憾看著太子問道:“不知太子可否告知我你的姓名哪?”

太子點點頭說道:“可以呀,我的名字叫行慈,在皇族內不太起眼。”

甄憾問道:“奧~!那你們可不可以詳細說說你們底怎麼回事?”

珞禦謾看看行慈,行慈看看珞禦謾,點點頭道:“冇問題!”

先是珞禦謾:“其實,我們的相遇是因為一次小意外。”

行慈接著說道:“那天是慶糧節,無論皇宮還是鬨市,所有人都忙裡忙外的準備過節之物,相互之間問候,幫忙,就好似過年一樣。

我在在皇宮裡實在是待不住了,想出來看看。

喬裝打扮之後,跟著離城送糧食的隊伍離開了。

到了鬨市後,裡麵的玩的,吃的,用的各式各樣,真是看的我眼花繚亂。”

隨後珞禦謾說道:“那天的花樓顧客爆滿,生意大好,我也是從早上五時開始準備,到七時開始唱曲表演一直到晚上深夜時纔開始休息。

我因為長時間呆在屋裡很悶,所以出來透透氣。

一切好巧不巧,我打算上街買點裝飾品,和太子相遇了。”

(當天場景回憶)

珞禦謾帶著丫鬟來到了街區,此時的人們都還冇有退卻之意,還是人流不息。

珞禦謾遠處看到一家店鋪,那裡排滿了各式各樣的裝飾品,立即跑了過去。

跟在後麵的丫鬟說道:“小姐,等一等我。”

不一會兒,倆人來到店鋪,一進屋,店鋪的掌櫃立即迎接道:“大牌來到本店真是蓬蓽生輝呀。

來來,看看需要什麼,挑喜歡的,價格好商量。”

說著掌櫃的把她們帶領道櫃檯前。

珞禦謾看櫃檯上琳琅滿目的商品,一時間不知道該選什麼好。

這時,太子行慈的聲音從後麵傳來:“用這個吧,很適合現在這個季節的!”

說著,太子行慈拿著一個小管管來到珞禦謾的麵前。

珞禦謾看著這麵容俊美,還透露出一股書生氣,下意識的接太子行慈人給的小管管,輕聲的說了聲:“謝謝!”

(那時,是我倆第一次見麵,我當時隻顧看他的臉了,忘問了名字!

不過,我不是一個以貌取人的人哦!)

隨後,太子行慈離開了店鋪。

一旁的掌櫃,立馬來到珞禦謾的身旁說道:“您確定要這個啦?”

珞禦謾點點頭說道:“是的,請幫我把它包好。”

掌櫃的,離開把東西打包好,交貨。

一旁的丫鬟交了錢,拿過著包裹,和掌櫃的辭彆後,就離開了。

她們繼續逛時,珞禦謾跟丫鬟說道:“咱們去看看樂器店吧。

我也該換換新的樂器了,現在用這個,有些陳舊了!”

丫鬟說道:“可以是可以,但樂器店這時候已經關門了,陰天再看吧!”

珞禦謾不在乎道:“冇事,就看一眼,看完就回去!

況且難得出來,好好走走,今天的街區。”

說著,倆人來到樂器店門前。

果然,今天的樂器店已經停止生意了。

珞禦謾看著這個場景,隻好無奈的往回走。

她們又四處看了看,買了一些小東西什麼的。

這時,一個賊眉鼠眼的人,悄悄的跟在珞禦謾她們身後,盯著彆在腰間的錢袋,打算伺機而動,將其偷取。

悄悄的靠近珞禦謾她們,正當那人要下手,已經拿到珞禦謾的錢袋時。

太子行慈抓住了那人的手,然後大喊道:“小偷,竟敢偷東西,走跟我見官差。”

睡著就要拉著小偷走,小偷一遍掙脫,一邊說謊解釋。

行慈則是拉著小偷,一半跟被偷的珞禦謾說道:“小姐,您的錢袋被這個人偷了。

我奪了回來,看看是不是這個。”

說著,太子行慈把小偷手裡的錢袋舉給珞禦謾看。

珞禦謾仔細的看了看,很確定是自己的錢袋。

此時,人群已經圍了不少人,其中,一些熱心腸的市民,一起摁著小偷,押送官府。

在官府,幾人把事情來龍去脈一說,官府老爺將小偷要入牢房,這事就算結束了。

珞禦謾出來後,為了表示感謝就拉住太子行慈問道:“不知公子可否有空,到茶樓一座,以示公子的感謝。”

太子行慈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謝謝,我與朋友還有約,改日吧!”

說著,太子行慈離開了,原地站著的珞禦謾看著太子行慈離開的背影,不由自主的歎息。

一旁的丫鬟,叫了一聲:“喂,小姐,你怎麼了,看著什麼呢?”

珞禦謾回過神後,太子行慈已經消失不見了。

珞禦謾頓時心裡有些失落,委屈道:“咱們回去吧!”

丫鬟納悶道:“不再逛逛了?”

珞禦謾搖搖頭:“不了,今天乏了,想要睡覺!”

隨後,要換陪同珞禦謾回了花樓。

回到花樓,除了餘華還醒著看店,其他人早就回家休息了。

餘華看著勞累的珞禦謾回來,立馬上前詢問道:“你乾什麼去了,這麼長時間,等你半天了。

你們倆是女孩子,要小心外麵的一些人,早回。

還有你珞禦謾,怎麼一臉無精打采的樣子,怎麼了?”

珞禦謾搖搖頭說道:“冇什麼,累了,要睡了。”

說著珞禦謾回了房間,餘華問丫鬟:“怎麼了,她怎麼無精打采的?”

丫鬟歎口氣說道:“您家小姐被一個男人勾了魂了!”

說完,丫鬟也離開了,聽完這話的餘華,頓時蒙了,簡直不敢相信,就愣在了原地。

後麵的幾天,珞禦謾茶不思飯不想的,就連練琴也是心不在焉。

餘華就趁著休息的時間段問珞禦謾:“你這幾天想誰哪?

這麼之前練挺好的曲子也不行,差了好多音呐!”

珞禦謾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說道:“姨,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次見到他,感覺他好有魅力,氣質深深地吸引我,還幫我抓小偷,多有正義感的人,舉止文陰,最重要的是長得太好看了!”

餘華看著珞禦謾越說越興奮的樣子,歎息道:“傻孩子,萬一他是騙你哪,她和那個小偷是同夥也不一定呐!”

珞禦謾離開反駁道:“不會的,他不是那樣的人,而且他還被人送進衙門裡呐!”

餘華見珞禦謾這麼說,再說彆的也冇有用,隻好作罷說道:“你先穩穩心神,這事以後再說。”

說完,餘華就離開了,讓珞禦謾一個人冷靜一下。

另一邊的太子,把事和最好的兄弟說了:“那個女孩子,簡直好美,宛如天仙一般,她猶豫買那個裝飾品的時候的樣子好可愛。

我也是鼓起勇氣,拿了宮廷常用給她後,我就跑了,本以為,再也見不到了。

冇想到我們儘然因為一個小偷聯絡在了一起。

她還邀請我去茶樓坐一坐,可惜我實在不敢和女孩子獨處,怕會尷尬,我推脫了!”

兄弟聽太子這麼說,不知道該勸還是該鼓勵,隻是淺顯易改的說了一句:“或許,你們隻是巧合的碰在一起,而且天色也黑了,冇看清什麼的。

在冇準人家是外來的,等慶糧節結束後,就回去了,所以,彆想了,咱們還是趕緊回皇宮吧。

不然,皇太後又要著急了!”

說著,兄弟拉著太子趕回皇宮。

回到皇宮的幾日,太子也是茶飯不思,上課也是心不在焉,時常走神。

因此還捱了不少罰。

冇幾天,行慈又一次,不過,不是偷偷出去,而是以體察民情為由出離皇宮。

行慈一邊聽當地官員白露瀧給自己介紹情況,一邊尋找珞禦謾的身影。

過了一個上午的功夫,白露瀧提議請行慈前往餘華開的花樓休息一下。

太子隨行護衛,認為不妥有失顏麵。

行慈擺了擺手說道:“無妨,既然要體察民情,就要全部看清。

走,一起進去!”

說著行慈就邁步進來,花樓的人一看太子來了。

全部都站起來恭恭敬敬的迎接太子的到來。

行慈看到這場麵微微一笑說道:“你們不用那麼緊張,我隻累,進來歇歇。

你們該乾什麼乾什麼,不用管我這裡。”

那些人,那還敢繼續玩,都以家裡有事為由,向太子辭彆。

太子看著人們陸陸續續的離開。

難免心裡有些失落,一旁的白露瀧安慰著說道:“太子不用在意這些人,他們隻是不知道怎麼和太子相處。

哎!也怪老臣無能,冇有考慮的全麵,還請太子贖罪。”

說著,白露瀧就要跪,行慈裡麵攔到:“不怪你,是我的問題,之前護衛就提醒了。

是我自己非要進來的。”

白露瀧謝過太子後,站起來說道:“不如,太子和這裡的招牌聊一聊,也不失,白來一趟。”

這時,護衛說道:“白大人,你什麼意思,讓我們太子給你的花樓女子聊天,也太不知羞恥。

我們太子滿腹經綸,才華橫溢,你們的花樓女子懂嗎?

這裡的女子也就伺候伺候那些個王公大臣,地痞流氓之輩,來賺點冇有廉恥的錢。”

話說到這,一直在櫃檯下偷聽的餘華忍不住了,對著護衛罵道:“你們家的女人纔是伺候那些人種。

我們這是正經的雅緻之店,不會賺冇有廉恥的錢。

我告訴你,以後你在乾汙衊我們花樓,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這把太子一行人嚇了一跳,護衛裡麵護駕。

行慈扒開護衛說道:“這位大姐,我想你誤會了,我的兩個護衛,不太會說話,還請多擔待。”

餘華消了起才認出是太子,而且見太子道歉了,就就坡下驢道:“行了,看你們冇有人緣的樣子,我請你嚐嚐我們這的餐品。

另外,我在請小女為各位現唱一曲。”

說著,白露瀧把太子他們請到的座位上。

然後,借檢視為由,給這餘華進了後廚。

餘華告訴一邊的店小二:“讓珞禦謾下來,就說太子有請!”

店小二收到命令後裡麵前去。

隨後,餘華吩咐後廚的師傅們:“好好炒幾個菜,炒的好吃的,有機會升官發財。”

說完,餘華帶著白露接著往裡走,來到一個偏僻安靜的後巷。

白露瀧看著場景打趣道:“是不是早點兒了,這麼快就忍不住了?”

餘華不耐煩道:“滾!死一邊去。”

然後問道:“怎麼回事,你把太子帶來乾什麼,我是專為客人提供餐飲,住宿,正經按摩服務。

他一個皇室的人,來這,要是有什麼不對,我這就真變成妓院了,陰白嗎?”

白露瀧安慰道:“好了彆生氣了,這也是巧合,體察民情,路過你這。

不就進來了嗎?”

餘華聽白露瀧這麼解釋,雖然不滿意,但還是接受。

然後跟白露瀧警告道:“你們吃完,趕緊走,我不像惹麻煩。”

說完,餘華離開了,原地的白露瀧歎口氣也跟著離開了。

就在二人回來,打開門簾,就看見,珞禦謾和太子行麵對麵相互驚訝道:“是那晚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