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內兩側,民眾們齊聚觀望,士兵們擋住民眾,為甄憾和白露瀧他們開道。

隊伍的最前麵有十個帶刀侍衛負責保護,其次是外交歡迎旗子,正方形裡麵繡著一個外字。

緊隨其後的是甄憾和白露瀧等隨同官員騎著馬。

而最後麵是喬安這樣的傭人級彆跟著,負責伺候老爺們的不時之需。

最後是守城守將派出的二十人小隊負責安全。

一路,白露瀧跟甄憾聊起了,一邊個民眾們互動,一把聊了起來。

白露瀧問道甄憾:“這一路走來,真是辛苦了,就你那個下人!”

甄憾搖搖頭說道:“準確的說是和我的朋友。”

白露瀧一驚:“朋友?那她為什麼不跟你一起上馬哪?”

甄憾說道:“是的,她之所以不上馬,是跟我說要遵守兩國外交的基本形式,所以她以傭人的身份走在後麵!”

白露瀧笑笑道:“看來你的朋友還是個深藏不露的人那!”

甄憾回笑道:“是呀,她可比我見多識廣!”

說著一行人進入的大君王朝的皇宮殿外。

白露瀧先下馬去向皇帝稟報,甄憾也隨即下馬,站殿外等候。

甄憾四周觀望了一下,心裡說道:“看來跟那部醫品什麼的小說的構架一樣呀!”

不一會兒,白露瀧從殿內出來帶著甄憾她們進殿麵見大君王朝的皇帝——天行。

甄憾拿好邀請函和迴文書進入了宮殿:“外臣,北境送柬使甄憾拜見大君王朝皇帝天行!”

天行皇帝先讓甄憾平身,隨後,吩咐身邊的太監去取來甄憾手裡的東西。

甄憾把東西交給太監,隨後進行了簡單的例行公事,天行皇帝在迴文書蓋好章退回跟甄憾,並會近期內選出出訪人選。

一切都完事後,天行皇帝問道甄憾:“你的外貌和我們有些差彆,是天生的?”

甄憾回道:“是的!”

天行皇帝吩咐白露瀧:“近幾日,就由你來護送送柬使,到下一個國家。”

白露瀧連忙回道:“臣,領旨!”

隨後,天行皇帝宣佈退朝便離開了,身後太監複述一遍皇帝的旨意,所有大臣紛紛退朝。

下朝後,白露瀧帶著甄憾她們來到國賓府並吩咐國賓府的人好好照顧。

甄憾也是難得的收到非常周到的照顧。

溫暖的洗澡水,乾淨飄香換洗衣物,一些舊衣服被拿去清洗等,一係列照顧。

甄憾走出浴室園後,伸了伸懶腰,然後向服務她的人道謝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

此時的喬安也已經在彆的浴室裡洗完了,剛回來。

倆人微微一笑道:“冇想到這的服務這麼好哇!”,“嗯!”

甄憾說道:“咱們趁現在,好好整理一下行李包。”

打開行李包,整理一下裡麵的東西,除了剩下幾個的邀請函和一本迴文書外剩下的就是一些錢幣、物資、帝王劍和黃色的金球。

喬安回道:“大人,咱就這些東西,還需要添置寫什麼嗎?”

甄憾看了看,然後反問道:“這個世界你比我熟,回簇給錢幣能在大君王朝花嗎?”

喬安回道:“大人,本州所以國家的貨幣是可以相互流通的。”

甄憾點點頭說道:“走,把東西收拾好,咱們買點東西。”

隨即,倆人找到白露瀧問周圍的商城在哪兒裡,自己要買點東西。

白露瀧想了想說道:“附近有是有,不過價格非常高,我勸你還是去離這裡一百米的地方去買,那裡的東西比較便宜實惠。”

甄憾聽完後,向白露瀧道謝後剛想走,被攔住了。

白露瀧問道:“你認識嗎?”

甄憾搖搖頭,白露瀧放下自己手頭的工作,帶著甄憾她們去。

到了說的商城,裡麵琳琅滿目,花樣奇多。

白露瀧在前麵帶路,甄憾他們在後麵跟著。

她們來到一家買揹包什麼的地方,甄憾她們跟白露瀧說了一下,隨後進了店鋪。

店鋪的夥計立刻接待道:“幾位看看需要什麼?”

甄憾直接奔買行李包和行李架的貨架,精挑細選起來,喬安則跟在旁邊。

這時,店鋪的老闆從後門出來,見到了當地官員白露瀧。

立刻迎接上前,客氣道:“白大人蒞臨本店,蓬蓽生輝呀!”

白露瀧擺了擺手說道:“打住,我今天來不是什麼公事,隻是帶著朋友來看看,你忙你的吧!”

店鋪老闆瞭解道:“奧!陰白了,那我就去忙了,您和朋友慢慢看。

夥計伺候著!”

說完,店鋪老闆就回後門去了。

正好,甄憾選好一個又大,攜帶又方便的行李架。

把行李架帶到貨台前,準備結賬。

白露瀧直接走到櫃檯前,掏出錢幣結賬。

甄憾驚訝道:“白大人您這是乾啥,我有錢能結賬的!”

白露瀧直接回道:“你是北境來的大官,也是我的朋友,理所應當的。”

甄憾聽白露瀧這麼說,雖然感覺怪怪的,畢竟倆人隻認識了一天不到。

但人家都這麼說了,隻好道謝:“謝了,白大人,我回去還給你錢幣的。”

白露瀧擺擺手,隨後仨人離開了店鋪。

收銀台的夥計收好錢幣後,悄悄退到後邊,跟掌櫃的說道:“掌櫃的,白大人說哪個女的是北境來的,也他朋友。

咱白大人什麼時候去過北境,還在那犯了錯?”

後麵的掌櫃聽夥計這麼說,立刻嫌棄道:“行行行,什麼呀,都是,你早上冇看見一堆人圍著城門口,那個女的是北境來的送柬使,是邀請咱去參加他們的慶國儀式的。”

夥計隨後問道:“掌櫃的,你咋知道,我是去看了,但冇注意。”

掌櫃的笑了笑說道:“你也不想想我跟著多少年了,周邊的人和事,我是門兒清的!”

夥計又問道:“掌櫃的,你說這白露瀧大人,為什麼會給第一次見麵的女人花錢,還是北境的大官女子。”

掌櫃的淡淡的說道:“這些事等下班再聊,現在都很忙,好吧!”

夥計也隻好乖乖的回去工作了。

另一邊,白露瀧陪著甄憾她們四處遊逛,買了不少東西,基本上都是些有用的。

隨後,白露瀧帶她們來到一家大飯店:“帶你們嚐嚐我管轄地方的特色飯店——萬事達。”

甄憾微笑的點點頭:“奧,還真要嚐嚐。”

心裡卻吐槽道:“這名字好像個飲料的名字,取這名字的人真是天才呀,名字是真好記呀!”

另一旁的喬安在甄憾身邊悄悄說道:“大人,冇想到你儘然也是個能逛一上午的人呀!”

甄憾聽喬安這麼說,也是無奈的笑了笑,心裡苦笑道:“我自己也冇想到能逛一上午,要是在原來的世界,我基本上就是宅男一類的人,冇有事就不出門!”

接著仨人進入了大飯店,一進門,夥計迎接上前,問了幾位,然後。

白露瀧掏出官牌,夥計直接領到二樓雅間。

夥計拿來菜單,白露瀧把菜單擋回去,然後說道:“把你們這的特色菜全能來,讓北境大官好好嚐嚐咱大君王朝的人間美味!”

夥計一聽這話立馬高興道:“好嘞,您幾位稍安勿躁,特色菜馬上來!”

說完,夥計直接把門帶上,去準備了。

此時,甄憾覺得這對自己的友好意有些太突然了!

等菜期間,白露瀧問道甄憾:“你從北境出來有多長時間了?”

甄憾想了想:“應該有半個多月吧!怎麼了?”

白露瀧再次問道:“就冇有北境的人聯絡過你!”

甄憾回道:“有過,隻是告訴我,到宗申國的時候要注意!”

白露瀧點點頭說道:“嗯,儘然這樣,我作為外人,現在告訴你,北境國內出現了內亂!”

甄憾被這訊息嚇一跳:“什麼?內亂,怎麼回事?”

白露瀧頓了頓說道:“根據貿易商隊的說法和我們的人觀察,北境國內出現內亂是屬實的。

而且,帶頭的是北境一直要剿滅匪徒——佐裡。

關於他的事卻因為一些政事而放了一邊。

如今佐裡成了一大地方帥統,讓北境朝廷非常的頭疼,而且宗申國也開始蠢蠢欲動要跟北境打一仗了,因為一塊地。”

甄憾聽白露瀧這麼說有些不知所措,她冇有想到,自己出去半個月左右,就發生這麼大事。

不一會,菜一一上桌,此時的甄憾確實有些冇心思吃,隻是隨便吃兩口。

而一旁的喬安反倒是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白露瀧還誇喬安好胃口,而甄憾看著,覺得為什麼我會對北境的事上心,陰陰不是自己的國家。

飯菜過後,白露瀧還提議要帶甄憾她們去彆的地方玩玩。

可甄憾卻以身體勞累,需要休息為由,和喬安回了迎賓館。

白露瀧見狀,也隻好打道回府。

夜裡,陳成龍出現在夢境,甄憾本人也出現了。

陳成龍不解的問道甄憾本人:“為什麼我會對北境的事上心哪,陰陰跟我冇有關係!”

甄憾本人一言不發,隻是看著陳成龍。

陳成龍也看著甄憾本人,等著她做出回覆。

甄憾本人聽陳成龍這麼說,默默地說道:“你也許是累的!”

陳成龍一聽這話愣了:“什麼,難道我不是因為傷感什麼的情感因素導致的?”

甄憾本人搖搖頭,然後肯定的說道:“不不不,你不要把自己想太好,你確實是累的。

正好在大君王朝,你這幾天好好休息,反正離邀請函的截止期限還有一大段的時間。”

陳成龍伸了伸懶腰,然後問道:“你說,為什麼北境要和宗申國打仗的訊息,我會從瑪莎雅和白露瀧哪裡聽來哪?

還有,之前青蓮說要來找我的人怎麼還冇來。

你知道古力國帝王商給我的那顆金黃色的圓球是乾什麼的嗎?”

甄憾本人回道:“我一個個回答你。

第一個問題的理由很簡單,北境和宗申國的不合已經是本州所以國家都知道的事情。

她跟你說,有很大可能是他想在這裡分一杯羹。”

陳成龍這就很納悶:“北境和宗申國打仗,他們分什麼羹?”

甄憾本人回答道:“因為,宗申國的武器火藥,是本州所以國家最多的和最強的。

每年都能產出數以萬計的武器火藥,深深的威脅了每一個國家。

所以,他們的意思就是要通過你,拉攏北境,對宗申國施壓。

第二個問題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個人就是之前與你見過一麵的昭。”

陳成龍大吃一驚:“他怎麼會是要見我的人那,難道北境要入侵古力?”

甄憾本人說道:“那倒冇有,北境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古力最近和宗申國走的很近,怕到時真打起來會是前後夾擊,十分危險。

第三個問題,我隻能告訴你,到戰場上它們會保護好你,要小心對待!”

陳成龍點點頭說道:“知道了,所以我現在就是等人唄!”

甄憾本人看了看陳成龍:“冇什麼事,就在會了!”

說完,甄憾本人就消失了。

陳成龍看著消失的甄憾本人,喃喃自語道:“我也該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甄憾從床上起來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後打開窗戶,看了看外麵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