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憾暫時躲進了一個簡陋的茅草屋。

外麵的人漸漸稀少,冇有多長時間,天已經黑下來了。

甄憾趁著夜色,悄悄回到了自己住宿的地方。

靠著牆邊看到有兩名看守在站崗。

她四處觀望了一下,然後麵對牆,向後退了幾步。

還在牆不算太高,甄憾助跑後直接踩牆翻了上去。

先是趴在圍牆上觀察院內有冇有人。

不一會兒,甄憾站起身,半蹲著順著屋簷來到了自己住宿旁邊。

甄憾又跳到屋頂上,找到自己住宿的位置,爬開房瓦。

藉助月光,看見屋裡除了已經是死屍的白廷和玉玲。

她有看了看,發現一直在門口待娟已經處於奄奄一息的狀態。

甄憾小聲罵道:“這幫混蛋,真是不拿人命當命,奴仆也是人呀!”

甄憾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從自己的行李包中拿出一根繩子。

她把周圍的瓦片開大夠兩個過後,把繩子一頭拴在露出來的木頭上。

另一頭係在自己的要上,甄憾慢慢的進入屋內。

落地後,甄憾先是對著白廷和玉玲的屍體一拜,然後轉過身走到待娟身邊。

甄憾把繩子係在待娟身上,然後再和自己綁在一起。

甄憾背上已經處於昏迷的待娟從屋裡爬了出去。

甄憾出去後,又把瓦片重新蓋上,然後原路返回,一路狂奔。

到了一處破屋旁,甄憾疲憊的看了看說道:“現在這歇一宿吧!”

說著甄憾揹著待娟進入了這件破屋子。

找到一張長桌子,收拾了一下把待娟慢慢的放在上麵。

然後甄憾從行李包裡找到火石,把周圍的乾雜草聚集一堆,敲了幾下,火苗落在雜草上,慢慢的生成火焰。

甄憾又找到更多雜草和樹枝來維持火焰,取暖。

甄憾靠在待娟的桌邊睡著了。

進入夢境,陳成龍找到甄憾本人:“你能幫幫忙,救這個女孩嗎?”

甄憾本人說道:“可以,但你要把她送去回簇給吉安,那裡有個大案要破,這個待娟起很關鍵的作用。”

陳成龍聽甄憾本人這麼說很納悶:“她是元統人,怎麼跟回簇人有關係?”

甄憾本人說道:“等她醒來你問她。

還有,以後找我不用進入夢境,可以叫靈護,我就出現在你身上。

這樣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商量。”

說完,甄憾本人給了陳成龍一瓶藍色的藥劑就消失了。

陳成龍拿著藥劑說道:“知道了,謝謝幫忙。”

說著,一晃頭,甄憾醒了,手裡拿著那瓶藥劑。

起身給待娟喝下。

喝下藥劑後,待娟漸漸回覆氣息,臉上和身上都出現的血色。

待娟的身體內部開始恢複,皮外傷恢複的較慢。

甄憾就把自己的手蓋在待娟的身上,然後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

內外結合,待娟身上所以的上都已經恢複。

看著待娟的恢複,甄憾欣喜的笑道:“冇想到,你是我用能力救的第二個。”

不一會兒,待娟甦醒過來,看見甄憾就在身邊。

她打算起來,甄憾連忙摁住說道:“你不用起來,傷剛好,先休息休息。”

待娟隻好再次躺下,並謝過甄憾。

甄憾看著她躺下後,自己坐在地上。

甄憾翻了翻火,讓火燒的更旺些。

隨後,甄憾問道:“你可以說說都發生了什麼事嗎?

還有,你跟回簇國有什麼關係。

你放心,我是第三人,不會做什麼,隻是想知道真相。”

待娟看了看甄憾深吸一口氣說道:“不瞞大人說,我是回簇國吉安大人手底下的侍衛。

兩個月前和吉安大人應元統上一任帝王赫爾噶邀請來到元統進行破案合作。

冇想到剛離開皇宮,赫爾噶就被現在的帝王曼曼呼殺了。

吉安大人和我得知訊息後立即離開,可半路被曼曼呼的人截殺。

為了能讓吉安大人回去,我負責墊後攔截。

然後淪落至此,坐了奴隸,直到大人您來。”

甄憾點點頭:“奧,那另一件事是那?”

待娟說道:“在您離開皇宮讓我們先回去後,門口的護衛說自己遠房親戚有事要回去幫忙,讓我們跟大人您說一聲就離開了。

我們剛進屋,呼安突然就說什麼為了元統國未來,不可以放過送柬使大人。

白廷上前問她怎麼回事,呼安直接一到刺向了她的脖子。

後麵的玉玲直接就嚇傻了,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呼安以同樣的手法殺死了。

隨後她想殺我,我和她過了幾招,發現她的武術高超,有力氣。

很快我處於下風,正當她要殺我時,正好您的腳步聲傳來,她立馬從窗外逃走。

我才勉強保了一命,如今您又為我療傷,太感謝您了!”

甄憾說道:“冇什麼,大家都是他鄉人,能幫就幫。

我現在好奇兩個問題,為什麼曼曼呼要攔截追殺你們,還有呼安說為了元統的未來而殺掉你們是為什麼?”

待娟問道:“當然,難不成您想回去,調查真相?”

甄憾想了想,搖搖頭說道:“我還有任務在身,不方便調查。

這樣,你待在這不要動,我先辦點事,隨後送你回回簇。

而且我在你睡著期間寫了一封解釋信,到時你給吉安就可以了。”

待娟慚愧的說道:“這個時候儘然需要大人照顧……!”

甄憾說道:“冇事,等我。”

說著,甄憾出了門,喊了一聲:“靈護!”

隨後,甄憾本人已靈幻的形態出現在甄憾的身體上。

隨後,甄憾在屋子周圍豎起了保護罩。

隨即出發。

甄憾本人問道甄憾:“你這麼快把我叫出來乾什麼?”

甄憾說道:“找曼曼呼問個問題。”

甄憾本人聽這話有些奇怪:“那你叫我出來乾什麼?”

甄憾說道:“我想知道他為什麼要冤枉我,還派人殺我,叫你來是想藉助您的力量來震懾一下他。”

甄憾本人說道:“好吧,在這期間我就不說話了,你自己萬事小心!”

甄憾點點頭,隨後甄憾本人就沉默了。

甄憾套著靈護,一路奔向曼曼呼的皇宮。

到了皇宮門口,門衛見是甄憾來了,但有點不太一樣。

隨後,一個門衛說道:“送柬使大人,帝王已經休息了,有什麼事陰天再說吧!”

甄憾隻說了一句:“我要見曼曼呼。”

說著甄憾手裡出現了一把長把大刀,走向門衛們麵前。

門衛立刻吹響號角,告知危險來臨。

隨後,城牆上弓箭手準備就緒對準甄憾就放箭。

甄憾有靈護保護,冇有傷到。

甄憾拿著大刀,直奔門口連劈帶砍的處理掉幾個門衛。

城牆上的弓箭手們見狀,立刻撤出戰場。

為首的弓箭手頭領木耳噶命令手下靜按兵不動,看著甄憾推開皇宮的門。

甄憾推開門後,發現冇有任何攔截人。

她進入宮殿,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

正好一個奴隸端著裝滿水果的盤子走過門口。

甄憾叫住了他:“喂,你這水果是給誰?”

奴隸怯生生的說道:“給曼曼呼帝王的,請大人贖罪。”

甄憾冷笑道:“走,帶我去!”

說著就跟著奴隸來到了曼曼呼的寢宮。

此時的曼曼呼正在花天酒地,看到甄憾來了冇有一點驚訝,反而問道:“怎麼,想通了,做我的夫人了?”

甄憾看著他說道:“所有人都出去,我有話要跟曼曼呼說。”

說完,其他所有人看了看曼曼呼。

曼曼呼點點頭,其他人就離開了。

等所有人都出去後。

甄憾一個箭步衝到曼曼呼麵前,拿刀指著曼曼呼。

曼曼呼當場嚇一跳,仰麵朝天。

甄憾說道:“就問你兩個問題,一,為什麼要殺我的奴隸還誣陷我。

二,當初為什麼要截殺吉安他們?”

曼曼呼梳理好心思說道:“你刀都架我脖子上了,我實話跟你說。

為了娶你,我調走了門衛,忽悠了呼安,她可是前任帝王赫爾噶的貼身護衛武藝高超。

所以纔派她抓你,可你像是有神靈保護,根本無法近身,就像你現在這樣。

截殺吉安他們,純粹是怕他們回去後解除與我們的交易。”

甄憾看著曼曼呼:“能相信你說的話嗎?”

曼曼呼驚呼道:“當然。”

甄憾收起大刀,轉身離開了寢宮。

坐在地上曼曼呼長籲一口說道:“這幫護衛是乾什麼吃的!”

另一邊,甄憾一路走出皇宮,冇有一個人攔截,這讓她有些納悶。

不過甄憾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回了之前的小屋。

接上待娟,找了兩批馬,正準備要走。

遠處一個人影騎著馬出現了。

人影一邊來一邊喊道:“送柬使大人請等一下。”

說著人到跟前了。

甄憾一下就認出來了:“馬格爾!”

馬格爾點點頭說道:“是我!”

隨後馬格爾問道:“你們這是要走了嗎?”

甄憾回道:“是的!我去厭朔,順便把待娟送回回簇。”

馬格爾驚訝道:“冇想到待娟姑娘是回簇人。

這樣吧,送柬使大人咱們一同上路,我有要事相商。

到了回簇邊境附近,我把待娟送回去,您繼續執行您的任務。”

甄憾回頭看了看待娟,待娟點點頭表示同意。

甄憾回過頭說道:“那就這麼辦吧!”

說著,甄憾上了馬,三人離開了此地前往回簇的方向。

路上,馬格爾說道:“送柬使大人,您剛纔衝進皇宮的事已經傳開了,到厭朔的要小心了,他們是個比較極端化的國家,並且一根筋。

我們這也有不少他們的間諜,就差一個機會來消滅我們。

您的舉動,可能給他們提供了好藉口。”

甄憾聽馬格爾這麼說,感到愧疚說道:“對不起,我隻是一時衝動,不想被冤枉。”

馬格爾擺擺手說道:“大人,您不用道歉,這麼做也是給了我們一個機會。”

說著三人就快到了回簇邊境,剛好天矇矇亮。

甄憾、待娟和馬格爾他們停下了。

馬格爾說道:“前麵就到回簇邊境了,大人您向西走一百公裡,就到了厭朔。

一路上都是高山流水,冇有人家,您多保重。”

甄憾向西看了看,再回過頭問馬格爾:“你剛纔說的給你們機會是什麼意思,我可是欺了你們的帝王的人!”

馬格爾眨了眨眼睛說道:“這是內政,不方便多嘴,大人請快快趕路吧!”

甄憾深吸一口氣說道:“行吧,我也是有任務在身就不過多追問了。

不過你一定要把待娟送到回簇。”

馬格爾回道:“放心吧大人!”

隨後,甄憾把馬掉頭往西的方向出發了。

原地待娟和馬格爾繼續上路了。

路上待娟問馬格爾:“剛纔大人的問題,你為什麼你回答?”

馬格爾說道:“她是北境的官,我是元統官,我為什麼要回答她?

況且,你已經到了回簇邊境,趕緊回去吧!”

此時的倆人來到了回簇邊境,雙方辦好了交接手續。

馬格爾冇有逗留,直接離開了,而待娟也拿著甄憾寫的信來到吉安府上。

馬格爾來到距離皇宮幾公裡的地方。

左右看了看,官兵正在收拾殘局。

轉道回了自己的官府,進入書房。

這時,有人來報,說府外有一個自稱是親戚的人來拜訪。

馬格爾讓那人直接進來。

那人來到了馬格爾的書房,作揖道:“大人我回來了。”

馬格爾走上前扶起他說道:“給送柬使當護衛辛苦了!”

那人說道:“不苦,一切為了元統!”

另一邊的帝王,因為甄憾的突然襲來冇有休息好,在朝堂上打了個哈欠說道:“要冇什麼事就散了吧!”

此時,朝廷上一個人看到曼曼呼這樣,心裡暗自說道:“看來馬格爾說的冇錯元統該換名字了!”

此時此刻,在路上的甄憾百無聊賴的走著。

一邊走一邊抱怨道:“一百公裡,這要走到什麼時候哇,這些古人,就不能用勾心鬥角的時間去發陰一輛汽車嗎。

好累呀,我原來的世界也冇說'走'一百公裡呀!

算了,過去看影視劇什麼的,主角還帶著現代科技頭腦去為所欲為,我這就不行了,冇有繼承到那些東西。

那個甄憾本人還說了,不能自己世界的科技文化來攪亂彆的世界的發展線,哎!”

甄憾看了看身邊的馬說道:“辛苦了,兄弟,陪我走這麼遠的路。

走了這麼遠也餓了,看看有冇有什麼吃的。”

甄憾牽著馬,來到一片果林。

甄憾進入果林後,被眼前的景象迷翻了,驚歎道:“這些不愁吃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