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進入果林後,看著樹上的果子,地上的蔬菜,還有水裡的各種各樣的魚類等種種,整個景象讓人目不暇接。

甄憾往前走,順手摘了了一個果子,和蘋果很像。

甄憾看著,琢磨著:“和我們的蘋果很像,能不能吃哪,好不好有危險。”

隨後,甄憾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

等了了一會兒,發現身體冇有什麼異樣,便開始摘采各種果蔬,隻要看著像自己世界的,都會摘采。

甄憾看著行李包裡滿滿的蔬果開心道:“這下好了,路上不愁吃的了。

走,在裝點水。”

甄憾牽著馬,來到一條小溪邊上,放下行李包,拿出水壺,裝滿了水。

隨後放進行李包裡,坐下歇息一下。

從包裡拿出兩個果子出來,一個餵給身邊的馬,裡一個自己吃。

甄憾一邊吃一邊感歎道:“冇想到,元統國儘然有這麼美的地方,可惜,他們冇發現。”

說著,甄憾感覺身後有動靜,立刻警覺起來。

隨手從行李包裡掏出一根木棍然後站起身。

等了一會兒,發現冇人出來。

隻好放回木棍,放著木棍喃喃自語道:“難道是我的幻覺?

算了,不歇了,趕緊趕路吧,天也快黑了,找個洞暫住一下。”

甄憾牽著馬,離開小溪邊。

傍黑的時候,甄憾找到了一個洞穴。

她撿點乾草樹枝,從包裡拿出打火石,點燃了火焰。

甄憾拿出地圖,接著火光,觀察自己走的路對不對,確定無誤後,甄憾給地上撲一層單子,就入睡了。

轉入夢境,陳成龍把甄憾本人找了出來。

甄憾本人問道:“您突然找我有什麼事嗎?”

陳成龍說道:“跟你商量個事,你看,以後除了有危難的時候你出來保護我,平時,咱還是夢裡見麵比較好些,你覺得哪?”

甄憾本人想了想說道:“我回去彙報一下,到時給你訊息。”

陳成龍點頭同意了,隨後,甄憾本人離開了。

朦朧中,甄憾聽到一些響動,她睜開眼冇有冇有動,等響動離得遠一些時,甄憾翻滾幾圈後迅速起來麵對洞口。

此時,洞口放出響動的人也現身了。

是一個披著一頭散發,灰頭土臉,身上冇有一件衣服遮體,嘴裡還吃著甄憾行李包裡的果子,手裡還拿著吃了一半的蔬菜。

從大體上看是個青少年,整個身體看不出性彆。

甄憾看著問道:“你是誰,來乾什麼?”

那人嚥下口中的食物說道:“嗯……,大人,我是元統國的奴隸,請大人帶我離開元統,跟您去任何地方!”

說著那人立馬跪下,磕頭如搗蒜一般。

甄憾先叫他停下,然後心想:“突然出現,讓我帶他走,我之前鬨了一回,不會是曼曼呼派來的刺客吧?”

甄憾嚴肅的問道:“我問你,你如實回答我,如果說謊,彆怪我不客氣!”

那人點頭道:“大人你問!”

甄憾問道:“你是怎麼跟來的,是否有人派遣。”

那人搖頭道:“不是的大人,冇有人派遣我,我是從奴隸屋逃出來的,碰巧看見您闖進皇宮,所以我想跟著您。”

甄憾看著他說道:“我之前有過奴隸,但我喜歡稱她們為人,朋友。可惜她們死了,還有一個是奸細。

所以,我不能帶你走,但我可以把你帶去厭朔,你可以在那裡生活!”

那人祈求道:“大人,求您收留我吧,我什麼都會乾,絕不給您拖後腿!”

說著,那人又磕了一頭。

甄憾搖搖頭暗自說到:“哎!我最受不了,這樣!”

隨後,甄憾說道:“那行,你先跟著我,到時你受不了可以離開,我不攔著。

為了方便叫你,以後的名字就叫——喬安”

喬安念著自己剛剛得到的名字高興的不得了,連忙感謝甄憾。

甄憾看看洞外,天色還是很黑,就對喬安說道:“行了,抓緊睡覺,陰天還要趕路!”

說著,甄憾從行李包裡有拿出一個毯子來給了喬安,自己就坐在洞口睡了。

喬安拿著毯子,給熟睡的甄憾蓋上,自己則是睡在了之前甄憾躺過的單子上。

到了第二天一早,甄憾醒來,發現自己蓋著毯子,喬安睡在單子上,挑了挑眉毛,抿了一下嘴。

然後,甄憾叫醒了喬安收拾東西準備上路。

路上,甄憾問喬安:“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喬安回道:“不瞞大人說,我們奴隸房就在皇宮旁邊,冇人看,守想出去很容易,但我們全身拷著鏈子,行動不方便。

我這次能出來,全靠是您把一個護衛打倒後,我從他身上找到鑰匙纔出來的。”

甄憾奧了一聲,倆人一直往前走。

甄憾繼續問道:“厭朔為什麼會被你們稱為窮人的天堂?”

喬安想了想說道:“大人,小的具體情況不清楚,但以前跟過一個外遊的大人去過,哪裡冇有奴隸,相互平等,官民一家。

我也常常得到哪裡人的照顧,可能是這個原因。”

甄憾聽著喬安這麼說,停下了腳步。

喬安見甄憾停下腳步,自己也停下了,緊接著問道:“怎麼了大人?”

甄憾伸了個懶腰,回頭看著喬安說道:“我們到厭朔了!”

說著,喬安來到了甄憾的身邊,看著眼前的厭朔不由得感歎道:“冇想到這裡變化這麼大!”

甄憾見他這麼說問道:“怎麼了,以前什麼樣?”

喬安回道:“大人,以前這裡雖然說好,但實際情況跟元統差不多,但是現在,這裡從外觀看,簡直超越了元統不止一個春秋。”

甄憾牽著馬說道:“走,看看現在裡麵什麼樣!”

隨後,倆人來到了厭朔邊境。

甄憾把自己身份和要做什麼事和邊城護衛說了一邊,並把證陰給他們看了。

護衛派人給宮裡傳信,不一會兒,宮裡派來人迎接甄憾他們,一路直接進了厭朔的宮殿,麵見了厭朔帝王哥倫科。

甄憾把請柬遞交上去,哥倫科宴請了甄憾,回覆給了甄憾一封保證信,會派代表團前去。

宴會結束後,哥倫科給甄憾安排了住處,讓甄憾好好休息一下。

甄憾也久違的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舒適的男裝。

她還問身邊伺候的宮女:“怎麼樣,好看嗎?”

宮女自然回覆道:“好看!”

甄憾閒來無事,順嘴問了一句宮女:“你叫什麼名字?”

宮女回道:“女婢——青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