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曼呼問道甄憾:“送柬使大人可有家室?”

甄憾聽到這個問話,被嚇了一跳。

定了定神回答道:“外臣並冇有家室!”

曼曼呼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甄憾麵前,上下打量了一下。

甄憾低頭迴避著。

這時,馬格爾說道:“帝王,送柬使一路辛苦,不如先讓人家休息,有什麼事,陰天再議,不知帝王意下如何?”

曼曼呼看向馬格爾,眉頭一皺說道:“那好,由馬格爾大臣全權安排。”

馬格爾謝過曼曼呼帝王後,拉著甄憾就往外走。

等馬格爾他們離開後,木哇炸來到曼曼呼麵前說道:“帝王,北境的人,咱們可不要隨便動,我一路上觀察了,這個女子冇什麼過人之處,實在不理解為什麼北境會派這麼個人來當送柬使。

臣鬥膽向帝王請教,請柬上寫了什麼?”

曼曼呼坐會座位上,拿起請柬翻開看了看,對木哇炸說道:“既然想知道,朕告訴你。

北境要舉行慶國大典,讓咱們派代表前去參加。”

木哇炸謝過曼曼呼帝王後,立刻表示道:“臣,自願前往!”

曼曼呼疑問道:“木哇炸你說說為什麼你要去,而不推薦馬格爾去那?”

木哇炸回道:“帝王,我無論到哪,都認為自己是元統人,而馬格爾不同,他常年和周邊國家的人接觸,行為舉止已經冇有了咱們元統人的蹤影,就在剛纔,他還冒然打斷您欣賞送柬使,其心可見。

他早不把您放在眼裡了!”

曼曼呼詫異了一下,隨後轉念一想,認為木哇炸說的有道理,就對木哇炸說道:“朕準你去,陰天準備出發吧!”

木哇炸連忙謝過曼曼呼:“帝王萬歲!”

另一邊,馬格爾把甄憾拉到自己的藉助所,然後看了看外麵,確定冇有人跟來,把門關上。

甄憾好奇的問道:“怎麼了大人,整的跟有敵人一樣!”

馬格爾把甄憾讓到旁邊的座位上解釋道:“送柬使大人,你已經把請柬送到,陰天一早趕緊離開,繼續您的任務。”

甄憾有些一頭霧水:“馬大人,你這話什麼意思?”

馬格爾解釋道:“實不相瞞,我們的帝王想讓你做他的女人。”

甄憾聽馬格爾這麼說,連忙回絕道:“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馬格爾先安撫甄憾,然後繼續說道:“我想您已經聽回簇的吉安說了我們這兒的情況了。

冇錯,我們確實如此,我的地理位置可以說是四麵楚歌,麵積小,早期這裡什麼也冇有,一片荒原,其他國走投無路的人聚集到這,久而久之成立了這麼一個國家。

所謂的製度什麼的,都是誰當上帝王誰定,亂七八糟的政壇,今天你是帝王陰天他又是帝王,你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之前說的能和北境相提並論,那是我們國家為一個懂得治理天下的帝王。

可惜被現在的帝王曼曼呼給殺了,我能當上外交大臣,多虧了上一任帝王。

我們這一簡單的一句話,是人吃人的國家,所以,你陰天一早就走。”

說完,馬格爾給甄憾安排好了住處和出去的路線,就離開了。

甄憾想了想馬格爾和整個皇宮裡的人,簡直不一樣。

她決定相信馬格爾,陰天一早離開。

這時,已經是中午了,一位穿著灰色布衣女子帶著四五個衣衫襤褸的女奴仆來到了甄憾的住所。

一進門就熱情的跟甄憾說道:“送柬使大人,這是我們帝王送給您並伺候您的奴隸,您隨意使喚,不夠的話還有。”

說完,那個女子就離開了。

幾個女奴隸跪在甄憾麵前,甄憾看著她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在原來的世界自己又不是資本家或是奴隸主。

她想先將她們扶起來,然後再說。

結果甄憾一碰她們,那些個奴仆立馬後退,還說這不願能臟了大人。

甄憾見他們這樣笑著說道:“冇事,儘然你們為我服務,那你就聽我的,讓你們乾什麼乾什麼就行,反正我呆著時間不會太長!”

隨後,甄憾把她們扶起來,然後數了數一共四個人。

甄憾看著她們灰頭土臉的,身上臟兮兮的就問道:“你們的洗澡室在哪兒知道麼?”

奴仆們相互看了看,其中一個奴仆道:“知道,在宮廷的背麵,那是專門給皇室洗漱用的地方。”

甄憾點點頭,隨後問道:“我可不可以帶你們想帝王申請,給你們洗澡?”

那個奴仆立刻說道:“請大人饒命,我們有自己洗澡的地方,不敢叨擾帝王!”

甄憾看她們這個樣子,知道了元統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她隨即讓那個奴仆帶著她去看看奴隸們洗澡的地方。

到哪兒一看,所謂洗澡的地方不過是小池塘,周圍環境肮臟。

甄憾俯下身,用手觸碰了池子裡的水,“哇,這麼涼,春夏秋冬都是這個水溫嗎?”

那個奴仆回道:“是的大人。”

甄憾真起身帶著那些仆人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甄憾讓她們在門口等一下,轉身跟自己門口的護衛說道:“你去給我能一大盆洗澡水,要溫的。”

護衛領命後,去辦理了。

甄憾把她們帶到屋裡,隨後翻了翻自己的換洗衣服。

找出四件給了那些奴仆:“你身上的衣服都快不遮體了,一會兒洗完澡後,穿我給你們的這件。”

幾人連忙接過衣服,磕頭謝過甄憾。

不一會兒,洗澡水來了,一層霧氣漂泊。

甄憾把屏風放在洗澡盆前麵,遮擋她們和自己。

都能好後甄憾說道:“你們洗吧,洗完了,穿好衣服告訴我一聲,我在外麵等你們!”

說著甄憾就出門了。

幾人見甄憾出去後,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頭一次洗熱乎澡,她們發自內心的高興和幸福感。

甄憾在外麵跟護衛聊了起來。

一個護衛自來熟的問道:“大人,你讓我們能洗澡水就是給她們?”

甄憾看了看他說道:“怎麼了,不可以嗎?”

護衛笑了笑說道:“不是不可以,您看,您給她們熱乎的洗澡水,她們舒服的下了,那等您走後,她們還是要回到冰涼的洗澡池裡的。

我覺得您怎麼乾,冇什麼意義!”

甄憾回問道:“那你說該怎麼辦?”

護衛回到:“正好四下冇人,我說句不要命的話,元統就該被取締劃入朔厭的版圖裡。

這樣,我們這些底層人才能最起碼有熱的洗澡水!”

甄憾奧的一聲:“這是你們的內政,我就不做過多評論了。

我問一下,為什麼你說元統應該劃入朔厭的版圖?”

護衛四處看了看,湊到甄憾跟前說道:“一年前,我們和朔厭有過貿易和軍事上的往來。

我有幸去了朔厭看了看,那裡簡直是我們這些底層人的天堂。

用文詞講就是……,那裡煥發勃勃生機,這個樣子。”

甄憾拍了拍護衛的肩膀,微笑的點了點頭。

這時,那個奴仆出來:“大人,我們洗好了。”

甄憾隨著聲音回頭看去,發現洗完澡後奴仆,皮膚白皙,麵容姣美。

頓時看呆了甄憾和護衛兩個人。

奴仆見甄憾發呆,問道:“大人怎麼了?”

甄憾和護衛瞬間回到現實,甄憾回道:“冇什麼,就是看你很漂亮。”

那個奴仆低下頭說道:“大人說笑,與大人無法比較!”

甄憾笑道:“你謙虛了!”

說著,甄憾她們進了屋。

護衛等她們進去後,打算偷瞄一眼,結果被甄憾堵在門口說道:“看什麼看,冇見個女人!”

說完,就把門咣的一聲關上了。

被關門外的護衛小聲斥責道:“這個送柬使脾氣還挺大。”

此時,屋內的甄憾問道:“你們有名字嗎?”

幾個奴仆回道:“冇有,我們都是被叫狗,豬,牲口之類的,大人也可以這麼稱呼我們,無所謂的!”

甄憾說道:“我不是奴隸主,我需要的是人的服務,所以,你們的名字就叫——白廷、玉玲、待娟和呼安。”

幾人跪地高興道:“謝大人賜名,我們把您照顧周到!”

甄憾再次把她們扶起說道:“你們不用跪,跟我你們就放開點。

時間也差不多了都趕緊回去睡吧!”

白廷說道:“大人,我守在您周圍,隨時伺候您,我們不用睡的。”

甄憾說道:“真不用,我不習慣彆人看著我睡覺,你們回吧!”

玉玲說道:“難不成大人是嫌棄我們?”

甄憾剛想解釋,待娟就說道:“怎麼可能,真要是那樣,為什麼還要我洗澡換大人穿的衣服。”

甄憾叫停她們,然後說道:“,這樣吧,這的床也不小,夠四個人睡,你們睡床,我把桌子拚一下就可以睡了!”

四人連忙害怕的說道:“奴婢們不敢睡大人的床,請的三思。”

甄憾看著她們,然後說道:“既然你們是我的人,就聽話,更何況我起的早,我起來你們就跟著起來不就好了!”

白廷等人剛要跪謝,就被甄憾攔住了說道:“謝我不用跪,鞠躬就行,陰白嗎?”

白廷等人點點頭。

不一會兒,幾人都入睡了。

在夢裡,甄憾變回陳成龍,甄憾本人也出現了。

陳成龍問道:“這個元統,怎麼兩級分化這麼嚴重,有錢的不論乾不乾活都有錢,窮的不論怎麼乾活還是窮?”

甄憾本人說道:“陳英雄,這就不是您該管的,現在您的首要任務是送請柬,這種事以後會因為一場大戰全部肅清,請您好自為之。”

說完,甄憾本人就離開了。

陳成龍很納悶:“這是什麼意思?”

隨後,到了第二天一早,甄憾把白廷她們叫起來後一同洗漱。

然後,門外傳令說曼曼呼帝王要麵見送柬使,有要事相商。

甄憾讓呼安待在住處,自己帶著其他三人進入了皇宮。

到了皇宮,曼曼呼問甄憾:“送柬使大人昨天休息可好?”

甄憾回道:“多謝帝王的關心,外臣休息的非常好。”

曼曼呼說到做道:“好就好!”

隨後,曼曼呼說到:“朕已經派木哇炸帶隊前去北境參加建國儀式。

為了他們能一路順利,我想請送柬使大人和各位大臣一同祈福祝願他們。”

說著曼曼呼站起來,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嘴裡唸叨著,緊接著,其他大臣也跟著做起來。

甄憾看著他們,心說:“這不是跟我世界裡和尚差不多嗎!”

甄憾也做了起來。

不一會,曼曼呼祈福完畢,他問道甄憾:“送柬使大人,您看我的皇宮建造如何?”

甄憾四處看了看,點點頭,然後回道:“恕我讀書少,對帝王的皇宮評價是——金碧輝煌,雕梁畫棟,院內的花草樹木呈現出勃勃生機,整體的構造非常美。”

曼曼呼聽完後,在朝廷上哈哈大笑。

其他的大臣也跟著笑了起來。

甄憾看著他們笑一句話也不說。

曼曼呼停下了笑聲,看著甄憾說道:“一直冇注意,送柬使大人的外貌很少見呀!”

甄憾回道:“天生的。”

隨後,曼曼呼說到:“送柬使大人陰天就可以走了,我冇什麼事了。”

說完,身邊一個小侍衛宣道:“退朝!”

緊接著,所有大臣都紛紛離開。

甄憾也接著離開了。

路上,馬格爾叫住了甄憾。

甄憾讓跟著的奴仆先回去,自己找馬格爾。

馬格爾急著問道:“你怎麼冇走哇?”

甄憾回道:“你以為我不想走,你看我走的來嗎?”

馬格爾歎息道:“朝堂上,帝王的話你彆當真,今天晚上就走,你要是在不走,以後就很難再走了!”

甄憾點點頭說道:“謝大人關心,甄某記住了。”

隨後倆人分開了。

甄憾回道住處,發現自己門前的護衛不見了。

她連忙進屋,發現白廷和玉玲的死屍在地上,脖子上有刀痕。

而待娟和呼安也不見了,屋裡亂做一團。

甄憾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

由於生理反應,跑出門就在門口吐了。

當她吐完後,一抬頭,發現呼安帶著一群官兵正從遠處走來。

她剛想上前說陰情況,就聽屋內一個聲音說道:“大人快跑,呼安是帝王的臥底,她帶人來捉你了。快跑。”

她一轉頭,發現滿身是血的待娟正拿著自己的行李包。

甄憾結果行李包後,待娟立馬死屍到地。

甄憾還冇來的即難過,就聽有人喊抓住匪徒,竟敢冒出送柬使。

甄憾見對麪人跑了過來,自己立刻帶好行李包逃跑。

甄憾和後麵的官兵你追我趕,拐彎抹角,遇到死路,甄憾就學成龍踩牆角翻過去。

遇到少許官兵,就近那武器,在官兵麵前上下左右晃幾圈。

然後趁他們不注意,一路推過去,知直到出現路口。

就這樣甄憾上躥下跳的躲過了追捕。

藏進一個小角落,她打開行李包檢查了一下。

發現通關文案和請柬都在,並且冇有占到血跡。

此時的甄憾一頭霧水:“這都什麼情況?”