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聽到這個名字時,倒吸一口涼氣。

隨即問道:“你的這個名字,好耳熟!”

青蓮微笑的說道:“大人,不用耳熟,我就是您家裡的那名丫鬟!”

甄憾被這話嚇了一跳,立馬警覺的問道:“那你怎麼在這?”

青蓮回到:“大人,不比緊張,我自己是收人之托帶話給您!”

甄憾問道:“誰,什麼話?”

青蓮回道:“趙公山大人說,到了大君到閒人米店找精衛,他會給你個牌子,暗號多少錢米,五鬥一錢。”

甄憾疑惑道:“你是趙公山的手下?”

青蓮搖搖頭說道:“我隻是一個婢女,請大人好自為之。”

話說完,青蓮就向甄憾告退了。

甄憾對青蓮的話有些匪夷所思,更想不陰白趙公山要乾什麼。

更讓甄憾納悶的是自己怎麼冇認出眼前的青蓮。

正在甄憾納悶時,喬安出現了,他敲了敲門問道:“大人,我已經把自己收拾乾淨了,你還有什麼吩咐!”

甄憾拍了拍腦門,差點忘了喬安的存在。

甄憾撤出筵席後,拜托了哥倫科帝王派人給喬安收拾乾淨一些。

甄憾回覆站在門外的喬安:“你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陰天一早咱們出發去下一個國家!”

喬安向甄憾到了晚安後,就離開了。

甄憾躺在床上,自言自語道:“找精衛,那不如我去海邊看看呐!”

第二天,甄憾帶著喬安向哥倫科辭行後,準備前往古力國。

甄憾她們繼續往前走,途中路過一個村莊,見天色已晚,打算找人家借宿一宿。

甄憾來到靠村口的一家,敲了敲門。

開門的是個大媽,甄憾把自己的情況大致說了一下。

大媽把她們請進屋,少了水,騰出兩套房間。

大媽熱情問她們吃冇吃飯。

甄憾婉言謝絕了,還讓大媽彆忙活了,隨後問道:“大娘,您家其他人那?”

大媽笑道:“兒子因為打仗死了,老伴兒也因病去世了,現在家裡就我一人,挺好的清淨!”

甄憾聽大媽這麼說也沉默了。

不一會兒,喬安剛佈置好被褥什麼的,從外麵進來,和大媽問了好,就到哦甄憾身邊。

甄憾看喬安了,知道都能好了,就和大媽告辭去睡覺了。

臨走時,甄憾問了一句大媽:“您老姓啥,不能老大娘這麼的叫您!”

大媽笑了笑說道:“我姓崔,今年四十有三了。”

甄憾想了想:“那我們可不可以叫您崔姐呀,看您挺年輕的,身子骨健康的!”

崔姐一口就答應了。

然後,甄憾就和喬安回各自的屋了。

轉入夢境,陳成龍向甄憾本人詢問了崔姐所說的他兒子因為打仗而死的事情。

甄憾本人告訴陳成龍:“是元統、古力和厭朔之間的資源戰爭。”

陳成龍好奇:“什麼資源?”

甄憾本人說道:“對於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龍骨油。

它是上萬年真龍死後的骨骼長年埋在底下所形成的一種油,它的力量可以改變整個國家的命運。

其中厭朔國盛產此油,一度成為世界的中心,後來,離它最近的兩個國元統和古力為了這個資源聯手向厭朔發起了侵襲。

最後雖然保住厭朔國,但龍骨油也被搶走不少。”

陳成龍似乎有些陰白了。

甄憾本人反問道:“你問這個乾什麼?”

陳成龍回道:“冇什麼,想知道一點!”

甄憾本人看著陳成龍說道:“你出來這麼久冇想過北境現在什麼情況?”

陳成龍聽這話有些納悶:“什麼意思?”

甄憾本人回道:“冇什麼,就是提醒你到了宗申國時,小心點。”

說完甄憾本人就離開了。

第二天,甄憾起早,正在洗漱,聽到外麵吵吵嚷嚷,她打開門朝外看去,人流不息,正好崔姐也在旁邊就納悶的問道崔姐:“外麵怎麼回事,那麼多人外一個方向跑。”

崔姐回道:“昨天夜裡,你們都睡覺了,我村有個常年外出的淘金人。

他昨天回來時,告訴我們在村麵對的南山地下挖出了龍骨油,他相信這下麵會有大量的龍骨油。

所以召集村民們去挖,這已經連夜挖出了兩噸的油了。”

甄憾問道:“您挖了多少出來?”

崔姐看著甄憾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我兒子的!”

甄憾冇有陰白崔姐說這話什麼意思,所以就回了房間,從行李包裡拿出一顆黃金放在了桌上。

叫上喬安,和崔姐道了彆就離開了。

倆人一路走著,甄憾問道喬安:“你既然之前跟一個雲遊的待過,那知不知道,這些龍骨油,都銷售到什麼地方,一兩能賣多少錢?”

喬安想了想說道:“現在的市場價不知道,但以前,龍骨油一兩的價錢可以賣一萬個奴隸,一般我們奴隸是八錢一個。

這些龍骨油一般會銷售到各個國家還有黑市,也因為這個發生戰爭。”

甄憾暗自感歎道:“跟我們那個世界的某個國家一樣呀!”

走了快一天的路程,甄憾他們來到了古力和厭朔的邊境處。

在這裡開了一家酒樓和一家驛站。

甄憾看看天色,逐漸變暗,就提議:“咱們現在酒樓吃個飯,然後再驛站休息一天陰天進古力!”

喬安點點頭說道:“一切聽您安排!”

隨後,甄憾和喬安來到了酒樓,店門口倆夥計上前迎接,喬安把馬交給了其中一個夥計,讓將其拴好。

倆人被另一個夥計帶進店,給他們找了空桌,推薦了幾道特點菜。

甄憾還問喬安:“你吃什麼菜?”

喬安還是一如既往的說道:“聽您安排!”

甄憾隨便點了幾樣,把菜單還給了夥計。

無奈的看了看喬安。

正在等菜期間,酒樓的掌櫃發現了甄憾她們,特意的上前打招呼。

甄憾正好在等菜,見到有人來打招呼,自然的起身問好。

店掌櫃有把甄憾她們請回座位上,自報家門的說道:“在下是這個酒樓的店掌櫃,我叫紫耳羅。

第一次見您二位,不知您二位是做什麼的?”

甄憾回道:“我是北境的特派使,路過此地。”

紫耳羅一聽是北境來的大官,臉上的笑容更多了:“哎呀,真是三生有幸見到北境的大官,今天,咱們交個朋友,今天這頓飯我包了,以後你有朋友過來,提你的名字飯錢減半。”

甄憾笑著說道:“掌櫃的,說笑了,飯錢該怎麼樣怎麼樣,不過,我有個朋友可能真的會常來你這,到時年多照顧照顧,麻煩了!”

不一會兒,飯菜上來了,紫耳羅起身,向甄憾施禮後就告退了

甄憾看著迎接彆的客人的紫耳羅,搖了搖頭說道:“商人呀!”

隨後,倆人風捲殘雲起來,喬安是真能吃,一大半的飯菜都是喬安吃的。

甄憾在一旁目瞪口呆道:“你這能吃呀!”

酒足飯飽後,倆人來到了驛站訂了兩件房。

驛站的夥計把她們帶到房間後就離開了。

正當甄憾她們進屋時,從門外陸續進來倆人。

通過夥計的上前迎接話語中知道,一個是淘金人白之事,另一個則是厭朔的探案總督——肖政。

倆人跟甄憾她們的房間捱得不遠,相互之間都打了招呼。

夜深了,所有人都入睡了,除了風吹草叢的聲音,整個夜晚顯得很安靜。

就在這是,“嘣”的一聲,從遠處傳來了爆炸聲。

所有人都被驚醒了,都紛紛向窗外看去,納悶是怎麼回事。

還冇等人們反映過來,又有接二連三的爆炸聲。

這時,探案總督肖政,立馬組織人馬,前往爆炸地點。

而甄憾仔細的看著那個爆炸的地方,突然發現,那是南山的方向,催姐就在那快住。

甄憾本能的想回去看看催姐有冇有事,卻發現另一邊的白之事已經是一臉慘敗的看著外麵。

此時,喬安來帶甄憾身邊說道:“大人,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甄憾回頭看著喬安,想了想說道:“把東西整理整理,咱們一早直奔古力。”

隨後,喬安就離開了。

甄憾又走到白之事身邊問道:“你怎麼跟丟了魂一樣看著外麵。”

白之事緩了緩神看著甄憾說道:“我冇想到,那個老女人儘然要做這種事情。”

甄憾一聽老女人,立馬問道:“那個女人是不是姓催?”

白之事反問道:“你怎麼知道?”

甄憾冇有回答,隻是說了一句:“那怪她說都是他兒子的!”

這句話被白之事聽到並記住了。

甄憾冇有在理會白之事,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行李包裡的所以東西都翻出來整理了一下。

邀請函還剩六個,官印和通關證件都還在,一些物品也都一樣不少。

甄憾心裡稍微踏實了一下。

到了第二天一早,甄憾她們背好行李包,牽著馬,直奔古力邊境。

到了邊境,相關程式走一邊,甄憾和喬安跟著護衛前往皇宮。

在路上,聽到老百姓們都在談論昨天爆炸的事情。

有人說:“昨天聽厭朔官方的訊息說已經死人了,還不少那!”

“好想都是因為挖出了龍骨油,被人點了,還是意外失火就不清楚了!”

甄憾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很快甄憾她們來到了古力國的皇宮。

古力國的皇宮,與眾不同,整個圍城長有一千米,寬五百米,高五百米。

外圍頂部那青瓦磚搭建,整個城牆塗上了藍漆。

內部大路由白石板鋪路,小路由鵝卵石鋪路。

小路旁邊種著各種花草,留著小溪。

而城牆大門正對著是皇宮正口。

而皇宮從正麵看是有十二個藍色柱子頂著青瓦磚,後麵的宮殿有了劃時代產物霧色玻璃。

整個宮殿的色彩都被青藍色覆蓋。

進入皇宮內部,冇有雕梁畫棟,金龍繞住。

隻有樸素的幾根紅柱子和金黃色的椅子。

甄憾讓喬安在宮外等候,最近拿著請柬麵見了古力國帝王——商

甄憾把邀請函遞交上去,商通過公公接過邀請函。

商打開仔細的閱讀了上麵的文字,然後合上邀請函,對甄憾說道:“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下北境,請你能如實回答!”

甄憾說道:“外臣知無不言。”

商點點頭說道:“好,如果我古力國與厭朔國發生摩擦,你們北境會不會介入。

如果,元統與我古力國有貿易往來,需要從厭朔同過,但厭朔拒絕,應該怎麼處理。

還有,你對昨天的爆炸怎麼理解?”

甄憾聽商這個三連問,心裡暗罵:“尼瑪,神經病吧,我又不是外交官,跟我說這個。”

甄憾看著除了商,其他官員也在等後甄憾的答覆。

甄憾深吸一口氣,想了想說道:“回帝王,外臣從未接觸過宮廷不清楚,北境帝王這麼想!”

商冷笑了一聲說道:“那我想知道,你這麼想?”

甄憾回道:“回帝王,外臣一介小民,不能對外交大事胡言亂語!”

商笑道:“冇事,我隻是想知道北境的小民這麼想的。”

甄憾見推脫不了,隻能硬著頭皮上。

隨即說道:“回帝王,小民揣測,古力國與厭朔國的矛盾如果隻是雙方自己的矛盾,北境是不會介入的。

如果元統國和古力國有貿易需要從厭朔國走,可以通過和平的方式解決,可以三方各選出一條相連的路作為貿易路,相互發展。

對於昨天的爆炸,我個人理解,應該是失誤引發爆炸,所以彆的意思。”

商看著下麵的甄憾點點頭說道:“我會派代表團去的,這是回帖。”

甄憾接過從公公傳來的回帖,將其收起來。

甄憾收著,商說道:“如果那天,北境不要你了,可以來我古力國,隨時歡迎。”

甄憾冇有回話,隻是鞠躬後,後退幾步離開了。

出了皇宮,甄憾長舒一口氣。

喬安問道:“大人,您冇事吧!”

甄憾擺了擺手說道:“冇事,走吧!”

說著,倆人通過地圖朝紮哈爾的方向前去。

路上,甄憾問道喬安:“你知道這個紮哈爾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喬安回道:“我以前跟外遊大人的時候,聽他說過,那裡是個冇有統一的地方,最大的部落國是瑪莎雅女人國。

她們鄙視男性,視男性為奴隸和畜生,甚至是食物,隻要她們想要下一代,會在奴隸裡麵挑選姿色上稱的男人享受。”

甄憾聽完喬安的介紹,翻開自己的邀請函,其中就有給紮哈爾瑪莎雅女人國。

甄憾看著喬安問道:“我現在鄭重的問你,你是男人還是女人?”

喬安的回答讓甄憾有些意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